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道术人生 冰灵小鱼儿

第1075章 幻境,失魂

    不过几分钟的功夫,周围的景物已经连续变换了五次,白雾中的那些人影越来越多,而且轮廓逐渐清晰了起来,现在不光是赵清雅等人有些着急,连一边尹千侯的呼吸也跟着急促了起来。

    小哲和猴子更加直接,已经将枪掏了出来,不过他们这么做也只是图个心理安慰而已,现代火器对上灵体是一点用也挥不出来的。

    我自然也有些着急,握着阴剑的手紧了又紧,可是在云意诀运转过几个周天之后,头脑却渐渐冷静了下来。

    那老猴子教的功法果然神奇,还能控制情愫,要知道在危机之下还能够保持冷静可是一个高手必备的素质。

    正有些庆幸,胳膊就被人拉住,回头一看,是赵清雅。

    她的神情有些紧张,见我转过来便小声道“那雾中隐隐有呼救声传出来,要不要去看看?”

    我皱了下眉,看了一眼那片逐渐接近的白雾“别动,现在这雾中都是些游魂,很危险!”

    赵清雅低下头去嗯了一声,不过很快又抬起头来道“你们龙虎山是不是有收魂的法门?就是帮人度的那种?”

    我下意识的点了下头“有是有,不过你问这做什么?”

    她看了看站在远处的郑排长等人,叹了口气“其实我认得那个声音,是被那群疯鼠咬死在通道中的张伟,要不是他拼死将我从洞中推了出来,现在我应该也已经死了吧,所以……”

    “所以你想要让我收了他的魂,回去后度一下,是吗?”我接着道。

    赵清雅点了点头“他的死我是有责任的,所以如果能帮这个忙,我就欠了你一个很大的人情。”

    我冷笑了一声“你的人情很值钱吗?我可没兴趣!”

    赵清雅脸色一变,刚想火就被一柄黑色的长剑指在胸口,一股阴冷的气息从剑尖释出,瞬间将她包围,整个人僵在原地不能动弹。

    她就像掉入了一个漆黑的冰窖,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时一个女声在耳边响起“小妹妹,这种时候还是先保住自己的小命吧,想要去救别人,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

    赵清雅很想回答虽然自己没有,可是身边的这位却有,他是道士,理应顺应天道,除妖伏魔,以救人为已任。

    那个声音冷哼了一声“真是想当然的回答,天道是你定的?什么都不懂!”

    “姐姐教你个道理,这世上谁也不欠谁的,生命都同样珍贵,没有人有义务去救另一个人,特别是在有很大风险的时候,再说了,你确定听见的那个声音就是那个人的吗。”

    赵清雅没想到对方能读懂自己的思想,更不理解那人说的话,天道不是那些道士鼓吹的度化世人吗?难道去道观烧香时听的那些都是假的?

    不过更让她在意的却是最后一句,那个声音也许并不是张伟,说不定是阵法模拟出来害人的。

    说起来也奇怪,自己平时做事一贯谨慎,听到那声音后肯定会先怀疑是不是本人,可刚才却连想都没想就确定那是张传的,好像已经做了判断一样。

    认清了这一点,赵清雅只觉得有股寒流从背脊一直上升到了头顶,接着脑门处有些麻,她无意识的就用食指去揉了一下,结果没有一丝感觉,好像额头不属于自己。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一点感觉都没有,赵清雅的心都跟着凉了。

    那个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哼,现在才觉魂丢了,晚了,看看自己的手肘吧,我早就说过,保住自己的小命才是最重要的。”

    赵清雅猛的摆了摆头,大喊道“你是谁!到底想要什么!回答!”

    她很快现束缚住自己的那股寒气已经散去了,周围的人都在奇怪的望着这边。

    原来那只是个幻觉,赵清雅抹了抹脑门上的冷汗,不过很快怔住了,因为确实没有触感。

    “你没事吧?刚才一直呆到现在?”我向前走了两步。

    她晃了晃脑袋“应该……没事,对了,你刚才为什么拿剑指着我?”

    我还没开口,旁边站着的郑排长就开口道“赵所长,你在说什么啊,余顾问怎么会拿剑指你,他刚才一直站在原地,连动都没动一下。”

    赵清雅将目光转向了黄平“黄组长,你们也看见了?”

    黄组长点了下头“是啊,可能是你太累了,所以产生了幻觉,不过没关系,金先生已经找到了那扇门,大家很快就可以出去了。”

    赵清雅有些惊讶“石门找到了?”

    我走到她的身边,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扇巨大的黑色石门“刚才就找到了,尹帮主专门派人过来报告了一次,只是现在看来,你好像走神了。”

    其实我心中清楚刚才是小青使了某种手段,让她陷入了幻境,不过既然没什么严重的后果,也就不点破了,赵清雅有时还真的需要好好的上一课。

    我转头嘱咐了一下黄组长,让他照顾好赵清雅便快步朝那石门跑去,金铭和尹千侯已经在那捣鼓半天了,搞不好这门马上就要开了呢。

    走近了才看到金铭将那块六边形的金属片插在了石门侧面的一个小洞里,不过任凭他转了半天,也没有一点动静。

    “怪了,明明钥匙与这凹槽的形状完全吻合,却转不动,到底缺了什么呢。”中年人突然嘣了这么一句。

    尹千侯却没有继续观察下去,而转过身来对着我点了下头“余先生来了,不妨帮着看看,也许有哪点遗漏了也说不定,我去将刚才布的阵眼再加固一下,那些白雾越来越近了,得快点了。”

    他走了几步,突然又停了下来,向边上的两人嘱咐道“猴子,小哲,你们两个保护好叔叔和余先生,有什么闪失就自己吞枪子吧。”

    那两人应了一声,却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依旧还是退在了一边,不过手却已经摸上了枪柄。

    我笑了笑,侧身让尹千侯过去,那两个人也只是做个样子而已,实际目的更倾向于保护金铭,让我有些顾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