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73章 姐妹对话!

    第二天。

    孙晓月从睡梦之中醒来,一睁眼,发现孙玉香已经醒来了。

    “大姐,早!”

    “五妹,早!”

    孙晓月嘻嘻一笑,望着眼前的大姐,羡慕道:“大姐,你好漂亮啊。”

    说着,她不由自主伸出了自己的小手,摸了摸孙玉香白皙如雪的脸庞,柔柔滑滑,手感极佳。

    “好舒服!”

    孙晓月眯起了眼睛,小手渐渐往下滑去,‘唰’的一下,就钻进了孙玉香的衣领之中。

    “死丫头,干嘛呢?”

    孙玉香俏脸一红,还没来得及阻止,小丫头不老实的手,已是轻轻捏了几下。

    “软、柔、大、挺”

    孙晓月一脸揶揄,问道:“大姐夫一定很喜欢吧?”

    “”

    嗔白了小丫头一眼,孙玉香果断的反击,双手探出,上下进发,须臾间,直取黄龙。

    “大姐姐,不不来了”

    被孙玉香一捉弄,孙晓月立刻投降,“饶饶了我吧?别别挠痒痒哈哈哈大姐,好讨厌啊你!”

    两姐妹嬉闹片刻,这才紧挨在一起,彼此说着悄悄话。

    “五妹,昨晚睡的好么?”

    “还好啊!”

    孙晓月应了一声,接着俏脸便一红,却是想起了昨晚的事儿了,不由的朝着上铺望了一眼,发现上铺并没有什么人,想来赵大宝已经起床了。

    “大姐应该没发现吧?”

    孙晓月忐忑的看了看孙玉香,只见后者正笑吟吟的盯着她。

    紧接着,她就听孙玉香揶揄的问道:“是因为跟大姐一起睡才好,还是因为跟大姐夫睡才好?”

    “”

    孙晓月瞠目结舌,一下子接不上了,大姐怎么知道的?难道是大姐夫他

    我靠,这家伙难不成真的这么诚实?

    不对!

    那家伙再怎么诚实,这种事也不会说吧?

    惊愕的盯着孙玉香看了几秒,孙晓月才陡然想到一种可能,“大姐,你你你你昨晚也是装睡的?”

    孙玉香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道:“不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就想看看你这小丫头想玩什么花样。”

    “你牛!”

    孙晓月情不自禁做了一个哭的表情%2F(ㄒㄒ)%2F难怪她是大姐,我只是五妹啊!

    “你这个小丫头胆子不小啊,明目张胆的逗弄你大姐夫”

    孙玉香轻轻拍了一下小丫头的臀,哼道:“说吧,你个小脑袋里到底想什么啊?”

    “”孙晓月一时语塞,“大姐,我我我”

    她也搞不清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昨晚为何会做出那么疯狂的举动,现在仔细想想也是蛮不可思议的。

    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她最终才鼓起勇气问道:“大姐,大姐夫外外面是不是还有其他女人?”

    说完,她就盯着孙玉香,双眼一眨不眨,内心紧张忐忑。

    本以为孙玉香会矢口否认,又或者至少要遮掩一下子,但没想到她直接点了点头。

    “嗯,是的,他还有其他女人。”

    孙玉香浅浅一笑,略显好奇的问道:“这事儿你是怎么发现的啊?”

    “昨天下午我本想回房间拿点东西,恰好听到你跟大姐夫在床上聊天,你好像说是不跟大姐夫结婚领证”

    孙晓月一五一十的回答道,之后很不解的望着孙玉香,“大姐,你跟大姐夫到底啥关系啊?该不会是被大姐夫他给包包”

    最后那个‘养’字说不出口了,毕竟,这很侮辱自己的大姐,她也不希望这是真的。

    “傻丫头,瞎想什么呢?”

    没好气的瞪了眼孙晓月,孙玉香哭笑不得的说道:“你大姐夫现在真正的女人只有我一个。”

    “那你为什么不同意跟大姐夫结婚?”

    看着一脸微笑的大姐,她是真的有点迷糊了,不明白大姐怎么想的,按理说,自己的男人在外面有其他的女人,难道不应该非常愤怒或者恼火吗?

    但是再看看孙玉香呢?

    不仅没有生气,反而不愿结婚,这什么逻辑啊?

    “这事儿说来话长!”

    轻轻的拥着自己的小妹,孙玉香一脸微笑,心中平静如水,说道:“大姐的情况,你也很清楚,之前我真的害怕与大宝结婚,然后那梦魇般的诅咒又来了。”

    “所以,我始终不答应与大宝结婚,哪怕公婆都劝了我很多次。”

    “不过,从大宝给我的诸般说法,以及目前种种迹象表明,所谓克夫,纯属扯淡,你大姐我是具有旺夫命的女人!”

    “至于现在不想跟大宝结婚嘛很简单,他不是一个一般的农民,我照顾他的饮食起居还行,但在事业上就帮不了他了。”

    “我有种预感,以后大宝的事业一定会非常的显著与宏伟,他需要一个上得了台面、带的出手的妻子。”

    “这个人,不是我”

    听着孙玉香的喃喃自语,孙晓月被惊得目瞪口呆,赵大宝到底给自家大姐施展了什么迷魂术,竟然能够让大姐愿意为他付出到这种地步?

    “大姐,难道你不怕大姐夫以后变心么?”孙晓月不解的问道。

    “如果男人真的要变心,你认为那张纸能保障?”

    孙玉香淡淡的一笑,摸了摸孙晓月的头,“小妹,你可能没经历过,现在还理解不了,以后如果遇到你真正喜欢的男人,你就会明白为什么甘心付出一切。”

    “所以让你吃鸡蛋、喝酸奶也愿意?”孙晓月突然冷不丁的揶揄了一句。

    孙玉香:“”

    娇俏的脸庞浮现出两朵红云,她恶狠狠的瞪了小丫头一眼,嗔道:“死丫头,你还没嫁人呢,说这些羞不羞?”

    “到底是谁在不知羞啊?”

    孙晓月嗤嗤一笑,很好奇的询问道:“大姐,那那个难道不脏么?”

    “有点脏!”

    “那你为什么还难不成很舒服?”

    一听这话,孙玉香顿时面色一窘,“舒服?怎么可能舒服”

    “不舒服还让你那样?可恶!”

    孙晓月先愣了愣,接着就有点气愤,她感觉赵大宝让孙玉香做这样的事情太侮辱人了。

    “好啦,你不懂,这是夫妻间的一种情调哎呀,我跟你说这些干嘛!”

    孙玉香正解释着,突然她反应过来,盯着孙晓月哼道:“死丫头,我差一点就被你带跑了话题,你还没回答我昨晚想干嘛呢?”

    “嘻嘻,被你发现了啊!”

    可爱的吐了吐小香舌,孙晓月俏脸突然一红,“大姐,我想”

    “行了,我知道了!”

    孙晓月正说着,孙玉香突然将她打断,“肥水不流外人田,你想试试也可以。”

    “不过我有两个要求,第一,这事儿你不能告诉爸妈;第二,你这丫头不准强推大宝。”

    “”

    孙晓月听了欲哭无泪,“大姐,你还是我亲姐不?”

    竟然担心她把赵大宝强推了,你咋不担心赵大宝强推她啊?

    “正因为我是你亲姐,所以才更加了解你,外表看着挺单纯,其实小花招贼多。”

    孙玉香嘴角一扬,笑道:“我可要为我老公的清白着想。”

    “大姐,讨厌,你”

    孙晓月一阵气恼,接着便扑了上去,与孙玉香又嬉闹起来。

    如果赵大宝还在这里的话,肯定可以免费的大饱眼福,可惜他早早的起床晨练了。

    孙林田村西边,一处山峰之巅。

    赵大宝吞吐完朝阳,缓缓的停止运转长生诀,收功而起。

    矗立峰巅,眺望远方,连绵的山脉连接着远处,直到大青山的南端入海。

    孙林田村大概是整个汤屿镇地势最高之处了,在这里他依稀能俯瞰汤屿镇大大小小的村落,视野开阔,十分享受。

    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赵大宝准备返回吃早饭。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松子‘咻’的砸了过来,不偏不倚,正中脑袋。

    “谁?”

    赵大宝眉头一挑,环顾四周,只听风声簌簌,并未看见人影。

    “难道是风吹来的?”

    就在他疑惑之时,又一个松子砸来,这下他反应很快,一个转身,抬头望去,很快,他就发现了凶手。

    只见在不远处的一颗松树上,一只小猴子正欢快的跳跃着,似乎是正想要躲闪,但发现被他看到后,也就大胆的停下来,与他对视。

    “呦呵,小家伙,还蛮调皮的嘛!”

    赵大宝抬手朝着小猴子挥了一下,看那个样子仿佛是在扔什么东西,小家伙见状立刻‘咻咻咻’溜了。

    过了片刻,这小猴子发现赵大宝只是在戏弄它,顿时很气愤的咿咿呀呀的叫了几声,摘了个松子就又朝赵大宝扔了过来。

    “小家伙脾气不小,看我不把你逮着,狠狠收拾你一顿。”

    赵大宝也是起了好奇心,这小猴子看着挺机灵的,逮住耍一耍也是蛮好的。

    一念及此,他便向着小猴子冲去,修炼长生诀八年的他,要说身体的灵活性上,可不见得会输给猴子。

    叽叽叽叽

    小猴子本来还不怎么在意的,但看到赵大宝像只猴子一样不,比猴子还快的爬上树,它顿时吓的屁滚尿流,向附近一颗树上逃去。

    “哪里跑!”

    赵大宝嘿嘿一笑,直接运起长生诀,也是一跳,身轻如燕,追了上去。

    叽叽叽叽

    小猴子更是吓的亡魂大冒,不停的逃窜。

    赵大宝紧追不舍,视这山野如无物,常年在深山老林里采药的他,在山野之间行走奔跑可不慢。

    一追一逃,转眼之间,时间流逝。

    待小猴子筋疲力尽,赵大宝将之逮着时,已是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小家伙,可算是逮着你了”

    赵大宝也是吁了口气,抬头望了望四周环境,看到前面不远处的房屋,他似乎已经到了孙林田村附近的罗家坝了。

    而就在他查看环境时,一个嗔恼的娇叱之声,陡然从前面那栋房传来。

    “赵大宝,你无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