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俏夫人当道 洛星晨LXC

第三百八十六章 耳听为虚

    第三百八十六章耳听为虚

    饭桌之上,刘夫人端着缺了一块的粗瓷碗,一口一口的往小天口中喂粥,神色有几分复杂。

    小天的手算是废了,两只手加起来,也只剩四根半手指了。

    假以时日,自己进食倒是不难,可这若说是干旁的,怕是力不从心了。

    况且小天只是个贫苦人家的孩子,刘氏夫妇连解决一家人的温饱都是问题,又哪里能够一辈子养着他,保他衣食无忧。

    虽说他们身上带的银子不少,可这救急不救穷,就算是都留下来,银子也迟早会花完,又岂能帮他一生。

    沐千寻抬头望了一眼,打量着小天白惨惨的面色,眸中一片恬静,还是一副天真的模样,眼眶消瘦,眼睛突兀了出来,显得愈发硕大。

    只是这场病,他死里逃生,终归是不如大牛那么能闹腾了,闪动着几分沉寂的颜色,乖乖的喝着粥,一言不发。

    微微叹息,欲言又止,想说的话,终归是沉在了心头,有些话,说出来,不过是平添烦恼罢了。

    世上本就没有那么多两全其美的好事,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于小天来说,也不知是不是这个理儿。

    沐千寻倒是觉着,这好似更折磨人了一点,不过,大抵,小天也是渴望活着的吧,她做的应当没有错。

    人,该是活在当下的,就算以后会后悔,但起码此刻是无悔的,那么久远的事,又岂是所能料及的,毕竟意外总是层出不穷的。

    这天下,每天都有人受苦受难,不是看到的,遇到的,他们就能一一顾到,且顾的彻彻底底。

    她从来不是一个喜好多管闲事的人,只要无关自己,向来是连眼皮都不屑于抬的。

    经历了这么多,她也不知自己为何一下子就多愁善感起来了,不过,她始终还是那个沐千寻。

    她救了这个孩子,为了取一碗血,其他的,便顺其自然吧。

    她沐千寻是从地狱爬回来的,不是善良的神女化身,她的使命,是杀人,而非救人!

    她该是冷血的,狠厉的,自私的,这些善事,本就不该跟她挂钩,想着想着,心中隐隐作痛,亦是坚定了几分。

    踏着那么多尸体走过来了,她从来不相信什么善恶终有报,有时候,善心并非一件好事,反倒是伤了自己的利刃。

    她心中尚且还装着一件事,那就是这麻风的染源,得麻风的人越多,过给的人就越多。

    她不知这大柳村,究竟有多少人已经染上了麻风,她是不可能一一去管了。

    但总要将此事传扬出去,总要有人去管的,只是,这不是她的职责。

    她也无心说给刘氏夫妇听,他们已经足够糟心了,不想他们再整日活在恐惧中,那种未知的,临近死亡的恐惧,是致命的,非一般人可以承受。

    这个家,本就萧条,何必再加上重重一击,断他们的活头呢,听闻家里除了小天,还有一子一女要养活呢。

    淡然一笑,没吃几口,就放了碗筷,不经意的朝着小天爹询问:

    “刘叔,这大柳村的村长家住在何处啊,我们在村中叨扰多日,于情于理,都该拜访一遭,不然显得我们多无理啊。”

    “柳村长啊,柳村长家住在村头,等吃完饭啊,叔带你们去。”

    小天爹声音爽朗,一下子就应下了,哪里知晓沐千寻那些弯弯绕绕的心思。

    沐千寻神色一顿,稍稍有几分尴尬,也不掩着,小天爹是个粗心的,哪里会发觉这些:

    “刘叔,不用了,我们自己过去就好,闻人打听一下就是了。

    吃过饭,你去寻些茅草将屋子搭搭,小天这病刚好,雨天受不得潮。”

    听言,小天爹才算是应下来,脸上有些挂不住,闷头又是吞了两碗的野菜汤。

    有时候,穷是一回事,贫苦是一回事,任由自己贫苦,往死里穷,又是另外一回事。

    沐千寻深知,这附近土地不算贫瘠,该有的东西,应有尽有,小天家不过是因着小天的病,没了心计罢了。

    当真能在这村落活到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居无定所,还是不容易的,起码,这屋子是该搭一搭了。

    良久,依偎着慕宥宸,又像是想起什么来似的,坐正了身子:

    “刘叔,青葛部落不都是复姓吗,这村子里的人,为何尽是单姓啊?”

    听着沐千寻的随口一问,小天爹满眼的震惊,一时间不知如何应答。

    沐千寻望着小天爹莫名其妙的神情,有几分不解,她这话,问的可是哪里不妥,可是,又好似没有哪里不妥。

    小天爹动动嘴,对沐千寻几人的来历甚是惊疑,又看看怪神医掩着额头,觉着丢人的模样,似乎只有沐千寻和慕宥宸两个不知晓此事,方细细答来:

    “复姓,那是那些有钱有势的人,那些个贵人,还有打小、祖辈就生在城池里的人,才是姓复姓的。

    像我们这些个身份贫贱的人,祖祖辈辈都是庄稼汉,怎么会有人姓复姓,姑娘到底是打哪来的,怎么会不知道这个?”

    小天爹无意打听沐千寻的身份,只是心中好奇,她这话问的,就像是关在深山老林里刚刚放出来的人,不谙世事。

    沐千寻讪讪一笑,她初来乍到,怎会明白这些,大清早,出了一脑门子的汗。

    狠狠瞪了一眼淡然的怪神医,也不知提醒她,她还要因着她不懂这青葛部落的门道,受多少次奚落。

    只是那句身份贫贱,听在心里,不是个滋味,笑笑,未曾言语。

    她该怎么说?是说她是夏国人,来了这青葛部落,堪堪一年?还是说,她在青葛部落没见过单姓的人?或是径直爆出她的身份?似乎,都不是她该说的。

    饭后,沐千寻一行三人,径直朝着村头而去,几经打听,才知晓,那日进村时,那个率先与他们讲话的少年,便是柳村长的孙子,叫柳诚。

    柳村长的儿子从了军,柳村长的老伴早早的辞了世,儿媳妇也跟着过路的跑了,就剩下爷孙俩相依为命了。

    好在老头子身子硬朗,为人和善,倒是个受人敬重的,柳诚这孩子也人如其名,是个实诚的。

    了解了个大概,正正好在柳村长家门口,遇见了柳村长,还有柳诚。

    见沐千寻赶来,柳诚身子都绷紧了几分,面色轻不可见的微红。

    对此,沐千寻甚是无奈,瞪了柳诚一眼,颇有几分告警的意味,这个毛头小子,还真是不怕慕宥宸发难,这般放肆的人,很少在慕宥宸面前能少了苦头。

    “村长,我是巫医,这段时日借住在刘婶儿家,这都快走了,才来拜访您,您勿怪。”

    沐千寻面上带笑,声音清亮,听着甚是舒心,谁还忍心责难不成。

    柳村长呵呵一笑,摸着不长不短的胡渣,黝黑油亮的面容,显得有几分慈祥:

    “姑娘客气了,你帮着我们村里人瞧病,我理应谢过你才是啊,说什么怪不怪的,你有心了。”

    沐千寻脑中早已思绪翻飞,转了好多个弯子,略带局促的望着柳村长,正了正神色,双手不由自主的攥紧:

    “村长,我此番前来,倒是有一事商议,不知村长可否一听。”

    “嗯,说来听听。”

    “小天得的是麻风,听闻此前村中已经有人染了麻风过世了,还不止一人。

    村长该是知晓,这麻风汹涌,岂有不波及他人的可能,这小天怕是就是被旁人过给的。

    我猜想,这村中染了麻风,却又不曾发作的,亦是大有人在。

    此事非同小可,可是疫病,弄不好,还会殃及更多人,恳请村长能够上报县守,尽快处置此事才是!”

    沐千寻字字诚恳,她能做的,怕是也只有这些了。

    听着沐千寻的话,村长忽的挺直了脊背,身形显得僵硬,沉默着,眸中闪烁着异样。

    柳诚在一旁急切的想开口,被柳村长的一个眼神兑了回去,垂着脑袋不说话。

    沐千寻心中甚是疑惑,她的提议可是为了全村好啊,不明白这有什么好迟疑的。

    良久,柳村长警惕的望了沐千寻一眼,拉过柳诚,附耳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爷爷!”

    “让你去就去,费什么话!爷爷都使唤不动你了?还是你不想认我这个爷爷了!”

    柳诚一下子急了,面色变得涨红,柳村长瞧着也是生气的样子,朝着柳诚的屁股上狠狠的踹了一脚。

    慕宥宸的面色,顷刻间冷了下来,扯动沐千寻的手臂,及其用力,声音寒的彻骨:

    “寻儿!我们走!我们不管了!”

    沐千寻亦是抿了唇,显然慕宥宸是听到了柳村长的话,玉手抚在慕宥宸的手背上,以示安抚。

    定定的看着这位众人口中的好村长,寻思着,到底是怎么个好法,却是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他们所求的药引,还没有得到,就算是为此,他们也还不能离开村子。

    她不信,这村子里,还能有人危及到他们不成,她倒是要看看,这个村长,能耍出什么把戏来,又为何不接受她的提议。

    不知慕宥宸的突然暴怒是为何,总之柳村长是不认为慕宥宸能够听见他低若蚊声的话,只是面上已经浮现出了几分心虚。

    “来者是客,干嘛着急走啊,进屋里坐坐,其他的,我们再行商议。”

    沐千寻眸子微眯,这和善的老头,此刻落在她眼中,却是别样的阴险,果真是耳听为虚啊,这听来的话,不足以轻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