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35章 风水之道!

    若是以前,被一个市委常委郑重握手,赵大宝肯定会受宠若惊的。

    但现在嘛,可能是因为杜若兮的缘故,他对官员也没那么敬畏了!

    “张书记,不用谢我,我也是杜镇长请来帮忙的,如果真要谢就谢杜镇长吧。”

    赵大宝不卑不亢,轻轻的笑了一下,“另外,解铃还须系铃人,张老的病根是心病,那味药若找到了,自然就完全康复。”

    一听这话,张维国脸色暗了一下,但还是很快振作精神,对赵大宝再次表示感激。

    与此同时,他也向杜若兮望过来,“杜镇长,这次真的多谢了,你应该有什么事情吧?只要不违背党纪法纪,能帮忙的我一定帮忙。”

    张维国也不是愚笨之人,他与杜若兮非亲非故的,对方却请赵大宝来帮他父亲看病,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有求于他了。

    “张书记,确实有事请您帮忙,不过张老大病初愈,要不……”

    杜若兮自然是希望事情越快解决越好,但也不能不考虑到张维国现在的情况。

    更何况,所谓隔墙有耳,医院人多嘴杂,可不是一个谈事情的地方。

    见杜若兮如此明事理,张维国不禁暗暗点头。

    他现在确实是想好好的陪一陪老父亲,但假如杜若兮真的想现在就与他谈的话,他也肯定会认真听一听到底是什么事情。

    毕竟,老父亲的身体能够有所改善,也多亏杜若兮与赵大宝二人帮忙。

    就在张维国沉吟着是不是改天再与杜若兮谈事时,张民锡已经从床上站了起来,伸伸手,扭扭腰,踢踢腿……

    简单的几个动作后,张民锡感觉很良好,便道:“维国,被小赵这么一治疗,我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不如出院回家吧。”

    但凡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喜欢医院的氛围,哪怕张民锡是住在这特殊护理病房之中。

    “爸,这……”

    张维国一惊,虽然老父亲气色看上去好了很多,但现在就出院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这时,赵大宝也开口笑道:“除了心病,张老现在身体确实无甚大碍,回家休养也有利于身体健康。”

    “真的?”张维国还是有点不太放心。

    “张书记可以找医生再仔细检查一下。”赵大宝给了个建议,但话中透露着自信。

    张维国一想也是,便立刻联系院方,医院领导自然清楚张维国的身份,不敢怠慢,立刻派相关专家过来给张民锡做了一通仔细检查。

    毫无疑问,检查之后,张民锡除了有些气血不足外,并没有其他的什么太大毛病。

    张维国这才放心下来,马上办理了出院手续。

    杜若兮、赵大宝与罗美霞也没闲着,一起帮张维国把张民锡送回了家中。

    而在这个过程中,杜若兮将罗美霞向张维国介绍了一下。

    虽然张维国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表示什么,但即便如此,罗美霞也是欣喜若狂,这可是市委常委啊,若是平常怎会理她啊!

    忙完这一通之后,时间已是中午了。

    几个人本想去外面吃饭,但考虑到张民锡刚出院,张维国便决定在家里烧饭。

    罗美霞哪敢让市委常委亲自下厨给她做饭,当下便自告奋勇的揽下了厨房里的所有活,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便做出了一大桌饭菜。

    饭桌上的气氛比较和谐与欢乐,张维国与杜若兮也比较熟稔了,罗美霞则坐在一旁静静的陪着,偶尔才很小心的插上一两句话。

    午饭过后。

    张维国将杜若兮叫到书房,开始谈论起杜若兮的所求,而罗美霞自知资格还不够,便收拾餐桌与洗刷碗盘了。

    至于赵大宝,他不懂政治,就陪着张民锡聊天了。

    “张老,这就是您孙女?”

    张民锡的房间还是蛮大的,里面有不少小女孩的照片,但看得出来都是同一个人,毋庸置疑,肯定是张老孙女张雯雯了。

    “是啊!”

    张民锡身体虽然好了,可兴致依旧没那么好,亲孙女遗失了十八年,老人家怎么能放心啊。

    赵大宝看了几张照片,小女孩确实蛮可爱的,笑起来的时候两个小酒窝很萌。

    如果十八年前张雯雯没有被拐走的话,想来现在已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

    而且,若像农村里的女孩子那样早结婚,说不定都有自己的家庭与孩子了。

    “国家现在有专门建立打拐DNA数据库,如果雯雯的DNA有输入到里面去,应该可以跟她爸的DNA匹配上,但是……”

    张民锡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又看旁边鱼缸里的红龙鱼,那苍老的脸上布满了无奈。

    当年张雯雯被拐走时才一岁多点,或许根本不知自己是被人领养的,又或者她没找回亲生父母的想法……

    总而言之,张雯雯的DNA还没输入到国家建立的打拐DNA数据库中。

    所以,十八年后的今天他们若真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回张雯雯,几无可能!

    看到老人家情绪如此低落,赵大宝心里也是隐隐担忧,若如此继续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张民锡又会变得跟之前一样病怏怏的了。

    人不能长时间的精神萎靡不振,这个或许短时间内看不出什么,但时间一长就会产生化学反应,许多可能没有的病也会并发了。

    比如,抑郁症……

    “张老,其实您应该开心一些,或许雯雯很快会回家也不一定。”

    赵大宝扶着老人坐在椅子上,指着鱼缸里的母红龙鱼笑道:“您看它养了十八年都不怀孕,为什么最近就突然怀孕了呢?”

    人老了有时就像孩子,哄一哄就会开心起来,这不,一听赵大宝的话,张民锡的注意就转移了,问道:“为什么?”

    迎着老人家疑惑的目光,赵大宝轻轻一笑,说道:“这种鱼我虽然不懂得欣赏,但看上去确实挺漂亮,应该是一种风水鱼吧?”

    “既然是风水鱼,如今鱼变化了,这说明风水就变化了。而红龙鱼繁衍后代,便预示着开花结果,这无疑是个好兆头!”

    “也许,它冥冥之中在预示着什么……”

    这番话是他慰藉老人所用,其中大部分是在胡说八道,但其实也有一定的道理。

    风水之道,玄秘奥妙。

    他从长生造化诀中窥知一点点皮毛,虽还不能像医术那样能够化为己用,但对于风水之奥秘也是了解一丝丝。

    这条母红龙鱼与失踪的张雯雯,以自然科学的角度来说,两者之间自然是没有关系的。

    可是,以风水的角度来看的话,二者之间就有点关系了。

    张民锡之所以买这条红龙鱼,是因为当年的小张雯雯喜欢,而之后张雯雯就被人拐走了,张民锡十八年一直睹物思人。

    十八年的精神意念加之其身,无形中就形成一个风水格局,将张雯雯与红龙鱼联在一起。

    如今风水鱼发生了变化,张雯雯应该也是变化了,只不过,这种变化到底是好与坏,赵大宝却是看不出来的。

    也许真如他所说的,张雯雯不久后回家,一家团圆,皆大欢喜。

    但也有可能,张雯雯现在的生活环境发生了剧变,而且还是往一个不好的方向在变化。

    不过,既然安慰张民锡,他只能挑好的说,不可能挑坏的说。

    果然,老人家听了他的话后,脸上的愁容稍稍缓解。

    “希望承小赵你吉言,雯雯能够平安回家,这人老了之后,就盼一家团圆,其他的管不了,也不去奢求了。”

    张民锡有一些感慨,又是一声长长叹息,这都等了十八年了,也只能继续等下去,只希望死前能再看到孙女一眼……

    听着老人希冀又无奈的话,赵大宝心里也不怎么好受,沉吟了一会儿,才道:“张老,雯雯的生辰八字你有吗?”

    “生辰八字?”张民锡愣了一会儿,“有啊,小赵你准备干嘛?”

    “呃,我认识一个算命的,可以请他帮忙算算。”

    赵大宝随便编了个理由,他其实是想自己卜一卦,看看能否算出张雯雯如今的信息,但他又不怎么确定,他现在的能力行不行。

    不过,那天给他自己占卜的结果“否极泰来,桃花泛滥”还是蛮准的,这不,从那天开始他的人生轨迹就开始往好的方向转了。

    “算命……”张民锡苦笑一声,这玩意儿能信吗?

    虽然觉得不可信,但他还是把张雯雯的生辰八字给了赵大宝,毕竟,万一真的有什么能人隐士呢?

    赵大宝在拿到张雯雯的生辰八字之后,杜若兮与张维国也从书房出来了,看女人那一身轻松的样子,他就知道事情估计基本成了。

    “张书记,这事儿就拜托您了。”杜若兮对张维国感谢道。

    张维国点了点头,一脸严肃:“只要他们真违纪了,我一定会来处理的。”

    杜若兮浅浅一笑,见时候也不早了,当下便与罗美霞、赵大宝一起向张民锡、张维国父子辞行了。

    回汤屿镇的路上,罗美霞在前面开车,目不斜视,赵大宝与杜若兮则坐在后面聊了起来。

    “你刚才跟张老聊了什么?”杜若兮有点好奇。

    “天南地北,胡乱侃呗。”

    赵大宝嘿嘿一笑,在罗美霞看不到的地方,握着女人的小手一遍遍摸着,爱不释手。

    杜若兮心跳加速了一些,俏脸也是浮现两朵红云,想挣开男人,却又挣不开,只能嗔白了这家伙一眼,任由小男人恣意妄为了。

    “今天多谢你帮忙了。”

    杜若兮这声感谢倒是真心的,要是没有赵大宝的神奇医术,她甭想搭上张维国这层关系。

    “口头上的感谢多么苍白啊!”

    赵趁着杜若兮不注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吻了她的脸颊一口,赵大宝才凑到她耳畔,低声道:“来点实际的补偿,比如……”

    “比如什么?”杜若兮扭捏了一下,男人靠的她太近了,那炽热的呼吸吹的她有点酥痒,心跳不知怎么的又加速了一些。

    赵大宝嘿嘿一笑,瞄了一眼罗美霞,见其无所察觉后,才轻咬住杜若兮的耳垂,缓缓的低声说出两个字:“……肉偿!”

    【作者题外话】:跪求没收藏的书友收藏一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