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极品帝王 兵魂

第954章 蔡国脊梁,宁死不屈

    五万兵家劲卒,战死沙场。

    郁穷兵遭乱箭射杀,最后,被处以绞刑。

    王子出身兵家,地位不如郁穷兵,两人却为莫逆之交。

    今日,郁穷兵和兵家劲卒战死,兵家在蔡国力量遭遇严重打击。

    王子非,岂会不报仇雪恨。

    兵家在诸侯国图谋已久,手中掌握不小力量。

    可惜,北方势力,被燕军重挫。南方,又遭遇燕军破坏在蔡国的力量。

    燕军,又是燕军,不仅为南方诸侯克星,也是兵家克星。

    当前,趁燕军在墨城立足未稳,奋起攻之,兴许可攻陷墨城。

    然而,追随王子非征战的越国大将军何稽延,快速冲上前,向越军喝道:“全军听令,原地驻扎,切勿出征。”

    若不是越君担心何稽延无法战胜燕军,不会请求王子非领越军征战。

    兵家军团全部战死,王子非打算凭借越军为兵家复仇,这一点,何稽延不允许越军为兵家做嫁衣。

    “何将军,你什么意思,为何否决本将军令?”闻声,王子非盛怒。不禁叫道:“难道将军惧怕燕军不成?”

    何稽延沉默不语,他怕燕军,南方有将军,不怕燕军吗?

    吴捷邵战死,被悬挂战场,韩炙潼战死,尸首分离,送回郢城。今日,郁穷兵惨死,被处以绞刑,吊在大燕王旗上。

    南方诸侯国名将,一个,一个,带兵全败在燕将手中,战死沙场,身死命陨!

    吴越联军匆匆抵达,对燕军完全不了解,冒然行事,再折损燕军手中怎么办?

    何稽延沉默稍许,拿不定主意,至少,表面上,王子非为越军统帅。

    无计可施,转身向王政文,道:“王将军,你来评评理,墨城被燕军控制,冒然攻城,只会损兵折将,你说该不该攻城。”

    越国之事,王政文不好言语,但攻城涉及吴军,轻咳两声,道:“何将军,王将军,吴越军队为援军,郁将军战死,我等失去救援之人,今后,该怎么办,需向两国皇上请命。”

    五万兵家军团全部战死,再次证明燕军的强大,王政文曾经败于燕军手里,很清楚燕军凶悍,燕将善战,燕帝狡诈,大军所面临敌手能耐非凡。

    因此,他心中压根不会,在兵家军团全部战死后,冒然进攻墨城。

    “哼,吴越军队不攻,我兵家来攻!”王子非怒不可遏,连声怒喝!

    言罢,拍了拍身上甲衣,阔步走出山包中。

    气势汹汹走下山包,王子非对兵家子弟道:“迅速把此事通知兵主,另外,把郁将军尸体,送回藏兵谷。”

    山包顶端,秋风席卷,何稽延与王政文屹立,冷眸扫视山包四面兵家劲卒,两人不寒而栗。

    五万兵家军队,半数战死,半数活活被断箭射杀,足以证明燕军手段残忍。

    何稽延缓步靠近王政文,询问道:“王将军,该怎么办,燕军手段这般残忍,你我领十万联军,恐非燕军对手。”

    “静观其变吧!”王政文无可奈何道:“何将军,通知吴越联军,留下探子,密切监视燕军举动,余下军队,撤离五十里外。”

    “嗯,王将军建议不错!”何稽延笑呵呵道。

    ………….

    墨城,皇宫中!

    林枫取而代之,坐在蔡国皇位上。

    殿堂内,大燕将领,恭敬坐在两旁,面前食案摆放丰盛佳肴。

    殿中央,曹荣与臣子,全部跪在冰冷大理石地面。

    经历冷水浸泡,晨风侵蚀,包括曹荣在内,蔡国群臣中,不少官员染病,急需医治。

    林枫冷酷,根本没有帮助蔡国君臣救治的念头。

    林枫端坐龙椅,手中把玩酒杯,直视曹荣君臣,冷语道:“曹荣,识时务者为俊杰,墨城易主,蔡国名存实亡,朕给你两条路,要么向蔡国南部官员下诏书,打开城门投降,朕保你荣华富贵,要么,饱受病痛折磨,活活等死!”

    “狗贼,你休想,朕宁愿站着死,也不苟且偷生!”曹荣身子虚弱,面孔苍白,嘴唇上,道道裂痕,依然语气强硬。

    军事上,林枫胜过他,但在意志上,他决不让林枫小觑。

    闻声,林枫手指弹在龙案上,笑而不语,道:“不知死活,难道以为没有你,朕没有方法撬开蔡国南部郡州城门吗,燕军不能攻破蔡国南部吗?”

    “偌大蔡国,不会全是贪生怕死之徒,国家危亡时,总有有志猛士,挺身而出,凭借血肉之躯,打造钢铁防线,挽救蔡国,燕军欲吞并蔡国,休想!”曹荣目光直视,盯着林枫,厉声道。

    “废话太多,侍卫,掌嘴!”林枫轻笑,吩咐道。

    没有理会曹荣,林枫注意力转移在蔡国臣子身上,面色阴冷许多,道:“曹荣自寻死路,朕会成全他,你们呢,可否有人答应为燕国效力?”

    “燕帝,微臣愿为大燕效力!”

    “燕帝,老臣也愿为大燕效力。”

    “罪臣也愿意!”

    ………………

    一时,殿堂内,十余名蔡国官员主动投诚。

    “你们,你们这群害群之马,蔡国骨气,全被你们作践了,早知今日,当初朕就该杀了你们。”

    掌掴后,曹荣满口鲜血,脸颊通红,说话时,口中血水流出,却依然怒斥蔡国臣子。

    “皇上说的对,你们这些害群之马,投靠敌国,对得起你们曾经为蔡国浴血奋战的父辈吗?百年之后,九泉之下,有何颜面面对他们!”有蔡国旧臣挺身而出,怒声斥责。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历史有胜利者书写,他们为蔡国叛徒,却为大燕功臣,百年后,燕国子民,会记住他们的!”林枫手中酒杯啪一声,放在食案上,语气冷冽。

    “皇上英明,为大燕利益,微臣等人上刀山,下火海,肝脑涂地,绝不迟疑。”听闻林枫言语,蔡国叛臣,纷纷表明志向。

    林枫哈哈大笑,道:“好,好,好。诸位甘愿为大燕效力,今日,恰好有两件事儿,非你们不可!”

    “燕帝请吩咐,微臣定当马首是瞻,为燕国效力!”一群蔡国叛臣,纷纷主动请命。

    发自内心而言,这些人林枫厌恶至极,蔡国沦落今时今日处境,与他们这些善于溜须拍马的佞臣,脱不开关系。

    但是,林枫不但不会杀掉他们,相反,还会重赏,重用,只要会为燕国带来利益,任何人都会变成他手中利剑。

    “不错,诸位大人不愧心向燕国,第一事儿,利用曹荣龙印,向蔡国南部州府官员传令,马上主动投降?”

    “谨遵皇上吩咐!”投降臣子,纷纷行礼。

    林枫摆摆手,继续道:“第二事儿,第一件事儿结束,在场诸位大人,纷纷南逃,前往吴越楚蜀四国,潜伏起来,会有人安排你们,在四国朝堂谋得官位。一旦在四国围观,希望你们做些败坏四国朝政之事,越多越好,破坏力越大越好!”

    “这…”听闻林枫要求,先前呼声高昂,一副舍我其谁得蔡国叛臣,面孔中纷纷踌躇。

    此事凶险,稍有不慎,身份被发现,肯定身死命陨,埋骨他乡。

    龙椅中,林枫留意蔡国官员神情,转身对冯石虎道:“冯将军,吩咐你帐下中郎韩咸通,把诸位大人家眷送往沿江四城,渡江入燕国,好生照顾。

    当然,若暗剑成员汇报诸位大人,在南方诸国做任何对不起大燕之事,马上让诸位大人与家人去地下团聚。”

    “是!”冯石虎抱拳,向身边侍卫嘀咕几句,侍卫离开。

    听闻林枫言语,在场蔡国官员,纷纷沉默不语,心中嘀咕燕帝手段狠辣。

    此刻,念及族人安危,诸位官员不敢犹豫,唯有唯唯诺诺答应。

    这时,林枫和颜悦色道:“诸位大人放心,新假若诸位大人祸坏诸侯国朝政,对燕国而言,大功一件,待大燕一统江山,诸位便燕国攻城,封王拜将,也不是没有的事儿。”

    “多谢皇上爱戴!”蔡国臣子神情苦涩,又不得不答应,抱拳谢恩。

    谈及朝政时,殿外,一名信使匆匆赶来,在大殿中央,向林枫行礼,道:“皇上,吴越联军出现墨城外,但是,不清楚发生何事,正在向南方撤离!”

    “晋国公呢,他率领军队身在何处,怎么会让吴越联军出现墨城外?”林枫问道,该是林枭率领燕军,重创联军中的吴军才对,联军怎么会出现墨城外。

    闻声,信使急忙道:“皇上,晋国公身在墨城东南三百里外,不知何故,与蔡国部队发生激战,被纠缠数日,错过阻挡吴军,使得吴越军队汇合。”

    “很好,蔡国还有忠义之人!”林枫不禁盛赞,不过,却很快冷脸道:“冯石虎,你率军监视吴越联军,既然晋国公没有重创吴军,此事,将有我们来完成。”

    “是!”冯石虎道。

    沉思稍许,林枫向信使问道:“晋国公,在蔡国东南,遭遇多少军队?”

    “皇上,晋国公尚未传回书信,不曾得到蔡军具体数量。”信使道。

    “候将军,鞠将军,冯将军,你们怎么看?”林枫双目扫过三人,询问。

    林枭有勇有谋,为燕国一统江山,立下汗马功劳,让他重创吴军,林枫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究竟在蔡国东南,遭遇什么样的军队,竟然有能耐挡住林枭,阻挡燕骑。

    “皇上,燕军夺取墨城,相当于灭掉蔡国,按照皇上意图,该是横扫蔡国。

    但是,晋国公却在蔡国东南,遭遇蔡军阻挠,证明末将等人先前计划,轻视蔡国将领。”冯石虎主动站出来,进言。

    “没错!”鞠文泰站出来,不过,话语一转,继续道:“皇上,也许蔡国尚有军力阻挡晋国公,但是,这支军队,也有可能来自兵家。”

    兵家,又是兵家,难道被燕军打的不够惨吗,还敢阻挡燕军南下。

    林枫不禁盛怒,喝道:“鞠将军,有话直说!”

    鞠文泰没有保留,把战场遭遇全盘托出,并且得到冯石虎证实。

    一时,林枫沉思起来,暗暗思考,却毫无头绪,惊呼,“这究竟怎么回事?怎么牵扯出大周余孽,还是兵家军队。”

    冯石虎,侯铭封不曾言语,鞠文泰也沉默不语。

    观之,林枫追问:“你们怎么不说话,难道中间还有什么隐情,对大燕不利?”

    “皇上,末将等人出身流民,不曾了解这段历史,恐难为皇上分忧,要解决此事,需召集司徒大人或文大人!”侯铭封神情落寞,有点惭愧。

    “鞠文泰,你来说说。”鞠文泰走出来,照样神情迟疑,他饱读兵书,却不曾研究兵书意外古书典籍:“皇上,末将对此事一知半解,没有头绪。”

    林枫微微摇头,看来这段秘事,需从长计,难道真要把司徒或文季师,从大燕千里迢迢召集来南方。

    稍许沉思,目光留意在蔡国君臣身上道:“你们来说说,何人知晓此事,若有了解,不必前往南方诸侯国!”

    朝堂中,引起骚乱,一名白发苍苍老者站出来,道:“皇上,微臣对此事略有了解,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有话直说!”林枫道。

    “皇上,史书中记载,大周灭亡时,皇族被宋国人,全部杀光,因此,大周遗民形成郑国时,时代与宋国为敌。”老臣如实道。

    “难道就这吗,朕也知道!”林枫闻声,不禁有点动怒。

    老臣不敢期满,沉思着,整理思绪,道:“皇上,请听老臣直言,史书记载大周皇族被宋军屠杀,但是,老夫曾在古书中看过,大周皇族不曾被全部屠杀殆尽,有队亲军及皇室太监,护送一名皇子前往南方,也许…。”

    “胡海跃,你怎么不早说!”此时,曹荣不禁动怒,指向胡海跃询问。

    “皇上不曾询问,微臣亦不敢言语!”胡海跃道。

    “畜生,畜生,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畜生!”曹荣怒斥。

    林枫瞪了眼曹荣,喝道:“来人,把曹荣拖下去,”

    言罢,林枫继续道:“胡海跃,马上把那本古书找出来,朕需要亲自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