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28章 百万富翁!

    “什么?”

    赵大宝一脸震惊,兰心阁5%的干股,那也就是说半年能分五十万?

    孙玉香也惊呆了,要不是手捂的快,她差点叫出了声,心说这秦兰也太豪爽了,直接就白送他们五十万?

    不对!

    半年五十万,一年是……一百万!

    孙玉香心扑通扑通乱跳,紧紧的抓着赵大宝的手,这种大事让男人决定吧,她感觉自己心脏受不了。

    在农村,十万都是个很大的数字了,更何况是一百万这种巨款……

    赵大宝的心也控制不住的狠狠跳了两下,奶奶的,只要答应就可以很快成为百万富翁了啊!

    到底答应不答应呢?

    这问题只思考了一秒,他就狠狠的点了点头:“兰姐,没问题!”

    他也不是傻子,通过秦兰的话,他知道他用灵雨滋养的这批菜,在大酒店里似乎能创造大价值。

    而如此巨大的利润,相较十五万买断价,实在是赚的太多太多了,甚至赚的秦兰都不安心,必须要多分赵大宝一些。

    否则,就像秦兰自己说的,他可能会真的跑了。

    或许,他是明白了这一点,可以再找一家酒店,应该能拿到更高价,但做人要有诚信啊,也要知道感恩回报。

    要不是秦兰给予他的十五万,父母这段时间不会这么轻松,以至他们看起来年轻了不少,整天都显得很开心也很快乐。

    而这种开心与快乐,不是金钱能买到的,所以他要感谢秦兰,感谢她的十五万元,感谢她的伯乐之举。

    而且,秦兰这人品行不错!

    这一点从她愿意收购村民零散的海鲜就可以看出来。

    他知道秦兰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收购村民的零散海鲜,毕竟像兰心阁这种中档酒店肯定有稳定的供货渠道。

    但只因他的一个建议,秦兰还是爽快答应了,这不管看在谁的面子,他都必须要承这份情。

    更何况,秦兰现在是主动提出提高给他的报酬,这更可以看出这女人爱财但取之有道,人品杠杠的……

    与这样的人合作,很安心!

    在电话那头的秦兰,听到赵大宝答应了,也是开心的笑起来:“你小子果然没让我失望,那明天来兰心阁换合同。”

    “好嘞!”

    赵大宝嘿嘿一笑,本以为就这样了,但又听秦兰笑道:“正事儿办完了,现在办小事儿,大宝,孙玉香真不在你身边?”

    “……”赵大宝当时的表情是这样的……o(╯□╰)o

    不过,秦兰也没等赵大宝回话,便又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嘻嘻,既然孙玉香不在,那姐给你点福利,不许挂电话!”

    赵大宝微微一愣,为何不许挂电话?

    他连连问了好几次,但秦兰已不再说话,就在他纳闷不已时,那头传来一阵声音,有点压抑,有点兴奋,有点熟悉……

    “兰姐这是在……这就是福利?”

    赵大宝咽了咽口水,呼吸不由的加重了,他不由望向孙玉香,他记得那个清晨孙玉香也是在这张床上做着与秦兰类似的事情。

    听着秦兰传来的声音,孙玉香也是俏脸绯红,这女人的福利还真是……

    也在这时,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逐渐变得高亢了起来,越来越妖娆,越来越妩媚,越来越……受不了了!

    赵大宝双眼放光,向某人扑了过去……

    ******

    周三,清晨。

    一家四口坐在一起吃饭,其乐融融。

    孙玉香俏脸红扑扑的,昨晚与男人酣战许久,到现在脸上都有余韵。

    不过,让她惊奇的是,如果是之前她肯定下不来床,但现在似乎精神越来越好了。

    “难道真像这家伙说的,越被他滋润,身体就越好?”

    孙玉香不禁暗暗忖道,偷偷瞄了赵大宝一眼,后者则冲她嘿嘿一笑,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

    “……哼!”孙玉香顿时就一阵羞恼,脚在桌底踢了男人一下。

    不过男人像是未卜先知,两腿瞬间夹住她的玉足,然后不动声色的轻轻磨蹭起来。

    “你……”孙玉香狠狠瞪了眼赵大宝,这小子也太过分了,这要是被二老看到……羞死人了!

    她使劲挣扎了片刻,但摆脱不了小男人,只能埋头使劲吃饭,但那俏丽的脸蛋却更酡红了。

    “大宝,淘宝店生意咋样啊?”刘慧芳突然间开口问道,对这事她还是挺关心的。

    “噢,还好,有点起色了。”

    赵大宝不慌不忙应答,桌下依旧逗着孙玉香,嘴里则平静的介绍道:“昨晚有人下单……”

    听到徐佳一口气买了百份女神之泪,刘慧芳与赵镇海两人都是吃惊不小,心说这在网上卖东西真的挺靠谱啊!

    “这一单生意就赚了两千块!”刘慧芳喜上眉梢,鼓励道:“大宝,好好干,妈支持你。”

    “这会儿你又支持儿子了?我前几天还听你抱怨呢!”

    赵镇海也很高兴,小小的揶揄刘慧芳一句,之后不忘诫勉赵大宝道:“不要有点成绩就得意,继续努力。”

    赵大宝点头应是,心里面喜滋滋的,父母能够支持他,这自然值得开心。

    而至于秦兰赠股的事,分红可能达到百万元,昨夜他与孙玉香商量,这事暂时不告诉二老。

    他家一直以来都非常穷,突然之间有了这笔巨款,一时还真不知怎么处理。

    他对目前的生活挺满足的,二老身体健康,女人贤惠漂亮,收入也在逐渐增加,似乎就差个孩子了。

    “看来晚上应该更勤劳一些。”赵大宝望着孙玉香笑了笑,那笑容中带着一点点邪恶。

    孙玉香太熟悉这种笑容了,不禁又在桌底踢了他一下,这小子也太龌蹉了,大清早的想那事儿……

    在幸福的氛围中,一家人吃完早餐,接着就各忙各的。

    赵大宝今天有两个任务给徐佳快递发货,与秦兰重签合同!

    徐佳定了一百份女神之泪,赵大宝没有再用小瓶子装,而是直接用了一个大瓶子。

    不过,跟之前一样,包装依旧挫。

    赵大宝知道这样是不行的,正所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女神之泪也必须设计包装。

    但是,他完全不懂包装设计这玩意儿,所以必须要请专业人士讨教了。

    赵大宝来到汤屿镇上,将徐佳的订货发出去,之后他就搭着公交车,往龙潭市市区而去了。

    正是早高峰的时候,公交车上人比较多,赵大宝挤在人群中,都被挤成肉夹馍了。

    他的前面是一个女白领,身材高挑,前凸后翘,身着白衬衫,黑色包臀裙,从后面能看出完美的S型曲线。

    闻着女人身上传来的幽幽体香,赵大宝忍不住暗暗在心里想到,现在要是贴身上应该很享受吧?

    当然,他也只是想想而已!

    用这种猥琐的方式,占陌生女人的便宜,他反正是做不到的。

    所以后面人群传来阵阵推力,但他都默默的运转着长生诀,整个人像一根石柱一样立着,纹丝不动。

    不过,他没有不轨之心,但有点的人却有。

    他身侧站着一个衣冠楚楚的上班族青年,以为在这种非常拥挤的环境下没人察觉,便悄悄向女白领的美臀伸出了邪恶之手。

    而且,更为险恶的是,该青年伸手的角度很刁钻,很容易让人以为是他摸的。

    “靠,这摆明着想嫁祸我啊!”

    赵大宝暗暗骂了一声,立刻伸出手拦截青年。

    而看到赵大宝的行动,上班族青年就放弃了,但他没有收回他的手,而是撞向赵大宝的手。

    嘭!

    赵大宝始料未及,手猛地向前摆动,幅度也不是很大,但却非常的致命。

    因为,他的手直接触到了女白领的美臀!

    与此同时,衣冠楚楚的上班族青年已是义正言辞的冲他叱喝起来:“喂,你在干什么?”

    说着,那只本来撞击他的手,又顺势上来扣住了他。

    行进中的公交车一晃一晃的,而胡亦可的心却一惊一惊的,她担心身后这个农民贴上来。

    但是,等了好一会儿,她发现身后的农民虽然离她看着很近,但两个人始终并没有真正的肌肤之亲。

    “这农民还挺君子的!”

    胡亦可暗暗松了口气,但就在这时,她发现一只硕大的手,用力的挤进了她的臀。

    没错,是挤!

    即便没有看到后面,她都能感觉她的美臀向里凹了进去!

    “啊……无耻!”胡亦可反应过来,立刻尖叫了一声,转过身来,怒目相视。

    “说我无齿?我怎么就没有牙齿?”

    迎着女人怒视的目光,赵大宝还幽默了一下,之后便一脸无辜的道:“是我的手碰到你了,但真不是我愿意的。”

    说罢,他又指向衣冠楚楚的上班族青年,“是这个家伙想摸你,我本来是阻止他的!”

    “哼,你以为这种苍白的解释会有人相信?”

    上班族青年毫不紧张,收回手整理一下西装领带:“小姐,像我这种高素质的人,会做这种卑劣的事情?”

    言外之意,与他相比,赵大宝是个低素质的农民,谁是公交败类,一眼便可知晓。

    听着这般动静,车里的其他人,也是纷纷望了过来,各种议论随之而起。

    “肯定是那个农民下的贼手!”

    “我觉得也是,毕竟他离那女的近!”

    “农民都没太多文化,很多人都很粗鄙的。”

    听着这些乘客的议论之声,上班族青年暗自得意不已,心说你敢坏老子的好事,那可就别怪我整死你了!

    赵大宝也听到这些人的话,顿时一脸苦笑,他这一下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在他想来,胡亦可肯定认为是他做的,然而令他目瞪口呆的却是,胡亦可竟然选择相信了他。

    “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

    胡亦可冲着赵大宝微微一笑,随即鄙夷的瞪着上班族青年:“斯文败类,无耻混蛋!”

    接着,她毫不犹豫抬起穿高跟鞋的脚,狠狠的踹向上班族青年的裆部。

    嗷

    上班族青年反应不及,立刻惨叫一声,小白脸迅速变的青紫,双手捂着裤裆蹲下了。

    “哼!”

    看到公交车到站了,胡亦可懒得再计较,立刻提起她的包包,快步从后车门走出。

    望了望痛苦的上班族青年,又看了看已下车的胡亦可,赵大宝的脸上写满了疑惑。

    “就这么轻易的相信我了?”

    微微愣了一会儿,他也很快就下车,快步追向胡亦可,只留下上班族青年一个人在惨叫……

    【作者题外话】:感谢书友打赏……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