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4章 有点猫腻!

    嘭

    使出夺命剪刀脚的贺静雅从天而降!

    之后她就像骑马一样,骑在赵大宝的脖子上。

    两条修长白皙的玉腿,将赵大宝紧紧桎梏住,不让他的上半身动弹。

    与此同时,她的两只手也没有闲着,一手按住赵大宝的天灵,一手托着他的下巴上扬。

    赵大宝的脖子就这样被卡着,即使是想动弹也动弹不了了,毕竟,贺静雅这丫头的力量可不小。

    “哈哈,表哥,我终于赢了,你终于输啦!”

    贺静雅将头低下来,凑到赵大宝的眼前,小脸上写满了兴奋。

    跟赵大宝交手多少次了,没有一次赢的,而这次她终于赢了,好爽耶!

    赵大宝:“……”

    赢?

    你赢什么赢啊!

    有能耐你穿条裤子再从上面跳下来偷袭我试试!

    赵大宝心中腹诽不已!

    这丫头太大胆了,穿条裙子就从上面跳下来玩偷袭。

    最关键的是,里面的小裤裤竟然是丁字型的,太无耻了,这摆明着是故意引诱他分神嘛!

    “……好啦好啦,算你赢了,快下来吧,都大姑娘了,还玩骑马啊!”

    赵大宝无奈投降,再这么下去的话,他都快受不了了。

    贺丫头的重量仅仅是一个次要原因,主要原因是与他脖颈现在紧贴的是……靠,不能再想了,一想就罪恶!

    “什么叫算你赢啊?明明就你是输了!”

    贺静雅哼哼了两声,双手一松,美臀一扭,就从赵大宝背后滑了下来。

    不过,就在她快要落地时,又从后面搂着赵大宝的脖颈,像布袋熊一般挂在他背上。

    “表哥,刚才是不是看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所以失神了?”

    贺静雅的揶揄声传来,赵大宝身体不由一僵,这死丫头,你都知道了还问什么问啊!

    “快下来吧,贺大小姐!”

    “就不就不,你不回答,我不下来。”贺静雅嘻嘻一笑,挂在赵大宝身上晃啊晃的,好不惬意。

    赵大宝:“……”

    有两团软柔的东西贴在背上,小丫头不停的晃啊晃,它们就不停的蹭啊蹭,蹭的他快血脉喷张了。

    这死丫头到底是有意的,还是故意的啊?

    赵大宝深吸了一口气,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一个大风车,把这丫头从后面转到身前。

    “表哥,你脸红了耶!”

    贺静雅嘻嘻一笑,摸摸赵大宝胸膛,“心脏跳的这么快,肯定被我猜中啦!”

    “臭丫头,成心的吧?”

    赵大宝瞪了瞪眼,但丫头一点不怕,笑道:“对啊,我刚换上的,好看不?”

    说到最后三个字时,丫头俏脸终于红了,但一双明眸却一眨不眨的盯着他,饱含期待。

    赵大宝忍不住心中一跳,刚才惊鸿一瞥当然好看,但嘴上却说着违心的话,“……不好看!”

    “迟疑了三秒钟,哼哼,这肯定是假话!”贺静雅一脸得意,戳穿某人的假话。

    “……”女人都这么聪明么?赵大宝无奈崩溃中。

    半响,他才敲了贺静雅一下,说道:“丫头你现在才多大啊,穿那种裤子太成熟了,不搭啊……”

    “哎呀,敲我干嘛,疼!”

    嗔白了赵大宝一眼,贺静雅才认真问道:“是真的不好看么?我以为你喜欢呢!”

    说完,小丫头才反应过来说漏嘴了。

    “我去换回来!”

    冲赵大宝吐了吐可爱的香舌,丫头抓起床上的卡通小裤裤,之后便一溜烟直奔卫生间了。

    “……”

    赵大宝惊愕的瞪大双眼,心中还在咀嚼丫头的话,以为我喜欢……这啥意思啊?

    如果我喜欢,她就那样穿?

    因为我喜欢,她才那样穿?

    “这丫头该不会是……”

    赵大宝吓了一跳,使劲的甩了甩头,“开什么玩笑啊,这怎么可能嘛……赵大宝,别胡思乱想!”

    虽然是如此告诫自己,但他还是有一点担忧,毕竟,他跟贺丫头可没血缘关系啊!

    就在他猜测不断时,一个声音从外传来:“小雅,小雅,死丫头,让你看店,怎么没人影啊?”

    是小姨刘慧欣!

    赵大宝心中一惊,赶忙走出了贺静雅的闺房,这时,刘慧欣也刚好从楼下上来。

    “呦,大宝,你怎么来了啊?”

    刘慧欣先是一愣,接着便是笑骂道:“你这臭小子,来之前也不跟小姨先说一声啊,真是的!”

    “临时有事才来的。”赵大宝嘿嘿一笑。

    小姨父贺家华也随后而来,好奇问道:“大宝,啥事儿啊?”

    “大宝也没吃午饭把?边吃边聊,小姨饭都做好了,对了,小雅今早就回来了。”

    刘慧欣插了一嘴,随即便嗔怪道:“小雅这死丫头片子呢?她表哥来了不招呼啊!”

    赵大宝听不禁有点尴尬,哪里没招呼啊,简直放了大招,他都快被那丫头秒杀了。

    就在这时,贺静雅已经换好小裤裤出来了,张口便叫道:“爸,妈,表哥欺负我!”

    “……”

    赵大宝顿时就差点吓趴了,乖乖,偶滴个神啊,这丫头不会将刚才的事情说出来吧?

    “你表哥欺负你?”

    刘慧欣一脸不信,哼道:“我看是你欺负你表哥还差不多!”

    “不是妈说你,你说你一个姑娘,天天挥拳踢腿的,像个假小子似的,妈都担心你以后嫁不出去!”

    无奈的摇了摇头,刘慧欣直接走向厨房,去端菜去了。

    贺静雅一听完,顿时泪流满面,心里哀嚎的道:“这果然不是亲妈啊!”

    与之相反,赵大宝则长长的松了口气,不愧是我的亲小姨,你的理解完全正确,我绝对是受害者啊!

    “爸……你听听我妈怎么说的啊!”贺静雅有些气不过,转而向贺家华撒娇。

    虽然被女儿撒娇很享受,但贺家华还是诚实的道:“其实爸也担心啊,你这丫头恐怕真难嫁出去。”

    “我看也就你表哥有能力降住你,要是嫁不出去就嫁你表哥好了!”

    刘慧欣从厨房出来,听到丈夫的玩笑话,也道:“对啊,要不嫁你表哥得了,反正你们感情也好!”

    赵大宝:“……”你们不是在说贺静雅嘛,怎么突然扯到我身上了?

    四人很快入座吃饭。

    不过,对于刚才的话题,刘慧欣跟贺家华都很有热情,依旧在不断的讨论这可能性。

    以往,贺静雅肯定是饭桌上最欢腾的。

    但这时候,她只是一声不吭的使劲扒饭,那脸蛋却已羞红的快滴血了。

    “大宝,你觉得咋样啊?”刘慧欣突然来了一句。

    一听这话,贺静雅立刻‘咻’竖起了小耳朵。

    “……”赵大宝哑口无言,这该怎么回答啊?

    不答应,估计以后贺丫头肯定没好脸色给他看了,说不定两人关系都会因此而极度恶化了。

    而答应……杜若兮估计会立刻用她那把大剪刀把他给咔嚓的!

    “好啦,这种玩笑怎能当真!”

    看着赵大宝一脸尴尬,贺家华赶忙出来圆场,问道:“大宝,你刚才说有事,啥事啊?”

    眼见话题终于转了,赵大宝松了一口气。

    但就在这时,他的脚被人踢了一下,他本能的望向贺静雅。

    果然,这丫头看他的眼神略幽怨……坏了,贺丫头说不定真有那心思!

    思绪微微的乱了乱,但他很快收敛心神,向贺家华说道:“小姨父,事情是这样的……”

    他将与李云生的合作细细的说了一番,很快让饭桌上的气氛变得严肃起来了。

    贺家华听完后,没有立刻答应,沉吟片刻之后,反而问了一句:“你跟那个李云生关系好么?”

    “……凑合吧,通过朋友认识的,小姨父为什么这么问?”

    “关系好,他不可能让你这么做;关系一般,他可能在利用你;关系差,那他就是在害你。”

    一听这话,赵大宝顿时就惊了,忙问道:“小姨父,这是什么道理啊?”

    他知道贺家华肯定不会骗他的,既然贺家华这么说了,肯定是有他的理由的。

    贺家华斟酌了一下说辞,才道:“大宝,你想,龙潭市距离汤屿镇才多远?私家车才半个小时车程!”

    “李云生可是龙潭市排名前三的海鲜批发商,他会是最近才知道汤屿镇这个货源市场吗?”

    “以前他肯定知道汤屿镇的情况,为什么没让人来采购?现在为何让你来采购?”

    “半个小时路程而已,他即使自己懒得跑,也可以找一个员工来采购,何必把中间的利润让给你?”

    赵大宝一时被问的哑口无言。

    但贺家华的问题,想想也都很在理,是啊,李云生完全可以自己弄,为什么把利润让一部分给他呢?

    “大宝,小姨父虽然不是什么大商人,但也是开店很多年的小商人,还是有一点心得体会!”

    贺家华认真的看着赵大宝,语重心长的道:“商人逐利,所谓关系,并不可靠。”

    “真正能让你跟一个商人牢牢绑在一起的,是你与他的商业利益紧密的联系在一起,至于其他的,都很脆弱的。”

    “……多谢小姨父教导!”

    赵大宝虽然不是听的很明白,但至少还是有一点点理解的。

    比如他跟秦兰的关系,应该就是这种紧密的,毕竟,他的美味蔬果让兰心阁餐馆利润翻了好几番。

    也因此,秦兰才会连夜给他10%的干股,以此来彻底将他绑在战车上。

    至于李云生,仅仅通过周琦介绍认识的,与他也只能说说泛泛之交,关系不可能像秦兰那样好。

    所以,李云生真想利用他的话,这也不是完全不可能的。

    当然,赵大宝也不会无缘无故去猜测一个合作伙伴。但至少被贺家华这么一提点,他确实觉得这件事里透着一点猫腻。

    “行,小姨父,这件事情我会再确认一下。”

    “嗯!”

    贺家华点了点头,不放心的叮嘱道:“大宝,你的心意是很好的,想让全镇渔民获利,但有些现象的背后肯定有原因的。”

    赵大宝应了一声,贺家华说的隐晦,但他基本明白了,在镇上这些黑心海鲜贩的背后,恐怕还有一股恐怖的黑暗势力。

    否则,这些年来不可能只有他一个人发现汤屿镇上的海鲜价格远远低于正常的市场价吧?

    被这些严肃的话题打扰了之后,后半场的饭桌上显然有点沉闷。

    吃完饭后,赵大宝便告辞了。

    贺静雅看出他心事重重,也就没在跟他胡闹什么,只说了两天去青山村玩,之后送他到路口才返回。

    赵大宝是想回家的,但李云生的事情像疙瘩一样,不弄清楚就膈应的他很难受。

    思忖一会儿,赵大宝眼睛一亮,陡然想到一个人,“她应该会很了解吧?”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感谢大家的打赏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