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80章 以理服人!

    汤屿镇,顾源家。

    顾源与杜若兮从书房中走出来,两人脸上都是挂着淡淡的笑意。

    “顾书记,多谢了。”

    杜若兮对此次顾家之行很满意,经过与顾源在书房中一番谈话,她成功与顾源达成了某种共识。

    以后,她的一些工作会获得顾源的支持,比如眼下即将建造的女神之泪孵化基地

    而之所以能有这般良好的氛围,赵大宝在其中的作用不可忽视。

    毕竟,没有赵大宝与顾盼盼的良好关系,以及赵大宝替顾源治好身体疾病,她想要与顾源如此快的达成共识,一个字,难!

    “共同造福汤屿镇百姓,杜镇长谈何谢与不谢。”

    顾源淡淡一笑,与杜若兮达成共识,固然有赵大宝的因素,但也是他笃定杜若兮身份背景非同一般。

    否则,一个二十六岁的小丫头,怎么可能成为一镇之长,这背后的能量太大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在刚才的谈话中,杜若兮透了个底,她在汤屿镇最多只会待上两年,之后无论如何都会运作至她处。

    换言之,她只想要政绩,对于拉班结派,不感兴趣。

    也因此,所谓无欲则刚,但凡阻挠她的,都会被她采用最直接最暴力的手段清除。

    对于这一点,顾源已经有所见识。

    之前那些镇政府中的老资格一派,不都是受到一股来自市里的压力,然后才都偃旗息鼓,不敢跟杜若兮作对。

    顾源其实也动用了一点关系去调查,最后发现那股压力来自市纪委书记张维国。

    对于张维国这个人,顾源也是有所耳闻,此人一向我行我素,不会卖任何人面子,但这一次竟然帮助杜若兮,个中的意思值得让人深思。

    一个实权派的市委常委在背后支持,仅仅是这股力量就让顾源不敢小觑。

    何况,他不认为杜若兮背后仅仅这股力量,她的背后一定还有更加恐怖的能量。

    为什么这么说?

    仕途权术博弈,一般来说,先出的牌都不是最大的,张维国既然第一个站出来支持杜若兮,说明这张牌在杜若兮手中不是最大的。

    试想,一个实权派的市委常委,竟不是杜若兮最大的牌,在汤屿镇这样一个小镇,还有比这个更恐怖的吗?

    诸多因素结合在一起,顾源做出了最终决定,犯不着与杜若兮争斗,不如借她背后的能量,一起实实在在做点事。

    如此,他或许还能在退休前往上再走一步,何乐不为?

    两人谈笑风生的走出书房,客厅里只有米雪与顾盼盼,至于赵大宝则不见踪影了。

    “大宝呢?”顾源疑惑的问道。

    杜若兮也一脸迷茫,因为小灰还在这儿,赵大宝怎么不见了?

    “大宝刚刚接了一个电话,之后就怒气冲冲的走了。”

    看到两人出来了,米雪就站了起来,介绍刚才的情况,“当时他接到的是他表妹的电话,我隐隐约约听见那头有哭泣声”

    听着米雪的介绍,杜若兮眉头一皱,顾不得顾源在场,便是掏出手机拨打了赵大宝的电话,嘟嘟两声,电话很快接通了。

    “喂,大宝,你在哪儿呢?”

    “我刚刚到龙潭市,静雅让人欺负了。”

    “我说你可别冲动,凡事能用脑袋的,就绝不用武力啊!”

    “我会冷静处理的,放心吧,嘿嘿!”

    听见那头赵大宝的声音比较稳定,杜若兮心中的担忧也就稍稍放下,又问道:“那到底是什么事情?”

    “没多大事儿,就是被人欺负了,小丫头正在哭呢,我过来安慰安慰。”

    赵大宝正说着,突然话音一转,说道:“好了,若兮,我看到小丫头了,先这样啊,回去再聊。”

    嘟嘟嘟

    电话很快就被赵大宝挂断了!

    望着手机愣了片刻,杜若兮也没去多想,将情况跟顾源等人说了一下,之后便告辞回镇政府上班了。

    至于小灰则留下来让顾盼盼暂时照顾,反正这小丫头看样子也非常喜欢小灰。

    ******

    龙潭市,市中心,公园中。

    赵大宝看到了贺静雅,小妮子依旧双眼通红,在看到他之后,直接扑了上来,眼泪汪汪,委屈不小。

    “乖,静雅,不哭了!”

    轻轻抱着贺静雅的身躯,赵大宝一边替她擦眼泪,一边双目喷火的嘶吼道:“到底哪个王八蛋,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敢摸你的胸!”

    刚才在电话里贺静雅哭哭啼啼的,也没怎么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他担心小妮子出什么意外,就急急忙忙的迅速赶过来。

    “是一个叫金邰贤的人!”

    贺静雅有些哽咽,断断续续的说道:“他他是黑带高手,好像是来华夏交流的。”

    “今天他来龙潭市跆拳道馆参观,当时他提出与我来一场友谊赛,我没多想就答应了,哪知这家伙竟然”

    说到这,贺静雅又伤心的哭了起来。

    看到小妮子如此的凄楚可怜,赵大宝的怒火瞬间升腾而起,去他娘的冷静啊!

    从小到大,因为他家就三口人,上下没有兄弟姐妹,又由于与小姨家关系很近很好,所以表妹是他最珍爱的宝贝了。

    用一句话来形容这种珍爱的程度,大概就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里怕摔了!

    就是这样一个被他珍视无比的认,现在竟然被那个什么金邰贤袭胸,该死,这个的王八蛋,老子一定扒了他的皮!

    “那姓金的现在还在跆拳道馆里?”

    赵大宝咬牙切齿,眼睛中冒着凶光,周身也煞气腾腾,仿佛从地狱中走出的修罗杀神。

    看到这个样子的赵大宝,贺静雅也是吓了一大跳,赶忙说道:“表哥,他他并没有得逞啦。”

    “他是想借比赛的机会袭我胸,但我却是看出他的不轨企图,提前一下脚踢到了他的胯下”

    说着,贺静雅的俏脸也是一红,冲着赵大宝吐了吐香舌,毕竟这样的举动太野蛮太不淑女了。

    “那你干什么哭啊?”

    赵大宝不由一阵惊愕,涌起的怒火稍稍平息。

    他以为贺静雅吃亏了,但现在看来还不错啊,至于贺静雅踢的部位防狼就是应该这么干!

    贺静雅一脸委屈,呜咽道:“那个金邰贤似乎是一个重要人物,我得罪了他,又不愿道歉,跆拳道馆主当场就把我给开除了!”

    “那馆主是眼瞎吗?看不出你被欺负?”

    赵大宝骂了一句,旋即又安慰的道:“开除就开除吧,这样的花拳绣腿,练着有什么意思?”

    “话不是这么说嘛!”

    经过了这么一会儿,贺静雅也稳定下来,哼道:“错又不在我,这样被开除,我很不甘心!”

    对这点赵大宝倒是理解,任谁被误会都不会开心。

    况且,他也知道贺静雅确实喜欢跆拳道,在那个道馆里也修炼了不少时间,平常没事情的时候就会去耍一耍。

    虽然他看不起那玩意儿,但还是很支持贺静雅的,毕竟,即便那玩意再花拳绣腿,练一练对身体也有好处。

    看着怀中闷闷不乐的小妮子,暗暗思忖片刻,他就大手一挥,说道:“走,那我带你去评评理,看看那馆主怎么说。”

    “有用么?”贺静雅有些怀疑。

    那馆主显然更在意那金邰贤的身份,不然也不会堂而皇之的把她开除了。

    “你表哥最擅长的,就是以理服人啊!”

    赵大宝嘿嘿的一笑,之后便带着贺静雅,直奔跆拳道馆而去。

    贺静雅先前所在的跆拳道馆,其实是龙潭市跆拳道的总馆,名字称为龙潭馆!

    这是一所专业性的跆拳道馆,馆主曾经也是职业跆拳道手,按照跆拳道实力等级的划分,乃是黑带三段,在龙潭市算得上很不错的了。

    也因此,才吸引了一大批跆拳道爱好者在这里报名学习,道馆的生源十分不错,像贺静雅这样的学员,多不胜数。

    龙潭馆距离市中心的公园不远,没过多久,贺静雅与赵大宝就来到龙潭馆。

    “表哥,你准备怎么办?”

    贺静雅不太清楚赵大宝的想法,但总感觉即便赵大宝现在来了,也没有用,人家都把她开除了,她也不想再回去了。

    当然,如果赵大宝能为她讨回一个公道,出口恶气,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只是,真的可能么?

    就在贺静雅满心疑惑时,赵大宝却只对她笑了笑,“放心,跟我来吧,山人自有妙计!”

    说着,便是牵着小妮子柔弱无骨的手,抬头挺胸,大步往馆内而去。

    龙潭馆的主区在一楼,不过由于刚才的事情,现在修炼室的门关了,见状,贺静雅正准备去敲门,但却被赵大宝阻止了。

    “表妹,我来。”

    赵大宝淡淡一笑,接着,他就是走到门前,二话不说,灵力运转,右脚一抬,暴力踢出。

    轰隆

    宛如一颗炮弹陡然炸响,贺静雅只见那两扇大门,顷刻之间,倒飞而去。

    随后,她就听到赵大宝冲着室内怒声大吼,舌绽惊雷,“金邰贤在哪儿?给老子滚出来!”

    声音滚滚,犹若春雷,震的所有人双耳嗡嗡作响,立刻吸引了室内人的注意。

    贺静雅目瞪口呆,靠,表哥,你就是这样以理服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