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2章 暂时解决!

    “前提条件?”

    众人一听,都很讶异。

    老村长张向荣不由问道:“大宝,什么前提条件?”

    “以后大家不许捕捞那些未成熟的小鱼小虾,否则一经发现,兰心阁便不再收购他的渔获!”

    赵大宝此话一出,众人尽皆沉默了。

    张向荣没有说话,但却是点了点头,其实,他早就知道这种做法是不对的,但看着青山村家家户户那么穷,他也就没说什么了。

    几位村民代表面露难色,他们也不想去捕捞那些小鱼虾,但问题是如果他们不这样的话,每天的收入又该如何保证?

    毕竟,那些小鱼虾也占据了不小的一部分收入啊。

    “大家的难处我都理解,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难不成明年就不捕鱼了?”赵大宝轻轻一叹。

    这时,一个弱弱的支持声响起:“我……我也觉得大宝哥说的对,细水长流比竭泽而渔好。”

    说话的是张妙可,小妮子话音落下,众人都是不由的将目光望向了她,容易害羞的她立刻闹了个大红脸。

    “都看着我干嘛呀!”

    张妙可一阵娇羞,旋即端了杯茶水,来到赵大宝身边,蚊吟道:“大宝哥,喝茶!”

    “这么客气啊,哈哈!”

    赵大宝笑了笑,接过茶水,饮了一口,赞道:“丫头泡的不错啊,可惜我是个粗人,喝不出是什么茶!”

    听到赵大宝的赞美,张妙可的心中一喜,“是爷爷收藏的那点大红袍。”

    “……”

    赵大宝一听,顿时吓一跳,赶忙望向张向荣,好嘛,老村长的收藏品,被他拿来牛饮了。

    张向荣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女,苍老的脸上也满是哭笑不得,道:“爷爷都舍不得喝的大红袍啊,就这样被你拿来给大宝喝了?”

    话中并没有丝毫的责备之意,只有老人对孙女浓浓的宠溺。

    “……爷爷您不是老说那茶好喝嘛!”

    张妙可俏皮的吐了吐香舌,酡红的脸蛋上是一片娇羞。

    “女生外向,都这样的!”

    众人哈哈一笑,纷纷开着玩笑。

    张妙可不由一阵羞赧,但在赵大宝身边坐下,准备在一旁静静听着。

    只是,她的目光还是不时瞄赵大宝一眼,然后又像惊慌的小鹿般立马移开,俏脸始终是红扑扑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被张妙可这小妮子这样一打岔,堂屋里的气氛倒是轻松了不少。

    “小丫头刚才说的不错,兰心阁收购是长期的,只为了一时的收入增长,而断了以后的赚钱机会,划不来!”

    赵大宝轻轻咳嗽一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又道:“另外,之前约定有一块钱的差价,那是补给福根叔的运输费,对不?”

    几位村民代表一听,都不约而同的点头。

    赵大宝微微一笑,道:“从现在起,我们村人,这一块钱差价就全部抹去,按照兰心阁标准的收购价,该给多少就给多少。”

    “真的?”一位村民代表有点不大相信。

    “大宝,你可别忽悠我们啊,没这差价了,难道我们自己运?”另一位村民代表也表示怀疑。

    张向荣也很惊疑,好奇问道:“大宝,到底咋回事儿啊?”

    他倒是不担心自己儿子的利益受损,看得出来赵大宝还是很照顾他家的,否则也不会把运输这事儿给张福根。

    张福根也不怎么担忧,说白了,他最近的这一点赚头,等于是赵大宝白送的。

    青山村虽然就他有辆货车,但镇上货车还是有很多的,赵大宝只要自己负责收购,那他的这点赚头完全能进赵大宝自己的腰包。

    赵大宝可以这样做,但却并没有这样做,说明这小子应该不会坑他的。

    何况,现在赵大宝说抹去那一块钱差价,但这家伙的前缀语是‘我们村’,言外之意是准备去其他渔村收购?

    其实最近不少其他村的人都来咨询他,想把他们捕捞的渔获拿到他这里贩卖。

    毕竟,镇上那些海鲜贩压价压的实在太狠了。

    但他都没有答应下来,原因很简单,必须保证本村人利益,否则,即便赵大宝不来找他的麻烦,他这老父亲也会把他皮扒了。

    所以,他去其他村收购海鲜不是问题,可问题是兰心阁要得了那么多?

    在众人的目光都望过来时,赵大宝淡淡一笑,开口说道:“兰心阁最近的生意很好,而我们的海鲜质量过硬,所以会准备增加采购量。”

    “采购量多少我不说了,但仅靠我们一个村子,肯定远远不能满足的。”

    说到这,赵大宝停了下来,喝了一口大红袍,嗯,这小妮子泡的这茶喝着确实不错,不愧是老村长都舍不得喝的茶啊。

    张妙可正在偷偷瞄赵大宝,没想到赵大宝突然望过来,两人眼光在空中碰撞,小妮子顿时心如鹿跳,俏脸瞬间又红了起来。

    “这么容易害羞!”

    赵大宝暗暗一笑,接着又有点疑惑,是错觉么?怎么感觉这丫头刚才似乎在偷看我呢?

    这时,其他人借着这么一个停顿,也都将刚才的消息消化了。

    “大宝,你的意思是我以后也可以去其他村收购海鲜?”张福根有一点欣喜,没想到猜测成真了。

    “是的!”

    赵大宝点点头,笑道:“以后兰心阁的采购量很大,福根叔你肯定是有的赚的。”

    “此外,在其他渔村的收购价格,你可以比之前再低一块,反正比镇上海鲜贩公道,其他村村民会乐意卖的。”

    “至于本村村民的海鲜运输,以后福根叔就不赚钱了吧,如何?”

    听完这一番话,张福根没细问,直接点头应道:“我没问题!”

    他虽然没有仔细问,但张福根有种直觉,即使免费给本村待村**输,以后的赚头也肯定比之前多。

    “几位觉得如何?”

    赵大宝将目光望向几位村民代表,这些都是在村中有一点威望的人。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没意见!”

    几位村民代表一合计,如果抹去一块钱差价,一天也能多赚百把块,这样,即使不捕捞小鱼小虾,收入也还是有保障的。

    何况,这也是利于子孙后代的事儿,可以做!

    眼见又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老村长张向荣也是开心的笑了,儿子利益有保障,村民也得到实惠,赵大宝的办法是一举两得。

    “好,一言为定!”

    赵大宝又重申一遍必须有节制的捕捞,之后让这些村民代表便带着商议结果,回去逐一通知全村人了。

    “大宝哥,你好棒!”

    看到赵大宝又一次轻松化解难题,张妙可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忍不住又闪烁起了很崇拜的目光。

    “这有什么棒不棒的啊,又不是完全解决问题。”

    赵大宝嘿嘿一笑,感情这小妮子把他当偶像了,呃,他肩负着一个小丫头的崇拜……压力好大!

    “没有完全解决么?”张妙可不禁眨眨眼,这不皆大欢喜了嘛。

    “这只是暂时解决。”

    说话的是张向荣,只听老人解释道:“以后等大家渔获减少时,这个问题还是会出来的。”

    “不错,抹去差价这一招也只是治标不治本。”

    赵大宝摊了摊手,无奈道:“治本的方法我倒是有,就是让大家更换装备,换上更大的渔船,去更远海域捕鱼。”

    “咦?这是一个好办法啊,大宝哥,那你刚才怎么不说?”张妙可眼睛一亮。

    “好什么好啊!”

    张向荣摸了一下孙女的脑袋,慈祥的笑了笑,说道:“这道理谁都知道,但谁舍得下那本钱?”

    “一艘中等型号的渔船,价值至少二三十万吧?”

    “二三十万?”张妙可吐了吐香舌,好贵,谁舍得下手去买啊!

    “渔获量减少这问题是个难题,暂时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吧,我再想想办法,最好能让大家在现有条件下弄到更多的渔获。”

    将杯中的大红袍一口喝光,赵大宝这才望向张福根道:“福根叔,刚才人多不好说,现在我向你透个底,兰心阁以后每天至少两千斤。”

    “两千斤?”

    张福根与张向荣都是一惊,张妙可也不禁瞪大了双眼,乖乖,这饭店一天多大客流量啊?

    “嗯!”

    看到三人跟他一样的反应,赵大宝也是不由的笑了笑,“福根叔,这么多海鲜量你肯定弄不完,所以,以后你负责一千斤的采购量。”

    “扣除本村三百斤的量,其他村你能收七百斤,就算是一块钱的差价,你每天也能赚七百元,如果是两块差价,那就是一千四了。”

    “其他村肯定也有一些次级的海鲜,你也可以弄到李氏海鲜批发贩卖,差价控制在五毛到一块差不多了,有钱大家赚,才皆大欢喜。”

    张福根粗略一算,好家伙,这样的话,以后他即使不打渔了,每天少说也能日赚一千。

    “好嘞,大宝,叔多谢你了。”张福根哈哈一笑,十分感激。

    他没问另外那一半的采购任务交给谁,反正光是赵大宝目前分给他的这一些,就已经足够他一人赚的盆满钵满的了。

    “行,那先这样,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吧,赵大宝便起身,快步往外而去。

    看起来他在过程中没获得好处,但其实他的好处是最大最多的,别忘了他可是有兰心阁的干股!

    所以,这一切他做的很开心。

    至于另外那一半采购任务,他也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

    “大宝这孩子真越来越有出息了,我听兰心阁那采购经理周琦说,兰心阁的老板非常看重大宝啊,他赚的钱肯定比我们只多不少!”

    就在赵大宝离去之后,张福根不免有些感慨,又望了望自己的女儿,笑道:“丫头你要是再大上几岁,我肯定把你提前嫁给他,哈哈!”

    “爸,你瞎说什么呢?”

    张妙可俏脸一阵酡红,嗔白了自己老爸一眼,接着又蚊吟一般说道:“再说,人家现在也不小嘛!”

    当然,最后一句声音太小了,也只有她自己听得到。

    至于张福根与张向荣,已经开始商量如何去其他村收购海鲜的事宜了,并没注意到正值青春期的小丫头那点感情萌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