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78章 要脱掉吗?

    当赵大宝与顾盼盼冲进侧房时,看到是这样滑稽又好笑的一幕:

    调皮的小猴子小灰,在哈士奇二毛身上,不停挠着它的毛发,二毛虽然怒发冲冠,但狗嘴却怎么也咬不到灵活的小灰。

    叽叽叽叽

    聪明的小灰也察觉到赵大宝的到来,当即‘唰’的一下从二毛身上跳开,之后小灰站在高处,冲着二毛龇牙咧嘴,那模样分明在嘲笑。

    嗷嗷嗷

    哈士奇二毛非常恼火,根本不管顾盼盼喝止,狗眼瞪着小猴子小灰一阵狂吠。

    不过,小灰爬的位置太高了,它即便想咬也够不着,只能无奈的狂吠不止。

    “小灰,给我安分点。”

    赵大宝对着小猴子怒目一瞪,快步走过去一把将它拎起来,“再闹我就把你链起来!”

    小家伙似乎看出赵大宝生气了,立刻非常乖巧的待在他肩膀上,老老实实,安分守己。

    与之相比,二毛却依旧不愿罢休,剑拔弩张的瞪着小灰,很有种不死不休之意。

    “二毛!”

    顾盼盼使劲安抚这条笨狗,但效果显然不是非常理想。

    众所周知,哈士奇这种狗可是出了名的蠢,精力充沛,喜欢乱叫,经常乱跑,还不认家。

    一不小心,它自个儿就跑的迷路,不知道怎么回家了。

    饲养养这种宠物狗,花费的心思可不少,但它让你开心的地方也不少,比如经常有各种蠢萌的表情,绝对会让你忍俊不禁。

    看到顾盼盼安抚不了二毛,赵大宝在将小灰搞定之后,便是说道:“盼盼,我来试试。”

    “大宝哥哥,二毛认生,还是我来”

    顾盼盼正劝阻着赵大宝,认为他不可能安抚得了,然而,她话还没说完,就乖乖闭嘴了。

    “这怎么可能?”

    顾盼盼瞪大了星眸,惊愕不已,问道:“大宝哥哥,你怎么办到的?”

    只见赵大宝将手伸过去,二毛这条蠢狗竟不认生,摇着尾巴便是蹭了过去,那亲热劲儿简直比跟她这个主人还热情啊。

    这时,米雪也随之而来,看到这一幕,也暗暗惊奇,她家养的这条哈士奇一向对陌生人不怎么感冒,为何会到赵大宝表现的如此热情?

    而最重要的是,刚刚二毛明明很愤怒,怎么赵大宝随便一模,这蠢货就温顺了下来?

    “你忘记了?我之前给二毛吃过黄瓜啊,这家伙应该还认识我吧!”

    赵大宝对顾盼盼笑了笑,说了个似是而非的答案。

    其实,真正让二毛温顺下来的原因,当然是由于小灵雨术的玄妙。

    哈士奇虽然蠢萌,但并不是真的傻,小灵雨术催生而来的灵雨中蕴含的灵气对动物很有吸引力,大白、小灰、二毛都无法抗拒!

    “二毛,小灰,你俩要好好相处,知道不?”

    赵大宝淡淡一笑,像教训小孩子般,对两个家伙说道:“你们谁不听话,我就不喜欢谁。”

    嗷呜

    二毛舔了舔赵大宝的手,十分热情,仿佛在说它已经明白了。

    小灰这机灵鬼更是搞笑,直接从赵大宝肩上跳下,再次窜到了二毛的身上,两只爪子给它捋起毛发。

    顾盼盼:“”

    米雪:“”

    这对母女花对视一眼,俏脸上都是一脸震惊,这这这见鬼了吗?

    刚才小灰与二毛还剑拔弩张,赵大宝这家伙只是说了两句,结果这两个牲口不仅安静下来,还相安无事的成了亲密小伙伴?

    职业驯兽师都没这么厉害吧?

    杜若兮也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又上下打量小男人,心说这家伙难不成兽医当久了,能无形中让动物对他有好感吗?

    各人想法不一,但毫无疑问,赵大宝这一手让她们都很惊讶。

    “大宝哥哥,它叫小灰,我能抱抱吗?”

    顾盼盼看到小灰机灵的模样,一下子就喜欢了这只小家伙,不过,她有点怕被小猴子的爪子挠。

    “行啊,抱吧!”

    赵大宝轻轻一笑,说着,又对小灰叮嘱道:“小灰,给我乖点啊!”

    叽叽

    小灰一阵叫唤,当顾盼盼抱时,它表现的非常温顺乖巧,一点也不紧张或者乱挠。

    不仅如此,机灵的小家伙还学着二毛刚才的动作,用它毛茸茸的小脑袋对顾盼盼蹭了蹭。

    顷刻间,这个举动就俘获了顾盼盼那颗少女的心。

    “啊好可爱!”

    顾盼盼娇靥如花,对小灰一阵亲吻,喜欢到了极点。

    见状,赵大宝不由一阵羡慕嫉妒恨,丫的,他这会儿能变成小灰就好了,这样岂不就能被小丫头又亲又抱了?

    搞定了两只宠物的纷争,四个人再一次回到客厅。

    这时,镇委书记顾源也已经是洗完了澡,换上干净衣服神清气爽的出来了。

    看到孙女手中抱着的小猴子,顾源一阵惊疑,当即询问起来,“盼盼,这小猴子哪儿来的啊?”

    顾盼盼迫不及待的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听完之后,顾源也是惊愕不已,笑道:“大宝不愧是半仙啊,动物都跟你很亲近。”

    “顾书记说笑了。”

    “哪里,哪里,你半仙的名字,我也有所耳闻。”

    顾源哈哈一笑,打量着赵大宝,眼神很是欣赏,“听说你给老百姓看兽病收费很低,这一点很不错,像你这样的人,太少!”

    “嘿嘿!”

    赵大宝挠了挠头,并没有太谦虚了,毕竟这本就是事实,太谦虚岂不虚伪了?

    而看到他这样子,顾源又开怀一笑,仕途摸爬滚打很多年,他看过各式各样的人,识人之明,还是有点。

    所以,他一眼就看出赵大宝比较实诚,这样的人一是一,二是二,让人放心。

    接下来,几个人又聊了一下家常,氛围也愈发轻松与和谐,仿佛这不是镇委书记家,而是一个平常老百姓家。

    过了片刻,顾源倏然对杜若兮淡笑道:“若兮,我们去书房谈点工作上的事情。”

    “好的!”

    杜若兮轻轻点点头,跟着顾源去了书房,而在临走之前,冲赵大宝一笑。

    显然,经过之前赵大宝的这一番铺垫,即便与顾源还有些冲突的地方,但如今也有了很好的缓冲余地,不会脸红脖子粗。

    而与顾源这个一把手和谐的关系,无疑有利于她接下来的工作开展。

    毕竟,她目前而言最最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政绩,没时间将心思花在尔虞我诈的权利争斗上。

    两人一走,客厅里就剩下赵大宝、顾盼盼与米雪三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片刻之后,米雪突然对赵大宝说道:“大宝,以前我生完盼盼坐月子时没坐好,落下了一点病根,怎么都治不好,不知道你能不能?”

    一听这话,顾盼盼也是眼睛一亮,兴奋道:“对啊,大宝哥哥,我妈妈经常生病,身子向来很虚弱,你帮忙看一看呗。”

    女人生宝宝很耗费精气神,之后身体都是非常虚弱的,所以需要一些时间来调养,而这也就是俗称的坐月子。

    一般而言,都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来调养身体。

    在这期间,若是没有注意调理好身体,女人很容易落下一些病根,引发大大小小的妇科疾病。

    也因此,坐月子对女人而言非常重要,一般都要求家人要好好照顾,不能让她们感染风寒之类的。

    “嗯,我可以试一试。”

    赵大宝点了点头,不过他有点为难,“阿姨,但是”

    如果是一般妇女,检查也就检查了,医生眼中无男女。

    可这是顾盼盼的母亲,更是镇委书记儿媳啊,他要没有顾虑,那是不可能的。

    “你就像给我爸那样推拿一下好了。”

    看着赵大宝支支吾吾的样子,米雪略微一想,也就明白了他的顾忌,当即轻轻一笑,“客厅里不太方便,那去我的卧室吧。”

    说着,已是从沙发上站起来,柳腰美臀,一摇一摆,走了过去。

    赵大宝:“”

    人家米雪都已经这么说了,他再迟疑岂不是不给面子?

    见此,顾盼盼也嘻嘻一笑,抱着小灰跟了过来。

    走进米雪的卧室,赵大宝便看到墙壁上挂着一幅结婚照,其中一个正是米雪。

    十多年前的米雪跟现在看上去没什么两样,时光并没在她的身上留下什么明显的痕迹,依旧是一张娃娃脸,只是身材丰腴了些。

    另外一个自然是米雪的丈夫,看上去跟顾源很像,浓眉大眼,棱角分明,英气十足。

    打量了照片片刻,赵大宝随口问道:“阿姨,顾叔叔现在在哪儿呢?”

    这话刚一说出口,他就有些后悔了,因为米雪的神色一瞬间暗淡了一些。

    “我爸爸死了。”

    顾盼盼倒是替米雪回答了,只见这个小丫头抱着小灰,愣愣的看着墙壁上结婚照,说道:“我爸爸是一个军人,在部队服役时死了。”

    “对对不起,我不知道顾叔叔他”

    赵大宝一阵惊愕,连忙解释,他真不知道原来顾源的儿子已经死了,这这这没听杜若兮跟他说起过啊!

    “没事儿!”

    米雪摆了摆手,神色恢复如常,淡淡的道:“他都走了十多年了,那时盼盼刚出生呢!”

    “难怪!”

    赵大宝恍然大悟,米雪月子没坐好,估计跟这事儿有关系吧。

    “大宝,来吧。”

    米雪说了一声,又问道:“我的裙子需要脱掉吗?”

    她看赵大宝替顾源推拿时,可是将他后背给露出来的,她这是连衣裙,可没法撩起来,仅仅露出背部。

    如果要露出背部,那就只能全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