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阴阳抓鬼人 酸菜炒肉

第1185章 暗流汹涌的巫教

    “那是以前。”王道乾皱着眉,无奈地说:“自从我为了保全巫教装傻以后,巫教看似一派平和,可其实早就暗流汹涌了。”

    “你的意思是有巫教内部的人搞巫教?”我说。

    王道乾点点头:“巫教自黄帝以来便存在,隐藏于世,不问世事,目的其实就是护佑华夏文明的延续和展。数千年以来,内部派系错综复杂纠葛颇深,各个护法长老都有属于自己的势力,以前有我压制,那些家伙还不敢乱来,可自我装疯以来,罗宋执掌巫教大局,以他的实力,却无法服众,如今底下的人,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

    我低头沉思起来,王道乾的意思很明白,巫教存在的时间太长,说白点就是类似一个小型地府,而现在的遭遇,也和地府差不多!

    都是内忧外患,外患自然就是地藏王,至于内忧,那就是巫教里那些大佬了!

    类似巫教这样的庞然大物,如果仅凭王道乾这个掌教操控,是绝对无法运转起来的,在王道乾的手下,还有护法、长老等等大佬,一层层递减,构筑成巫教这个金字塔。

    正是因为巫教的存在时间太长,导致这些护法或者长老的根系在巫教扎的过深,有的更是一代传一代能扎上千年,一点也不比地府的十大阴帅和十殿阎王弱多少。

    而这群大佬里,难保不会有心怀鬼胎的“刺头”,以前王道乾还正常的时候,以绝对的实力压制,这些大佬肯定不敢闹腾。

    可现在,王道乾装疯,巫教就变成了群龙无,罗宋虽然是护法,可他的实力终究不如王道乾,偌大的巫教,想找出几个实力压制他的大佬,也不是找不出来。

    以他的实力,压根就服不了众,这就跟狼群一样,狼王肯定是最强的,如果狼王没了,新狼王肯定也是狼群中实力最强的来担当,如果随便拖一头狼出来当狼王,其他的狼,能愿意吗?仅次老狼王的狼,能服气吗?

    而且,巫教的这些大佬,那可比狼还更凶悍!

    罗宋肯定是忠心王道乾的,有他执掌巫教,巫教说白了还是在王道乾的手里。可一旦让其他的“刺头”把罗宋撵下位,那这巫教,就得改姓了!

    怪不得刚才见罗宋的时候,他一脸愁容的样子呢,光是这件事,就足够他头大了!

    “王叔,你直接说怎么办吧?”我说,这事于情于理都得帮,不管是出于艺娃子的情分还是王道乾和罗宋的情分,我都没有理由拒绝。

    而且,我现在也确实有这个实力,虽说我还不算是阴阳界顶尖的高手,可实力怎么也比罗宋强一截,和巫教那些想篡位的大佬也有的一拼。

    再者,我不属于巫教内部成员,动起手了,也不用像罗宋那样处处制肘,真惹毛了,直接拎着枪开干,弄死了了事。

    “多谢。”王道乾感激地说道,顿了顿,像是整理思路,然后才说:“巫教如今的局势,真正对罗宋有威胁的其实就只有大长老仇天刃一系,其他的势力不足为惧,凭罗宋的实力,也能压制。”

    “而这大长老,在巫教的地位仅次于我,实力也是如此,如果按照正常程序,我死后,艺娃子也不在了,理当由大长老仇天刃继承掌教之位。可如今的情况是我还在,只是让罗宋代管巫教,而这事也只有我和罗宋知晓,因为平时我最信任罗宋,所以其他派系也不敢乱来,唯独仇天刃,现在是按耐不住了。”

    “你是让我压制仇天刃,敲山震虎?”我说。

    “不,是杀鸡儆猴!”王道乾忽然眯起了双眼,一股凌厉的杀意释放出来,弥漫了整个山洞,即便我也是一个哆嗦,清晰地感受到了杀意。

    我愕然的看着王道乾,毕竟是巫教大长老,我还以为王道乾让我帮助罗宋单纯的把仇天刃压制下去就行了呢,万万没想到,他会直接让我下杀手!

    王道乾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解释道:“这阵子我虽然装疯卖傻,可暗中调查过,仇天刃应该已经归顺到地藏王的手下了。”

    “我明白了。”我点点头,本身王道乾就是我老丈人,我没理由也得帮他,现在加上仇天刃归顺地藏王这一条,我就更得帮他了。

    开玩笑呢,要真让仇天刃篡位成功了,那以后就成地藏王的了,到时候,阴阳两界的处境将会变得更被动!

    “多谢,仇天刃老奸巨猾,我执掌巫教的时候一直都在和他暗中较量,他不简单,若是有机会,必须一击毙命,不然,后患无穷。”王道乾眯着双眼,杀意外放。

    我恍然地看着王道乾,或许,这才是真正的巫教掌教的姿态!

    随后,王道乾跪在山洞内恭敬地三拜,我知道,他这是在拜那个红裙女人,不然,以他的地位和实力,这世上,还没几个人值得他行这么大礼的。

    可我越的好奇,那个红裙女人,到底是谁?

    我跟王道乾离开山洞后,王道乾继续装疯追着我让我吃他的奶奶,我也配合着朝巫教城跑,到了巫教城后,我就朝罗宋府邸跑,打算和他商量一下怎么对付仇天刃。

    罗宋府邸的守卫也认识我,并没有阻拦,我一路走向客厅,远远地就看到客厅门紧闭着,而两个穿着黑袍的巫教成员正守在门口。

    我皱了皱眉,难不成出什么事了?

    我下意识地加快度,没等走近呢,就听到客厅里“嘭”的一声炸响,同时响起一道浑厚如擂鼓的声音:“罗宋,你有什么资格代管巫教?自从你代管巫教以来,巫教出了多少乱子?现在底下怨声载道,今天我就把话给你挑明了,这巫教掌教之位,该由我来坐!”

    “仇天刃,我代管巫教那是掌教亲自吩咐,你凭什么跑我这吆五喝六?巫教出的乱子,难道你自己心里没数吗?狼子野心,若是掌教神智恢复,定将你挫骨扬灰。”罗宋的怒骂声紧跟着响起。

    “好啊,我倒要看看那个疯子什么时候来收拾我!”浑厚的声音再次响起。

    我眯起了眼睛,丫丫的腿儿,这尼玛还够巧的啊,王道乾刚请我收拾这孙子,这孙子就上赶着跑罗宋这来装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