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炒酸奶

第6612章 第二人格

    第6612章 第二人格

    刀帝刚刚动刀,三道神念瞬间将他锁定。

    童帝、白起、书帝同时出手,把他拦了下来。

    “嗯?”

    刀帝停下攻势,不解地看着眼前的局势,对书帝问道:“这小子是谁,你们怎么都护着他?”

    书帝道:“他是谁,不重要。我们还是,先进去吧。”

    “不行。”

    刀帝摇了摇头,双刀指着陈阳,道:“这小子与我有仇,今天必须要他付出代价!”

    “魔帝还在等你。”书帝皱了下眉头。

    “他醒了!?”

    刀帝面露喜色,回头看了眼陈阳,道:“待会再来收拾你。”

    说完,刀帝和书帝,一起进了城堡中。

    这一次,书帝并没有关闭城堡大门,他似乎是故意这样做。

    童帝收起放牛鞭和竹笛,转头对白起道:“刀帝也掺合进来,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又能如何呢?”白起平静道。

    “能如何?万一死呢?我可不想死。”

    童帝撇了撇嘴,道:“不过,刀帝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和魔帝扯上关系的?”

    白起思索道:“好像魔帝对刀帝有恩。”

    “哦,还有这等秘密。”童帝一脸好奇道:“说来听听。”

    白起摇头道:“具体我也不知。”

    “二位,你们别打哑谜了。”陈阳听得是一阵头疼,再次问道:“我到底是谁?”

    白起和童帝沉默了。

    果然,这些帝者都知道自己的身份,唯独自己被蒙在鼓里。

    陈阳心急如焚,却无计可施。

    又过了一段时间,有数人从城堡中走出。

    邪帝、书帝、刀帝外,还有另外一人,从城堡中走出。

    这最后一人,顿时吸引了陈阳的目光。

    “平安!”

    陈阳大喊一声,激动地冲上去,却被白起死死按住,不能动弹。

    与邪帝等三位帝者,并肩而行之人,正是他和苏子宁的儿子,陈平安。

    陈平安神色冷漠,看向陈阳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戏谑,一点也没有和父亲久别重逢的欣喜。

    而且,他与邪帝等三人并肩而行,气势傲然,仿佛和帝者是同等级的存在。

    虽然陈阳注意到这些细节,但他并没有想那么多。

    此刻他只庆幸,自己的儿子还活着。

    “左隐寒呢?”

    陈阳对着陈平安问道。

    陈平安开口,声音有些沙哑、低沉,宛若来自九幽黄泉,道:“左隐寒,已经不在了。”

    “死了?”

    陈阳面露意外之色,打量着陈平安,道:“平安,你……是怎么回事?”

    他发现,陈平安明显变了,整个人的气质都不同。

    “他不是你儿子。”

    白起的声音,在陈阳的身后响起。

    “不是?”

    陈阳面色变得难看,其实,他也看出来了,但他不愿意承认。

    白起语气凝重,又道:“他是左隐寒。”

    “左隐寒!”

    陈阳心神一颤,目不转睛地盯着陈平安,道:“你……你占据了我儿的躯体!”

    “陈平安”笑着道:“他和我一脉相承,这具身体极好,我培养他,正是为了纳为己用。不过,他毕竟有我的血脉,我也没杀他,只是将他彻底封印了起来。”

    一脉相承,可以理解,毕竟左隐寒曾经教导陈平安。

    可是血脉,又是什么意思?

    而且看这架势,刀帝、邪帝、书帝,都是以“陈平安”为首,左隐寒到底凭什么?

    难道,他就是魔帝?

    陈阳面色沉重,道:“你……是魔帝?”

    “不完全是。”

    左隐寒笑了笑,笑得很古怪。

    因为是陈平安的脸庞,陈阳完全无法直视。

    “魔帝,你答应我的事情,现在应该做了吧?”

    童帝走上前,竹笛在老黄牛的脑袋上点了下,老黄牛钻入虚空之中离去。

    看样子,他是担心出现战斗,老黄牛被波及。

    而这场战斗,毫无疑问,是帝者级别。

    稍逊一筹,就会被秒杀。

    “那是他答应你的,不是我。”

    左隐寒对童帝摇了摇头,冷笑道。

    童帝不悦道:“你就是他,他就是你,还要怎么分彼此不成?”

    左隐寒道:“分,当然分。

    他好人,我坏人;

    他善良,我邪恶;

    他救人,我杀人;

    他将死,我永存。”

    童帝道:“这么说,你是打算,彻底摧毁你的第二人格?”

    “不,他才是主人格。”左隐寒嘻嘻一笑,道:“不过,后来我逐渐占据了上风,说我是主人格,也不是不可以。”

    童帝问道:“你真的杀了你师傅造化帝?”

    左隐寒摇了摇头,笑道:“哈哈哈,那家伙胆小如鼠,有他阻拦,我怎么敢杀造化帝。”

    “那是谁杀了造化帝?”童帝意外道。

    这次左隐寒没吭声,邪帝拨弄了斗笠帽檐的铃铛,笑道:“小鬼,你难道还猜不到,是谁杀了造化帝吗?”

    童帝面色凝重道:“仙界之中,除了天道掌控者之外,能够击败造化帝的人,也就只有……他了。”

    邪帝冷笑道:“对,就是他。”

    “怎么会是他?”

    童帝一脸难以置信,摇头道:“不可能,这些年他虽然性情大变,但他当年,却绝不会做出弑师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

    左隐寒面露回忆之色,认真道:“我倒是觉得,在我占据上风,掌控曾经的躯体前,我那师兄,更配得上魔帝这个称号。”

    陈阳一直是听得云里雾里,直到这句话才明白,原来他们口中的“他”,居然是无始帝浩澜真人。

    怎么可能,居然是浩澜真人杀了无始帝?

    这个信息,对陈阳来说,实在太震撼。

    左隐寒冷笑道:“我那师兄可真是阴险,杀了老家伙之后,居然嫁祸给我。

    还想以清理门户的名义,把我杀掉。

    还好我活下来,并且利用了他,把他打得四分五裂。

    现在我即将恢复,定然是要让他神形俱灭。

    至于谁杀了老家伙,事实的真相,我才不想理会。”

    童帝稚嫩的脸上露出急切之色,问道:“如果是他杀了无始帝,你告诉我,他为什么这样做?”

    这一次,白起阴恻恻道:“因为,造化帝发现了两个徒弟的惊天秘密。”

    “什么秘密?”

    童帝猛回头看向白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