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的道术人生 冰灵小鱼儿

第1076章 诡异的石门

    毕竟在逃出去之前,双方是不会翻脸的。

    我并没有急着去看那个钥匙孔,而是将目光集中在面前这扇巨大的石门上。

    这石门分为左右两扇,每扇的高度差不多有十来米,宽三米左右,墨黑色,表面纹路有横有竖,看不出有什么特定的规律,也没有图案,只是内部隐隐有些透明,有点像是玻璃,却又更加厚实一些。

    将左手搭在其上,没有温度,也没有丝毫的能量波动,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要知道世间万物都是由阴阳两极组成,或多或少都会有些能量波动。

    不过很快就有股微弱的吸力从石门中透出,牵引着体内的玄阴真气向中间灌去,而且随着时间的增长,那股吸力还在不停的变强。

    我尝试着将胳膊向后拉,可是试了几次竟现手掌完全被吸住了,这可有些麻烦了。

    就在这时,小青的声音在意识中响了起来“笨死了,这石门只会抽取阴性能量,快将至阳真气打入左臂,断掉供给,此劫方解!”

    我心中一喜,急忙握拳运起至阳真气砸在左手的手腕上,只是短短的一秒,掌中的那股吸力就完全消失了,身子跟着向后退了一步,与那石门保持了一段距离。

    金铭转过头来,咦了一声“看余先生的动作,莫非刚才着了道?”

    我吐了口气,也没有否认,将刚才生的事说了一遍。

    金铭听后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叫众人不要随便接近这扇石门,便继续研究那个插槽去了。

    我看着面前这扇石门,心中泛起了嘀咕,它既然能够做为这困魂阵的生门,有刚才那种吸附阴魂的能力倒也不稀奇。

    只是其中确实没有一丝能量波动,说明没有被施展法术,那么问题就出在了材质上,要想封印灵魂,普通的石材肯定不行,在道典中记载的无非就几种而已,心中有了计较。

    抬起阴剑在石门上划了一下,一片黑色的晶体落到了地上。

    两道枪栓拉击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其中一个声音道“余先生,请不要随便乱动,这石门上或许有机关,要是触了,大家都得死。”

    “嗯,考虑的很周全,放心,我不会再动手了,刚才那一剑已经够了。”我头也没回,弯下腰去将地上的黑色晶体捡了起来,观察了一番,道“切口锋利,晶体的反光有些淡蓝,好家伙,都是蓝眼。”

    小哲将手中的长枪紧了紧,插了一句“你说什么?眼睛是蓝的?”

    金铭摆了下手让他把枪放下,赶紧赔了个笑脸“余先生别生气,他们虽然不懂事,但绝对不会开枪的,请相信我。”

    我歪了歪嘴,将石块放到眼前,将手伸了过去“金先生有手电吧,借我用一下,也许马上就能确定这扇石门的材质了。”

    金铭让毛子将自己手中的手电递了过来,头也不抬的说道“拿去,其实不用看了,这肯定是黑曜石,不过这么大的一块冰种确实少见的很,还是蓝眼,不过鉴于这位墓主的手段,我反倒不觉得奇怪了。”

    我能理解他为什么没兴趣,其实就算搞清了这石门的材质,破解不了机关一样出不去,还不如关心一下在后方布阵的尹千侯。

    转过头去才现此时的处境比之前想象的还要糟糕许多,只见数道红光在尹千侯前方数米的位置汇聚成了一片半圆形的光壁,抵抗着另一侧张牙舞爪的白色雾气。

    这里的张牙舞爪绝对不是个形容词,而是确实的表象,那片雾气不停的变幻出各种各样的人脸,表情狰狞的好像要吃人一样。

    心中有个感觉,这玩意是有思想的,绝不是表面显示出的那么混乱。

    这可以说是最坏的结果了,如果它们都是各自为战,倒好对付些,可现在的情况明显不是这样。

    我猜测最有可能的原因就是这些恶灵中出现了一个十分强大的存在,它靠着吞噬其他人的魂魄来壮大自己,最终成长为眼前的这只怪物。

    之前龙虎山曾经通报过一起类似的案例,是由李疯子亲自处置的,据说最后还出动了长老级的人物才摆平。

    而在这所山墓之中,这种可能性就更大了,这位墓主打造迷心天灯,困了这么多生魂,本就是为了温养自己的魂魄,所以说他本人很可能就掌握着吞噬灵魂的方法。

    我十分确定只要那红色的光壁一散,这只由恶灵组成的鬼雾就会将在场的众人吞没,嚼碎,连跟骨头渣都不会剩下。

    几步走到金铭身旁,问道“怎么样,这钥匙还不能用吗?咱们恐怕有大麻烦了。”

    直到他转过头来我才现,那张脸像是被水泡过的一样,而且面色十分苍白,像是纸片一样。

    不好!这是真气耗尽的表现,我伸出右手搭在金铭的肩膀上,想要将他拉回来,可是拽了两下觉完全拉不动,反而将我的手也吸住了,仔细一看,他的手正按在凹槽上方的外沿处,想必也是中了这石门的道。

    这样就好办了,一股至阳真气从右臂中涌出,冲入了金铭的肩膀,很快一股排斥的力道从中冲出,将手掌弹了开来。

    我没有丝毫停留,身子再往前一探,一拳就砸在了他握着钥匙盘的那条胳膊上。

    中年人啊了一声,身子一抽,便向左侧的地面倒去,我伸手就拉住了他的衣领,将人拽了回来。

    接下来的一分钟内,金铭一直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我没有动作,只是站的更远了些,像他这种世家高手,应该有自己的办法回复。

    果然他很快便从衣兜内掏出几个颜色各异的小瓶,从中倒了些药丸服了下去,接下来就摆出一个半蹲的姿势开始闭目打座。

    看来这位暂时也指望不上了,最终还是得靠自己,我向前走了数步,开始仔细的观察那个凹槽来。

    那块六角形的金属片已经完全倒扣了进去,想再拿出来看上去是不可能了,因为边角处伸出许多长刺,插入了凹槽的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