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9章 还清债务!

    上湾村。

    汤屿镇下辖的一个小村落,跟青山村一样的贫穷落后。

    乡下人的每一天都很平淡无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虽然很归来,但也很烦恼,因为……攒不到钱啊!

    钱钱钱

    赵镇江现在就在为钱苦恼!

    他跟老伴托媒人介绍了好久,终于给小儿子定了一门亲事,这本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情,但女方家里要求五万元彩礼。

    最近这几年家里也发生了一些事情,妻子生了病、大儿子结婚、老房子翻新……一系列的事情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时刻处于捉襟见肘中。

    所以,一下子他还真拿出五万元的彩礼!

    就在他万分苦恼时,一个声音从外传来:“大伯,在家吗?”

    赵镇江从思绪中醒来,抬头一看来人,不由眉头一挑,笑道:“大宝,你怎么来了?坐坐坐,喝水不?”

    这来人正是赵大宝!

    赵镇海共有四兄弟,分别名为江河湖海,这赵镇江排行老大,赵镇海排行老幺。

    其实赵镇海本是上湾村人,只不过当时由于家里太穷,父母无力给四兄弟都准备房子娶媳妇,而刚好刘慧芳的家中就只有三个姐妹,于是经过商量他就直接入赘到了刘家。

    入赘有好处,不用准备房子了,但也有不好,就是孩子跟了刘家姓。

    赵大宝本来是姓刘的,不过因八年前那事儿,再加上封建迷信思想,于是在那时改回赵姓,旨在将过去的霉运都去掉。

    “嗨,大伯,您别客气啊!”

    赵大宝嘿嘿一笑,阻止赵镇江倒茶:“大伯,我今儿个还钱来了。”说着拿出三叠红票子,每一叠都是一万块钱。

    “大宝,你这钱哪里来的啊?”

    赵镇江不由一愣,没有立刻接过来,而是反问赵大宝:“该不会你爸听说小明定亲了,所以又找人借了三万来还吧?”

    “啊?小明定亲了?哪家姑娘啊!”

    赵大宝忍不住惊呼起来,没有回答赵镇江的问题。

    赵镇江一共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叫赵世峰,小儿子叫赵世明,赵世峰在前年已经结婚,没想到赵世明也定亲了。

    “下湾村王老二家的小闺女,当初跟小明是初中同学。”

    听了大伯赵镇江的话,赵大宝暗暗汗了一下,这赵世明比他还小呢,现在居然都要定亲了,估计他老妈听了之后,肯定会更加着急了吧。

    “大伯,这钱真不是借的!”

    赵大宝惊讶之余,便轻笑着回答道,他知道赵镇江肯定误会了,以为是他家拆东墙补西墙。

    也不怪赵镇江如此多想,任谁在最需要钱的时候,突然看到有人送钱上门,都会认为这是特意为之。

    如果是换了其他人的话,赵镇江估计就直接收了,但对于这个最小的四弟,他却不忍心上门去要债,哪怕是在小儿子定亲缺钱的关键时候。

    原因很简单,他知道赵镇海家里肯定没钱!

    因八年前发生的那事儿,他这个四弟背负了巨债,这些年为了还那筹借的三十万元,赵镇海一直是省吃俭用卖命还债。

    为什么说卖命?

    有一点能证明,那就是赵镇海明明排行老幺,但白头发却是兄弟中最多的,吃了太多苦,受了太多累,人苍老的快!

    八年的时间内,赵镇江没上门去讨过一次债,这当然不可能他家里不缺钱,而是真的于心不忍,你说这都是亲兄弟,没必要为三万块钱,让人家窘迫的日子,变得更加的窘迫吧?

    他从一些朋友的口中得知,赵镇海这些年还了不少债,那些突然非常着急用钱的,或者一些关系较偏的亲戚,欠他们的钱都一一还清了。

    赵镇江粗略的算来,估计这四弟赵镇海也就欠自家几个亲兄弟的钱了!

    但这还不到年底呢,一些山货都没卖钱,赵镇海哪来的钱还债啊?如果赵镇海真有钱,他去年底就来还了。

    赵镇江前后一分析,便笃定这三万元肯定是赵镇海找人借的,为的是救他小儿子定亲缺钱的燃眉之急。

    “大宝啊,这钱你拿回去吧,小明的事儿我再想想办法,你让你爸也别太累了,这债啊,慢慢还,别着急,唉……”

    赵镇江重重的抽了一口旱烟,又想起了老母亲临终的遗言,说让他仨个长兄照顾下四弟,当毕竟赵镇海之所以入赘刘家,其实也是为了他们仨个长兄。

    不然,你说四兄弟都争着要求父母解决婚事,到时候那家里哪能有个安静与清闲啊!

    听着赵镇江的话,赵大宝有些鼻酸,心里更是很感动,这一家人就是比外人亲啊,都到这种需要钱的时候了,还会很贴心的为亲人着想。

    “大伯,这钱真不是借的……”

    赵大宝没办法,只好将与秦兰的交易是了一下,又从口袋里拿出了好几万块钱,至此,赵镇江才相信赵大宝所言非虚。

    “这就好!这就好!”

    赵镇江听了之后就大喜不已,一方面他可以安心的收下钱,另一方面也为他这四弟开心:“这下你爸可以轻松一点了……”

    赵大宝嘿嘿一笑,将钱还给赵镇江,又再取了三万递过去:“大伯,这定亲什么的花钱的地方多,我家这会儿也宽松点,这钱给小明办婚事吧。”

    “那感情好,哈哈!”

    之前是死活不愿意收钱,但这会儿赵镇江不客气,毫不犹豫的又收了三万,亲人有时候就需要这种不客气,不客气的拒绝,不客气的接受!

    又与赵镇江聊了片刻,之后赵大宝就离开了,依次去了二伯赵振河、三伯赵振湖的家里面,将各欠的一万元还了。

    赵镇河跟赵镇湖两家的情况也差不多,家里的孩子结婚盖房什么的都需要钱,对于赵大宝这突然之间找上门来还钱,虽然心里面都有些惊讶,但不像赵镇江那么多想。

    了解了情况之后,两家人都很开心,收下了归还的钱。

    而两个伯母更八卦起来,问赵大宝什么时候成家,赵大宝含糊应付了两下,之后便受不了仓惶而逃。

    ******

    傍晚。

    青山村,赵家。

    赵镇海、刘慧芳、赵大宝与孙玉香四人又聚在一起吃晚饭。

    赵镇海跟刘慧芳脸上的笑意难掩,这压了八年的债务终于是还清了,不对,也不能说是还清,还欠孙玉香五万。

    与秦兰交易得来的十五万,属于他们自己家的七万元,二老毫不犹豫决定先还债,毕竟这些债都已欠了八年,没能力还时他们是没办法,如今有能力了当然要还掉。

    赵镇江、赵镇河、赵镇湖三家是计划先还的,至于欠刘慧欣与贺家华的五万元并不着急还,因为他们所开的海鲜店每年都能赚上不少钱,经济并不紧张。

    不过,孙玉香却将她所得的八万借了出来,说是她自己一个人暂时并不需要钱。

    本来赵镇海跟刘慧芳是想要推辞的,毕竟摘东墙来补西墙也没什么意义,但赵大宝却不知怎么的接受下来了,老两口都执拗不过儿子的倔犟脾气,于是也就在十分感激中答应下来了。

    当然,老两口能轻松的答应下来,是因为赵大宝说那小菜园,明年还能带来七万元收入,所以即便现在还不清债,明年也肯定可以还清的,以后的日子只会更好了。

    “来来来,玉香啊,多吃点!”

    刘慧芳笑呵呵的招呼着孙玉香,给她夹了不少菜,孙玉香有点受宠若惊,忙道:“哎呀,阿姨,太多了,吃不完。”

    “吃不完就慢慢吃,哈哈。”

    赵镇海也一向话少,但今个儿确实开心,那显得苍老的脸上,竟也浮现一抹笑容,见此,赵大宝不禁愣了愣,他都有些记不清了,到底有多久没见过父亲笑了啊……

    眼眶不由的湿润了,赵大宝赶忙低下头,埋头使劲吃饭,心中满是感激,感谢长生造化诀,感谢帮忙的亲朋,是他们让他及家人终于跨过了这一道坎!

    当然,也要感谢孙玉香,是她拿出八万元,让他把债还清了。

    就在赵大宝埋头吃饭时,刘慧芳又瞪了他一眼道:“大宝啊,玉香可帮了咱家大忙,过两天她那地要耕种,你也过去好好的帮忙,知道吗?”

    “是,必须的!别说一天,天天耕玉香姐的荒地,我也愿意,对不对啊,玉香姐?”赵大宝拍胸保证道,之后便望着孙玉香,一脸坏笑,特别在‘荒地’上加了重音。

    孙玉香俏脸一红,她当然听出了这话中的那一层意思,因为她那地方寸草不生,赵大宝就形容它是荒地,没想到这家伙会在这儿提着两个字。

    “这个坏小子,谁是荒地啊,人家明明是……”

    忍不住在心里暗暗的啐了一口,但孙玉香却媚眼如丝望了过去,赵大宝对这个眼神非常熟悉了,立马就知道眼前这女人想什么。

    晚饭之后,二老虽然很开心,但还是一如既往,早早的就睡下了。

    这时,赵大宝则悄悄出了门,之后就直奔孙玉香家,一场激战随即展开了,在共渡巫山云雨之后,他满足的搂着怀中成熟而妩媚的身躯:“玉香姐,嫁给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