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绝美女神爱上我 温酒煮浣熊

第721章 横眉冷对千夫指(三)

    第二十九章:横眉冷对千夫指(三)

    “陆羽,算了吧。他毕竟是我跟倾城的大学同学。嘴是臭了点。但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苏玲珑连忙说道。

    她是知道陆羽真动怒起来,下手是有多狠的。

    说把王子文给阉割了,那还真能给阉割了。

    要真这样

    别看王子文家境优渥、身价亿万,还真拿陆羽没有丝毫办法。

    这位江海的陆小爷,此刻的背景,可不是刚来时候那个毛头小子。

    “你当我是变态啊,我吓他的。”陆羽哈哈一笑,“再说了,我身上有没有放大镜,哪有那眼力劲儿割掉他藏在茂密草丛中的一根牙签?”

    苏玲珑当然听出了陆羽这是骂王子文丁丁太小不好割了,不过她可不敢笑出来。

    见陆羽在开玩笑,她也是松了一口气,知道这家伙没有真的愤怒生气。

    王子文躺在地上,也是舒了口气。

    要是真在这儿被割了,哪怕后面能报复回来,又有什么用?

    那话儿,没了,可就真没了啊。

    哪知道郭破虏这小子是个榆木脑袋,极为认真的给陆羽说道:“陆哥,我眼神好。你放心,你只要陆哥你下命令,他那话儿再小再细,我都给您切下来。”

    陆羽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开白痴一样看着郭破虏。

    郭破虏不解道:“陆哥,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这心里怎么有点慌?”

    “你过来。”陆羽没好气道。

    “哦。”

    郭破虏老老实实点点头。

    走到了陆羽面前。

    “妈的,你小子都二十了,怎么还在长个子,你低下头。”陆羽翻了翻白眼。

    郭破虏还跟着陈风雷的时候,只有十九岁,那时候个子跟陆羽差不多,现在的话,竟是又比陆羽高了半个头。

    郭破虏虽然不解,还是低下了头。

    陆羽一个棒槌就狠狠敲在了郭破虏后脑勺上。

    以郭破虏的防御力,这一下,估计也就是刚破防。

    不过疼是真疼。

    他顿时委屈了,“陆哥,你干嘛打我……”

    “打得就是你这榆木脑袋。”陆羽没好气道。“小郭,你丫跟着我也这么久了,小爷平时怎么教你的,咱出来混,最重要的是什么?”

    郭破虏想了想,认真道:“陆哥,我知道,你经常说的,我们出来混,就是要讲信用。说杀了你全家,那就必须要杀你全家。”

    陆羽满脸黑线,又是一脚踹过去。

    这下郭破虏聪明了,不着痕迹的就躲了过去。

    还委屈道:“陆哥,你平时真就这么教我的。”

    “教你妹啊。你别玷污我的清白。这种话王玄策说的还差不多。我说小郭啊,还好你是跟着我了,要不你丫铁定就是个不良青年。”

    陆羽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看着郭破虏,“我平时明明是这么教你的,咱们出来混嘛,就是要讲道理啊。要以和为贵。要和气生财。”

    “哦。”

    郭破虏点点头,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

    陆羽眼眸一转,循循善诱道:“小郭,那我问你,搁你面前这位王子文王大少,咱们又没惹他,平日无冤、今日无仇的。他逮着一见面就满嘴喷粪骂我们,这事儿有没有道理?”

    “没有道理。”郭破虏说道。

    “那我们该怎么办?”陆羽继续问道。

    “杀他全家。”郭破虏想也不想,直接说道。

    陆羽气得不行,妈拉个巴子,朽木不可雕啊。

    郭破虏察言观色,看陆哥那架势,又要揍他,连忙改口道:“陆哥,您别生气,我知道了,我们要讲道理。”

    “对嘛,这就对了。”陆羽点了点头,又看着王子文,“喂,小子,现在我叫我家小郭给你讲一讲道理,你愿不愿意跟他讲道理?”

    王子文连忙点头。

    不点头还能怎的?

    他算是看出来了,陆羽这个叫小郭的保镖,那就是个脑袋缺根弦儿的二愣子,一言不合,真干得出杀他全家这种事情。

    不过……应该怎么跟一个二愣子讲道理呢?

    王子文王大少一脸懵逼。

    其实郭破虏也是一脸懵逼,看着陆羽,“那陆哥,我该怎么跟这个傻-逼讲道理啊?”

    “年轻人,你的脑袋长在脖子上,除了用了吃饭,还是用来思考问题的好吧。你丫不会自己想?”陆羽没好气道。

    “陆哥,你知道的,我又不聪明,最烦想问题了,反正你叫我干嘛我就干嘛。”郭破虏瓮声瓮气道。

    “那我现在就叫你自己思考,你该怎么跟咱们这位王大少讲道理。”陆羽道。

    “好吧。”

    郭破虏皱着眉头,仔细思索一会儿,“喂,姓王的,算你这驴日的运气好,要不是陆哥叫我跟你讲道理,我早一刀把你劈成两截了。那我先问你,你有道理没?”

    “没……”

    王子文干笑着,摇摇头。

    “那你知错没?”郭破虏接着道。

    “哥,我错了。我跟您道歉。”王子文连忙道。

    “跟我道歉有屁用,你要跟我陆哥道歉。”郭破虏恶狠狠的看着王子文,威胁道:“喂,记得态度诚恳一点,你要说错一句话,惹得我陆哥不高兴,连累老子又挨揍,我杀你全家!”

    王子文完全吓绥了,踉跄着站起来,走到陆羽面前,点头哈腰鞠躬,“那……陆爷,我错了。真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把我当成个屁给放了吧。”

    王子文这番话,完全算得上奴颜婢膝丧失节操了。

    本以为差不多就能过关了。

    哪知道话音落下,郭破虏眼神一冷,眉峰一振,一脚就踹了过来,直接把王子文踹飞了三米远。

    “操-你-妹-的,怎么说话的,你他妈这是在我陆哥在放屁?”郭破虏恶狠狠道。

    “咳咳”

    王子文脸色惨白,心里别提多憋屈了。

    他说的话的意思,压根就不是郭破虏理解的那样啊。

    不过郭破虏这二愣子硬要是这么理解,他也不能辩解不是?

    要不这二愣子铁定更生气,最后吃亏的,还不是他?

    “郭哥,我错了,要不……要不您教教我,到底该怎么跟陆爷道歉?”

    王子文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只得忍辱负重,心里多委屈也只得受着端着。

    哪知道郭破虏听了,更是气得不行,啪得就给了他一巴掌,“你大爷,老子要是知道还要你干嘛?”

    王子文又挨了一下狠的,心里那个委屈,都快绝望了。

    他可怜兮兮的看着苏玲珑。

    苏玲珑无奈之下,只得拉了拉陆羽胳膊。

    陆羽见郭破虏这二愣子把王子文收拾的这么凄凄惨惨。

    心里怨气其实也就没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