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34章 真神医啊!

    看到进来的中年男子,杜若兮顿时心中一惊,呼道:“张书记!”

    来人正是她此行的真正目标,龙潭市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张维国。

    张维国,现年四十岁,一头短发,国字脸,素来不苟言笑,在龙潭市一直有‘铁面包公’之称。

    之所以有这种称呼,是因为张维国办案,素来是铁面无情的。

    只要你违反了党纪、法纪,无论你当时身处何职位,只要在他的职责范围之内,他都一定会将你绳之以法。

    由于这种不近人情的态度,张维国的人际关系比较差,几乎没几个志同道合的人。

    但是,张维国一直稳坐市纪委书记位置,任由其他人再怎么的看他不顺眼,龙潭市仕途中人都对他畏惧三分。

    也因此,杜若兮才想来找张维国帮忙。

    她收集到一些汤屿镇官员手脚不干净的证据,而那些官员正好是阻挠她无法掌控局面的人。

    她没时间用这些东西来与一个个老狐狸周旋,准备直接采取暴力手段将一些家伙清扫出局。

    反正这些人这些年也搜刮了不少的民脂民膏,他们也该是时候来接受正义与法律的审判了。

    只不过这些人与市里的一些人多少有关系,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初来乍到的她需要借助张维国的力量。

    但是,张维国实在太难打交道了,她才想到从他的父亲突破。

    无他,除了以铁面无私著称之外,张维国还是出了名的孝子。

    “你们是谁啊?怎么进来的?”

    看到老父亲老泪纵横,张维国整个人炸毛了,瞪着杜若兮跟赵大宝,大声咆哮道:“马上给我滚出去!”

    杜若兮顿时面色一僵,但正当她不知所措时,一个枕头突然砸过来,将张维国砸了个正着。

    “你这臭小子才给我滚出去!”

    听着身后传来苍老的怒吼声,杜若兮心中稍稍舒了一口气,她还以为是赵大宝扔枕头呢!

    这枕头当然是张老砸的,也只有身为父亲的张老,才敢砸做儿子的张维国!

    “难怪是张维国脾气那么怪,原来张老的脾气也很大啊!”

    杜若兮心中暗暗思忖着,望向那怒不可遏的张老,又是纳闷这老头怎么看起来对张维国很不满呢?

    “爸?”张维国也惊呆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爸什么爸啊,给我滚出去,找不到雯雯,别给我回来!”

    张老嘶声怒吼,泪水哗哗直流,说着,又是一个枕头飞来,张维国不敢闪躲了,老老实实挨了一下。

    “爸……”

    张维国又唤了一声,脸色立刻暗淡下去,不再叱责杜若兮与赵大宝了。

    “嗯?”

    杜若兮眉头一挑,从张老的话语之中,她很快抓住了关键:“找不到雯雯……什么意思?”

    她既然要找张维国帮忙,事先肯定了解过张维国,比如家庭、性格、爱好……

    资料显示,张维国结过婚,但后来又离了,之后一直未娶,膝下并无儿女。

    但是,听张老刚才的这句话,雯雯显然对他很重要,能让老人如此看重的,不是女儿就是孙女啊!

    “女儿不太可能!”

    杜若兮很快排除这个选项,这张老的全名叫做张民锡,膝下有一个儿子三个女儿,那三个女儿都嫁到了外地。

    最关键的是,并没有失踪,又何必去找?

    所以,如此推断下来,肯定是孙女了,也就是张维国的女儿!

    “这还真是个秘密啊!”

    杜若兮在心里暗暗惊奇,没想到张维国还有女儿,但不知怎么的就失踪了。

    “张老切莫动怒,您老身体抱恙,还是暂且息怒。”

    虽然说心里面各种惊疑猜测,但杜若兮还是尽力安抚老头,否则万一他怒极攻心挂掉了,那这事情办的可就太糟糕了。

    但张民锡的怒火显然不容易消去,几乎是指着张维国的鼻子在臭骂。

    “雯雯失踪多久了,你知道不知道啊?”

    “十八个年头,整整十八个年头啊,我可怜的雯雯,我可怜的孙女!”

    “张维国,你知不知道,那条红龙鱼怀孕了啊!”

    “雯雯二岁时说她喜欢红龙鱼,我就把这条红龙鱼买回来了,养了十八年它都已经怀孕了,如果雯雯现在要是还在的话……”

    张民锡泣不成声,哭的跟小孩一样,没再继续说下去。

    不过,在场众人都听出来他的意思了,如果孙女没有失踪,现在已经二十岁,或许都成家生子了!

    面对老父的叱责,张维国默不作声,只是无言的眺望着远处,仿佛在那里能看到女儿。

    张维国知道老父为何喜欢红龙鱼,甚至看的比他自己的生命还重要,因为可以睹物思人,睹物思人啊……

    很少有人知道他有一个女儿。

    因为在女儿还没有生下来时,他就犯了一个很多男人都会犯的错误,与发妻爆发不可调和的矛盾而离婚了。

    而那时,他还不知道发妻已经怀了他的骨肉,否则他绝对不会做那种混账的事情。

    发妻在与他离婚之后,还是选择将女儿生下,却选择独自一人养育,并没有将这事儿告知他。

    不过,他后来还是知道了。

    本想要与发妻复婚,但发妻却伤的太深,死活是不同意复婚,却不妨碍他看女儿。

    那几年真的很快乐,他尽心做一个父亲,也重新去追求发妻,想一家人真正团圆。

    本来,一切都应该快成功了,发妻也对他恢复信心,哪知一个意外发生了。

    当时他在查一个贪官,结果人家狗急跳墙了,找人将他女儿给掳走,用这种办法来报复他。

    而等他收到了消息时,女儿已经不知被人贩卖到了何处,发妻也因此与他彻底的不再来往了。

    这十八年来,他努力找过,但是,这茫茫人海,该怎么找啊!

    “原来是个失独家庭啊!”看着这对伤心不已的父子,杜若兮的眼泪也流下来了。

    她知道现在国内有很多失独家庭,但身边亲身体验到的还是第一次,十八年的守候,十八年的等待,太痛苦了!

    在所有人都沉浸在悲伤之中时,赵大宝却在张老身上不停拍打,看似是在安抚老人不要太伤心,但其实已经在不经意间治疗了。

    说起来,张民锡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伤病。

    但这么多年来,由于孙女失踪而心情抑郁,体内凝结诸多淤气不散去,久而久之便成了一种重病。

    再加上人老了,身体的各个器官逐渐老化,才造成他这种病入膏肓状。

    所以,赵大宝只要散去老人体内淤气,病情还是可以稍稍好转一些的。

    不过,心药还需心药医,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不找到失踪十八年的孙女,老人家想完全康复是不可能的。

    赵大宝的手在张民锡身上各处大穴轻轻拍打,同时悄悄的施展了小灵雨术帮老人滋养身体,让这几近油尽灯枯的病躯慢慢恢复了点活力。

    张民锡并没有感觉到这些,只觉哭了片刻又有力气了,便继续数落起自己的儿子,措辞严厉,十分震怒。

    “喝!”

    就在张民锡破口大骂张维国时,赵大宝却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已经将这老头的身体初步治疗,当下就暗运起自己体内的灵力,照着老头的背部猛的用力一拍。

    噗

    顿时,张民锡剧烈咳嗽一声,在地上吐了一口老痰。

    赵大宝将老人体内的淤气逼到了一处,同时与老人体内其他一些小毛病一起,随着这一大口老痰都一起被吐了出来。

    也因此,这老痰不仅呈现深黑色,还伴随着浓浓的恶臭味。

    杜若兮闻了一下,就感觉想要吐了,这时,只听赵大宝冲她说道:“快去叫人进来清扫一下。”

    “噢!”杜若兮想也没想,立刻出去叫人了。

    像这种特殊护理病房,一般都有人重点关注,所以,很快就有护士进来了,将那口老痰清扫出去,还拿拖把拖了下地面。

    “爸,你怎么样?”

    张维国这时也回过神来,赶忙来看望老父的情况,却发现老父面色红润了,不由惊奇道:“爸,你气色看上去好了很多。”

    “是吗?”

    张民锡也是愣了好一会儿,他感觉很久没这么舒坦了,甚至被这么一打岔,他都忘斥骂儿子了。

    赵大宝帮老人家擦了一下嘴角,笑道:“张老,是不是感觉舒服了很多?”

    “是舒服了好多!”

    张民锡不禁点点头,惊讶的望着赵大宝:“小伙子,你刚才是在替我按摩推拿,这一手医术也太高明了吧?”

    他想起了之前与赵大宝的约定,只要解决了红龙鱼的问题之后,便答应让赵大宝帮他治疗身体。

    本以为赵大宝需要做一些复杂检查,哪知他这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人家就已经把他治疗了,效果还是立竿见影的好。

    这医术也太恐怖了,堪称神医也不为过,张民锡为之深深震撼。

    杜若兮刚刚从外面走进病房,看到这一幕也惊的目瞪口呆,“赵大宝这家伙难道是神医吗?”

    在别人骂儿子的时候,他就帮人家治疗好了,这到底是什么医术啊!

    看到女人那一脸震惊的表情,赵大宝不由走到杜若兮身前,抬头挺胸,很是得意,嘿嘿,小样儿,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德行!”

    杜若兮是好气又好笑,忍不住捶了下赵大宝,但粉拳很快被男人的大手攥住,之后这可恶家伙就暗暗摸起来。

    “你……”杜若兮俏脸绯红,嗔恼无比,这儿还有其他人在场呢,这家伙敢不敢再大胆点?

    这时,张维国也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感激道:“年轻人,真的太谢谢你了!”

    他虽然还不明白前因后果,但还是紧握住赵大宝的手,一脸的激动,而赵大宝只能松开女人小手,转而握住一个中年大叔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