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阴阳抓鬼人 酸菜炒肉

第1190章 你倒是祭酒啊

    我猛地一喜,这声音,是白无常的!

    他们来的倒是够准时的啊,刚好掐着这个点来!

    几乎声音响起的同时,远处的街道突然阴气冲天而起,磅礴的如同汪洋,轰隆隆朝着这边席卷,而在阴气中,当头的正是黑白无常,不过他俩都变成了五十米高的巨人,一步步走来,手里还拿着哭丧棒和锁魂链,而在他们后边,乌泱泱的无常使和地府鬼差列成方阵,汹涌而来。

    这逼格,绝对爆棚!

    圣坛下,所有人都惊呼了起来,声如浪潮,圣坛上也是如此,所有巫教大佬全都是一脸惊愕。特别是仇天刃,这孙子已经懵比了,足足愣了三秒钟,才扭头瞪着我:“你好算计啊!”

    “客气啥啊,这不是看在你荣登巫教掌教吗?让我兄弟他们来给你撑撑场面。”我笑着说。

    丫的,要不是北域的兄弟要镇压冥兽,我特么用得着让黑白无常他们出马?早就让龙将军带十万个兄弟过来,那清一色的铠甲着身,逼格比地府的这群鬼差更牛比!

    “哼!”仇天刃冷哼一声,眯起双眼,那模样,就跟吃人的野兽似得,不过脸色,却变得跟吃了翔似得。

    很快,圣坛上就变得死寂,能站在圣坛上的这些人,都是巫教有头有脸的人物,一个个都不是傻子,黑白无常现在突然带着无常使和鬼差来了,谁都知道要干什么!

    之前鄙夷嘲讽我和罗宋的那些个大佬,此时都跟仇天刃一样,一副吃了翔死了娘的表情。

    很快,黑白无常他们就带着人走到了圣坛下,黑白无常五十米高的巨型身体就跟两座山岳似得,磅礴的阴气翻涌着,释放着一股股威压,而在他们身后,三千无常使和三万鬼差也一言不发,无形中,一股杀意却弥漫了整个圣坛四周。

    原本圣坛下闹哄哄的,此时被威压和杀意镇压,也变得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黑白无常身上。

    “仇掌教,我等应段先生相邀,代阴天子前来道贺,希望没有打扰登位大典的进行。”白无常笑呵呵的说着,一旁的黑无常则冷声道:“都愣着干什么呢?还不快点进行下去?我们很忙的。”

    圣坛上下,死一般的寂静,我能明显地感受到无数道目光落在了我身上,罗宋屁颠屁颠跑过来:“这就是你的准备?”

    我神色一正,故意提高声音说:“说什么呢?这是阴天子派来给仇掌教祝贺的。”

    说着,我就往前走了一步,笑看着仇天刃:“仇掌教,你刚刚不是说要拿我祭酒万巫吗?快点动手啊,我都准备好了。”

    仇天刃一副吃了翔的表情,再没有半点刚才嘚瑟样,他紧握着拳头颤抖着,杀意不停地从身上释放,可他却没有爆发,死死地盯着我。

    这时候,下边的黑无常说:“对啊,我刚才隔着老远就听到仇掌教说要杀僵尸祭酒,这僵尸血祭酒我还没喝过,今天托仇掌教的福,老黑我也能尝尝鲜。”

    “对对对,红眼僵尸的血祭酒,这规格可不是一般的高啊,我等下得多喝几杯。”白无常也笑着说。

    话音刚落,后边的三千无常使三万鬼差全都闹腾了起来,一个个嚷嚷着要和僵尸血的祭酒,场面一下子闹腾了起来。

    可巫教这边的人,全都紧闭着嘴,一个个大佬表情各不相同,仇天刃一派的全都一副吃了翔的样子,二长老这些墙头草则全都一副愕然冷漠。至于罗宋这边,一个个都跟打鸡血似得,激动地打起了摆子,特别是罗宋,这家伙就跟吃了伟*哥似得,站我身边笑的跟二傻子似得,见仇天刃不说话,他一步上前大声笑道:“仇掌教,你这刚把传位玉玺接下来,要祭酒就快点,我还等着喝呢。”

    “哼!”仇天刃冷哼一声,转身看向黑白无常一拱手:“不知黑白无常大驾,有失远迎,这是仇某的怠慢,不过今日之事是巫教内部之事,巫教速来与地府井水不犯河水,还请二位大人莫要怪罪,来日仇某必好酒好菜招待赔罪。”

    我看着仇天刃冷笑了一下,这孙子是怂了,以巫教的实力和他在巫教的地位,换成平日,他压根不会对黑白无常这么恭敬,哪怕是真下逐客令,也是直接赶人。

    可今天这情况,二傻子都知道黑白无常来是干嘛的?毕竟我和地府的关系能瞒过别人,还能瞒过巫教这些大佬了?

    黑白无常带着三千无常使三万鬼差来,傻子才认为是真的来道贺呢!

    仇天刃现在服个软,也是不敢和黑白无常动手,不然真打起来,巫教也讨不到好!他把巫教和地府的关系点出来,也是想着借巫教压一压黑白无常,希望他们知难而退。

    不过……这孙子确实有心计,可就是脑子差了点,明知道我和地府的关系,还这么做,纯粹扯淡,换成我,我特么二话不说直接把传位玉玺还回来!

    话音刚落,原本正看《金瓶梅》的王道乾也屁颠屁颠的跑到仇天刃的身边,一副二傻子样笑着拉着仇天刃:“祭酒,祭酒,喝酒酒,喝酒酒嘛……”

    听的我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麻痹的,王道乾四五十岁的人了嗲起来,也确实……够恶心的。

    罗宋和我的反应也差不多,至于其他大佬,则全都是一脸无奈,毕竟他们不知道王道乾是装疯,所以王道乾此时表现出来的,正是一个疯子该有的行为举止。

    “仇掌教,现在前掌教都要喝祭酒,你说咋办吧?”远处,白无常笑着说。

    仇天刃死死地瞪着王道乾,脸色黑的跟从煤堆里钻出来似得,王道乾打的这一记助攻,无疑是把他彻底的架在了火上烤,想下来都没机会了。

    足足愣了十秒钟,仇天刃抬头看着黑白无常,冷冷道:“二位是铁了心要参加登位大典咯?”

    “你这不是放屁吗?老子带这么多兄弟来,难道就是跑来给你亮个相?”黑无常不耐烦的说。

    刚说完,又是一道痞气十足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哎哟喂,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红眼僵尸祭酒,我茅山掌门都还没喝过呢,黎世高前来道贺巫教新任掌教。”

    紧跟着,一道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龙虎山风长卿前来道贺。”

    “马怜儿前来道贺。”

    “毛九英前来道贺。”

    “他们怎么会进来的?”仇天刃顿时怒吼起来。

    “你是不是傻?人是大佬不是菜鸟,想来道贺谁拦得住?”我咧嘴笑着说,故意把脖子露出来,拍了拍:“我脖子都亮给你了,你倒是祭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