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14章 我能透视!

    “你你你”

    郑开诃冲进了人群,望着一堆碎片的唐代青瓷花瓶,伸手指着赵大宝,气的说不出话来。

    “赵大宝!!!”

    郑大年脸色一沉,彻底的怒了,声音顿时提高几分,吼道:“你好大的胆子啊!”

    这个唐代青瓷花瓶是他花了一千万买下来的,仅仅这价格就不是一笔小数目了,但更重要的是它此刻代表的意义。

    这是他郑家用来向邢家提亲用的礼物啊!

    哪怕现在清楚了邢老并不同意这婚事,但这礼物如今却被人当场摔了个粉碎,你说现在让他郑家的脸面往哪里搁啊?

    脸面问题等同尊严,大于天!

    郑大年与郑开诃相继暴走也是情有可原的。

    邢彪与郑开诃一同进来的,亲眼目睹了这一幕,也是大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赵大宝有这种胆量!

    旋即,他便怒气腾腾的走了过来,冲着赵大宝大声的叱问道:“臭小子,看一看你干的好事儿,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说着,就想要伸手,揪住赵大宝。

    不过,还没有等邢彪手伸过来,一道倩影就挡在他身前。

    正是邢佳颖!

    “邢彪,你动他一根汗毛试试?”

    邢佳颖脸上冷如冰,目光宛如一道利剑,冷冰冰的盯着邢彪。

    “佳颖,你”

    邢彪见状,微微一愣,没想到邢佳颖会在这个时候,还坚定不移的维护着赵大宝,他难道不仅仅是个假男友吗?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事情多了,而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幕,彻底让他惊的目瞪口呆。

    只见邢佳颖拦住邢彪之后,便是再次开口冷哼道:“邢彪,我倒要问问你,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我家,这别墅是我买的,你邢彪算是哪颗葱,跑到这里来对我的朋友大呼小叫?”

    “再有下一次,你信不信我立刻让你邢彪前途尽毁?别以为我邢佳颖是女儿家就好欺负!”

    邢佳颖一点也不给邢彪面子,当着众人的面狠狠的冷哼道:“与你有个共同的父亲,我才容忍你这么多次,否则哼!”

    冰冷、毫不留情的叱喝声,响彻在整个别墅大厅之中。

    众人听着,都是一惊。

    他们第一次感受到了邢佳颖的性格之果断,一旦她真的爆发出来,管你是谁,任何场面,都将毫不犹豫的打脸!

    被邢佳颖当众落了面子,邢彪也是气的浑身发颤,那一张脸涨的通红,但偏偏说不出话来。

    他能说什么呢?

    邢佳颖说的一点不错,这栋别墅是她购买的。

    而且,以邢佳颖这些年积累下来的财产,如果一旦真的运做起来,宁可拼个玉石俱焚的话,他的前途还真可能完蛋。

    邢佳颖若耗尽钱财,与他一起玉石俱焚,还有机会东山再起,毕竟,这女人有那种经商的天赋与能力。

    但他却不行,仕途这条路,需要时间与人脉积累,你若是倒下去了,想要重新爬起来,难如登天!

    邢家兄妹二人剑拔弩张的争锋相对,一时间反倒让众人忽略了郑家父子。

    至于引起这场争端的导火索赵大宝,也一样如此。

    赵大宝无辜的眨了眨眼,这情形可与他想的不同,他以为会与郑家父子唇枪舌剑呢,哪知风头很快被邢家兄妹抢走了。

    “难道邢佳颖与邢彪不是亲兄妹?”

    分析着邢佳颖那句‘与你有个共同的父亲’,赵大宝估摸着这兄妹两人应该是同父异母的。

    如此,两人关系不好,也不难理解了。

    只是就算同父异母,关系差到这种程度,也很罕见了,就冲这两人说话时的火药味,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生死仇人呢!

    就在厅堂内气氛十分僵持时,最为核心的人物邢老开口了。

    “吵什么!”

    邢老眉头微微一皱,制止了儿女的冲突,说道:“这么多人在看着呢,吵吵嚷嚷的好意思?”

    “是!”

    对于自己这个父亲,邢彪从小就很害怕,现在看到父亲怒了,他立刻头一低认错,然后收手站到一边,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见此,邢佳颖也不再理会邢彪,而是转身望向郑家父子,淡淡的说道:“这件唐代青瓷花瓶”

    她本来想说唐代青瓷花瓶碎了也就碎了,至于那一千万的钱她会替赵大宝赔偿的。

    可是,这话还没说完,她就停了下来。

    “咦?”

    望着地上的青瓷碎片,邢佳颖不由柳眉一挑,接着,就俯身仔细观察起来。

    看到邢佳颖的举动,其余旁观众人也是一愣,随后也是将目光望向地上那一地的青瓷碎片。

    “这些青瓷碎片有什么问题吗?”

    “不知道啊!”

    “难道真是假的不成?”

    众人小声嘀咕起来。

    这时,邢佳颖突然开口了,声音似乎有点惊疑,“这个唐代青瓷花瓶假的!”

    邢佳颖拿着一块碎片放在手上细细打量,终于说出一个她自己都感觉惊讶的结论。

    “怎么可能是假的?”

    郑大年与郑开诃父子异口同声。

    随后,他们的目光也望向那些碎片,但看着看着,眼神儿就有点不对劲儿了。

    因为,明显有几块碎片的颜色不太一致,这些颜色从外面看不突出,但现在打碎之后再看就一目了然了。

    “这是假的!”

    邢佳颖嘘了口气,站了起来,重新打量了一下赵大宝,眼中带了一丝惊讶,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如果不是赵大宝,她这次就打眼了。

    如今有钱的人是越来越多,有收藏爱好的人也是如此,一些古玩价格也越炒越高。

    市场需求大了,但供货量有限。

    于是,一些人为了利益,造假技术也越来越高明。

    而瓷器又是收藏的主角,造假技术的种类更不少,比如单色釉瓷器造假、被掩盖缺陷的瓷器、用真坯作假瓷、新瓷作旧

    眼下这件被赵大宝砸碎的唐代青瓷花瓶,就是采用真坯作假瓷的手段制作出来的。

    所谓真坯作假瓷,就是采用一些零碎的真坯碎片,然后采用一定的流程与材料,重新粘贴在一起形成新的完整的瓷器。

    不过,这件伪唐代青瓷花瓶的造假技术太高明了,高明的连她这位在古玩市场混了很多年的人,都被打眼了。

    也因此,她不得不怀疑,莫非这个看起来土气难掩的赵大宝,其实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鉴宝高手?

    “呃”

    赵大宝挠了挠头,他就是这么看出来的,还能怎么看出来的啊。

    真坯作假瓷,真坯固然是真的,但真坯碎片衔接之间,那些材料肯定无法完全与真坯一致,哪怕技术再怎么高明,或多或少还是有一些瑕疵。

    而这些瑕疵,在光以某种特定角度照耀下,多多少少会让光线发生偏差。

    赵大宝视觉很敏锐,捕捉到那一丝变化,只是碍于他并不知道这是真坯作假瓷,也无法说清楚这其中的门门道道。

    于是,他才一了百了,砸碎青瓷花瓶,让邢佳颖等行家看个明白,这样他也就不用多费口舌。

    但现在邢佳颖又问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赵大宝正不知道该如何作答时,忽然他上下打量了一下邢佳颖,灵机一动,凑到她身边,小声的嘿笑道:“因为我能透视!”

    说着,还故意在女人那挺拔的山峦上看了一眼。

    “”

    邢佳颖无言以对,这小子能够透视,忽悠谁呢?

    但下一刻,她就俏脸一红,反应过来,自己被赵大宝这坏小子占便宜了。

    然而,奇怪的是,她似乎并没有太过震怒。

    嗔白了赵大宝一眼,邢佳颖嗤声一笑,道:“不说就算了!”

    赵大宝:“”

    这女人竟然不生气,真是有点怪怪的啊。

    赵大宝与邢佳颖这一番举动,落在其他人的眼中,自然是在打情骂俏。

    郑开诃在旁边看着,心中真是怒火燃烧。

    靠!

    邢佳颖这女人真的跟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子好上了!

    一瞬间,郑开诃只觉自己就像个小丑,追了人家这么久,竟然被人挖了墙角,想死的心都有了。

    无独有偶,郑大年这一刻也是有了想死的心,他怎么也没想到斥资一千万,买的唐代青瓷花瓶,竟然是个假货。

    最关键的是,他拿了个假货来邢家提亲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郑大年很恨那个卖假货给他的人,但也对眼前的赵大宝恨之入骨了,要不是这个穿着人字拖的家伙摔碎了青瓷花瓶,估计现场也没有谁能发现这是个假货啊。

    不!

    应该还有一个人能看穿!

    郑大年望了望邢老,这老头莫非早就看出是个假唐代青瓷花瓶,所以才对他儿子郑开诃与邢佳颖的婚事

    “邢老,我们就先走了,改天再来拜访。”

    提前肯定是不成了,脸面都已经丢光了,郑大年也呆不下去了,当下便是辞了行,拉着郑开诃往外而去。

    不过,离去之前,郑氏父子都是恶狠狠的扫了一眼赵大宝,凶厉的眼神中透露着一句话这事儿,没完!

    赵大宝也读懂了郑家父子的眼神,但他早就有了这个准备,梁子结下了就结下了,如今的他一点也不怕麻烦!

    回了郑家父子一个犀利眼神,赵大宝龇牙咧嘴的嘿嘿一笑。

    你们有能耐,就尽管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