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12章 唐代青瓷!

    邢家的别墅十分豪华,仅面积就有五百多平,在寸土寸金的龙潭市,其价值远远不止千万。

    跟着邢佳颖一路走向邢家正厅,赵大宝第一次领略到什么叫有钱!

    奇花、异卉、假山、流水一路走来,各种景观,十分美丽!

    这些东西,要保持它们的美感,仅仅每天的护理费,都是一个不菲数字。

    也只有真正的有钱人,才能住得起这种房子!

    “之前还想自己造一栋别墅呢,现在想想还真是异想天开,哪怕农村的地皮没那么贵,仅靠一两百万也休想造的如此豪华。”

    如此一想,赵大宝有点意兴阑珊!

    不说别墅四周的各种景观布置,单是别墅内的各种装修费用,估计没有个一两百万,也甭想修饰的那么富丽堂皇。

    所以,他如果想要修建一栋大别墅,一百万的预算远远不够!

    在他胡思乱想之间,邢佳颖已经领着他,来到了别墅的正厅,只见厅内此刻人不少,但所有人都静悄悄的。

    赵大宝感觉很好奇,准备向前询问一二,这时,邢佳颖冲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嘘!”

    看到邢佳颖一改先前的冷傲,开始变得有些谨小慎微,赵大宝顿时心中一凛,也是稍稍收起了性子,重新安静的扮演起花瓶的角色。

    与此同时,他的目光还是打量着厅中的人。

    抬头望去,只见厅中的众人中,最为核心的当属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他头发虽然完全花白,但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

    此刻,他手中正拿着一个瓷器仔细端详。

    那是一个青瓷花瓶,看上去像一个小罐,口大,颈细,身粗,有双耳,表面光洁如玉,色泽偏冷色调,饱满和谐之中,又含蓄不张扬。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价值不菲的古董。

    不过赵大宝对古玩鉴赏可不在行,不清楚这玩意儿到底是哪个朝代的瓷器。

    但是,从这股隐隐的气势上,他已经怀疑眼前这位白发老者,应该就是早上跟他通电话,想要花一百万购买猪宝的邢老了。

    再微微偏头看邢佳颖,这女人也是在看老者,目光中还有一些敬畏。

    这般情状,更是佐证了他心中的猜测。

    在邢老掌眼手中的青瓷花瓶时,周围的那些人都没敢大声说话,无一不彰显着这位邢老的身份,非同小可。

    过了许久。

    邢老才慢慢将青瓷花瓶放下。

    见状,当即就有人开口说道:“邢老,怎么样?”

    说话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样貌看上去与郑开诃有点像。

    邢老沉吟了片刻,没有说话,只是抬头望了眼人群中的邢佳颖,沉声说道:“佳颖,这是你郑大年叔叔带来的,你也来掌眼一二。”

    掌眼,这是在古玩收藏界的专业术语,赵大宝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

    不过,他虽然不是非常清楚鉴宝,但还是有点了解它的意思。

    所谓掌眼,大概指的是具备专业知识和经验的鉴定人员,对艺术品或古玩的真伪、年代等进行甄别,并结合市场情况给出报价。

    “是!”

    邢佳颖应了一声,平静的走上前去,也拿起那青瓷花瓶,仔细端详了起来。

    借此机会,赵大宝不动声色,也是悄悄凑了上去。

    嗯,他是一个合格敬业的花瓶,要在邢佳颖的身边,安静的做一个美男子,两人间隔不能超过一米远。

    赵大宝如果不动的话,那邢老还注意不到他,但现在就太明显了,老人第一时间投来目光,上上下下打量起来。

    毕竟,赵大宝的面孔太陌生了,又是邢佳颖带回来的人,他这做父亲的不关注也不行。

    此外,刚才那位说话的中年人,就是邢老口中的郑大年,也是将目光望向了赵大宝,脸上的笑容微微收敛,面色不知不觉有点阴沉。

    “这小子是谁?”

    郑大年心中不禁泛起嘀咕,他这回来是替儿子提亲的,为此,还特意迎合邢老爱收藏的喜好,花了一千多万淘了一个青瓷花瓶。

    但现在邢佳颖带回一个男人回来是几个意思?

    暗暗审视了一下赵大宝,郑大年多少有点明白了,这家伙肯定是邢佳颖找来的临时挡箭牌。

    只是

    别看赵大宝穿着一身像模像样的衣服,但全身上下那种土里土气却难以掩饰。

    最关键的,你丫的穿着一双人字拖,竟然敢出现在这种地方,是不是也太不注重礼仪了?

    郑大年不由的暗暗摇头,心想,邢佳颖你就算找一个挡箭牌,但也至少找一个像样点的吧?

    “哎呦,貌似引起注意了。”

    感觉自己一下子吸引来了大多数人的关注,赵大宝心中也有点忐忑。

    但是,他很快就抛开这一切,好奇的目光聚集在那青瓷花瓶上。

    他可是早在电视上看到过类似的新闻,知道古玩鉴宝这行业可是暴利行业,如果运气好捡个漏,一夜暴富也不是不可能。

    当然,这也要靠眼力与知识才行,不是什么人都能捡漏的。

    事实上,很多人自以为捡漏了,结果被专家一鉴定,才发现原来自己其实是被打眼了。

    随着爱好古玩收藏的人越来越多,市面上各种所谓的伪劣古玩也越来越多,各种造假技术也是眼花缭乱,让人防不胜防。

    赵大宝对这一行是很好奇,但却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绝对不会吃饱了撑着,花钱去收藏什么古玩文物。

    在他看来,与其花钱把几个冷冰冰的东西买回家放着,还不如花钱给自己的女人买几件漂亮衣服呢。

    何况,他也没有那眼力去鉴别古玩的真伪!

    近距离下,他也是试着去鉴赏这件青瓷,可惜他也就知道看上去挺漂亮的,至于其他的弯弯道道,就说不出个所以然了。

    “这是唐代的青瓷花瓶!”

    邢佳颖翻来覆去观看了好一会儿,这才轻轻放下手里的唐青瓷说道:“市面上基本很少见了。”

    “是么?”

    邢老淡淡的应了一句,抬眼望着最小的女儿,说道:“你在这一行也磨砺好些年了,掌眼的能力也不错,你就说说这件唐青瓷吧。”

    “好!”

    提起自己的专业,邢佳颖显得更自信,点点头之后,便说了起来。

    “众所周知,唐代瓷器最为著名的当属青瓷与白瓷,出现了‘南青北白’的局面。”

    “南青代表名窑是越窑烧青瓷著名,而北白代表名窑是邢窑烧白瓷著名。”

    “光洁如玉与蕙质秀雅是唐代瓷器的特点,而相对于白瓷,显然青瓷更为出名。”

    “唐代是人文鼎盛的是一个时期,那时候儒道的清谈无为、不与世争、戒骄戒躁的人文精神在瓷器上也有所体现。”

    “所以,唐代瓷器整体色调上偏冷,清雅而不浮夸,从这一点上,这件青瓷是符合的。”

    “另外在色彩上,不像后期的多色彩釉,唐代的瓷器以单色釉为主,从这点也可判断出其年代是唐代。”

    邢佳颖侃侃而谈,众人则静静听着,不时的点点头,认可她的观点。

    毕竟,在场的所有人中,除了赵大宝之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古玩鉴赏的能力。

    邢老听了之后,也是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看到父亲认可了自己,邢佳颖脸上神色不变,继续说道:“唐代的青瓷主要越窑烧制的,但由于时代的缘故,越窑瓷器也大致分三个时期,每一个时期都不大相同,各有特点。”

    “唐代早期,越窑瓷器胎体呈淡灰色,紧密细致,釉汁很薄,均匀缜密,温润似玉,呈青绿色,有的略闪黄。器型还有隋代的风格,立型器,多瘦高,大口浅腹,口腹垂直,下腹斜折内敛,底面很平。”

    “唐中晚期,越窑瓷器胎体比以前更致密,灰白色,釉面均匀光润,有鳝鱼黄、淡青和青绿等色,通体施满釉。这时的碗、盘等瓷器多撇口,底足宽矮,像玉璧,中间小圆内凹中施釉。底足有三、五、七个不等的方形或条形支钉痕。”

    “晚唐时期,越窑瓷器出现了荷叶式或花口式盘和碗,瓷器装饰以光素为主,也有划、刻、堆贴和镂空纹饰的,以划花为多,常见纹饰是花鸟、山水和人物等。”

    “从这件青瓷花瓶的外形上看,它的胎体偏淡灰色,釉汁略薄,而且其中有些许的闪黄”

    说着,邢佳颖举起了青瓷花瓶,将闪黄处给邢老等人看。

    “确实有点闪黄!”

    “这么一分析,我有点懂了!”

    “之前我也看出是唐代青瓷,但具体哪个时期,就判断不出来了。”

    待众人都有些恍悟时,邢佳颖终于下了论断,说道:“所以,我判定是这是一件”

    邢佳颖说到这,略微停顿下来,但众人已经明白她的意思,这是一件唐代早期的青瓷花瓶,价值不菲。

    但即便是如此,众人还是不语,等待她的论断。

    不过就在邢佳颖正准备开口时,一个突兀的声音在她身边响起。

    “假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