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13章 摔个粉碎!

    假货!

    这突然响起的声音,自然来自赵大宝了。

    本来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邢佳颖最后的论断,厅堂内可以说是安静的能听见绣花针落地声。

    也因此,赵大宝这个突兀的声音,清晰无比的被众人听到。

    霎时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他吸引过来了。

    邢佳颖也不例外,皓首微微偏过来,静静望着赵大宝,沉吟不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呃”

    触及邢佳颖的目光,赵大宝就讪讪一笑,才想起自己扮演的是花瓶,应该安安静静做个美男子,而不该在这种场合胡乱插嘴。

    不过,刚才情急之下,他是脱口而出,确实没想那么多。

    好在不知道是不是场合不对,还是邢佳颖并不怎么怪罪他,反正这女人只是蹙眉不语,谁也摸不准她的心中所想。

    这时,精神矍铄的邢老,听到赵大宝的话后,那深邃的眼眸也是看过来,平静的脸容上更是看不出什么。

    邢家父女能淡定,可郑大年却淡定不了,当即便是黑着脸沉声问道:“这位朋友凭什么说这个唐代青瓷花瓶是假货?”

    相较于儿子郑开诃,郑大年显然更稳重,即使此刻心中怒火交加,但问话时还是有礼有节。

    否则,他就不会用‘这位朋友’来称呼,而是像郑开诃一样,直接以‘臭小子’谩骂了。

    可即便是这样,现场只要不是瞎子,都知道此时的郑大年,心情肯定不美好。

    毕竟,他今天是上邢家为儿子郑开诃提亲来了,而这个唐代青瓷花瓶可以说是郑家的聘礼之一。

    试想,如果作为聘礼的唐代青瓷花瓶,竟然是一个假冒伪劣产品,那这个玩笑可就开大了!

    就在郑大年质问赵大宝时,气势不凡的邢老突然说道:“佳颖,不介绍一下你带来的这位朋友?”

    语气不容置喙,泛着淡淡威严。

    邢佳颖微微迟疑了片刻,随后,便镇定的用平静语气道:“他名叫赵大宝,是我的男朋友。”

    此话一出,满堂哗然。

    “男朋友?”

    “郑家不是来提亲的吗?”

    “邢佳颖怎么带回来一个男朋友?”

    “这还不明显啊,邢小姐显然看不上郑开诃!”

    “那这真的是邢佳颖的男朋友?”

    “你眼瞎啊,还男朋友?这货穿着人字拖就来了,男朋友扮演的也太假了,明显是邢佳颖找的挡箭牌!”

    安静的厅堂倏然间有点热闹,但他们很快就重新静了下来,因为邢老再一次开口说话了。

    “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带男朋友回家呢!”

    邢老脸上泛着淡淡的笑容,未指责邢佳颖的做法欠妥。

    随后,他又上下打量了一下赵大宝,说道:“赵大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猪宝带来了?”

    “”

    赵大宝一脸的尴尬,这花瓶做的真失败,一说话就露馅了啊。

    他早上与邢老通电话时,虽然没有自报姓名,但老人家听力显然不错,已经通过声音将他认了出来。

    不然,也不会问猪宝有没有带来了。

    “带来了,带来了。”

    赵大宝讪讪一笑,赶忙掏出了猪宝,给邢老递了过去。

    邢老接过了猪宝,稍稍打量了一下,便点点头收起来,道:“不错,成色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一些。”

    说完,他也没有去提一百万的事儿,而是不着痕迹又将话题转回。

    “大宝,你刚才说这唐代青瓷花瓶是假的,难道你也懂一点鉴宝知识?”

    指了指身前的青瓷花瓶,邢老又望了望赵大宝道:“那你说说看有什么理由?”

    “要知道,这个唐代青瓷花瓶可价值千万,比你这送来的猪宝可值钱的多。”

    邢老这番话听着确实没什么特殊意思,但你若是与此刻现场的环境结合起来,那就有一点意思了。

    不明所以的人听着,肯定会认为赵大宝其实也是上门提亲来了。

    而他的聘礼,就是那猪宝!

    听着父亲的话,看着众人反应,沉默不语的邢佳颖,眼眸却是微微一亮,再望向赵大宝的眼神,已经不知不觉柔和了许多。

    之前,她不是很清楚父亲的意思,但现在有了赵大宝的入局,她终于有一点明白父亲的心思了。

    瞬间,她感觉整个人轻松了很多!

    “大宝,你就随便说说吧,说错了也不要紧。”

    看着旁边局促的赵大宝,邢佳颖又是微微的一笑,美丽非凡。

    赵大宝:“”

    丫的,这对父女都不是简单人啊!

    他赵大宝也不是个傻子。

    相反,他完全了解真相,知道这事情的来龙去脉。

    先前,他相信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只是邢佳颖找来的挡箭牌。

    可现在被邢老这么一说

    我去!

    这老家伙是几个意思啊?

    他不信邢老没看出他是邢佳颖的假男朋友,可这老奸巨猾的家伙偏偏模棱两口的说着几个意思啊?

    你妹,该不会是想趁机不给那猪宝的钱吧?

    虽然他心里很想骂娘,但考虑到现在的场合,也就只能暂时压下疑惑,等待事后再与邢老商谈了。

    现在的话,还是老老实实扮演他的假男朋友。

    毕竟,这份差事他可是已经收了邢佳颖一百万酬劳,从仁义与道义上说,他都必须很敬业的完成才对。

    就在他胡思乱想之际,暗含怒火的声音传来,“赵大宝,你就说说吧,我的唐代青瓷花瓶怎么就成伪劣假冒的了?”

    说这话的,自然是郑大年了。

    若是之前他还能保持气度,那现在已经是有点失态了。

    甭管赵大宝是邢佳颖的真男友还是假男友,至少,邢佳颖在这种场合说出来,无疑是在打他郑大年的脸。

    何况,邢老还含糊不清的说了这番话,这其中的深意值得他仔细商榷。

    不过,他估计儿子郑开诃与邢佳颖的婚事肯定没戏!

    虽是有了这种猜测,他心中也非常恼火。

    但是,他也不能真的发火,只能就这股怒气,发泄到赵大宝身上。

    “这小子要不说出个所以然来,我一定让他知道屎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郑大年暗暗的思忖着,目光冷冷盯着赵大宝,阴沉的脸色黑如锅底,让人看了都感觉可怕。

    赵大宝自然也发现了郑大年的神色变化。

    然而他一点也不惧怕,反正将郑开诃得罪的那么狠,估计即便他不惹恼了郑大年,事后一样少不了麻烦。

    所谓,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也不愁。

    大概就是这样吧!

    直接无视了郑大年,赵大宝望向那花瓶,不禁有点苦恼起来,让他说出为何这花瓶是假的他怎么知道这玩意是假的啊!

    刚才他之所以说唐代青瓷花瓶是假的,那是因为邢佳颖举起青瓷花瓶端详时,他看到了花瓶内部有些不一样的地方。

    这一点,拜修炼八年的长生诀所赐,让他的身体素质提高很多,五感极强,视觉敏锐,能轻易捕捉到常人不已捕捉到的东西。

    但他不保证邢佳颖、邢老等人也有这种视觉敏锐啊!

    他也不说话,模仿邢佳颖刚才的姿势,将青瓷花瓶高高举过头,然后问邢佳颖道:“看出来什么了吗?”

    “”

    邢佳颖一头雾水,让我看出什么啊?

    赵大宝一看邢佳颖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察觉不出来,得了,这下子彻底不知道怎么办了。

    他是个彻彻底底的门外汉,可不懂古玩鉴宝那套理论,所以,让他说出个所以然出来,是不可能的。

    咋办?

    赵大宝皱着眉头,冥思苦想。

    郑大年在一旁见状,顿时冷冷一笑,道:“赵大宝,你不是说它是假的吗?怎么不说出来,让大伙儿听听。”

    “听听?”

    赵大宝也是有点恼了,随口回了一句郑大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让你们看看好了。”

    说着,便将唐代青瓷花瓶高高举起,做出了准备往地上摔的动作。

    这一下,把不少人都吓坏了。

    郑大年第一个喊道:“臭小子,你在干嘛?快给我放下!”

    这唐代青瓷花瓶可是花了一千万买来的,即便不能当做聘礼送给邢家,那他也可以拿回去收藏起来啊。

    一千万,哪怕是对于他郑家来说,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啊。

    邢佳颖也是俏脸一变,她至始至终都认为,这件唐代青瓷花瓶是真的,至于赵大宝说的话她反正是没当真的!

    其他人也个个瞪大了双眼,丫的,这可是价值一千万的花瓶啊,赵大宝你小子难不成真敢砸?

    在场的所有人当中,估计也就只有邢老保持着镇定,对于赵大宝准备砸花瓶的举动,那眼神中反而有一丝丝的期待。

    就在众人尽皆惊疑不已时,又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了,听着还有点口齿不太清晰。

    “赵大宝,王八蛋,你这是在干什么啊?快把我的花瓶放下。”

    郑开诃刚刚跟邢彪走进厅堂,便看到赵大宝将自家的花瓶,高举头顶,准备摔地,一时惊怒之下,声音又尖又锐。

    然而,几乎就在他的声音传到时,赵大宝已经狠狠的将那花瓶砸地。

    嘭!

    价值千万的天价花瓶,就这样被摔了个粉碎。

    霎时间,满堂众人,目瞪口呆,望着这一幕,说不出话来。

    下一刻,郑家父子高亢的怒斥声,便是如火山喷发般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