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炒酸奶

第6133章 同一个人

    陈阳有些懵了,道:“可是,我在来的路上,发现了云组成员的尸体,难道那些人,不是护送你的人吗?”

    “嗯?”陶小桐一脸疑惑,道:“我不知道,我是苏爷爷把我送到这里的。”

    陈阳诧异道:“云组没护送你吗?”

    陶小桐道:“原本是云组护送我,但在到达北源域之后,苏爷爷出现,和他们进行了交接。之后,我和苏爷爷到达寒君城,苏爷爷和何煜笙馆主交代之后,也离开了。”

    这是什么情况?

    陈阳越发疑惑,暗自思索:“难道那位苏爷爷是暗中保护小师妹的人?他有分身的秘法,把那几个林凝安排的云组成员杀了,避免他们回去报信?”

    见陈阳陷入沉思,陶小桐问道:“大师兄,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陈阳摇了摇头,他并不想让小师妹知道太多,反正小师妹被蒙在鼓里,干脆在这里安安心心历练。

    至于云上之城到底会发生什么,那就让陶永恒去解决吧。

    至少目前看来,陶永恒留了一手。

    陈阳觉得这件事,说不定是陶永恒算计林凝,而非林凝算计了陶永恒。

    回到云别馆,馆主何煜笙见陶小桐称呼陈阳为大师兄,这才放下心来,给陈阳也安排了住宿。

    然后,何煜笙连夜进宫,他还得帮陈阳给国王解释一下,避免产生了误会。

    王宫之内。

    徐永霜走进殿内,对父王徐韦随便行了一礼,然后径直坐到了徐韦的对面。

    自从拜入冰封堡之后,随着境界的提升,徐永霜就连自己的父亲也不放在眼里。

    如今,他甚至不愿意继承王位。

    在他看来,小小的凛风国不值一提,他追求的是大道,是至高强者之路。

    徐韦对于儿子的态度已经习惯,并不觉得不孝,淡淡开口道:“今日之行,如何?”

    徐永霜沉声道:“我与小桐正对战冰霜巨人,谁料她的大师兄突然出现,不仅给我脸色,还把小桐带走,让我十分愤怒。”

    闻言,徐韦心头一惊,道:“小桐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九重圣师,她的大师兄实力绝对是圣师级别,你可千万别轻易招惹。”

    徐永霜不屑道:“哼,什么圣师,不过是一名一重天师罢了。”

    徐韦意外道:“一重天师,怎么会呢?”

    “或许他只是第一个入门,所谓的大师兄,只是占了先机,而非他有大师兄的天赋和实力。”徐永霜很看不起陈阳,接着道:“如果不是小桐在那里,他胆敢对我说那种话,我当场就杀了他。”

    徐韦正色道:“以大局为重,你与之结交,说不定能帮接近陶小桐,俘获她的芳心。”

    徐永霜抬头看向徐韦,道:“父王,你确定,那个叫做陶小桐的女子,真的是陶家家主的女儿?”

    “千真万确。”徐韦坚定地点了点头,劝说道:“冰封堡虽然强盛,但和天南域的陶家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等级。如果你能成为陶家家主的女婿,就算不能执掌陶家,但也获益匪浅。只要陶家主愿意帮你,至少你控制冰封堡不是难事。”

    徐永霜若有所思,道:“陶小桐很听她那位大师兄的话,那人显然排斥我,只要他在,我就很难接近陶小桐。”

    徐韦目光一沉,冷漠道:“既然无法较好,那么很简单,你就把他杀了。”

    徐永霜道:“要杀他容易,不过一重天师,我弹指便可解决。但问题是,怎么样,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将他击杀,而不让陶小桐起疑。”

    徐韦道:“他们不可能随时在一起,如果有合适的机会,你可以单独约他外出,然后把他杀了。至于杀他的凶手,就让冰霜巨人来承担这个责任。”

    “这倒是个好主意。”徐永霜捏着下巴,思索道:“可他不是白痴,万一对我有所防备,就断然不会与我同行。”

    徐韦摇头道:“他绝不会想到,他为了得到陶小桐,会直接把他杀掉。所以,你不必担心,他会防备你。”

    “说得也是,是我思虑太多,想得太周全了。”徐永霜点了点头,不失时机地夸奖了自己一句。

    就在这时,外面禀报:“国师求见。”

    闻声,徐韦想起被人闯进大殿的事情,脸上露出不悦之色,道:“让国师进来。”

    见徐韦面色变化,徐永霜随口问道:“父王,发生了何事?”

    徐韦道:“今日有人闯入王宫,带走国师,简直是没有把我们王室放在眼里,放肆至极。”

    “哦?”徐永霜眉毛一挑,道:“凛风国内,还有人这么大胆子?”

    凛风国虽然地域辽阔,但其实只是北源域的小国家,实力并不强盛,王室完全凌驾于其他任何家族、势力之上。

    事实上,北源域环境艰苦、资源匮乏,凛风国内也没形成势力和家族。

    所以在徐永霜看来,能进王宫带人走,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徐韦沉声道:“那个人的身份,我完全不到。不过,他的境界达到了天师,想必不是凛风国的人,是外来者。”

    徐永霜沉吟道:“同一天抵达的外来者,不会是那小子的同伴吧?”

    “很有可能。”徐韦赞同地点了点头,冷声道:“如果可以,把他们两人都杀了。”

    就在这时,国师、云别馆馆主何煜笙进入殿内,恭敬行礼道:“参见陛下、参见殿下。”

    “国师无须多礼。”徐韦示意何煜笙入座,道:“夜色已完,国师进宫来,所为何事?”

    何煜笙解释道:“国王,之前陈阳入宫找我,是着急找他的小师妹,当时对你有所冒犯,还请见谅。”

    此言一出,徐韦、徐永霜父子二人对视一眼,顿时明白他们分别要杀的人,其实是同一个人。

    不过,何煜笙却不知道他们所想。

    在他看来,陈阳虽然闯入王宫,但并未伤人,且态度十分客气,只要说清楚,国王并不会怀恨在心。

    徐韦笑道:“这件事我已是忘了,又岂会责怪陈公子。国师,你告诉陈公子,他初到凛风国,对这里并不熟悉,我愿意邀请他后天一同巡守虎头关,观赏我凛风国雄壮雪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