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桃运神戒 不是蚊子

第一千零八十五章 风波渐起

    看着如同可怜虫一般磕头求饶的灵媚,宋砚暗自摇摇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掌门,能不能给灵媚一次机会。”雪雅忽然站起,为灵媚求情道。

    雪笙紧跟着走出求情道:“是啊掌门,我看灵媚只是一时糊涂,好在也没有伤害到灵霄,既然她已经知错,不如从轻发落。”

    接下来又有两名长老走出替灵媚求情。

    “云菇师伯,您看?”

    雪兰看着云菇问,毕竟灵媚三代弟子中的种子弟子,如果就此废除修为逐出门派实在有些可惜,她心中也有那么几分不忍。

    忽然,云菇对宋砚道:“灵霄,你是受害者,你觉得该不该放过灵媚?”

    宋砚道:“既然灵媚师姐已经知错,那就给她一次机会吧!”

    听到宋砚的话,众人都有些意外,尤其是灵媚,更是错楞的看着宋砚,没想到自己差点杀死他,他居然愿意放过我。

    其实她哪里知道,倒不是宋砚不和她计较,而是不屑和她计较,如果换个元婴级别的高手来试试,宋砚绝对是不弄死他不罢休。

    “灵媚,还不谢过灵霄!”雪雅提醒道。

    “多谢灵霄师弟,多谢!”灵媚连忙道。

    云菇的声音再次响起:“灵霄虽然原谅了你,不用废掉修为逐出门派,但该有的惩罚还是不能少,灵媚你可有意见?”

    “弟子没意见!”

    榆阳郡城东,姬家府邸。

    “什么!黄泉密经!”

    听到近几日探查到的消息,姬天君神色豁然大变,在座的除了姬天穹外,其他五人也纷纷露出震惊、意外、惊喜、贪婪等表情。

    这五人分别是姬家的老三姬天华;老四姬天佑、五妹姬天雪,老六姬天明以及小七姬天成。

    半晌后,老三姬天华激动道:“想不到这黄泉密经居然落在了缪苍空手上,二哥,这次,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获得那黄泉密经,只要获得黄泉密经,榆阳郡以后必定是我们姬家的天下!”

    “怕是不容易!”

    姬天君摇摇头,此刻的他已经从获知黄泉密经的消息中冷静了下来:“缪苍空死黄泉密经的唯一获得者,现在,他已然身死,那黄泉密经要么藏在缪家,要么落入了玉女门那神秘女子手上!

    如果留在缪家,多半会落入缪家老祖宗之手,如果落在那神秘女子手上,倒是好办多了!”

    “应该不可能在那神秘女子手上!”

    姬天穹插话道:“缪苍空已死数日,而缪家的那群长老却是在当日就回到了缪家,所以,缪家的老祖应该已经知道缪苍空身怀黄泉密经,如果黄泉密经落在那神秘女子手上,那缪家老祖不可能龟缩在缪家数日不动!”

    姬天君暗自点点头:“这个可能性很大,但也不排除黄泉密经就在那神秘女子身上,对了,大哥,那神秘女子现在?”

    姬天穹道:“那神秘女子一直留在玉女门!”

    “那好,现在,我们就兵分两路,一路密切监视缪家,这一路由我负责,老三和五妹协助我,第二路则从那神秘女子身上下手,这路由大哥负责,老四,老六,小七你们协助大哥!”

    “是!”众人应声。

    在榆阳郡,有两大家族与三大宗门之说,两大家族指的缪家与姬家,而三大宗门则是羽化宗、麒麟宗与剑宗。

    羽化宗位于郡城东南的羽化山脉,整座山脉绵延数千里,横卧在大地上,宛若一头神龙。

    而羽化宗的宗门则坐落在羽化山脉最大山峰,天门峰之上。

    天门峰四周有九座稍小的山峰,将天门峰环卫在其间。

    羽化宗有九个门系,如今的宗主由雷门的门主兼任。

    风门位于主峰东北,而风门乃是雷门之下的最强门系,尤其是这十多年,风门的年轻一辈完全超越了雷门一系,其他七个门系的更是远远不如。

    如今风门的门主叫做屠北望,一身修为依然达到元婴后期巅峰,但他的年龄却刚刚过五百岁,在有生之年突破到出窍期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门主,山门有拿着这枚玉佩求见,说您见到这枚玉佩就一定会见他!”

    挥手一招,那枚玉佩就落入屠北望手中,仔细打量一番,他已经可以确定,这枚玉佩便是五十年前他亲手制作的,于是对门下的童子道:“去,把那人带进来!”

    “是!”

    半刻钟后,一个穿着打扮都比较普通干瘦老者出现在了屠北望的面前,躬身行礼道:“小人黄字旗第九十号密探见过门主!”

    他自从接任风门门主之后,就立志要成为羽化宗的宗主。

    所以,在五十年前,他创建了天地玄黄四大密探,四大密探囊括了贩夫走卒修仙者等各类人,其中,黄字旗中全为普通人。

    他给他们下了一种可以代代遗传的血禁,所以,这些密探就算死也不会背叛他。

    正是因为四大密探的存在,他风门在这五十年宗收录了大量的天才弟子,并在十多年前厚积薄发,一举超越其他八门。

    “你有何事汇报?”

    屠北望看着老者问道。

    “回门主,小人有一女,如今担任玉女门长老一职,这是她亲自书写的密信,千叮万嘱,让小人一定要亲自交到门主手里!”

    说话间,老者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

    屠北望拿过密信漫不经心的拆开,但是,当他看到密信中的内容后,脸色陡然大变,随即忍不住大笑道:“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半晌后,屠北望忽然目光凌厉的盯着老者:“你可有看过这封密信!”

    “门主,属下不敢!”

    “很好,这次你送来的消息很有用,说吧,你想要什么奖励!”

    闻言,老者脸上不由闪过纠结于犹豫之色,最终,他还是咬牙道:“门主,您能不能替小女解掉她体内的血禁?”

    “嗯!”

    屠北望眼神一冷,使得老者身躯一颤,但他的目光却无比坚定:“门主,小人原为您效死命,只希望您能饶过小女。”

    “好,看在你一片忠心的份上,如果本座这次能取到那件东西,本座就解了你女儿体内的血禁!”

    “谢谢门主!谢谢门主!”

    老者大喜,朝着屠北望狠狠的磕了几个响头。

    【作者题外话】: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