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38章 来我房间!

    “三个问题?”赵大宝眉头一挑,“兰姐,您说说看。”

    秦兰‘嗯’了一声,整理了一下思绪,道:“第一,兰心阁餐馆的情况你也了解,需要的是一些高品质的海鲜,但你们村的海产品参差不齐,我这边是不可能全部收购的。”

    “而且,这种高品质的海鲜你们能保证长期每天稳定供给吗?”

    “第二,你们村到汤屿镇上那段路实在太差了,不仅仅是我受不了,周琦也是很抱怨,上次回来车还刮了几下,轮胎后来也发现被扎破了,直接拖到修理厂去修了。”

    “所以,如果要每天销售到兰心阁,这个运输可能要你们自己解决。”

    “第三,兰心阁这么多年一直有稳定的海鲜供货方,现在突然舍弃固有的合作伙伴而选择你们村,这中间的损失……你准备怎么补偿我啊?”

    第三句前面还是挺正常的,但最后那一下,秦兰的声音就变得有勾魂起来,这美妇在电话那头嗤嗤娇笑,引诱之意,不言而喻。

    赵大宝满头的黑线,不提这妖精的魅惑,单说这明明是一个村受益的事儿,为什么中间有损失了就只让他一个人补偿呢?太不公平了!

    郁闷之余,他也仔细思考秦兰的三个问题,沉吟了片刻,“兰姐,运输这事儿我们可以自己搞定,不需要再麻烦周琦周经理亲自来了。”

    “另外,我们也只挑高品质的海鲜卖给兰心阁,那些不符合要求的次品就不给了,这部分我另外想办法解决。”

    赵大宝相信对于那些次品海鲜,他要是跟秦兰说上几句,对方肯定也会同意收下。

    但这是以有损兰心阁档次为代价的,这无疑会对兰心阁有不小的影响,甚至还会降低兰心阁的名气以及收入,得不偿失。

    毕竟,他也是兰心阁餐馆小老板之一啊。

    何况,将私人关系与生意混为一谈,他知道这很容易出现一些问题,秦兰也是有这方面的隐忧,才会跟他将问题摆的这么清楚。

    “这就行!”

    秦兰在电话那头轻轻一笑,基本同意选择将青山村作为供货方了。

    至于她之前提出的第三个问题,那完全是为了逗一逗赵大宝,以如今兰心阁的火爆销售,那点损失完全可以忽略不计的。

    不过,秦兰是开玩笑的,但赵大宝却有认真思考。

    “兰姐,我有个想法,现在那批美味蔬菜不是限量供应嘛,你看看能不能将蔬菜跟海鲜捆绑销售?”

    “捆绑销售?”

    秦兰思忖了稍许,道:“不是不可以,只要推出一个专门的套餐就行了,比如海鲜蔬菜套餐,这个都是很容易的,但问题是你有这么多的美味蔬果供应吗?”

    兰心阁现在每天都有很多人慕名而来,就是为了品尝那种美味蔬菜。

    只可惜赵大宝的供应量有限,让兰心阁也不得不限量供应,为此已经惹的许多食客抱怨不已,而其中还有一些能量不小的权贵一族。

    假如供货量能上去,她完全有更多的花样来操作,将兰心阁的生意经营的更加火爆,但是……

    “兰姐,我可以加大供货量。”赵大宝狡诈的嘿笑了几声。

    “哦?”秦兰眼睛一亮,声音也提高了些,“这话怎么说?”

    “玉香姐那菜园后面不是还有一块不小的地方嘛,我最近也发现那些地上种出来的蔬菜味道也很不错,只不过之前是买断的嘛,供货多少对我收入也没差别,所以……嘿嘿。”

    这完全是胡诌的,有小灵雨术在,他随便找块地,都能种出那种美味蔬菜。

    而如今他也算是兰心阁餐馆的小老板了,为了年底更多的分红,他也是准备多多努力了。

    正好孙玉香那菜园边上还有一些地方是荒着的,他准备顺便将那些地也种起来,之前孙玉香没有弄,是因为她一个人也吃不了那么的菜。

    “好你个小滑头,跟姐来这套,哼哼!”

    听了赵大宝这番‘诚实’的话,秦兰立刻就嗔恼不已,如果这小子现在就在他面前的话,她一定会狠狠的捶这家伙两下。

    但在娇嗔之余,她又激动起来:“行,那你马上都开辟出来,到时候兰心阁餐馆的生意肯定能更上一层楼。”

    “我准备先把地开出来,然后再整上塑料大棚,这样能保证一年四季都有想要的蔬菜,供应量也会随之上涨了。”

    这就是赵大宝刚才灵光一闪的想法,先整出个塑料大棚掩人耳目,之后再在里面尽情的用小灵雨术。

    到时候只要做的不是太夸张了,比如亩产几万斤这种的……即便别人有所怀疑,也觉得是塑料大棚的功劳。

    何况,一两块地太招人注意了,他可以再多种几块嘛,反正有小灵雨术在,加大美味蔬果供货量不是问题。

    “种菜的事情你自己决定,这方面我可不在行啊。”秦兰笑了笑,道:“那你觉得什么时候开始?”

    “明天行不?”赵大宝试探道。

    “……只要你的蔬菜供应的上!”

    秦兰没觉得有什么不可以,现在兰心阁的食客巴不得加大‘绿色美味好心情’那一个菜系的供应量呢。

    “那就这么决定了!”赵大宝脸上一喜。

    电话那头,秦兰也很开心,马上点点头,“那我马上通知一下周琦,明天你那边就开始加大供货吧。”

    说完,她也顾不得再与赵大宝闲聊,立刻挂电话开始找人去策划了。

    “不愧是女强人,一旦涉及生意,兰姐做起事情来还真是果断干脆啊……”

    赵大宝暗暗感叹一声,旋即也快步回到堂屋,老村长等人早就等的很着急了。

    赵镇海第一个发问:“大宝,谈的如何?秦老板同意了吗?”

    张向荣也望了过来,满是皱纹的脸上布满了期待,在场的其他人也都是如此。

    “同意了。”赵大宝嘿嘿一笑,用力的点点头。

    “太好了。”听到这个好消息,所有人都兴奋起来。

    张向荣更是拍了拍赵大宝的肩膀,“大宝,好样的!”

    老人家望着这小伙儿的眼神满是赞赏,这家伙可又是给大家解决了一桩大麻烦啊。

    “大家先别忙高兴。”

    赵大宝双手伸出,朝下压了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

    等大家都安静下来后,他才说道:“兰心阁的采购标准你们也差不多明白,所以以后即使是收也按照那个标准,次一些的海产品还是要我们自己拿去销售。”

    “没问题。”

    “只要不给黑心海鲜贩宰就成了,哈哈!”

    “说的在理,那群黑心的家伙,真恨不得抽他们。”

    大家一个个点头,表示可以接受,毕竟兰心阁的价格开的高,即便那些次一级的卖不了,那些高品质海鲜就足够赚很多了。

    见此,赵大宝点点头,也没再说什么,但对于那些次一级的海产品,他也是先记在心里了,看看能不能再找个销售渠道。

    不然,又拿去卖给黑心海鲜贩,真是太划不来的。

    人就怕有比较,你明知道给别人宰,还不得不亲自送上门,那种感觉简直比死还难受,赚了钱都不会开心的。

    “另外一个问题,咱村道镇上的路太差了,所以兰心阁的意思,是让我们自己负责运输。”

    赵大宝又抛出这个问题,停顿了片刻,又道:“正好福根叔有一辆货车,也熟悉咱村这条山路了,我的想法是让福根叔负责以后每天的运输。”

    说完,他就望向了张福根,这事儿还需他本人同意才行。

    张福根有点迟疑,这运输没问题,但耽误的人工费及油费怎么算呢?

    他没办法不迟疑,从市里来回一趟估计油费也要几十,每天免费这么跑他肯定是扛不住的。

    老村长也没立刻替儿子做主,一来儿子都有家庭了,也是一家之主,他不好乱插手;二来他虽然很希望村民们致富,但也不能损失自家人的利益不是?

    其余人也稍稍沉默下来,都觉得这是一个难题了。

    赵镇海抽了两口旱烟,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只见这小子嘴角微扬,毕竟是他自己的种,哪看不出这小子肯定早有对策了。

    “有办法就快说,磨磨唧唧做啥。”赵镇海没好气的轻轻踢了这臭小子一脚。

    赵大宝嘿嘿一笑,轻松的闪了过去,才望向众人建议道:“其实可以这样,以后大伙儿的渔获就交由福根叔一起收购。”

    “由我收购?”张福根一愣,继续听下去。

    “对,然后福根叔自己运输到兰心阁销售,而为了保证海鲜的新鲜,大概需要早晚各一趟吧。”

    赵大宝停顿了一会儿,又道:“但这收购价比那天周琦周经理收购的每斤便宜个一块钱。”

    “便宜一块钱?”张福根眼睛一亮,隐隐有了点猜测。

    赵大宝点点头,笑道:“这一块钱的差价就是给福根叔赚的,也算是弥补福根叔的油费、人工成本,大家觉得如何?”

    话音落下,大伙儿没马上应答,而是各自盘算起来。

    张福根估算了一下,青山村每天五百斤的渔获,一块钱的差价就是五百块钱了。

    而从市里来回一次油费不足一百,早晚一次最多也就两百,算下来这其中大概还是有两三百的利润的。

    而且,刨去收购与运输的成本外,他有时间也可以出海捕鱼嘛,这又是一笔不小的收入。

    张福根仔细一算,这样来日收入可达到四五百,这事儿能做啊。

    其他的村民的小算盘也打的不错,虽说每斤减少了一块钱的收益,但胜在以后每天都可以销售,而不是每个周五才收一次,总的算下来收入还是上涨很多的。

    关键是,不用自己辛苦送到镇上去销售,还要被黑心的海鲜贩狠狠宰一笔。

    双方都满意这种办法,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

    得知赵大宝准备明天就开始往兰心阁运货,大家更是开心不已,一个个立刻回去忙活起来,准备多趁着时间还早再出海捞上一笔。

    “还是年轻人头脑灵活。”

    看到村民们的麻烦解决了,自己儿子还跟着有钱赚,张向荣老脸上笑的也很开心,心说村子以后要发展,还是要靠这些年轻人啊。

    “可惜就出了一个赵大宝有点潜力,其他的小辈嘛……”

    心中暗暗叹息之时,张向荣也让张福根送了送赵镇海与赵大宝父子。

    就在这时,张妙可这腼腆的小妮子却突然从房间里出来将赵大宝一把拉住,羞红着脸嗫嚅道:“大宝哥,你先别走啊,来我房间一下。”

    “啊嘞?到房间?”

    看着小丫头羞赧的模样,赵大宝瞬间想歪了,“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