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25章 重新开始?

    翌日。

    清晨。

    朝阳透过窗户,照射在房间中,洒落在床榻上。

    嘤咛

    柳筱竹从睡梦中醒来,她刚刚睁开一双眸子,便看到男人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

    这个躺在她身边的男人,正是赵大宝!

    看到柳筱竹睁开眼,赵大宝便淡淡一笑,说道:“醒了?”

    因为修炼长生诀的缘故,他如今的睡眠时间不长,所以很早就已经苏醒过来,不过,他看到柳筱竹宛如小猫儿一样,在他怀中睡的香甜,也就没有打扰她。

    “嗯!”

    柳筱竹轻轻应了一声,将她那软柔的身躯,朝男人怀中挤了挤。

    她将皓首枕在他的胸膛上,倾听着那强有力的心跳声,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宁静。

    如果时间能够永远停留在这一刻,该有多好啊!

    可惜

    伸手摸了摸男人的脸庞,柳筱竹在心中暗暗叹息,人一生,有的人,错过了,就再也回不来了!

    比如这个男人,就是这样子的。

    昨晚,赵大宝熄灯之后,便上了床将她搂住。

    刚开始她还以为会发生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只是没想到这个男人真的仅仅是搂住她而已。

    柳筱竹对她自己的容貌与身体有信心,也确信赵大宝的身体不会有半点问题,可是,孤男寡女同床共枕了一宿,却偏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这只能说明,赵大宝对她,或许还有情,或许还有欲,但却能忍住!

    不是人人都是柳下惠,但赵大宝却真做到了,这是一个好男人,有情,有义,有底线,有自制力但她错过了!

    深深的后悔,在心头涌起,柳筱竹缓缓闭上眼睛,滴滴泪水无声的滑落。

    “哭什么?”

    看到柳筱竹伤心难过的样子,赵大宝的心也不自觉的一疼,他能感觉到柳筱竹为什么哭,只是却没办法做出什么承诺。

    “呜呜呜呜”

    听着赵大宝温柔的声音,柳筱竹更加的泪难自控,突然她鼓起了勇气,主动吻住了赵大宝。

    “”

    赵大宝身体一僵,本想推开柳筱竹,但下一刻,就只是静静看着近在咫尺的泪人,任由她将自己的香吻送上。

    柳筱竹的动作很生涩,看得出来完全是没经验,但她却孜孜不倦的吻着,一遍一遍又一遍,直到一口气耗尽。

    待柳筱竹停下来后,赵大宝才伸手擦了擦她眼角的泪珠,柔声的说道:“傻丫头,你这样让我怎么能放心啊?”

    说着,他将女人玲珑曼妙的身躯在怀中紧了紧。

    “宝宝,我们我们还能重新开始么?”柳筱竹抿着嘴,终于问了出来。

    她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可是,她还是想要问一下。

    毕竟就这样放弃了,她实在有点不甘。

    或者说,不舍!

    过了八年,两人难得恩怨尽消,真的没办法再走到一起吗?

    “重新开始?”

    赵大宝听了,微微一愣,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吟起来。

    其实,他早就想过了这个问题。

    因为他发现自己确实没忘记柳筱竹,当误会消除之后,那种初恋的情感,就如酿的很久的酒香涌了出来,难以忘怀。

    只是,他如今的情况,再与柳筱竹一起,岂不是对柳筱竹很不公平?

    他不可能为了柳筱竹一人,置杜若兮、孙玉香于不顾,毕竟,这两个女人都是他现今所深爱的。

    而柳筱竹与孙玉香、杜若兮不同,不太可能在知道对方存在的情况下,还愿意与他人一起分享他完整的爱。

    所以,他与柳筱竹重新开始的可能性为零!

    见赵大宝久久沉默而没有回答,柳筱竹便已经知道他的意思了,虽然很伤心很难过,但也没有无理取闹。

    因为,这本来就在她的预料之中!

    “没事,不要为难了,是我贪心了。”

    将皓首深深埋在男人怀中,柳筱竹缓缓闭上了眼睛,静静聆听着男人强有力的心跳声,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这样倾听了。

    赵大宝轻叹一声,拥着柳筱竹的身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两人就这样谁也不说话,又在床上依偎了一会儿,之后才各自穿戴起床了。

    “竹子,我先送你回家吧。”

    “嗯!”

    柳筱竹迟疑了片刻,没有拒绝赵大宝,便任由他送自己回去了。

    随后,赵大宝打了个出租车,按照柳筱竹给的地址,两人一起往龙潭市一处偏僻处而去。

    “你们一家现在就住在这里?”

    下了出租车之后,看着眼前的所在,赵大宝不是滋味。

    这里虽然地处龙潭市之中,但却是人们常说的城中村,环境恶劣,空气混浊,比起青山村来,要差了数倍不止。

    他记得以前柳家住的是一套商品房,虽然不是处在市中心,但至少看上去还不错,哪像现在

    “竹子”

    将身边女人羸弱的身躯搂入怀中,赵大宝内心深处自然是百感交集。

    以前,他听人说过一些笑话,说是曾经的恋人再见面时,一定会让对方知道自己过得很好,这是面子问题。

    但柳筱竹如今的情况,已经没有资格谈面子,因为,确实已经窘迫到极点了。

    “没事的,我都习惯了。”

    柳筱竹浅浅一笑,望着面前一大片老房子,都是烂砖头堆砌而成,表面都布满了黑灰之色,或者各种蜘蛛网、爬墙虎之类的,看上去非常陈旧。

    “走吧,陪我去家里一次。”

    父亲柳丰为了筹集赌资,竟然将她给卖了,她这一次真的伤透心,决定要带着母亲夏瑜,不再去管这个扶不起的男人了。

    不过,她不知道母亲夏瑜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会是怎样的反应,这个时候还是需要赵大宝在她身边陪伴一下的。

    有赵大宝在身边陪伴,她总会觉得非常安心,无论出现什么状况,她都可以从容的应对。

    “嗯!”

    赵大宝点点头,便随着柳筱竹,一步步向她家走去。

    走了没多久,柳筱竹就伸出手,指着前面不远处一栋老房子,说道:“那就是我现在住”

    柳筱竹话还没有说完,一阵嘈杂声之中,伴着哭泣的喊声,就从那栋老房子中传了出来。

    “你们放开我!”

    “求求你们,放了我吧。”

    “我一定会把钱还给你们的”

    听着那阵阵哭喊声,柳筱竹顿时没办法再淡定了,疾呼道:“是我妈妈的声音,又有高利贷上门追债了?”

    说着,她已是忙不迭的向前跑过去,一脸焦急。

    见状,赵大宝也赶紧跟了上去。

    很快,他看到屋内有三个五大三粗的中年人,正在使劲拖拽着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妇女。

    那妇女正是柳筱竹的母亲夏瑜。

    上次在小姨刘慧欣家中,他与夏瑜有过一面之缘。

    只是,与上一次的成熟妩媚相比,这次的夏瑜非常的狼狈,头发在挣扎中很散乱,衣服也被人撕扯开了,露出大片雪白肌肤。

    “你们在干什么?放开我妈妈啊!”

    柳筱竹还以为是高利贷追债的,可一看屋子中的情况就花容失色,当即就冲上去,想要救出正在被施暴的母亲。

    “呦呵,你是这娘们的女儿?”

    一个中年壮汉邪邪一笑,轻松的将柳筱竹给挡住了,笑道:“母亲长的妖娆妩媚,女儿也生的如花似玉,不错,不错”

    说着,放肆的目光在柳筱竹身上流转,当看到柳筱竹穿着一身护士装时,那眼睛顿时就绽放出炽热的光芒。

    “妈的,老二,老三,这娘们的女儿超正点啊。”

    “啧啧,一起来,母女一起来!”

    “嘎嘎,这回赚大了,一万块钱,买了一个大的,还送了个小的值!”

    三个五大三粗的中年人放肆的评论着,言行举止,很是粗鄙。

    不过,就在他们恣意妄为时,尚在门口的赵大宝,已是一个箭步冲了上来。

    随后,二话不说,他直接扣住那个抓住柳筱竹的中年人的手,勃然大怒的他便是用力的扭转手腕。

    咔咔

    一阵瘆人的骨头碎裂声,伴随着中年人的惨叫声,一起在老房子中响了起来。

    “你你是谁?”

    剩余的两个中年人刚才只感觉的眼前一花,之后他们的老大就已被活生生掰断了手骨,这种场面,何其恐怖。

    “我是谁?”

    赵大宝眉头一挑,冷冷一哼,直接一脚踹了出去。

    那两个中年人想要反抗,但哪里是他的对手,直接在他的连环踢下倒飞而去,倒在地上痛哼不止,身上肋骨断了不少。

    这还是赵大宝控制了力道,否则,这两个家伙就不是倒在地上痛哼,而是直接可以去阎王爷那里报到了。

    “”

    看到赵大宝三下五除二搞定了三个彪形大汉,柳筱竹不由一阵惊愕,感觉比起当年的赵大宝,如今的他似乎更暴戾了。

    幸亏她昨晚没亲眼看到赵大宝如何击溃二黑等人的,不然她知道动怒的赵大宝不是暴戾,而是修罗!

    失神之余,她还是很快回过神来,赶忙去到了母亲夏瑜的身边。

    夏瑜的衣服基本被撕扯掉了大半,赵大宝一个大老爷们不好凑过去,就继续将注意力放在三个大汉身上。

    “我生平最恨的就是你们这些欺负女人的人渣!”

    赵大宝目光一冷,一步步走近三人。

    他没有想过报警,这三人显然都是混地下世界的,进局子估计也吓不到他们,还不如让他来施以最残酷的惩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