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22章 为卿治疗!

    呼呼

    赵大宝的呼吸在一瞬间加重了数倍。

    柳筱竹的话简直是世界最猛烈的情药,让他一瞬间就有化为凶猛野兽的冲动。

    虽然身体已经做出最真实的反应,但他还是始终保持着清醒的理智。

    柳筱竹现在是被人下药,所以才会受到身体本能驱使,假如他现在乘人之危,事后又该怎么解释呢?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他与柳筱竹之间,已经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关系再也回不到从前了。

    “竹子”

    望着怀中俏脸酡红的佳人,赵大宝忍不住轻轻吻了吻,呢喃的道:“忍一忍,很快就会没事了。”

    爱过。

    恨过。

    到头来,当曾经的记忆翻出来时,他发现还是爱更多一些。

    尤其是看到柳筱竹先前那种凄苦、无助、绝望的样子,他的心有种说不出的疼。

    怀中这个他曾经深爱的女人,到底是因为什么遭遇了这些?

    突然间,他觉得非常有必要去了解一下,当年在葛永峰那件事情发生后,柳筱竹到底又经历了哪些事情,为什么她又会回头来与他相亲。

    而且,这中间的媒人还是他的小姨刘慧欣!

    刘慧欣不可能不知道他与柳筱竹的恩怨,可却还愿意为柳筱竹牵线搭桥,这说明柳筱竹一定说出了足够充分的理由,说服了刘慧欣,获得了她的谅解。

    只是,他那天太过冲动,没有去想这么多,后来身边又环绕孙玉香、杜若兮二女,让他很快就将这些疑惑给抛之脑后了。

    “宝宝,不要,我我忍不住了!”

    柳筱竹紧紧缠着赵大宝,发疯一般的吻着这个男人,一部分是药的作用,一部分是情的作用。

    “要了我吧,要了我吧,呜呜呜呜”

    柳筱竹酡红的俏脸上,媚态迷人,但斑斑泪痕,又惹人怜爱。

    赵大宝将柳筱竹放到床上,双手轻轻一拉,便将她那褴褛的衣服裤子全撕开了。

    顿时,柳筱竹所有的一切,都呈现在他的眼中。

    相比于记忆中的柳筱竹,她的身材无疑更好了,峰峦巍峨,柳腰纤细,幽谷深邃

    美中不足的是,那如雪般白皙的皮肤上,多了好多道猩红的痕迹,这是刚才被绳索勒出来的。

    但更奇怪的是,他在柳筱竹两条手臂上,发现了许许多多的红点。

    赵大宝眉头一皱,低下头仔细一看,发现这些红点不是长了东西,而是被针头扎过之后留下的。

    怎么会扎了这么多针?

    难道是被谁虐待过了?

    赵大宝心中一疼,只感觉怒火冲天,是哪个王八蛋做的,他现在就想去杀了!

    就在他愤怒之时,柳筱竹已经又扑了上来,似娇似吟,索求的道:“宝宝,我我我好难受,要要要我!”

    说着,她已是疯狂的撕扯赵大宝的衣服。

    赵大宝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被一个大美女如此的索求,身体上的反应自然是非常强烈,他感觉自己整个人快炸了。

    “无论如何,先治疗吧!”

    赵大宝吐了一口浊气,随后,他唰唰唰的,三下五除二,也将自己扒了个精光。

    几乎就在他脱光的一瞬间,柳筱竹就仿佛受到了牵引,一下子找到了她此时最需要的宝贝,当下她就准备给赵大宝来一个逆推。

    不过,关键时刻,赵大宝反客为主,将他扑倒在身下。

    “竹子”

    低沉而深情的唤了一声,赵大宝头稍微一低,便是吻住了佳人的唇。

    但是,他没有像与孙玉香接吻一样,唇齿交接,香津暗度,而是唇与唇贴着就不再乱动了。

    与此同时,他与柳筱竹的四肢相抵,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长生造化,阴阳合和”

    默默在心中念着长生诀纲要,赵大宝开始运转起了长生诀。

    很快,精纯的灵力在两人间缓缓流转起来,形成一个以两人为一体的超大周天。

    这就是赵大宝的驱毒方法!

    柳筱竹被二黑等人下药,而且下的量还是不少,除了使用众所周知的方法化解之外,他所能想到的就是以灵力来驱除。

    当然,柳筱竹体内的药入体太久,已经在血液、五脏六腑中都融化开来,不是简简单单的度一点灵力就可解决。

    他现在所采取的办法,其实就像平常修炼一样,以长生诀来炼化药力,化为虚无。

    不同的是,他现在的身体应该是他与柳筱竹的结合,而不再仅仅是他自己一个人了。

    多了一个身体,现在控制起来,自然难度更大。

    何况,柳筱竹受到药力的驱使,身体还很不安分的挣扎,不断的想要逃出他的遏制,这更添加了他的掌控难度。

    呼呼

    呼呼

    粗重的喘息声,在房间中回荡。

    精纯而温和的灵力,在赵大宝的控制下,宛如潺潺流水一般,在两个人的体内流淌。

    这些灵力与赵大宝一体,在柳筱竹体内流淌的时候,也就让他了解了柳筱竹的身体,那种感觉,仿佛就是他在透视柳筱竹一样。

    也因此,他才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柳筱竹的身体很虚弱,气血损耗的相当严重!

    与之相比,当初病入膏肓的张民锡,恐怕都要比她强上一些。

    可是,这怎么可能?

    柳筱竹与他一般大小,今年才堪堪二十五岁,气血怎么会虚弱到这种地步?

    霎时间,他联想到了柳筱竹双手手臂上那一个个的针孔,莫非那不是被什么人虐待的,而是抽血留下的!

    没有谁会那么疯狂的义务献血,赵大宝几乎敢完全肯定,柳筱竹之前卖血,而且卖的很疯狂。

    否则,她的身体不会如此亏空。

    像柳筱竹这样虚弱的身体,如果还进行剧烈的床上运动,是相当危险的,搞不好还会出现生命危险。

    一想到这,赵大宝就有点后怕。

    刚才他幸亏把持住了,没有采取与柳筱竹直接交合的办法来化解她体内的药力,如若不然,事后柳筱竹体内的药力是化解了,但她也会承受不住他的鞭挞而亡。

    “竹子,你家境不是还不错么?为什么沦落到卖血的地步?”

    在耗费精神运转长生诀的时候,赵大宝也控制不住的乱想,他搞不明白柳筱竹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家道中落?

    但即便如此,也不至于去卖血吧?

    就像他家当初背负三十万债务,但也从来没有想过去卖血还债。

    毕竟,债务再多,努力干活,还是能一点点还清,可身体要是垮了,那再多的钱也弥补不回来。

    而柳筱竹这种疯狂卖血的行为,与慢性自杀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这一刻,赵大宝真的迫切想要问这个傻女人,为什么会做出这样愚不可及的事情。

    “蠢女人!”

    暗暗的骂了一句,赵大宝收敛心神,集中所有注意力,专心运转长生诀,不管怎么说,先消除药力。

    “嗯唔”

    初始时,柳筱竹还挣扎的很厉害,但过了一段时间,她就慢慢的平静下来了。

    半个小时。

    一个小时。

    两个小时。

    足足花了三个小时,赵大宝才停了下来。

    其实,柳筱竹体内的药力,早在一个半小时的时候,就已经完全被他消除了。

    之所以又花了一个半小时,他是在以灵力滋养柳筱竹亏空的身体,这样做不可能完全将她的身体调理好,但至少可以恢复一二。

    柳筱竹的意识也早就清醒过来了。

    她不知道赵大宝与她保持这样的姿势是在做什么,但也明白自己的药力能够消除肯定与赵大宝有关。

    随后的过程中,她由于嘴被赵大宝吻住,没有办法说话。

    但是,不说话也没有关系,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男人熟悉面孔,与赵大宝的眼眸对视了两个多小时。

    彼此的眼神交流,胜过了千言万语,曾经的回忆在两人脑海中回荡,眼神中流露着开心、后悔、凄楚不一而足!

    到最后,一切归于平静。

    将长生诀停下来,赵大宝翻了个身,平躺在床上。

    柳筱竹迟疑了一会儿,没有小鸟依人般依偎在男人怀中,而是就在旁边静静的侧身躺着,目光依旧在男人的面庞上打量。

    “谢谢!”

    “不用客气!”

    柳筱竹没有再称呼‘宝宝’,而赵大宝也没再叫‘竹子’。

    时隔多年,当回忆退去,回归到现实,两人之间的距离与陌生也就自然产生了。

    ‘谢谢’这两个字,就足以说明了一切!

    真正的恋人之间,是从来不说谢谢,一旦说了这两个字,那就表明有了距离。

    柳筱竹也是聪明人,自然是明白这一点,瞬间,心疼的近乎无法呼吸,她竭力想要不让自己流眼泪,可还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别哭了!”

    赵大宝轻轻一叹,伸手擦了擦柳筱竹的眼泪,说道:“你哭的脸都花了,还哭?”

    “对不起!”

    柳筱竹呜咽一声,终于还是忍不住,投入了赵大宝怀抱,嚎啕大哭,泣不成声,“当年我真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

    断断续续之中,柳筱竹将当年的恩怨,以及之后发生的事情,都一一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