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36章 美人自责!

    黎明时分。

    赵大宝陪着杜若兮回到了玫瑰花园的住所。

    “累了吧?”

    将女人扶到沙发上坐下,随后他又去倒了一杯水,“先喝点水。”

    “嗯。”

    杜若兮接过温水,咕咚咕咚的就喝了。

    她也确实是渴了,折腾了大半个晚上,水都来不及喝一口。

    在将茵茵等人送回汤屿镇后,杜若兮先是让她们洗漱了一番,之后安排了一个住处让她们暂时住下。

    与此同时,关于她们惨遭人贩子拐卖以及欺凌的消息,也下达了封口令,暂时谁也不能说出去,免得这些可怜的姑娘日后出去没办法做人。

    除此之外,她还让人紧急联系了一些心理医生,过几天需要让人给这些受害的姑娘进行心理辅导。

    不然,这件事情的阴影恐怕是不能那么容易的消失的。

    除了安排一系列对于受害者的安抚工作,对于那些个可恶的人贩子,杜若兮也是下达了从重从严惩治的意思,并且要求柯仲亮等人连夜彻查事情的来龙去脉,务必将这条黑色产业链全部连根拔起,无论涉及到任何人、任何势力,都要严惩不贷。

    于是,柯仲亮连夜审问了那些人贩子,期间自然是使用了一些手段,方才撬开了他们的嘴巴。

    从得到的消息中,这些人贩子似乎隶属于什么黑暗集团,但他们仅仅是处在这条黑色产业链的最下游,更多的消息却是不得而知了。

    对此,杜若兮也很无奈,只能让柯仲亮继续拷问这些人贩子,或许这些人还没有完全将实话招出来。

    “好了,这事情急也急不来,别太操心了。”

    看着杜若兮紧蹙的眉头,赵大宝有一点心疼,他虽然也很想立刻将那些可恶的人贩子以及整条产业链连根拔起,但也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太过操劳了。

    “没有,只是想到那些花季少女,却遭遇到这般不幸,我心中就很不舒服。”

    杜若兮疲倦的依偎在赵大宝的怀中,喃喃的说道:“身为一镇之长,没让辖下百姓安居乐业,就是我的失职。”

    听着杜若兮充满自责的话,赵大宝亲了女人额头一下,安慰道:“镇长又怎么了,汤屿镇这么大,你又不是三头六臂,总有照顾不到的地方。”

    微微停顿了片刻,看看外面的时间,他又说道:“先洗个澡,早点睡吧。”

    “天都快亮了,我不睡觉了,等一会还要去处理一些事情呢。”杜若兮摇摇头,只打算在小男人怀中打个盹就好了。

    “都困成这样了,还处理什么啊。”

    赵大宝可不希望杜若兮这么辛苦,不由分说,就拍了女人美臀一下,颇为霸道的说道:“听话,快去洗澡,然后睡觉。”

    “你敢打我?”

    如果是以往,杜若兮说这话时肯定是气势十足,但这会儿却如慵懒的小猫儿一样,有种说不出的可爱,又有点让人心疼,令赵大宝想将她紧紧的抱在心口呵护。

    杜若兮闭着眼睛,轻轻捶打了小男人胸口一下,随后便有点撒娇的说道:“我好困,懒得动,小老公,你帮我洗吧。”

    帮杜若兮洗澡?

    这种美事儿,赵大宝哪有不答应的道理。

    二话不说,他就将杜若兮公主抱,向着浴室而去了。

    不一会儿,浴室中就响起一片哗啦啦的水声,偶尔也会有杜若兮的羞赧娇嗔声。

    杜若兮的身体无疑是完美的,但女人这时候疲倦非常,赵大宝不可能还折腾她,细心的将她的身子擦洗了一遍之后,他就抱着女人回到了卧室。

    “睡一会儿吧,到上班的点了,我再叫你起床。”

    “嗯,我睡了。”

    杜若兮应了一声,随后就依偎在赵大宝的怀抱中,很快的陷入了深层次的睡眠中。

    看着怀中熟睡了的女人,赵大宝嘴角泛着淡淡笑容,接着就将杜若兮的手机闹钟关掉,手机关机,然后扔到了一边。

    杜若兮劳累了一个晚上,再不好好休息一下子可不行,至于上班见鬼去吧!

    除非杜若兮睡到自然醒了,不然赵大宝可不会叫醒她。

    拥着女人柔弱无骨的身躯,同样折腾一晚上的赵大宝,却是没有丝毫的睡意。

    自从修炼长生诀之后,他每天所需要的睡眠时间很少,但睡眠质量都很高,只需要眯一小会儿,就可以保证一天精神充沛有活力。

    既然睡不着,他自然又思考起了茵茵等受害者的事情,这些可怜的小姑娘肯定要好好安抚,尽可能的让她们不留下太多心理创伤。

    至于那些可恶的人贩子,毋庸置疑,需要将他们绳之以法,受到应有的惩戒。

    只是,他参与了今晚的整个审讯过程,知道抓不到的人贩子只是一小部分,那个不知名的黑暗集团之下还有更多的人贩子。

    任何一个人贩子,都可能毁掉一个家庭。

    最典型的,比如龙潭市纪委书记张维国的女儿张雯雯也是被人贩子拐走的,至今没有半点消息,张维国、张民锡以及张维国的前妻等等相关的人,至今都还生活在失去亲人的痛苦中。

    所以,赵大宝觉得,对于人贩子,必须除恶务尽!

    只是,那个黑暗集团的老巢,根本没办法知道在哪,他怎么去除恶务尽?

    何况,依靠他一个人的力量,是不是太小了一点啊?

    赵大宝的脑袋在极速的运转着,突然,他想到自己没必要当什么孤胆英雄,他只要想办法找出那个黑暗集团的老巢,然后借助国家的力量去将之铲除,不就可以了吗?

    “看来我非常有必要将造化术中的占卜篇研习精深,这样不仅可以通过占卜获得那个黑暗集团的信息,就连之前一直没解决的张雯雯、血色蔷薇等人的信息,我也可以相对容易的获悉。”

    赵大宝的想法肯定是好的,只是占卜之术哪有那么容易研习精深。

    要知道,长生造化诀中的任何一样造化术都不简单,乃是上古传承下来的玄奥天地至理,占卜篇的内容更是极端深奥的,比起医术篇晦涩的不止一点点。

    毕竟,医术篇中的知识再怎么难懂,但如今多多少少还有中医学,他不懂的地方可以查找资料,研习的速度相对来说要快一些。

    可占卜篇呢?

    阴阳、五行、八卦的变化与日月星辰的玄秘走势看的简直能让你云里雾里,摸不着东南西北!

    赵大宝也是盲人摸象钻研了八年,才略微懂的一点点皮毛,占卜起来也是大多时候不灵验,只有那一次占卜与他自己相关的事情,得出的卦象是‘否极泰来,桃花泛滥’,这个倒是准确无比。

    长生诀中倒是有一种叫顿悟的说法,说是在修炼的时候进入这种状态,学习任何东西都非常快,而且领悟的也非常精通,可惜,顿悟可遇而不可求。

    否则,他倒是可以借助顿悟,来在很短时间内,将一种占卜术研习到一定的程度。

    赵大宝想了很多,奈何每一样都行不通,这让他多多少少有点无奈,自己明明守着一个大宝库,偏偏缺少能力去使用,真是一种悲哀。

    整理了一下思绪,不再胡思乱想,他拿起三枚铜钱,开始专心的占卜起来,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一次不行,那就千百次,总有一次有用的吧?

    占卜术有很多种,如梅花易数、周天衍算、掐指筮术

    他现在所使用的,是一种名叫‘金钱八卦筮法’的占卜术,相对来说比较简单,而且也很容易操作。

    刷刷刷

    赵大宝一次次的将铜钱扔在身边,然后努力分析着卦象,直到看不出卦象中有有用信息后,就重头再来。

    不知不觉中,时间也在悄然流逝。

    就在他沉醉于占卜中时,突然,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来:“唔小老公,你在干嘛呀?”

    杜若兮张嘴打了个哈欠,迷瞪着一双美丽的眼睛,看着赵大宝的举动,俏脸上满是古怪,她看不懂小男人在做什么。

    “咦?睡醒了?”

    赵大宝回过神来,望着怀中的佳人,脸上泛起一丝笑容,“没啥,我就随便占卜一下。”

    “占卜???”

    杜若兮不由瞪大了双眼,愣了一会儿,才忍不住‘噗嗤’一笑,在小男人的怀中笑的花枝乱颤,“这年头竟然还有人信这个哎呦,小老公,你笑死我了!”

    赵大宝:“”

    占卜很好笑么?

    一脑门的黑线,他也不好解释,毕竟,这玩意解释不通。

    何况,即便解释的通,他现在也没心思解释了,杜若兮这女人在他怀中乱动,完美无瑕的身躯不住的磨蹭,一下子就让他的邪火涌了上来。

    丫的!

    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妖精,不知道我们都没穿衣服啊?

    竟然还敢这么放肆哼哼!

    赵大宝嘴角一扬,将女人一把搂紧,让两人贴的更紧一些,然后他就静静欣赏女人的神态变化。

    “”

    杜若兮呼吸一凝,感觉到小男人那剑拔弩张的大家伙,整个人瞬间清醒了,才想起之前小男人给她洗完澡之后,压根儿就没有给她穿睡衣。

    “几点了?我要去上班了!”

    望着外面明亮的光线,杜若兮一下子就找到了适合的理由,像一只惊慌失措的小兔子一样,立刻准备逃离小男人的怀抱。

    然而,她刚刚将被子掀开,还没来得及完全起身,霸道的小男人已经将她拉了回来。

    “还上什么班啊?这会儿都中午了,下午再去镇政府吧。”

    赵大宝一脸戏虐,不由分说,将满脸羞红的女人扑倒,“现在嘛,我们来做一点有氧运动嘿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