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20章 购置电脑!

    “大……大宝,你刚才说啥?”

    孙玉香顿时愣住了,她以为自己听错了,赵大宝刚才在向她求婚?

    “我说,玉香姐,嫁给我吧!”

    赵大宝淡淡一笑,在佳人额头轻吻:“做我的女人吧,会让你幸福的。”

    “……”

    孙玉香抬起了头,望着身边的男人,惊愣了好一会儿,接着便泪如雨下,哭成了一个泪人:“大宝,讨厌……”

    求婚来的太突然了,她有一点措手不及,不是她觉得不浪漫,她都已经三十岁了,早过了浪漫的年纪,她只是觉得……不可思议!

    对,确实是不可思议!

    坦白说,她根本没想过赵大宝会向他求婚,因为两个人怎么看都是不可能的。一方面,刘慧芳跟赵镇海老两口不会答应的,另一方面,两人之间相差了足足五岁的年龄。

    然而,赵大宝却真的求婚了,这这这……太突然、太意外、太惊喜了!

    看着女人感动的样子,赵大宝心头柔情跌宕,轻轻为女人擦去眼泪:“你哭什么嘛,跟小猫似的……”

    或许真是年纪到了,又或者是体谅父母,抑或身上压力减轻,他觉得他现在应该成家立业了。

    而孙玉香无疑是个好女人,勤俭持家,孝顺长辈,如今与他又有了亲密关系,所以身为一个男人,他应该要给她幸福。

    幸福这两个字中,包含了很多因素,而这首当其冲的,就是一个光明正大、公诸于众的名分!

    “大宝,姐谢谢你!”

    孙玉香迷醉在这种感动的幸福中,过了好一会儿,她才主动的给男人献上一个香吻:“但是,姐不能答应!”

    “为什么?”

    赵大宝有些错愕,孙玉香如此激动,显然是想嫁他的,但为什么却拒绝了呢?

    “姐是不祥之人,姐怕……”

    孙玉香紧紧的拥着赵大宝,成熟的身躯有一丝丝紧张:“真的,姐真的怕,怕你跟他们一样!”

    赵大宝感觉有些无语了,孙玉香口中的‘他们’,指的是她的前三任丈夫,但是,难道他看起来很短命吗?

    “玉香姐,你太封建迷信了,你要对我有信心,我……”

    赵大宝还想说什么,但话没说完,孙玉香就将他吻住:“大宝,求你别说了,姐真啥也不求,就这样挺好的!”

    孙玉香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赵大宝也就没有再强迫她,只是在心里轻轻一叹,看来要解开这个心结,还是需要一段时间的。

    农村里的人就这样,多少有点封建迷信,何况还在一个坎上摔倒了三次,再加上其他人流言蜚语的影响,这么多年下来恐怕孙玉香自己都相信她是个不祥的克夫女!

    但是,赵大宝知道不是这样的!

    长生造化诀包罗万象,在造化术的相术篇中,就有许多的看相之道。

    这些年他的精力虽然主要放在医术篇上,可对于其他造化术也多少研究了一点点,相术便是其中之一。

    在相术中,孙玉香天庭圆满,没有瑕疵,表明她心胸宽阔;鼻梁高挺笔直,鼻头圆润有肉,这表明她能正夫财运。

    而她的下颚丰盈圆润,这也表明她性格温和,可以孝敬公婆,与之和睦相处,所谓‘丰颔重颐,旺夫兴家’就是这个理了。

    如此种种,都说明孙玉香不是克夫女,反而是个有旺夫命的女人!

    至于她前三任丈夫都在婚后死亡,这问题主要是出在他们自己身上,比如青山村那个老光棍自己贪杯,因为喝的酩酊大醉导致一头撞死,这能怪孙玉香吗?

    赵大宝是清楚这个理儿,但孙玉香显然没法相信,他也只能用时间去化解,慢慢淡去孙玉香的心结。

    孙玉香虽然没有答应赵大宝的求婚,但却因为他的这个举动而感动万千,所以这一晚她没让赵大宝再回去了,而是倾尽所能的回报赵大宝的爱意。

    至于回报的方式嘛……你们懂的!

    第二天。

    孙玉香果断下不了床了,而赵大宝则是生龙活虎,精神抖擞的可以再大战三百回合。

    看着陷入酣睡的孙玉香,赵大宝忍不住嘿嘿一笑,接着便如往常一样去青云峰修炼,而当他回来之后父母也不疑有他。

    老两口吃完早饭后,依旧去地里干活了。

    老两口昨晚也商量了一下,家里的债务虽说是还清了,接下来就应该要攒一点钱,为赵大宝娶媳妇儿准备了。

    比如,盖新房、买家具、下礼金……哪一样不需要钱啊!

    就拿盖一栋新房来说,人工成本、建材费用、运输费用……七七八八的全算在内,怎么也要个十来万吧?

    所以,需要用钱的地方还很多,老两口还是需要努力的,但不用像之前那么拼命。

    何况,乡下人也闲不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多年来成习惯了,一旦真呆在家里,恐怕要憋出病来。

    地里那点儿活父母能搞定,赵大宝没必要跟着一起去,他吃完饭就来找张向荣了,准备商量下收购海鲜的事。

    “大宝啊,来了啊!”

    张向荣正吃早饭,看到赵大宝来了,便招呼孙女搬来凳子给赵大宝坐。

    “小可啊,谢谢了!”

    冲张向荣的孙女张妙可笑了笑,小丫头有点腼腆,诺诺的应了一声,便回去吃早饭了。

    “呵呵,村长,再开学,小可也要上高一了吧。”

    赵大宝微笑着坐下来,跟张向荣寒暄了一下,老村长也是点了点头,感慨时间过的真挺快,转眼孙女都上高中了。

    “村长,有点事儿,跟您说下!”

    简单的问候之后,赵大宝说起正事,将秦兰愿意比市场价高一些价格收购野生海鲜的消息告诉了张向荣。

    “哦?”

    张向荣听罢眉头一挑,赶忙放下了手中饭碗,喜道:“大宝,这是件好事儿啊,你小子做的很好,给村民们做创收!”

    虽然只高出了5%-10%,但总比海鲜贩开价高,何况还是上门来收购,比起送镇上给海鲜贩宰,怎么看都要划算了很多。

    “兰心阁每周什么时候来收?”

    “周五,必须是鲜活的野生海鲜!”

    “成,没问题!”

    张向荣点点头,都顾不得吃饭,随便扒了几口,便直接出门了。

    赵大宝笑了笑,本来他可以自己收购,然后转手倒卖兰心阁,这样可以赚一点差价。

    不过,都是一个村里的人,赚这点差价没必要,何况当年那事儿村里也给他募捐了,他更不能做这种忘恩负义的事情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逐步开始掌握研习造化术的他,如今似乎真不缺赚钱的能力了,与秦兰的交易就是最有利的证明。

    而下一步,他准备试验之前的计划了,在网上销售美容神器灵雨,他相信这东西一定能畅销,就跟他菜园里的蔬菜一样。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先去买台电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