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96章 嗔怒亦可!

    办公室中。

    看着赵大宝尴尬之状,米雪也笑的花枝乱颤,揶揄道:“大宝,我看小兰的提议不错噢!”

    赵大宝:“”

    望着面前两个成熟美妇,他也是满心的无可奈何。

    堂堂一介七尺男儿,竟然谈被养的话题,而且无法暴力反抗心好累!

    “好啦,咱别逗这小子了!”

    秦兰嘻嘻一笑,打趣完赵大宝,便坐在米雪的身边,说道%3A“雪姐,你现在身体怎么样咦,你今天这裙子有点褶皱啊!”

    她本来是想关心一下米雪的身体状况,但注意力很快就被米雪的连衣裙吸引,只见米黄的连衣裙布满褶皱,仿佛像是被什么揉过了一样。

    “啊这个我出门忘记熨了!”

    米雪惊了一下,连忙给出了一个似是而非的解释,但显然这个解释不能令秦兰信服。

    “是么?”

    秦兰的目光中充满怀疑,她跟米雪是很多女的闺蜜,怎会不知道米雪的习惯?

    米雪这女人生活的很精致很小资,像这种出门穿着褶皱衣服的事儿,这些年估计一次都没做过吧。

    今天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否则,米雪肯定是在说谎。

    但她为什么要说谎呢?她说谎又是在掩饰什么呢?

    秦兰狐疑的目光,不自觉的转向赵大宝,刚才孤男寡女,独处一室,这两人该不会是

    赵大宝刚才听秦兰问米雪时,心就已经悬在半空了,米雪裙子之所以那么褶皱,完全是拜他所赐啊。

    现在见秦兰望了过来,眼神还那么的我去,大姐啊,我跟米雪只有医生与病人的关系,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好么?

    赵大宝在心里暗暗喊冤,但是也不能真的开口辩说,否则这事情是越描越黑。

    眼见着这般情形,米雪也有点后悔,早知道这样的话,刚刚还不如脱掉裙子得了,也省的在闺蜜面前丢脸。

    她与秦兰不同。

    秦兰一直是孤家寡人一个,与赵大宝关系再怎么混乱,也不会有谁指责秦兰半句。

    可她还是有家庭的,丈夫虽死了十几年,但她还有个女儿啊,若有风言风语传出,那影响可就不好了。

    但是,她跟赵大宝想法一样,这事情完全不能解释,不然就是越描越黑了,有点欲盖弥彰的意思。

    虽然,她与赵大宝明明没发生什么过分逾越的事情。

    一时间,办公室内的气氛有些诡异。

    秦兰盯着赵大宝瞅了好一会儿,各种心思也是在脑海之中急转。

    或许,赵大宝与米雪之间确实有猫腻,但秦兰能在生意场上混的如鱼得水,情商自然是相当高的,知道这种事情不宜点破。

    再说了,即便两个人有什么男女关系,那又如何?

    这些年米雪一直守寡,她之所以没有再嫁人,完全是为顾盼盼考虑,如今顾盼盼已经长大成人了,她也是时候追求自己的幸福。

    也因此,秦兰作为米雪多年的闺蜜,若赵大宝与米雪真有关系,那她只会替米雪感到开心。

    毕竟,她无论如何也不会独自享有赵大宝,而米雪也不会真的想跟赵大宝结婚,所以她与米雪之间没有矛盾冲突点,不是么?

    想到这里,她这才唇角微微勾起,轻声笑道:“大宝,你准备什么时候给我治疗啊?”

    “啊?”

    赵大宝正自坐立不安,满心想着怎么解释呢,哪知秦兰陡然转移话题,差点让他没有反应过来。

    不过,很快,他就镇定下来,问道:“兰姐,千年太岁买回来了没?”

    之前秦兰与他通电话时,说过千年太岁有着落了,而以秦兰的雄厚财力,应该已经买回来了吧。

    “没有!”

    秦兰本来很开心的,但一提起这事儿,脸上立刻就浮现一抹愠色,说道:“那家伙本来答应卖我的,但后来不知是谁横插了一脚,现在狮子大开口,要价竟高达一百万。”

    秦兰不是出不起一百万,其实,别说一百万,就是五百万,她也出得起。

    秦兰真正恼火的是,本来谈好的六十万,无端被提升了四十万,作为一个生意人,这是不能接受的。

    很显然,这期间肯定有人插了一脚,让卖家故意把价格抬高了。

    甚至,秦兰估计她即使是同意一百万,难保那卖家又说要一百五十万,毕竟反复过一次的人,再反复一次也很正常。

    问了下具体情况,赵大宝听完之后,也很气愤,凭空涨了四十万,这确实是一件让人恼火的事情。

    “要不兰姐你再换一家买吧?我看网上有不少卖太岁的。”

    赵大宝沉吟片刻,说道:“不过质量到底如何,你还需要看清楚了,这年头造假的也不少。”

    秦兰应了一声,也是点了点头,她最讨厌言而无信的人,既然那个家伙出尔反尔,所幸就换一家买好了。

    米雪在旁边听着,突然插了一句,笑道:“小兰也不是非常懂药材,大宝,要不下次你陪小兰一起去买吧?”

    赵大宝也是眼睛一亮,反正他最近没什么事,陪着秦兰去买太岁也不错,至少不会让秦兰上当受骗啊。

    “我没意见,兰姐同意,就行!”

    “行啊。”

    秦兰笑的很妩媚,“下次我去买太岁,肯定找你一起去。”

    “嗯,孤男寡女,两个人一起同行,路上一定很销魂。”

    米雪嗤嗤一笑,望着两人,一脸揶揄。

    赵大宝:“”

    女人放开之后,还真是很大胆。

    他记得上次在顾家初见米雪时,还觉得她非常的端庄与温婉的,怎么现在好吧,女人是一种很会装的复杂动物!

    相较于赵大宝的尴尬,秦兰可就非常直接了,一把将米雪扑倒在沙发上,哼道:“死丫头,说什么呢?”

    说着,双手便在米雪身上折腾起来,这里摸摸,那里挠挠。

    “呀小兰,还有人呢?”

    “哼哼,怕什么?又不是没被摸过!”

    秦兰这话说的模棱两可,到底米雪是没被她摸过,还是没有被赵大宝摸过或许,兼而有之吧。

    “小兰,你讨厌!”

    米雪俏脸嫣红,刚开始还挣扎,后来也是恼了,直接开始反击,与秦兰很快打成一团。

    那般战况,相当惨烈。

    赵大宝在一旁直接看的目瞪口呆,丫的两个女人闹起来还真疯狂啊!

    当一个黑色镂空的东西扔到脸上,他就彻彻底底无法再保持淡定了,“我靠,这不是胸”

    眼瞅着两女已经发展成衣衫不整,他在旁边是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甚至,他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偷偷溜走,不然,再看下去,估计两女会演变成衣裳全无吧?

    “我还是走吧!”

    赵大宝狠狠偷瞄了好几眼,之后有些恋恋不舍的走了,不走不行,他再不走,怕是把持不住自己,也加入二女的战团。

    到时候,他左拥右抱固然是享受齐人之福,可随之而来的问题就非常难解了,推倒二女肯定不行,但不推倒他难受啊!

    “好啦,好啦,他已经走了!”

    赵大宝走后片刻,米雪推了推秦兰,嗔道:“小兰,别闹了,真是的,想让他走就说呗,何必这么拐弯抹角的,白白便宜了那小子。”

    “呵呵,又不是没便宜过?”

    秦兰笑的很柔媚,也懒得整理衣服,依旧紧挨着米雪,问道:“快快快,刚才我怕你会尴尬,这才将那小子支走,现在没外人了,快说说,你跟那小子咋回事儿啊?”

    “别告诉我你俩刚才没发生什么,我可不是瞎子,哼哼!”

    米雪听完,顿时大囧,嗔白了秦兰一眼,一边慢慢整理不整的连衣裙,一边将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

    “没其他的了?”

    听完之后,秦兰有些失望,那种程度虽然旖旎,但跟她所预想的,还是有点出入的。

    米雪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不满的哼哼道:“那你还想怎样啊?以为我真跟那小子啐,我年龄可比他大多了,好么?”

    “年龄又不是问题!”

    秦兰哈哈一笑,怂恿道:“那小子我试过,那里挺大的噢,你一个人也很多年了,盼盼现在也是长大了,是该为你自己着想了,真的,你寂寞的时候,可以找他试试。”

    “秦兰!!!”

    米雪实在受不了秦兰的‘污言秽语’,娇声一呼,立刻又将这个大污女扑倒在沙发上,扭打成一团。

    而这一次的战况,比之刚才更惨烈。

    若是赵大宝还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后悔刚刚走的太早,错过一场无限吸睛的美景。

    却说赵大宝离开秦兰办公室后,便准备乘电梯下楼离开兰心

    叮

    电梯门应声而开,但是上楼的电梯,赵大宝对此不甚在意,他等的是下楼的电梯。

    不过,就在这时,一个颇为熟悉的娇叱声,从那打开的电梯中响起,“赵大宝,是你!”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赵大宝不由抬头望过去。

    只见那电梯中正站着一个身着健身服的美女,前凸后翘,风姿绰约,可不正是兰心容馆馆主胡亦可嘛。

    赵大宝对胡亦可还是相当有印象的,不仅因为她是兰心大老板之一,还是上次在电梯中的场景值得回味。

    他记得上次也是在这电梯中,他与胡亦可发生了亲密触碰,到现在,他都隐约还记得那时触及胡亦可美臀的手感妙不可言!

    然而,他还在回味上次的旖旎邂逅时,胡亦可却已经怒气冲冲的走出来,二话不说,直接一记美腿,踢向了赵大宝,口中叱道:“臭小子,可算让我碰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