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25章 偶然邂逅!

    汤屿镇。

    顺丰快递寄送站点。

    孙玉香一脸忧心忡忡,跟着赵大宝走了进去。

    “唉,这一套我真的能学会么?”

    赵大宝说了让她从现在开始就学一整套流程,比如接到订单之后要给顾客准时的寄送快递……

    坦白说,她认为这些很简单,细心点就不会出错。

    问题是,她是大大的文盲啊,斗大的字不识一个,更别说什么写字了,那怎么填快递单呢?

    孙玉香感觉自己要疯了!

    赵大宝也知道孙玉香很苦恼,但这个决定他是不会改变的。

    “姐迟早有一天被你小子折腾死!”

    孙玉香知道不可能改变男人的决定,就只得认真的看着男人填写快递单,收件人徐佳的姓名、收件地址、联系电话……

    她确实不认识这些字儿,但赵大宝会耐心的解说。

    “玉香姐,这个很简单吧?”

    “简单你个大头鬼啦,我这字儿都不会写,哼!”孙玉香轻轻敲了一下赵大宝胸口。

    赵大宝不禁嘿嘿一笑,握住女人柔滑的小手:“放心,山人自有妙计。”

    将填好的快递单递给了工作人员,付钱寄货后便带着孙玉香出来了。

    孙玉香都已经三十岁了,早过了学习的黄金年纪,再让她学拼音识字不是不可能,只是过程非常非常的痛苦罢了。

    这自然不是赵大宝想看到的,所以他准备再炼制一种丹药启灵丹!

    “启灵丹,启迪智慧,开窍通灵……”

    赵大宝清楚的记着长生造化诀中对启灵丹的描述,显然这是一种帮助蒙昧野兽开启灵性的灵丹妙药!

    与很容易炼制的培元丹不同,启灵丹是一种更高级的丹药,至少达到炼气二层才能炼制。

    除了对修为有要求外,对药材的要求也很高,主药是生于深海的紫枯芽,辅药有很多诸如百年血参、千年太岁……

    本来主药是最难得到的,但幸运的是上一次在汤屿镇的沙滩上,他陪着杜若兮救了一头白鲸,意外从那头白鲸身上得到了紫枯芽。

    也因此,他才有了炼制启灵丹的想法!

    但想要炼制启灵丹也不容易,虽然他已经得到主药紫枯芽,但那些辅药哪一个都不便宜,至少需要一大笔不菲的钱财。

    “或许,我可以尝试培植其中的一些药材……”想起小灵雨术的功效,赵大宝突然心中一动,之前他只是用来种菜,那如果是培植药材呢?

    想到这,赵大宝不由的有些兴奋了,抱着孙玉香连连亲了几口。

    却不知,就在他亲孙玉香时,边上有一辆熟悉的轿车开了过去,而车上坐着的正是美女镇长杜若兮。

    “是赵大宝?”

    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熟悉身影,杜若兮稍稍愣了一会儿,便对开车的罗美霞道:“靠边,停车。”

    杜若兮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带着一股不容忽视的威严,罗美霞心中不禁微微一颤,不敢迟疑,赶忙靠边停车。

    “镇长,有什么问题吗?”罗美霞问的很小声,她知道杜若兮今天心情很不好。

    “我有点口渴,你去给我买瓶水。”

    罗美霞不敢多问,当即便应了一声,就在这时,又听杜若兮道:“去远一点的那个超市买。”

    话都点到这份上了,罗美霞要还没领悟,那她也不用指望能扶正当真正的招商局局长了。

    “嗯,路程有点远,大概需要半个小时。”

    说完,罗美霞便很快下车,往远点的地方走去,而在她下车之前,她看到杜若兮拿起了电话。

    “是准备跟背后的大人物联系吗?”罗美霞心里暗暗想到,心中有一丝窃喜。

    罗美霞,看起来是个三十出头的一般妇女,但其实身份并不一般,乃是汤屿镇招商局代理局长。

    因为上一任招商局的局长出了问题,罗美霞才暂时由副局长成代理局长,但由于种种原因,她知道自己没可能把代理二字去掉。

    可在仕途上摸爬滚打的人,有哪个不希望更进一步,所以,她便主动投靠了杜若兮,作为第一个主动投诚的人,假如杜若兮能够掌控局势,那她肯定会被杜若兮重用。

    不过,以今天在会上的局势来看,杜若兮的情况非常的不妙,身为一镇之长的杜若兮,竟然失去了对镇党委会的控制。

    但罗美霞对杜若兮还是有信心的,能以二十六岁就执掌一镇之长的,背后要是没有靠上大势力,谁会相信?

    罗美霞以为杜若兮是联系什么大人物,却不知她联系的只是个小农民,赵大宝。

    嘟嘟两声,电话通了。

    杜若兮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在旁边的车上’,之后也没等赵大宝回话便挂电话了。

    “……”

    赵大宝正跟孙玉香亲热,突然接到杜若兮的电话也是一愣,而听到这女人的话后就更愣了。

    “杜若兮在附近?”

    赵大宝惊疑的望了下四周,还真发现那辆熟悉的轿车,心中顿时‘咯噔’一响,惨了,看来是被杜若兮发现了。

    “大宝,怎么了?”察觉到小男人的神色变化,孙玉香明眸中透着几许的迷惑。

    “呃,玉香姐,你先等会,我去见个人。”赵大宝抱着女人亲了一口,之后便转身向着杜若兮所在的轿车走去。

    望着不远处那辆轿车,孙玉香并没有跟上去,但心中隐隐有些猜测,几天前汤屿镇上那些不同版本的传闻,她在青山村也是听一些妇女扒过了。

    赵大宝硬着头皮上了轿车,以为会迎来杜若兮的叱责,但这女人只是拍了拍身边的座位,而且至始至终时在闭目养神。

    “……”摸不准杜若兮的心思,但赵大宝还是乖乖挨着女人坐下,“若兮,这个……”

    赵大宝准备解释一二,但话还没有说完,杜若兮就轻声说道:“陪我先安静的坐一会儿。”

    “……噢!”赵大宝老老实实的应了一声,只觉这一刻自己像个乖宝宝,没办法,心里莫名的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明明跟杜若兮有过约定,他可以自由找女朋友的,可如今真被杜若兮发现了,他又有种说不出来的愧疚感。

    望着杜若兮那张看不出喜怒哀乐的俏脸,赵大宝心中是忐忑不安的,只能坐在女人身边静静的等待。

    霎时间,车内一片安静,气氛也很压抑。

    杜若兮确实是在闭目养神,但脑细胞还是非常活跃的,两件事情让她闹心的不行,嗯,其实也可以说是一件事,因为两者是关联在一起的。

    她从小出身官宦世家,耳濡目染之下,自然想在仕途发展。

    但家里那固执的老爷子却不同意,认为她一个女孩子到了年纪就应该嫁人生子,并且,还为她物色了一个各方面都很不错的对象人选。

    这种被安排的命运,她哪里愿意接受,于是她跟老爷子闹了很久,最后她与老爷子定下约定。

    以两年为期限,在任职的地方,如果她做不出成绩,就立刻回家嫁人生子!

    到了汤屿镇后,她本来信心满满,但了解实际情况之后,才发现基层的情况与上面不同,这里的办事方法相对野蛮。

    此外,汤屿镇本土势力比她想象的还要强,而她又不能借助家里的力量,所以工作一时之间很难展开。

    比如,在不久前召开的镇政府党委会议上,向她投诚的罗美霞提出的不错提议,就被本土势力的代表联合投票否决了。

    她虽然很不甘心,但也很无可奈何,只能暂时的作罢,憋着一肚不爽回来,但刚才她又看到赵大宝跟孙玉香亲亲我我,这立刻让她心中的不爽达到了顶点。

    不过,她又不是胡搅蛮缠的人,与赵大宝的约定很清晰,她不会干涉这家伙的私人生活,他找不找女朋友,完全是他的自由。

    但话虽如此,她不知怎么的,就是感觉心里不舒服,这才将赵大宝叫过来。

    按道理来说,既然心里不爽,那就吵闹一通好了,可她想了想,又没有吵闹的理由,她以什么身份跟赵大宝吵闹呢?

    更何况,她这人生来就不喜欢用吵闹来处理问题,这样不仅会让自己心烦,而且也不一定真的能将问题解决。

    也因此,让赵大宝上车之后,她只让这家伙先坐着,而她自己则慢慢的要思考一下。

    思考什么?

    思考心中这股不爽的情绪到底从哪个旮旯里钻出来的!

    “难道是我吃醋了?”

    杜若兮从来没谈过恋爱,所以不明白吃醋的感觉,但不妨碍她了解吃醋这种情绪的存在。

    “应该……不太可能吧?”

    杜若兮没有立刻否定,但也保持一定的怀疑,对于这个赵大宝,最多就一点好感。

    而这一丝好感的由来,或许是大青山中的救命之恩,又或者是那一晚的悉心照顾,抑或是那个清晨的早餐……

    但就一点好感而已,又怎会变成喜欢呢?

    杜若兮有些心烦意乱,突然就睁开了双眼,只见赵大宝这家伙局促不安的坐在她身边,而当她的眼光望过去时,这小子还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

    “这小子是觉得对我有愧疚吗?”

    杜若兮心情突然就好了一点,唇角微微扬起,“这几天找的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