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57章 未雨绸缪!

    听到赵大宝的声音,人群自动让开道来。

    老夫子正不知所措,忽见赵大宝走过来,他的脸上也是一喜,说道:“如此甚好,交予汝了!”

    老夫子,姓名不为人所知,并不是青山村人。

    据说他早年从外面流离至青山村,之后就一直在青山村定居了下来。

    他从不农耕打渔,主要是教书育人,以村民接济为生,过的很清贫,但乐在其中。

    数十年的相处下来,他早已融入青山村,但还是有格格不入的地方,比如……说话方式!

    老夫子说话向来文绉绉的,时不时冒出几句之乎者也,听起来相当的另类与别扭。

    不过,青山村人听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

    赵大宝也不例外!

    “嗯!”

    轻轻的应了一声,赵大宝蹲在小胖墩身边,仔细的检查了起来。

    小胖墩伤在右脚大拇指,看上去像是被东西砸了,一片乌青之中渗着鲜血,看着都疼。

    他只是轻轻一触碰,小家伙就哇哇大哭,嘴里不断的喊着疼。

    稍稍检查了一会儿,他很快就判断出来,小胖墩的脚拇指骨头伤了。

    常言道,伤筋动骨一百天!

    若是去一般的医院治疗,小胖墩少不了受罪一番,没一两个月是好不了的。

    不过,依靠小灵雨术超强的恢复效果,却是能很快让受伤的骨头恢复。

    赵大宝抬起头来,冲人群喊了一句,“谁去我家把药箱拿来?”

    小灵雨术确实是能助人恢复,但也需要给小胖墩伤口消毒,不然这伤口很容易发生感染。

    “我去帮你拿!”

    一个小伙儿立刻说道,接着转身往他家跑去。

    见此,赵大宝也就安下心来,一边给小胖墩捏脚丫,一边施展着小灵雨术。

    小灵雨术的玄妙毋庸置疑,小胖墩很快就感觉不疼了,惊奇道:“大宝叔叔,不疼了啊!”

    “你大宝叔叔一出手,当然是顶呱呱啦!”

    赵大宝开着玩笑,通过灵力的感知,小家伙的指骨正在恢复,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了。

    过了片刻,刚才那位小伙儿帮他从家里拿来了药箱。

    打开药箱,他先取出自制的药酒给小家伙消毒一番,接着又擦涂了一点治疗跌打损伤的药膏。

    “小胖墩,把这个吃下。”

    赵大宝轻轻一笑,递给小家伙一枚培元丹,这丹药能够固本培元,能让小家伙更快恢复。

    “是糖果吗?”

    小胖墩接过培元丹,没细看就扔进嘴里,咕噜一下吞了下去。

    像是猪八戒吃人参果,还没尝出什么味道来,小胖墩又挠着头笑道:“大宝叔叔,再给一个!”

    “那是药啊,哪能多吃!”

    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赵大宝起身哈哈一笑,“好啦,以后注意点啊,不要上蹿下跳。”

    小胖墩将信将疑的活动了一下,发现脚拇指真的一点也不疼了。

    “大宝叔叔,你好厉害!”

    崇拜的望了赵大宝一眼,小胖墩憨憨一笑,乖巧的道了声谢,之后就跟其他小伙伴继续玩闹去了。

    周围众人见此,也是松了口气。

    “大宝,你现在不仅能治疗禽畜,给人看病也差不多了吧?”

    “我看你这赤脚半仙,该改称赤脚大仙了。”

    “哈哈,说的也是!”

    听着众人打趣的话,赵大宝也是笑起来,“行啊,以后大家有什么小灾小病,尽管来找我赤脚大仙帮忙!”

    以前他不怎么给人看病,是因为怕一不小心失手,担当不起责任。

    不过,现在他拥有小灵雨术,修为也达到炼气二层,对各方面的把握都增强了许多,给人看些一般的小病不是问题。

    众人一听这话,均是点头一笑,接着,便是各自散开,各忙各的去了。

    张向荣倒是没有离开,拍了拍赵大宝的肩膀,道:“大宝,又多亏你了啊!”

    说完,就望着面前这幢破旧教学楼,布满皱纹的老脸上满是无奈。

    “学堂当修葺矣!”

    老夫子也没有走,摸了摸三绺胡须,在旁边文绉绉的来一句。

    “嗯?”

    赵大宝有些疑惑,难道小胖墩受伤,跟教学楼有关系?

    张向荣看出他脸上的疑惑,便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赵大宝听了也是一阵后怕。

    原来,小胖墩并不是因自己打闹而弄伤的!

    而是学校屋顶上掉落下来一块瓦片,恰好将他的右脚大拇指砸个了正着。

    幸好是砸到了脚拇指,这万一砸到了他脑袋,小胖墩就真的危险了,后果不堪设想。

    “村长,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

    打量着面前的青山小学,赵大宝不无担忧的说道:“这栋教学楼都成危房了,也是该重新翻新一下了。”

    记得当年他在上小学的时候,青山小学就已经是这样子了。

    而如今二十多年时间过去了,学校竟然依旧没有怎么变化……

    不!

    不是没有变化,变化还是有的。

    比如,墙角的蜘蛛网更多了,墙壁上的石灰都掉了,墙体也向一边倾斜了……

    毫无疑问,这已经是一栋危房了,让孩子们继续在这里面读书上学很危险!

    张向荣叹了口气,老脸上满是无奈,“我也知道该翻新了啊,但是,村委实在拿不出钱啊!”

    赵大宝‘呃’了一声,一下子也说不出话来,青山村一直很穷,村委也确实没钱。

    “我再让村支书往镇上请款吧,不然,万一这教学楼哪天真的塌了,那后果……”

    张向荣神色凝重,没有继续说下去,一脸忧心忡忡的去找村支书郑卫桦商量如何往镇上请款去了。

    “吾之奈何……”

    老夫子也是轻轻一叹,文绉绉的说了一句话,便去给孩子们上课了。

    赵大宝眼见着大家都散了,他自然也背着药箱回家了,但心思却还在这教学楼上……

    他回到家中,父母在地里,还没有回来,孙玉香则在菜园里忙活着。

    “大宝,怎么了?”

    孙玉香从菜园里出来,看到赵大宝脸色凝重,便问道:“刚才有人替你拿药箱,这到底是谁生病了啊?”

    “没事儿,已经解决了!”

    赵大宝将方才的事说了一遍,孙玉香听之后也是一阵惊怕,“幸好没砸到头啊,否则肯定起窟窿!”

    高空坠物是很危险的,即使是一个小石头,从很高的地方掉下来也能产生很大的冲击力。

    更何可,是一块碎裂且锋利的瓦片呢!

    “确实是太不安全了,那教学楼该翻新了。”

    孙玉香也是叹了口气,担忧道:“你说万一孩子们有个好歹,这可叫大人们该怎么活啊。”

    孩子是生命的延续,也是长辈们的寄托,如果孩子出了问题,那整个家庭都完了。

    赵大宝点了点头,“我也担心这个啊!”

    说着,他一把将女人搂入怀中,不无烦恼道:“你说以后咱们的孩子也要在这读书呢,这种危房……”

    “我们的孩子?”

    一听这话,孙玉香俏脸不禁一红,羞赧道:“八字还没一撇呢,你想的太远了吧?”

    “什么叫八字还没一撇?以我们的高频率,就算我枪法再烂,也该给我中一次吧?”

    “枪法?”孙玉香愣了愣,还没明白过来,“什么枪法?”

    “就是这杆枪的枪法喽!”

    赵大宝嘿嘿一笑,亲了孙玉香一口,将女人的手朝他下面按去,“感觉到它的精神了么?”

    “……”

    孙玉香慌忙收回了手,轻轻啐了小男人一口,正想嗔怪几句,但他的手已经开始在她身上不规矩的作怪了。

    “……哎呀,讨厌!”

    孙玉香娇靥一片酡红,身躯不禁扭动了起来,“冤家,晚上再……再……唔!”

    话未说完,那樱桃小口就已经被吻住了,她挣扎的身躯也很快软下去。

    很快,在赵大宝的一声低吼声中,两人又溜进房间大战起来。

    一个小时后。

    气喘吁吁、香汗淋漓的孙玉香,嗔恼的阻止意欲再战的小男人,哀求道:“爸妈等下该回来了,我先去烧晚饭好不?”

    “晚上再好好收拾你!”

    赵大宝嘿嘿一笑,一拍女人的美臀,同意了。

    在孙玉香去烧晚饭后,赵大宝便打开了电脑,开始百度起来。

    教学楼的事情他还是不放心,为了他未来的孩子安全着想,这栋危楼也应该要翻新一下。

    不过,未雨绸缪也需要先估量估量,翻新这危楼到底需要多少钱。

    如果钱不是很多的话,等年底兰心阁分红了,他就拿大部分钱出来,再让村民各自出一点,一起把这危楼翻新了。

    教学楼这种东西既然要弄,自然是要把质量弄的好点,豆腐渣工程是绝不允许的。

    所以,赵大宝都按照中等标准来算,如果要翻新现有教学楼的话,钢筋、水泥、砖头、玻璃、人工……

    他粗略一算,好家伙,至少二十万!

    如果再要置办一些教学用具,比如课桌、椅子、凳子、篮球、排球、足球等,估计全部弄下来将近三十万!

    若还想再将学校装修的精美一些,那费用肯定就更高了,估计四五十万都不够。

    哪怕他年底即将成为百万富翁,这笔开销也足够让他掂量掂量,毕竟,这不是小数目啊!

    “算了,我也不是专业的,估的也不一定准。”

    赵大宝思忖许久,随后就关了电脑,“杨老是专业人士,明天找他算下吧,说不定并不需要这么多钱呢。”

    【作者题外话】: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