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23章 我第一次!

    听着柳筱竹将当年的事情娓娓道来,赵大宝的心情是犹如坐过山车一般,时而愤怒,时而悲凄。

    八年前,他本与柳筱竹约会,却不料碰到葛永峰调戏柳筱竹,怒火冲天之下,便将葛永峰揍个半死,以至于葛永峰大半年都下不来床。

    他固然下手有点重,但也不至于担全责。

    但柳筱竹罔顾事实,意外撒下弥天大谎,导致他担当了全责。

    也因此,他与父母如许年来,为偿还三十万巨债,省吃俭用,煎熬八年。

    这是他所知的一面,对于柳筱竹的恨意,也是由此而来。

    可他所不知的一面,才是整件事的内幕,而这却要从柳筱竹的父亲柳丰说起。

    柳丰是做小商品批发的,生意还行,日子过得也还不错。

    可不知为什么,却染上了赌博的恶习,不仅将流动资金输光,还贷了一大笔高利贷。

    他将葛永峰狠揍一顿时,柳丰恰好被高利贷逼债,葛家了解到这种情况后,便威逼利诱柳丰,承诺帮柳丰还债。

    而条件便是,让柳筱竹故意歪曲事实,将责任全部推给赵大宝。

    一开始,柳筱竹死活不同意,但是柳丰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甚至以死相逼。

    一边是初恋男友,一边是亲生父亲,最终,柳筱竹只能无奈的答应了柳丰,说了一个让她后悔不已的谎言。

    没想到的是,事后葛家并未兑现诺言,柳丰不得不变卖了商品,偿还了他欠下的高利贷。

    债务虽然还完了,可恶性仍旧没改。

    之后的日子,柳丰欠下一笔又一笔的赌债,柳筱竹与母亲夏瑜为了还债,耗尽了所有的存款,甚至连房子都卖了。

    但这还不够,她们又打工,做各种兼职,一天二十四小时,差不多都在工作,为得就是还赌债。

    有时候债主逼得急,她们又实在还不上,柳筱竹就瞒着母亲夏瑜,偷偷跑去黑市卖血应急。

    一来二去,次数多了,两条手臂上都是针孔。

    即便人生已经变得糟糕无比,但柳筱竹还是抱有一丝希望,盼望父亲柳丰能够重新振作。

    可谁知,柳丰最近竟然又去赌场鬼混,但如今已经没谁愿借钱给他,这家伙一狠心竟把女儿当了。

    当柳筱竹看到柳丰亲笔签名的卖女协议时,她当时整个人都陷入深深的梦魇与绝望中。

    第一反应,她是想逃。

    可惜,面对黑虎帮一众成员,她哪里有逃跑的机会。

    最后,她被蒙着眼送到了二黑的床上,要不是赵大宝在关键时刻赶到,她差一点就被二黑等人给轮了。

    “竹子,这些年你也过的不容易啊!”

    搂着柳筱竹一丝不挂的身躯,赵大宝心中不由的感慨万分,只是那一点对柳筱竹的恨意,却是一下子消失的一干二净。

    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若当时换做是他的话,情侣与亲人二者之间,也可能会选择亲人吧。

    毕竟,那是有养育之恩的父亲,总不能亲眼看着他死吧?

    所以,真正说起来,柳筱竹没有错,错的只有柳丰,还有葛家众人!

    估计他小姨刘慧欣应该也是同情柳筱竹的遭遇,这才想着试试做一下中间人,让赵大宝与柳筱竹重修旧情。

    竹子?

    听到赵大宝又这么称呼自己,柳筱竹的身躯顿时微微一颤。

    旋即,她便是泪眼迷离的望着男人,弱弱的问道:“宝宝,我我还能再做你的竹子吗?”

    “”

    赵大宝一阵沉默,刚才他下意识的,就又叫出了竹子,可是他们真的还能再重新在一起吗?

    时隔八年,物是人非。

    他可以不再恨柳筱竹,可是他的父母双亲呢?

    沉吟许久,赵大宝才叹了口气,有点儿无奈的说道:“竹子,我有女朋友了。”

    “我知道!”

    柳筱竹抿了抿嘴,悲戚的苦笑着道:“汤屿镇新任镇长杜若兮,对吧?”

    “嗯!”

    赵大宝点了点头,凝神望着柳筱竹,劝道:“竹子,开始新生活吧。”

    “如果为了报答养育之恩,这些年你的付出也报了,以后的日子,为自己而活吧。”

    听了这话,柳筱竹泪水横流,紧紧抱着赵大宝,喃喃低语的道:“我也想开始新生活,可是我还会有新生活么?”

    柳丰连卖女都做得出来了,柳筱竹已经对他彻底绝望。

    但是,后面的路该怎么走,她是真的不知道了。

    何况,还有她母亲呢。

    她难道可以丢下母亲,独自一人开始新生活?

    “只要你想,就会有的。”

    赵大宝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无论如何,我会帮你的,即便做不成恋人了,还能做最好的朋友。”

    “呜呜”

    使劲摇了摇头,柳筱竹哭泣道:“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好不容易与赵大宝消除了误会,她只想与赵大宝重新回到从前。

    不是朋友,而是恋人!

    柳筱竹哭了一会儿,突然就又停了下来。

    她想到自己这样太无理取闹了,八年就就已经做了一次对不起赵大宝的事情,现在还有什么理由来让她再重新喜欢自己。

    其实,赵大宝能够原谅自己,这已经是最大恩赐了。

    做人不能太贪得无厌,不是么?

    想通了这一点,她便抹掉眼泪,静静望着男人,说道:“宝宝,你说得对,以后做朋友吧!”

    说出这话时,她心如刀割,奈何造化弄人,她不能再连累赵大宝了。

    看到柳筱竹做出了决定,赵大宝心里既是开心,又是难过,嘴张了张,但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四目相顾,沉默良久。

    随后,柳筱竹咬了咬牙,像是做了心理斗争,说道:“宝宝,我还有最后一个请求,你能答应么?”

    “只要我能做到,我肯定答应你。”赵大宝想也没想,就直接给了回答。

    见此,柳筱竹嘴角微扬,轻轻的笑了起来,“你肯定能做到的。”

    说着,她的俏脸便是红了起来。

    之后,也不待赵大宝反应过来,那白皙如雪的纤纤妙手,就一把将赵大宝的宝贝给握住了。

    嘶!!!

    赵大宝倒吸一口凉气,眼睛也不由的睁大了,惊愕的问道:“竹子,你”

    “宝宝,不要说话!”

    柳筱竹羞赧至极,脸庞一片酡红,近乎渗血,蚊吟道:“我我们不能做对不起你女朋友的事情,但但我真的想弥补你一次,你你躺着享享受就可以了。”

    “我我第一次给人这样子弄,弄弄的不好你别别见怪”

    她的呼吸瞬间变得粗重,有点不敢与赵大宝对视,握住赵大宝轻轻动起来,一颗芳心紧张到了极点。

    赵大宝:“”

    他怎么也没想到柳筱竹会来这么一招!

    刚才他为柳筱竹治疗时,就已经以很大的毅力控制住自己不胡思乱想了。

    可现在被柳筱竹这么一弄,压下的各种绮念,犹如火山喷发一般,一下子全都冒了出来。

    “呀!”

    柳筱竹忍不住惊呼一声,小心脏着实被吓的不轻。

    她以为赵大宝就这么大了,哪知道她轻轻动了两下之后,竟然又是暴涨了两倍有余。

    “我的天啊,这这这”

    柳筱竹惊得目瞪口呆,完全被赵大宝吓到了,如此恐怖,如此狰狞,哪个女人能受得了他?

    刹那间,本能的矜持让她想要立刻放开手,但下一刻,她又立马醒悟过来,明明是自己要为赵大宝弄一次,怎么可以半途而废呢?

    何况,她都已经把赵大宝的邪火点着了,这个时候放任不管有点不仗义吧?

    “竹竹子,你”

    赵大宝本来想说让柳筱竹快停下来,可话到嘴边,却又变掉了,“你你轻一点,对,再向上一点,很好就这样!”

    听着男人的指导,柳筱竹非常羞涩,但看到赵大宝那舒服的表情,她又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因为她的缘故,赵家受苦八年,现在她能做一点事情补偿赵大宝,她心里感觉很开心。

    一个小时后。

    赵大宝长舒了一口浊气,看着正在清理的柳筱竹,不由的将她搂到了怀中,“竹子,你这又何必呢?”

    “我愿意!”柳筱竹一脸微笑。

    “”

    赵大宝摇了摇头,对于这件事情,没再多说什么,而是转移话题,说道:“竹子,那我们收拾一下,然后一起出去吧!”

    为柳筱竹治疗花了三个小时,时间不短,但他心里其实一点也不着急。

    很简单,如果雷虎没控制住外面的局势,那肯定早就有人强行闯进来了,但是到现在都没有人来找他们,也就说明雷虎已经搞定了一切。

    也因此,他才会淡定的替柳筱竹治疗。

    柳筱竹也想起来现在是在二黑的老巢,当即便是点了点头,挣开了男人的怀抱,准备找衣服穿起来。

    不过,当她看到自己那被撕烂的衣服,俏脸顿时一阵嫣红,这衣服还怎么穿啊。

    赵大宝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当即挠了挠头,一个咕噜从床上爬起来,笑道:“竹子,你先洗个澡,我去帮你找件衣服。”

    说着,便是快速穿上衣服,来到房门前,将房门打开,但刚刚将房门打开,他就看到一张纸条。

    “嗯?”

    赵大宝眉头一挑,将这张纸条捡起,纸条上有几句话,他便是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