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35章 绝不姑息!

    啊啊啊

    中年肥猪的凄惨叫声再一次哀嚎而起。

    赵大宝没有去看那少女到底做了什么,也不想去管,无论做什么,都无甚所谓,只要这个少女心里能舒坦一点就好。

    至于中年肥猪自作孽,不可活!

    离开了船舱的里间,赵大宝查看了一下那几个被他打伤的黑衣人伤员。

    先前他是怒火冲天,急于救人,所以下手非常狠辣,也不知道有没有闹出人命。

    那三个被他打断腿骨的还凑合,但那个脑袋被铁棍开瓢的就惨了,他看了一下,已经进气少、出气多了,他赶紧施展了一下小灵雨术,保住这家伙最后一口气。

    剩下的两个家伙也死不了,只是惨叫不止,跟杀猪似的。

    赵大宝虽然恨不得将这几个人渣一起杀了,但终究是法治社会,杀人的事儿还是少做,他犯不着为了这几个家伙搭上自己。

    帮几个家伙止了血,随后他就不管了,来到甲板之上,发现先前那个掉下水的家伙也刚好艰难的爬上了船。

    “你”

    这家伙心惊胆颤,丫的,好不容易爬上来,怎么又遇到这个瘟神了。

    “你什么你?”

    赵大宝冷哼一声,也不废话,将他一脚踩晕了。

    忙完之后,他掏出手机,看到杜若兮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便立马回了一个过去。

    “喂,你在哪儿呢?”电话一通,杜若兮的声音立刻就传了过来,透着关心。

    “我在一条船上,但具体位置不知道在哪儿,人我已经救下来了,但情况不是很好。”

    赵大宝将大致情况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杜若兮一阵沉默,说道:“你别闹出人命,等我过去了再说,你打开手机QQ,那里面有个定位功能。”

    “是么?我看看。”

    赵大宝挂断了电话,打开手机QQ,折腾了好一会儿,终于找到怎么发定位了。

    接着,他就给杜若兮发了一个定位。

    杜若兮收到定位后,冲着柯仲亮说了一声,很快,他们所驾驶的渔政船便向着赵大宝所在的方位疾驰而来。

    收起了手机,赵大宝再次走入船舱中,中年肥猪的惨叫声已经渐渐虚弱,他担心少女将这头肥猪弄死了,便快步走近了船舱的里间。

    一看之下,也是一惊。

    只见中年肥猪身下那个刚刚在少女身上为非作歹的东西,已经被少女拿着一根铁棍一点一点的敲的稀巴烂。

    这种情况下,哪怕是神医再世,也不可能将那玩意治好。

    “难怪这死肥猪叫的那么凄惨呢”

    心中一点怜悯也没有,赵大宝只是将少女拉到一边,说道:“行了,再这么折腾下去,这家伙就要死了。”

    听了他的话,少女才将铁棍扔在一边,沉默了片刻,才终于忍不住蹲下来,嚎啕大哭,那声音撕心裂肺,听的让人很心酸。

    赵大宝不知道该怎样安慰少女,只能蹲在他旁边拍拍她的肩膀。

    “哥哥,谢谢你!”

    过了许久,少女才停止了哭泣,两眼通红的道了谢。

    “没事,我终究还是来的太迟了。”

    赵大宝摇了摇头,将少女扶了起来,正准备询问少女哪儿人时,少女却陡然‘呀’的叫了一声,急忙忙的朝着渔船的仓库跑去,一边跑还一边说道:“哥哥,仓库里还有其他人。”

    “其他人?”

    赵大宝目光一凝,还以为是人贩子的同伙,就赶忙追上了少女,先她一步进了仓库,但一进之后就闻到一股恶臭味。

    随后,他才看清里面不是人贩子的同伙,而是与少女一样被坑蒙拐骗过来的女人,细数一下,一共五人,年龄大的二十多岁左右,年龄小的也才十二三岁。

    这些人一个个的都被关在黑暗的仓库中,身无寸缕,面容憔悴,身上或多或少都有被虐待的痕迹。

    也不知道是被下了安眠药,还是其他的药物,此刻,这些人全都睡的昏沉沉的,只是时不时的有一两个人在睡梦中不住的挣扎,口中‘呜呜呜呜’的发出一阵阵哭泣声。

    “该死!”

    赵大宝身上涌出一阵阵的森冷煞气,这一刻,他真的想将外面几个家伙碎尸万段。

    眼前是一个个饱受灾难的女人,但她们的背后是一个个被破坏的家庭啊,这些人回去之后又该如何生活?她们的家人又该如何生活?

    深深吸了一口气,赵大宝赶忙走进去看了一下,还好,这些人的身体除了有点虚弱,以及体表的创伤之外,基本上无甚大碍。

    但内心所承受的创伤,估计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治好的,这需要时间!

    赵大宝没有消除这些人的迷药,然后将她们唤醒,因为唤醒之后一群人抱头痛哭,他一个大老爷们也不知道怎么处理。

    于是,他除了帮这些人施展了小灵雨术稍稍治疗外,就与带他进来的少女一起找来衣服,帮这些昏迷的人一个个穿戴起来。

    就在这时,外面也传来的一阵阵鸣笛声,是杜若兮与柯仲亮等人到来了。

    “镇长,你小心点。”

    柯仲亮率先上了黑渔船,然后拉着杜若兮也上去了。

    之后,除了留守与掌舵的人,其他的几个警员也一起登上了黑渔船。

    很快,几个便看到被赵大宝踩昏在甲板上的那个黑衣人,心中都是一冷,无他,那个人贩子的脸肿大如猪头,基本上看不清五官了,可见赵大宝那一脚的力道之大。

    柯仲亮等一众警员以为这已经很恐怖了,但进去之后才发现那只是小儿科,只见船舱内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血泊之中倒着六个黑衣人,不是腿骨极度弯曲,就是脑袋被人开了瓢,

    偏偏这六个家伙竟然还很诡异的保持着清醒状态,口中不住的哼哼唧唧,哀嚎不止,那凄惨的下场,简直太吓人了。

    哪怕是柯仲亮做了几十年的警察,也没见过这么骇人的场景。

    “乖乖,这些都是赵大宝干的?”

    柯仲亮回忆了一下上次看见赵大宝时的印象,没发现那乡野小子有如此狠辣的一面啊?

    杜若兮也是一惊,虽然她已经听赵大宝说了一遍,可真正亲眼目睹时,还是有点不小的吃惊,看来这个在自己面前像乖宝宝一样的小男人戾气也不小啊。

    “嗯?”

    赵大宝听到外面的动静,便走出了仓库,一看是杜若兮等人,便点了点头,说道““你们来了?”

    “你没事吧?”

    杜若兮首先上下打量起赵大宝,看到小男人没有受到伤之后,她才安心下来,问道:“现在情况怎么样?那个受伤的女孩呢?”

    “”

    赵大宝一阵沉默,没有说话,只是带着杜若兮与柯仲亮等人进了仓库。

    “畜生!!!”

    杜若兮看了一眼,便是难以保持镇定,一股怒火轰的爆发出来,“柯副所,将那外面那几个家伙好好拷问,务必刨根问底,将整条黑色产业链挖出来,无论牵扯到谁,严惩不贷,绝不姑息!”

    杜若溪等人赶来的速度太快,赵大宝与少女的速度还不够快,这段时间只是将两个人的衣服穿好,还有另外三个没来得及穿。

    所以,杜若兮可以十分直观且清晰的看到仓库中这些昏迷女人的状态。

    身为女人,她当然能够感同身受,明白在非自我意愿下,被其他男人侵犯的痛苦。

    更何况,这里面还有不少人是未成年少女啊!

    “是!”

    柯仲亮也是一股怒气憋在心头,任谁看了眼前这一幕都会如此,一个个如花似玉的花季少女,却惨遭这般灾难,太人神共愤了。

    柯仲亮也有一个女儿,跟这些受害人差不多大,所以他的感触更加深。

    试想,如果现在里面有一个人是他女儿的话,那他一定恨不得立刻将外面几个人贩子挫骨扬灰。

    也在这时,他突然觉得赵大宝对于那些人贩子的手段一点不狠辣,反而是太轻太轻了!

    “哥哥,这些人是”

    少女看到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有点紧张,有点担心。

    “没事,茵茵,这位是汤屿镇镇长杜若兮,刚刚出去那位是副所长柯仲亮,他们一定会为你以及这些人讨个公道的,那些家伙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赵大宝柔声说道,刚才与少女交流了一下,得知她的小名叫茵茵,是汤屿镇下辖一个村庄的农家女,夜里从同学家玩耍归来时,被人贩子给强行绑来的。

    “镇长?”

    茵茵一听,顿时一惊,随后就对着杜若兮跪了下来,哭泣不止,在她的认知中,镇长已经是非常大的父母官了,既然镇长都出现了,那就像赵大宝说的一样,一定可以还她一个公道。

    “茵茵,是吧?”

    杜若兮心情沉重,没想到辖内竟然发生这种事情,当即就将茵茵扶起来,声音很柔和,像邻家大姐姐一样,说道:“起来吧,我向你保证,绝不放过一个坏人。”

    “谢谢镇长!”

    茵茵摸了摸泪水,站了起来,思忖片刻,才又怯生生的请求了一句,说道:“镇长,哥哥,这事儿能不能不要让外人知道?村里的闲言闲语太多了,我怕我的家人会受不了。”

    “好!”

    赵大宝与杜若兮对视一眼,都是点了点头。

    但其实这才是最麻烦的事,这事情守得了一时,肯定守不了一世,到时候此事的衍生伤害会一次次的侵扰茵茵等人,可能这一辈子都不一定能消除。

    静默了片刻,杜若兮与茵茵又合力将剩下三人穿戴完毕,随后便带上几位受害者,以及扣押着几个人贩子,一起返回汤屿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