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炒酸奶

第5286章 假的

    “殿下,你没事吧?”

    罗慎并未理会赵远极的行礼,关切地看着李泓然,询问道。

    “罗伯你出手这么快,我当然没事。”

    李泓然摆了摆手,目光落在陈阳身上,沉声道:“此人如此凶恶,竟然无视法纪。罗伯,你快把他拿下,我倒是要亲自审问他,看他到底是什么背景。”

    “是。”

    罗慎躬身领命道。

    赵远极却是忙道:“郡守大人,千万不要审问,直接杀了他,否则不知他还会整出什么事情来。”

    李泓然狐疑地看向赵远极,皱眉道:“赵城主,为何你这么急于要杀他们,难道审问之后再决定不好吗?而且,他如果是仗势欺人,我们一并把他背后的靠山也拿下,这不是更好?”

    “殿下,就怕某人所言不实。”

    罗慎冷冷地瞥了就赵远极,意有所指道。

    赵远极身子一颤,正欲解释,但罗慎根本不给他发言的机会,嗖的朝着下方飞去,道:“殿下,我先拿下此人。”

    轰。

    话音刚落下,罗慎已是重重地落在了院子里,地面被他踩得裂开,蛛网状的裂痕不断往外蔓延。

    看样子,他是给陈阳一个下马威。

    “咦?”

    罗慎打量着陈阳,面露意外之色,发现自己竟然看不透陈阳的境界。

    “如此高明的隐匿修为秘法,就连皇室也没有,看来你的背景的确不简单,想必是其他国家修炼界的人。”

    罗慎一副自言自语的样子,观察了下陈阳三人,然后对陈阳道:“年轻人,你是自己跪下受审,还是我出手让你跪下?”

    “你没资格和我说话。”

    陈阳淡淡地看了眼罗慎,然后忽略罗慎,朝着空中的李泓然看去。

    见此,赵远极哪里肯放过机会,立刻挑拨道:“罗先生,此人如此嚣张,直接杀了便是,何必与他多言。”

    “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插嘴。”

    罗慎冷冷地回了赵远极一句,然后对陈阳道:“年轻人,你的确有些实力,但我好歹是碎空境,你这样无视我,未免太狂妄了吧?”

    话音落下的刹那,罗慎突然出手,一爪朝着陈阳抓过来,想要直接把陈阳擒获,让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知道,他和自己的差距有多大。

    可是,在罗慎出手瞬间,他突然感应到陈阳体内的能量波动,虽然十分细微,但他还是发现,陈阳的星能十分凝练、浑厚,绝非碎空境修者可以达到,至少也是合星境。

    “怎么可能,如果是合星境,为什么会出现在云暮城?”

    罗慎不是没见过陈阳这么年轻的合星境修者,他只是不相信,这样的强者,会出现在云暮城这种小地方。

    “一定是错觉。”

    罗慎终究没有相信陈阳的实力,一爪抓向了陈阳的肩膀。

    陈阳并未出手,他对李泓然有一点好感,自然不想因为打伤罗慎而和李泓然撕破脸。

    毕竟以后杨茗、杨良还得在云暮城生活,若是能交好李泓然这位皇子,可谓是好处巨大。

    就在罗慎触碰到他肩膀的刹那,他肩膀凝聚星能,给了罗慎一个强力的反震。

    罗慎只觉自己的能量被震碎,距离从陈阳的肩膀传来,整条手臂瞬间发麻,别说运转星能了,就连动也动不了。

    “居然真的是合星境!”

    罗慎心头大惊,此刻想要把手收回来,已经来不及。

    如此强大的力量,自己只怕整个人都会被震碎。

    “不好,皇子怎么办。”

    罗慎并不担心自己的死活,临死关头,他反而是在担忧李泓然的安危。

    可就在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那道恐怖的力量收敛,只是一道平稳的推力,把他反震开。

    蹬蹬蹬……

    罗慎接连退了数步,直退到房屋崩塌的废墟,这才停下了脚步。

    “咦?”

    罗慎心头惊疑,不解地看着陈阳,不知道陈阳为何收手。

    他一脸紧张地盯着陈阳,心中的忌惮和担忧减轻了几分,至少现在看来,陈阳并不是十恶不赦,胡乱杀人的凶徒,皇子只要不触怒对方,应该不会有危险。

    “罗伯,你这是?”

    李泓然一脸疑惑地看着罗慎,不知罗慎为何突然退开。

    刚才陈阳肩膀的能量一闪即逝,而且十分隐秘,除了罗慎亲自接触之外,其他人都没有感应到。

    罗慎歉意地对李泓然回答道:“皇子,我不是他的对手。”

    什么?!

    听到罗慎的话,李泓然和赵远极都是大惊失色。

    尤其是赵远极,他怎么也无法相信,碎空境的罗慎居然不敌陈阳,这怎么可能?

    李泓然则是镇定许多,他在皇城中见过许多高手,知道那些真正的高手,绝不是罗慎可以应对的。

    不过让他以为的是,前来云暮城处理政务,居然能遇到这样的高手。

    他不禁讪笑,有些后悔拒绝了父皇安排的暗卫。

    虽然暗卫达到了合星境,但他并不喜欢那些阴森森的家伙,还是看着自己从小长大的罗伯,更值得信任。

    可惜,自己却没料到,竟然会遇上这样的危险。

    “罗伯,你退下吧。”

    既然不敌,李泓然也没有逼罗慎出手,他并不想自己这位亲密的仆人、护卫受到伤害。

    罗慎并没有退,他对陈阳拱了拱手,正色道:“这位公子,皇子与你并无仇怨,你刚才对我也并没有下狠手,想必你并非凶恶之徒,到底怎么回事,希望能和平解决。”

    “我本就打算和平解决,是你们自己要出手的。”

    陈阳白了眼罗慎,虽然罗慎护主的心态值得尊敬,但刚才让他下跪,对他出手,他终究还是不爽。

    罗慎也是拿得起放得下,对陈阳躬身道:“刚才有所冒犯公子,还请见谅。”

    “没关系,只要能把事情说清楚就好。”陈阳眼珠一转,看了眼李泓然,笑道:“我就当是交一个朋友。”

    闻言,罗慎心头一喜,陈阳一看就背景不简单,若是皇子能结交这样的朋友,以后争夺皇位必然有利。

    “假的,都是假的。”

    突然,赵远极发出怒吼,对身旁的李泓然喊道:“郡守大人,罗慎他叛变了,他和陈尔勾结了起来,在欺骗你。事实上,陈尔绝不是他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