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32章 老人与鱼!

    安静的轿车内。

    杜若兮靠在车背上,静静的望着赵大宝,沉默不语。

    “若兮,你听我解释……”

    “不用了!”

    赵大宝话未说完,杜若兮便阻止了,“我说过不会干涉你的私人生活,所以你并没有向我解释的必要。”

    “……”赵大宝张了张嘴,终于没有再说话。

    “不过,大宝,我想我们之前的约定该作废了。”

    杜若兮发沉吟一会儿,终是做出了一个选择,“你的私人生活我不便评价,但至少现在看来不符合我的要求,嗯,我指的是假男友的要求。”

    赵大宝沉默了片刻,才缓缓道出了一个字,“……行!”

    对杜若兮敬而远之,这本是他所希望的,但不知为何现在却又觉得空落落的。

    “谢谢你救了我一命。”

    又静静的端详了赵大宝好一会儿,杜若兮才用一种平静如水的口气,缓缓说道:“本来我想用五百万元作为感谢费,但你也从我的身上占了不少便宜,所以……”

    停顿了一会儿,又沉默了片刻,杜若兮拿回了给赵大宝的资料,平静道:“你也说了,你是兽医,就不麻烦你了,请回吧,就这样!”

    说完,不再看赵大宝一眼,就推开车门下车了。

    望着离去的倩影,赵大宝僵坐车上,张了张口,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由于葛永峰与柳筱竹的事情,他对这些权贵一族很不感冒,即便谈不上什么反感,但也不想与他们接触。

    所以,在得知杜若兮是汤屿镇镇长,以及感觉到她身后的大背景,他就已经想对她敬而远之了。

    但杜若兮用那张在山上两人旖旎的照片,要挟他必须在必要的时候当她的假男友,以至于两个人的关系一直是纠葛不清的。

    此刻,杜若兮主动划清界线,他应该是感到高兴的。

    可是,为什么他就高兴不起来呢?

    赵大宝暗暗琢磨了一会儿,才知道在这不知不觉之间,杜若兮已在他心里扎根了。

    而这一种扎根,是无关爱情的,纯粹是占有欲……

    男人的占有欲!

    亲过杜若兮,摸过杜若兮,看过杜若兮,睡过杜若兮……除了那一个最后的交融步骤,杜若兮可以说已是他的人了!

    这样一个女人,怎能让她跑了?

    赵大宝也觉得自己太花心了,但是不花心又怎么叫男人呢!

    望着视野尽头那一抹倩影,赵大宝当即就深吸一口气,二话不说,追了上去。

    我的女人,你哪里跑!

    ******

    市人民医院七楼。

    罗美霞紧随杜若兮身后,走进一间特殊护理病房。

    两人刚刚走进去,里面护理的护士,就立刻迎了上来:“你们是谁?”

    “护士小姐,是这样的……”

    无需杜若兮吩咐,罗美霞便走上前,半拉半拽的将女护士拉了出去。

    杜若兮扫了眼这特殊护理病房,虽然无法与燕京的大医院相比,但宽敞明亮,采光很好,很适合病人修养与治疗。

    在病床上,躺着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满头白发,满是皱纹的脸上色泽暗淡,弥漫着一种病态的死灰色。

    这老头对于杜若兮的到来不闻不问,目光只专注的望着病床边上的鱼缸,那鱼缸里养了一条红龙鱼,跟老头一样也是不怎么动。

    “老先生,我是汤屿镇镇长杜若兮,今天是特意来拜访您的。”

    杜若兮走过来开口道,只是说话口气有些冷,似乎还是没调好情绪,不过效果似乎还不错,成功吸引了老头注意。

    “老朽可听不出杜镇长这是在拜访人……”

    老头面无表情的回了一句,旋即他就重新望向那条鱼,淡淡的说道:“你想找我儿子办事,那就去他的办公室。”

    “张书记办事铁面无私,而且根本不受人影响,我直接找他,肯定办不成。”

    杜若兮平静的回答着,口气并没有多大改善,“老先生的病我可以找人帮忙治疗,只希望老先生能向张书记说句话。”

    “我活了六十多年,早就已经活够了,死了也就死了,拿身体跟我谈,没用。”

    老头目光依旧盯着鱼缸,至于杜若兮说话的口气,他也懒得去深究原因了,没这兴趣,没这精神,没这心思……

    “我要举报的人确实严重违纪,但其中还牵扯到一些其他人,我担心张书记不愿意帮这忙。”

    杜若兮也不在意老头的反应,只是依旧平静的自顾自说道:“但我知道张书记最听您的话,只要您愿意开口跟他说一句,我想张书记肯定会出手帮忙。”

    “……”

    老头再次诧异的看了杜若兮一眼,求人办事能做成这样子也不容易:“他的工作我从来不管,你还是直接去找他吧。”

    “我认识燕京的一个医生,他叫……”

    杜若兮丝毫不受影响,继续是自顾自的说着,仿佛一个机器人一样。

    不过,就在她说到这里时,一个人突然闯进来,“哎呀,老先生啊,您这鱼挺漂亮的!”

    一听到这个声音,杜若兮身躯一颤,接着就看到一个可恶的家伙嬉皮笑脸的走进来,这人可不正是赵大宝嘛!

    “这家伙怎么来了?”杜若兮目瞪口呆,她还以为这家伙走了呢!

    老头显然也没料到还会有人进来,微微愣了一会儿,便有点动怒道:“你们这是还准备来唱双簧吗?”

    “唱双簧?老先生,这我可不会!”

    赵大宝嘿嘿一笑,根本没管杜若兮,凑到鱼缸前笑道:“老先生,这是什么鱼啊?看着挺漂亮啊!”

    看到有人赞美他养的鱼,老头脸上有点稍稍息怒。

    但很快他就勃然大怒了,只听赵大宝又好奇问道:“这么漂亮的鱼,烧起来好吃吗?”

    “出去!”老头脸色一沉,第一次赶人了,口气十分严厉。

    听了赵大宝的话,杜若兮也气的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她跟老头说话口气虽然说冷冰冰的,但也不像这个家伙说的那么难听啊!

    “胡说八道什么呢!”

    杜若兮再也无法保持那种冷傲姿态,冲到赵大宝的面前噼里啪啦叱责道:“这是观赏鱼,是条红龙鱼,是龙鱼中的贵族!”

    生怕赵大宝这山旮旯里的小子认识不到红龙鱼的金贵,杜若兮只要又用了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向他解说起来。

    “以这条红龙鱼的大小,至少价值二三十万啊!”

    听到一条鱼价值二三十万,赵大宝也是不由暗暗心惊,但他脸上表情却没怎么变化,只是撇撇嘴道:“那又如何?反正这鱼都要死了,不烧了吃了更浪费!”

    “什么?”杜若兮一惊。

    老头听了先是一惊,接着又是一喜,“小伙儿,你是兽医?有办法治疗它吗?”

    “如果我治好它,老先生,你是不是也同意让我治疗一下?”

    赵大宝嘿嘿一笑,向老头反问一句,与此同时,他也冲杜若兮挑了挑眉头,脸上有一抹狡黠一闪而过。

    其实,他刚才在外面就偷听到杜若兮的话了。

    虽然他还不是非常明白个中缘由,但知道杜若兮要找那张书记办事,却需要眼前这老头吩咐那张书记。

    而只要治好这老头的病,那即使是病老头不承情,那张书记估计也会承情,到时候杜若兮的事情就好办了。

    不过,他看出这老头脾气很古怪,对自己的生死都很漠视了,不怎么好下手。

    这时,他看到老头比较在意这条红龙鱼,恰好他又发现这红龙鱼有点不对劲,这才以此为突破口的。

    杜若兮愣了一会儿,也才反应过来赵大宝是来帮她的,心说谁要你这个乱搞的渣渣帮忙,但她还是立刻关注起老头的反应。

    “……好!”老头迟疑片刻,接着便答应了,这鱼的命看来比他自己的命更重要。

    赵大宝一听这话,也是嘿嘿一笑道:“老先生,一言为定!”

    说罢,又对杜若兮挤了挤眉,仿佛再说还是我行吧?

    见此,杜若兮暗恼不已,谁要你多管闲事!

    虽然很气恼,但不知怎的,看到这家伙这样帮她,她心里又有点开心了。

    “唉,这家伙又跑回来干嘛呀,人家好不容易决定了断的。”杜若兮心中苦笑不已,芳心一下子又乱掉了。

    刚才在车上跟赵大宝说了那番话,她觉得勉勉强强是种分手宣言吧。

    只不过,她说完之后就发现心里很不舒服,甚至这种不舒服比她发现赵大宝身上有其他女人香水味道的不爽还来的强烈。

    霎时间,她就知道自己真的陷进去了,莫名其妙的喜欢上了这家伙。

    她当时心中就在想,只要赵大宝追出来,她就再原谅他一次,与这家伙正式交往,但这个可恶的家伙始终没追出来,让她险些当场在人前流出眼泪来。

    人生第一次,她品尝到了失恋的味道!

    “哼,坏家伙,现在才出现,迟了!”

    望着嬉皮笑脸的赵大宝,杜若兮在心里暗暗决定,绝不轻易的饶恕了这个花心的大萝卜!

    却不知在她产生这种念头的时候,其实就已经原谅赵大宝了,不然,心中那种甜滋滋的味道是怎么回事?

    至于之前的不满,早就烟消云散了。

    爱情,可以让一个女人变笨变蠢,哪怕她是聪明的美女镇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