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真是见鬼了 孤灯千里梦

第三百七十六章 黑医沈发才(2)

    这大哥反应也太慢了吧?

    理解了他这话里的意思之后,我忍不住跟同样面色古怪的清游对视一眼,同时也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无奈与尴尬。

    看看秦良俊又懵逼了的神色,我忍不住起身走到他旁边,笑着纠正道:“嗯,是痊愈了。”

    “卧槽,你们用的什么药?不对,你们都是什么怪胎?”

    秦良俊被我这笑容整得又是一愣,飞快地后退几步,他满带震惊的目光在我,骆泽,清游三人身上转来转去这种目光,这已经不能用上下打量来形容了,如果一定要形容他目光所表达的意思的话,我觉得用不敢相信,剥光,洗净,切片,研究,这五个词会更合适一些。

    具体如何,自行脑补。

    其实说真的,他这反应我倒是没觉得有啥不对,毕竟换成是昨天的我,一样得懵逼懵几天,然后在结束懵逼状态之后,也一定会有个去深究一下的想法。

    只是不等我说什么,骆泽却是正颜厉色地大步走到秦良俊跟前,又一本正经且生硬地转移了话题:“秦良俊同志,作为一个人民警察,你要时刻注意自己的用词文明!一次就算了,你还‘卧槽’两次!?”

    “是,队长,我错了。”

    秦良俊浑身一震,看似很怕这种状态下的骆泽,迅速且诚恳的承认错误之后,他还是忍不住面带犹豫又看了我们三个一眼,然后默默闭了嘴。

    不该问的,哪怕再好奇也不问,这个规矩真好,省得解释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头,骆泽针对秦良俊带来的行动计划又做了点儿细节性的修改,因为秦良俊带过来的资料里面有交易地点的照片,我们几个外行人,也过去凑了凑热闹,尽管直到最后也没提出来什么靠谱性的建议。

    林金龙这个案子,之前就是骆泽在负责,黑医沈发才,只是林金龙案子里另一个主要犯罪嫌疑人,所以把整个计划给骆泽看,秦良俊非但一点儿心理负担都没有,甚至从表情上来看,他还隐隐的给了我们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说完黑医沈发才,他又跟我们提了提林金龙案子和楚玥桐被绑架案的进展。

    “林金龙那边儿听说咱这边有了新证据,开庭日期指定是要延期了,老秦,我这些天不便出面,你就多来几趟,咱这次争取顺着林金龙这根线往下再摸摸,我有感觉,这案子实际上要比咱想象中的要大的多。”

    “好。”

    “林金龙现在在看守所里怎么样?”

    “挺老实的,他进去的时候我跟里头的人提了提他犯的事儿,你也知道杨姐的性格,林金龙这段在里头不犯事儿还好,要是犯了,指定会有点特殊待遇,不会让他太舒服的。就林金龙这,一枪崩了他简直太便宜他。”

    “嗯。”

    骆泽瞥了一眼面色略有些激动的秦良俊,对这事儿倒是没表什么态。

    我坐旁边瞅着他们俩,顺带琢磨着他话里的意思,不夸张的说,就几秒时间,我脑袋里就已经脑补出了一部欧美风的犯罪大片,林金龙是反N号的那种,画面是他出场几秒装个逼,没说几句就被主角暴打一顿,铁凳子钢管啥的照脑袋抽,鼻青脸肿后脑袋踩在脚底,然后一枪崩了。

    爽爆了

    “嗯,你回头去看着点儿,实在不行了就交待一声,看守所里那些个犯了事儿的,没几个好对付,教育教育林金龙让他懂事儿点是可以,别弄得太夸张,我后期还有事儿问他。”

    “行。”

    骆泽低头沉默了几秒,又跟秦良俊交待着。

    这话什么意思?林金龙都渣到这种地步了,还要照顾?

    我心里还没来得及去琢磨,目光在朝他们俩看去的时候,正好瞅见了骆泽眼中一闪而过狠意,秦良俊眼中也有,只是比骆泽要慢上那么一拍。

    “行了,三。二四绑架案这边儿,进行得怎么样了?”

    骆泽起身小幅度的活动了下胳膊腿儿,换到了下一个话题。

    三。二四绑架案,是楚玥桐被绑架案子的官(警)方说法,毕竟对外公布的时候,受害人名字处于尊重,除了刑事备案的资料之外,其它地方楚玥桐的名字基本都是用别称代过。

    至于嫌疑人,根据前两天强子带楚玥桐去做笔录时候得到的消息,这个案子里的三个嫌疑人分别叫程六喜(老六),张经生(张麻子),以及简易钢板房里的肥女人方玉香。

    绑了楚玥桐来管我们要赎金,纯属是他们临时起意,至于楚玥桐的身份啥的,他们压根没去摸,只觉得楚玥桐长得好看,白白净净,那天穿得又看上去挺有档次,站路边老是照镜子,像是在等什么人。

    结合经常看到的负面新闻,程六喜凭直觉判断楚玥桐应该是某个有钱老板的小三,敲点儿小钱什么的,应该不是问题。张经生说自己观察了一会儿觉得程六喜说的有点道理,于是正缺钱的俩人脑子一热,便把楚玥桐给强行撸上车,绑了。

    因为云家后人的身份,楚玥桐从小经历的就比同龄人要痛苦得多,所以冷静速度也是出奇地快,在他们把楚玥桐带到荒郊野的窝棚里挑明情况之后,楚玥桐解释了一会儿见他们俩死活不信后,便主动把手机给了俩绑匪,选择沉默。

    俩绑匪也是被楚玥桐当时的状态给吓住了,把她绑在屋里之后,俩人就背着楚玥桐开始研究她的话是真是假,一直研究了好几个小时。直到中午时候,我们几个发觉了不对,开始使劲儿打她电话,俩绑匪才稳下了心,开始盘算着接下来的计划。

    然后,就有了那通要赎金的电话,他们其实并不知道清游到底是楚玥桐的什么人,不过直到被抓,这俩智商感人的绑匪还觉得自己之前的分析是正确的清游一定是楚玥桐身后那个见不得光的男人。

    至于他们现在怎么想,我们倒是不知道了,不过本来就恨不得把他们俩剥皮拔骨的强子在听到了这个说法之后,倒是气得脑袋冒烟,回来后直嚷嚷那天自己下手太轻了。

    还有就是楚玥桐身上零零碎碎几十处的伤。据她自己说,这是程六喜在绑架案发生的当天下午企图对她进行强/奸时,她在被绑的情况下极力反抗被程六喜殴打出来的,整个殴打的过程时间不长,但因为程六喜下手确实不轻,加上楚玥桐受刺激过度,没挣扎多久,她就晕了过去。

    再到后来,我们三个怎么救她的,她并没有提,事实上她也不知道。

    眨巴了几下眼回过神,我下意识地扭头看了看强子,这家伙才平静下来没一会儿的眼里头,已然又冒起火光。

    提到案件恢复正常状态的秦良俊,自然也注意到了强子的情绪变化,再次古怪的看了我们一眼,他跟我们说起了这三个嫌疑人的“近况”。

    “今天木林又去看了看,程六喜和张经生的状态稳定了不少,司法鉴定的结果已经出来了,这俩人没有精神类的疾病,不过医生也说了,如果我们审问的方式不对,这俩嫌疑人很可能真的会成精神病。”

    “还有什么好审问的么?”我想到那天死活要跟刑警铐在一起才有安全感的绑架嫌疑人,怎么想都不觉得他们会隐瞒什么。

    “有,他们非说在骆队他们去之前,自己见鬼了。”

    秦良俊脸上的古怪意思又浓了一些,本来就有些心虚的我听着额头冷汗直出,如果他们这些刑警去深究的话,指定能挖出来点儿真相出来,毕竟我,强子跟骆泽三个比他们先到那个地儿,是铁打的事实。

    除此之外,那窝棚里的脚印,指纹可以说都是我们留下的明显破绽,说真的,这会儿我倒是希望程六喜和张经生俩人被鉴定成神经病,因为这样就说得通了。

    然而这种情况下,秦良俊停了几秒又皱眉眉头补充了一句:“哦,不仅是说自己见了鬼,他们还非说自己被鬼打了,有身上的伤为证。”

    “”

    整间屋子顿时落针可闻,左右瞟了瞟,我也果断随大流默默地低头看鞋尖。

    徒然诡异的气氛让秦良俊愣了愣,不过怎么说他也是见过真正鬼物的人,瞅着我们这反应,他多少明白了些什么。看破不说破,朋友还能做,秦良俊十分配合地也低头瞅着自己鞋尖,顺带还抬手抓着后脑勺干笑了几声,这样的努力算是又让气氛诡异了不少。

    就这么的,一行人在屋里盯着自己脚尖跟祷告似的坐了两分多钟后,终于还是骆泽跳出来打破了既尴尬又诡异的气氛。

    “行了,这个案子你多盯着点儿,虽然案子本身不算多复杂,但这三个嫌疑人的情况明显要更复杂一点儿,要记住,这事儿咱自己人知道就行,坚决不能往外传。至于刑事报告,实在不行你就写这俩人因为被捕情绪过激产生了幻觉,身上的伤是逮捕时候嫌疑人反抗”

    “好。”

    秦良俊连忙应着,又象征性地说了几句之后,随即尴尬地拿着资料起身告别。

    随着他的离开,明天的收网行动,也悄然在我们心中,进入了倒计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