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37章 三个问题!

    青山村,赵家。

    赵大宝回到家的时候,婆媳两人正剥玉米粒。

    在农村,玉米一般的处理办法分两步:

    第一步,先是将整个剥去玉米衣的玉米暴晒一些时日,这样可以进行初步的去除水分;

    第二步,人工将玉米粒从玉米穗轴上弄下来,再一次通过在太阳底下暴晒来去除水分。

    经过这两个步骤的处理,玉米粒基本可以存储了,只要注意防潮等因素,应该是能储藏相当长的时间。

    孙玉香与刘慧芳现在就在进行第二个步骤,只见婆媳两人有说有笑的搭配着剥玉米粒,甚至连赵大宝已经走进家门了都没有察觉。

    “呦,娘俩聊什么呢?这么投入,这么开心?”

    赵大宝嘿嘿一笑,搬个凳子坐在孙玉香旁边,一起帮忙弄了起来。

    “再聊玉香学拼音识字呢,太胡闹了,你小子啊!”

    刘慧芳瞪了赵大宝一眼,你说孙玉香都三十岁的人了,还学什么拼音识字,这小子不折腾人么?

    但正所谓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她劝阻了孙玉香好几次了,但这丫头似乎还挺乐在其中的,她也当婆婆的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搞不好还是人家小两口恩爱的方式呢。

    不过,身为一个母亲,该敲打儿子的,还是要敲打的,她老赵家不能乱折腾人啊,否则传出去给人家听了多不好。

    赵大宝尴尬的挠挠头,老妈看来是真接受孙玉香了,他心里既是开心,又是郁闷,孙玉香现在看起来比他这儿子还得宠啊。

    看到小男人讪笑的模样,孙玉香笑的很开心,但旋即又有些疑惑,“大宝,你早上不是骑摩托车去的嘛,现在怎么走路回来了?”

    “嗨,别提了,早上我去市里时,把车停在公交车站的,等我回来的时候就不知道被哪个龟孙子偷走了。”

    一提起这一茬,赵大宝更郁闷了,那辆二手摩托车虽然很旧,但也值个几百块钱,被偷了还是挺肉疼的。

    “被偷了?”

    刘慧芳先是一愣,接着便骂那小偷缺德,但也埋怨赵大宝停车的时候不注意,不然怎么就让人家给偷走了呢?

    赵大宝无奈的耸耸肩,哭笑不得的道:“我怎么知道还有哪个眼睛不好使的小偷会偷我那辆破车啊!”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那辆破车偷了就偷了吧,咱再买一辆新的。”

    孙玉香也有些心疼,但想起他们与秦兰签订的那合同,似乎也没必要再在乎这几百块钱了。

    “而且那辆车也太破旧了,大宝开着我也不放心,现在被偷了正好换新车。”

    刘慧芳与赵大宝一听这么分析,也觉得甚是在理,儿子人身安全可不是一辆车所能比拟的,这事儿就纯当破财消灾了。

    “行,改天就去买辆新的。”

    赵大宝哈哈一笑,趁着孙玉香不注意便偷吻了她一下,“还是玉香姐想得比较周到啊!”

    “呀,小坏蛋,妈还看着呢!”孙玉香嗔白了赵大宝一眼,将这小子推到了一边,“哼,就知道不正经。”

    刘慧芳看着小两口打情骂俏,脸上满是笑容,这小两口感情越好,她抱孙子的希望不越大么?

    刚才赵大宝没回来的时候,她已经问过孙玉香了,知道两人最近都没做防护措施,而且那什么的次数也是蛮多的,大大增加了她抱孙子的机会了。

    “对了,大宝,玉香说你跟人家秦老板谈合作去了,又是什么合作啊,你最后谈妥了吗?”

    “嘿嘿,大合作呗!”赵大宝神秘一笑,道:“至于是什么合作嘛……我先保密喽!”

    “敢跟你老娘玩神秘,臭小子!”

    刘慧芳拿起几粒玉米砸了一下赵大宝,但也没继续再追问下去,只是叮嘱道:“秦老板跟咱家可有大恩,你可千万好好招待人家,可别把人家大老板惹毛了,知道不?”

    “妈,这您放心,大宝肯定好好伺候秦老板的。”

    赵大宝还没来得及回答,孙玉香已经率先说道,只不过稍稍在‘伺候’二字上加了重音,说完,还望着身边的男人,揶揄的娇笑了几声。

    赵大宝汗了一笑,连连称是,他读懂了孙玉香的调侃之意,知道女人肯定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不想再继续这样的话题,他赶忙使出乾坤大挪移,问道:“老爸人呢?去地里了?”

    听了这话,刘慧芳才‘噢’了一声,想起一件事情,忙对他说道:“刚才村长过来,说是有事找你商量,你不在,就把你爸拉去了,还说你如果回家了就立刻过去一下。”

    “有这事儿?”赵大宝眉头一挑,当即就站起来,道:“那我过去看看。”

    很快,赵大宝来到村长家,发现这儿人还不少,老村长张向荣、他的儿子张福根,以及村里一些其他的乡亲,而他父亲赵镇海自然也在其中。

    “大宝来了啊,坐坐坐!”

    老村长看到赵大宝到来,赶忙让孙女张妙可看座了,“丫头,再去给你大宝哥泡杯茶。”

    “村长,看您客气的,还倒什么茶啊。”

    赵大宝笑了笑,刚想拒绝来着,但小姑娘人虽然腼腆,但手脚倒是快得出奇,已经是给他端上了一杯热茶,“多谢啦,小妙可。”

    “干嘛叫人家小妙可,人家今年十六了好不好,哪里小了!”

    一听这话,张妙可不禁嘟囔一句,但很快就羞赧的笑了笑,扭头进了偏房去看电视了。

    赵向荣等人见此,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赵大宝讪讪一笑,心中那个汗啊,在他眼里张妙可可不就是个小姑娘嘛,但想想人家都已经十六岁了,确实也不小了,在古时候,十六岁的女孩早就嫁人了。

    “村长,到底啥事儿啊?”赵大宝喝了一口茶,问道。

    “是这么个事儿……”

    张向荣就等着赵大宝呢,所以一看这家伙奔向主题,当下就将情况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赵大宝一听,这才明白怎么回事,原来问题还是出在海鲜收购上。

    尝到了将海鲜以高价……也不算高价,反正就是正常价格卖给兰心阁的甜头,青山村的渔民自然就受不了被镇上那些黑心海鲜贩压榨那么多价。

    最近几天村里都的人没少跟那些海鲜贩谈判,但人家目前不缺少货源,你青山村不卖,其他村的货源有的是。

    而结果就导致村里一些人捕捞的海产品反而卖不出去了,这下问题就大了,很多人找上村长,希望他拿拿主意。

    老村长也没什么办法,如果有合适的销售渠道,他早就不让村民卖给那些吃肉不吐骨头的黑心海鲜贩了,思来想去,他觉得这事儿还是要求助赵大宝。

    毕竟,整个村子里也就赵大宝认识一些有能量的人,比如,兰心阁老板秦兰,美女镇长杜若兮……

    也因此,他这才匆匆找上赵镇海与赵大宝前来商量。

    而对于这事儿,赵镇海是拿不定主意的,只能让赵大宝亲自过来决定了。

    在老村长说完之后,赵镇海也开口对赵大宝说道:“大宝,你看能不能跟那秦老板商量一下,让咱村的海产品每天往她那酒店销售一些。”

    赵镇海是个朴实的庄稼人,知恩图报,八年前乡亲们的恩情,他是记在心里的,现在如果有机会帮大家一把,他还是很希望赵大宝帮忙的。

    “这个……”赵大宝沉吟一会儿,便对父亲与老村长等人说道:“我现在就打个电话问一问兰姐。”

    说着,便拿出手机拨打了秦兰的电话。

    其实,赵大宝觉得这问题应该不大,青山村的渔民都是小船捕鱼,每个人每天的渔获其实很小,整个村子一共加起来估计也就几百斤的样子。

    这些海产品并不算多,兰心阁即便消耗不完,应该也能消耗掉大半。

    何况,他突然想到自己现在也是兰心阁餐馆的老板之一了,如果能够让餐馆的销量增涨的更多的话,那年底分红的时候得到的钱岂不是更多?

    刹那间,一个完美的注意就在脑海里成型了,也在这时,秦兰的电话通了。

    电话一接通,那头就传来秦兰调侃的嗤笑声,“怎么啦?想姐了?姐随时等着你的通天火柱噢……”

    “通天火柱?”

    一听女人勾魂的声音,赵大宝不由一阵激动,这女人现在跟他说话越来越大胆了,暗示性也太强了吧?

    但想起杜若兮的剪刀,他又暗暗擦了把冷汗,赶忙故意咳嗽了一声,“兰姐,我现在在村长家呢,有个事情想咨询你一下。”

    “嗯,什么事,说吧。”

    一听赵大宝这话,秦兰顿时明白,这小子身边还有其他人,她的声音也立刻恢复正常,但还是透着一股成熟美妇该有的妩媚。

    听到秦兰的声音变正常了,赵大宝才暗暗松了口气,将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过了片刻,他才问道道:“兰姐,你看兰心阁能不能每天采购我们村渔民捕捞上来的海产品呢?”

    事关兰心阁餐馆的生意,秦兰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斟酌了一会儿。

    “可以是可以,那天从你们村采购的那批海鲜,食客们的反响还不错,但这里面还是有三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