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村长的贴身神医 醉不乖

第506章 老龟摆件

    “我一个外人,去参加你们家宴?”徐方瞪大眼睛问。

    林香雪看了徐方一眼,悠悠道:“这次虽然是爷爷过大寿,但肯定还有其他事。我年龄也不小了。家族给我订过娃娃亲,虽然老一辈的观念,放在现在已经过时了,但很可能会因此被逼婚。”

    “娃娃亲?那男的应该也不小了吧?连个对象也没有?”徐方好奇问。

    “他有没有对象管我什么事?我不喜欢,就不想被强迫,你帮不帮我?”林香雪目光灼灼盯着徐方。

    对林香雪的意思,徐方自然懂。

    当时的老一辈的媒妁之言,放在现在虽然不流行,但在一些家族,尤其是大家族里面,还是非常有用的。林香雪既然不喜欢那个男的,又不想被家里强迫,这时候就只能找个背锅的。

    但能让林香雪如此头疼的一个人,应该很厉害吧。

    以徐方这尿性,向来不愿意惹麻烦。

    但让林香雪嫁给其他男人?

    徐方想都不敢想

    跟林香雪对视了几秒,徐方直接道:“回家之后,让我扮你男朋友呗?”

    “怎么,不乐意?”林香雪眉头一扬。

    “那我能不能尽一下男朋友的义务呢?”徐方忽然坐在林香雪身边,将林香雪揽入怀里。

    林香雪并没有拒绝,以前也差点跟徐方走到那一步,不过被欣姨打断了几次。

    看着林香雪那傲人的团子,此刻故意抬了抬,徐方再也按讷不住,手直接攀爬过去。

    在几位女人的教导下,徐方可算是身经百战的老手,不多会,林香雪就两眼迷离,看着徐方的眼神已经春水一片。

    手轻轻握住徐方,感受着那动人心魄的强度,林香雪俏脸一红,小声道:“这么大!”

    “不喜欢吗?”

    “我我哪知道。”

    “试试就知道了!”徐方嘿嘿一笑,将林香雪一抱,便朝卧室走去。

    轰隆隆

    一道汽车的声音传来,凭借徐方敏锐的耳朵,立刻听到是有人来了。

    “小姐!我回来了!”欣姨的声音很快传来。

    “有人来了!”本来还双眼迷离的林香雪,在听到那声音后猛然一惊,将徐方推开后,快速穿起了衣服,催促道:“赶紧的,收拾好。”

    徐方内心已经是一千万头羊驼奔过。

    欣姨啊,你真是我命中注定的克星啊,这都第几次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哀叹的时候,徐方自顾自穿好衣服,跟林香雪一起下了楼。

    “欣姨,怎么这个点来了?”林香雪的声音恢复了慵懒。

    “在家没什么事,想着小姐这里几天没打扫了,过来收拾收拾。徐方,你也来啦?”看到徐方竟然跟在林香雪身后,欣姨眼里有些好奇:“你们干啥呢?”

    “颈椎不舒服,让徐方帮我看看,房间先别收拾,等徐方走了再说。”林香雪平淡道。

    “好的。”欣姨点点头,三人便坐在沙发上聊天。

    “对了徐方,我爷爷过生日,咱们也得准备点东西,你说送什么好?”林香雪问。

    “徐方也跟咱们回去?”欣姨又有些惊讶。

    “我不喜欢何不归,这次家族可能会拿他说事,这次就让徐方做我男朋友。”林香雪淡然道。

    欣姨听到这话,却惊讶地捂住了嘴,半天才道:“小姐,京城那边风云涌动,把徐方拉出来,会不会不好?”

    “你担心有人把徐方干掉?”林香雪随口问道。

    “我没这么意思,就感觉,徐方现在还是羽翼未丰,现在会不会有点早?”欣姨对徐方是打心眼里关心。

    “徐方,你怕不怕?要不要我给你讲讲京城的那些人有多厉害?”林香雪看着徐方挑衅问。

    “是我被别人灭,还是我去杀杀他们威风,这还真不好说。”徐方自信一笑,刹那间的气势,却让两女一呆。

    林香雪短暂的失神后也反应过来,笑道:“瞧你一副视死如归的样,没出息。不会有生命危险,到时姐保护你。”

    “那就好那就好。”徐方也换上了嬉皮笑脸的神态:“礼品这个,你准备不的,我这几天会看看送点什么合适。”

    “好说。”林香雪点点头,笑了笑道:“需要钱的话,你再跟我说。”

    “不用,我这还有钱。”

    跟林香雪聊了半天,徐方才开车回了岳海村。

    因为之前的好事被欣姨打断,徐方这精力旺盛的人,直接找到了荷姐,一起忙活到天黑才回到家里。

    回了家,徐方心里也开始琢磨,这次去京城,究竟该送些什么、

    虽然不知道林香雪究竟出自什么家族,但看林香雪那凤仪天下的气质,哪怕在虎踞龙盘的京城,恐怕也是豪门之列。

    这样的家族,送普通能买到的东西,倒是会落入下乘。

    哪怕是一些古董、珠宝,恐怕他们也会不屑一顾。

    再说自己现在就是个小商人,也买不起多少东西。人家要真喜欢这些,早就都买完了。

    但很快徐方就想明白了。

    自己搞不到好东西,别人未必能整出什么新鲜玩意儿。

    “实在不行,送点保健品,或者豆蔻泥也行啊。”徐方心里琢磨了下,又喃喃自语:“算了,两手准备下,先准备点珠宝吧。正好师父也是华夏雕刻界的大师,他雕刻的作品,应该也算是价值连城吧?明天去师父那里拜访下,看看有什么好东西没。”

    而在青云市的秦老爷子,却在大晚上莫名其妙打了个喷嚏。

    翌日一早,徐方拎着两瓶白酒和一箱黄酒,开车来到了秦鼎老爷子的家。

    看到徐方进来,秦鼎这对老夫妇都很高兴。尤其是看到徐方拎着的竟然还有白酒,秦鼎更是心花怒放,直夸自己有了个好徒弟。

    将酒都藏好,秦鼎才问:“小方,最近雕刻的手艺有落下没?看你工作挺忙的。”

    “时间虽然不多,但雕刻的手艺却一直没忘,出门身上也会把雕刻刀带着,现在手艺比以前还纯熟些。”

    听徐方这么回答,秦鼎老怀大慰:“这辈子咱俩能成为师徒,真是一场天大的缘分。”

    “是啊。”应了声,徐方的目光环视一圈,目光落在了客厅一张桌子上的摆件,干笑了两声道:“老爷子,那个老龟摆件你还有啥用不?要不徒儿拿回去研究研究?”

    顺着徐方所指的方向,秦老爷子就看到了摆架上的一只乌龟。原本还喜气洋洋的老爷子,脸顿时黑了下来:“小兔崽子,你眼倒是毒,知道那块木料,我费了多少力气才弄到手吗?你要了做什么?”

    “有个非常重要的人过寿,我这一时半会也不知送点什么,这不,只好来师父这看看。”徐方尴尬道。

    “哼,就知道你来这没啥好事。”秦老爷子冷哼一声没再说话。

    “小方,喜欢你就拿去。老头子,你瞧把你抠的,值几个钱啊。”老夫人在一旁撇嘴道。

    秦老爷子眼睛一瞪,脾气也上来了:“嘿,当时我买的早,入手的时候料就值百万,现在黄花梨的价格翻了多少倍?前几天还有人开三千万想买呢。”

    徐方自然也看出来,这是正宗的海南黄花梨,现在市场价都几万块钱一斤,价格比黄金贵。这种优质的料子,价格肯定更贵。

    更关键的是,上面雕刻的老龟栩栩如生,看着就有灵气。光这刀工,就能让这块木头的价值再翻几倍!

    这种级别的工艺品,以后可是要进收藏馆或者博物馆的,岂能用价值衡量?

    这种东西当礼物,可真不会落自己面子。自己对林香雪,徐方这个对感情比较后知后觉的人,也不清楚究竟是怎样个感情,但肯定有好感的成分。送她爷爷的东西,出手可不能小气了。

    打定主意,徐方嘿嘿笑道:“老爷子,这雕刻出来的东西,自己留着也没啥意思,不如这样,徒弟最近再给你搜集一些好料子。咱们喜欢雕刻的人,雕刻出来东西固然让人欣喜,但更快乐的事儿,还是雕刻的过程。”

    “能有什么好料子?”秦老爷子语气虽然不悦,但也放松了很多。

    “我打算最近下海看看,或许还能有适合雕刻的东西。比如红珊瑚、海柳树、上次给您的两块冰晶,甚至还有更好的宝贝。”

    “这些东西说找到就找到?”秦老爷子却是一百个不信。

    “老爷子,我骗你做什么,海洋的资源那么丰富,找到这些应该不难。”徐方正色道。

    “那你想拿就拿走吧,料子记得送来。”

    秦老爷子不缺钱,也不爱钱,但唯独对雕刻情有独钟。徐方也深谙老爷子秉性,从雕刻材料上入手,顺利把这“老龟长寿”的摆件拿走。

    想到下周才就去临安,而秦老爷子这边也急需安抚,徐方顾不上休息,给摩托艇加满油,背上潜水服和氧气罐,开着摩托艇朝深海赶去。

    海底的资源无比丰富,弄不好就能找到一些稀奇的宝贝。自己一直练习的雕刻,也都用的普通材料。正巧自己手痒,到时找到的材料如果数量多,自己也可以留一部分雕刻。

    一口气朝前开了二十公里,徐方也不管摩托艇能被浪打到哪儿,便纵身一跃,一个猛子扎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