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44章 蔷薇花开!

    有的人让你非常的恨铁不成钢,恨不得这辈子都不要再看到他。

    可是,当知道他永远的离开时,你又一定会忍不住伤心与落泪。

    对于柳丰,夏瑜就是这种情感。

    当听到柳筱竹说柳丰死的一刹那,夏瑜就感觉整个人轰的一炸,脑袋一片空白。

    那杀千刀的怎么就突然间死了呢?

    夏瑜都听不到柳筱竹后面说了什么,脑袋里全是与柳丰从始至今的点点滴滴,开心,欢笑,痛苦,伤心酸甜苦辣,尽皆有之。

    赵大宝的听力非常好,虽然夏瑜的手机没开免提,但也听到了柳筱竹说的话,眼见着夏瑜神态不太对劲,他就接过手机对柳筱竹说道:“竹子,是我,你爸怎么回事?”

    “宝宝,你过来了?”

    听到赵大宝的声音,柳筱竹先是一惊,随后便是轻轻抽泣起来:“我也不太清楚,听警方跟我说,他是被高利贷追债杀死的。”

    “”

    赵大宝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是咎由自取呢?还是因果报应?轻轻叹了口气,他便继续问道:“竹子,你现在在哪儿?”

    柳筱竹的情绪也有点不对劲,他有点不放心她一个人待着。

    “我现在正在出租车上,正往事发地点赶过去。”

    “你说个地址给我,我跟阿姨也过去。”

    “好!”

    在这个时候,柳筱竹确实需要赵大宝陪在身边,当下也没有推辞,直接报了个地名。

    记下来之后,赵大宝便安慰道:“竹子,事已至此,你也别太伤心了,我跟阿姨这就去。”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夏瑜也听到了赵大宝与柳筱竹说的话,当下抹去眼角的泪水,进卧室换了身家常服,随后便与赵大宝一起往柳筱竹说的地方赶去。

    龙潭市郊区,拆迁区之内。

    当赵大宝与夏瑜赶到这里时,便看到警察已经拉起警戒线,边上停着几辆警车,还有新闻媒体记者。

    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围观的好事者。

    夏瑜下了出租车,就往警戒线内冲,但很快被一位警察拦住,“站住,这里不允许人进去。”

    “警察同志,你好,我们是受害者柳丰的家属,请问”

    赵大宝正跟这位警察解释时,警戒线内传来柳筱竹的哭声:“妈,宝宝你们快来!”

    “筱竹”

    看到女儿泪流满面的样子,夏瑜也是心中一急,当下就推开了警察,冲进了警戒线之内,向着柳筱竹一路跌跌撞撞的跑去。

    见状,赵大宝望着警察,一脸歉意的说道:“警察同志,不好意思。”

    “没事,进去吧。”

    这位警察很通人情,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就让赵大宝进去了。

    “情况怎么样?”

    来到夏瑜与柳筱竹母女身边,赵大宝一边安慰伤心的二人,一边打探四周的情况。

    他们虽然进入了凶案现场,但其实还不能靠的太近。

    因为,警察与法医正在做各种检查与拍照,这些都是需要一一记录在档案中的。

    “你们是柳丰的家属?”

    一个警察走过来,对着三人说道:“过来确认一下尸体。”

    然后,就带着三人来到一具蒙着白布的尸体面前。

    当警察将白布掀起的一刹那,夏瑜与柳筱竹就哭泣不止,脸上都写满了痛苦与伤心。

    毕竟,她们再怎么恨这个男人,可这终究是两人的至亲。

    何况,柳丰死的很惨!

    “这应该是被砍死的吧?”

    赵大宝从没看过柳丰,但看这尸体上的伤口,确实是刀伤,而且不止一刀,整张脸都糊了,满是血渍,几乎看不清五官。

    此外,身上其他各处也都是刀伤,虽然这些伤都不怎么致命,但密密麻麻,非常的恐怖。

    显然,柳丰生前应该是被狠狠的虐待了一番。

    看着夏瑜与柳筱竹母女俩哭的稀里哗啦,赵大宝这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了,只能转而向警察了解一些更具体的情况。

    不过,警察也没有给出具体且准确的答案,只说是有可能被高利贷追债导致。

    至于进一步的情况,则需要经过详细调查之后才能给出答案。

    这也不能怪警察了,不仔细推敲分析,万一论断错误了,他们也是要承担责任的。

    更重要的是,错误的判案是对死者的不公,也会让不法分子逍遥法外。

    所以,给任何一个案件做论断都需要一个严谨的分析过程,不是三言两语,或者表面现象,就轻易给出答案的。

    从警察那里得不到什么确切消息,赵大宝的目光就在四处观望,才发现这个凶案现场死的人不止柳丰一个,还有其他的好几个人。

    但是那些死者身上个个都有纹身,看上去不像是一般的平民老百姓,反而像是在道上混的一些地痞。

    “同志,这些人是”

    面对赵大宝的询问,这位警察态度不错,而且办案经验丰富,跟赵大宝说了很多。

    比如这些人都是有前科的,乃是龙潭市一带的混混,柳丰有可能就是被这些人杀死的,但至于他们又是被谁杀死的,警方目前还没有什么确切的线索。

    又比如这些混混都是被人一击必杀,致命伤口都是咽喉被割断,伤口很小,死的时候都没有表现出任何恐惧种种迹象表明凶手应该是同一个人,而且杀人技巧十分高明,才能让这些混混在察觉不到危险的情况下毙命。

    “杀手!”

    听了警察的描述,赵大宝的第一反应,这个凶手一定是杀手。

    只是,杀手一般都是收钱买命,为何会将这么多的地痞杀死?

    “难不成是谁批量买了这些地痞的命?”赵大宝实在搞不清楚,所幸也不再去多想了。

    在确认了尸体确实是柳丰后,一名警察便对夏瑜与柳筱竹录了口供。

    随后,柳丰的尸体与其他的死者就被警方运走了,接下来就看警方的侦查与破案速度了。

    “竹子,阿姨,我们先回去等消息吧。”

    看着母女俩情绪都很低沉,赵大宝又是轻轻叹了口气,也不待她们应答,就去叫出租车了。

    然而,就在他叫出租车时,却意外的看到不远处有一朵蔷薇花。

    蔷薇一般于每年五月开花,花期有小半年长,基本可以持续到九月份,如今正是蔷薇开花的季节,所以,看到一朵蔷薇花也不足为奇。

    可是,这朵蔷薇花却尤为引起赵大宝的注意,因为它的颜色实在是太鲜艳了,大红胜血。

    血色蔷薇!!!

    刹那间,这个名字就在赵大宝的脑海中浮现。

    “难道那些人是血色蔷薇杀的?”

    赵大宝心中一惊,眉头顿时拧起来。

    那卢安市郑家因为他破坏他们向邢家提亲的事情而记恨在心,豪掷千金让龙潭市的黑暗势力找他的麻烦。

    其中,绝大部分的人因为雷虎的帮忙,已经没有人再敢来找他或者他亲朋好友的麻烦。

    但是,唯独一个人,雷虎搞不定,那就是S级杀手血色蔷薇!

    而这个血色蔷薇还偏偏接了郑家颁布的任务,赵大宝之前一直想要找出这个人,可惜他的占卜术修炼的还不到家,始终无法占卜出血色蔷薇的详细消息,只得到一个扑朔迷离的诡异卦象众里寻她千百度,伊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现在这里突然出现一朵如此鲜艳的蔷薇花,而不远处又恰好发生了重大人命案,且凶手极有可能是一个杀人技巧十分高超的杀手,他实在不能不与S级杀手血色蔷薇联系在一起。

    “血色蔷薇该不会还在附近吧?”

    赵大宝心中一凛,不由的警惕起来,他才想起来自己其实也是这个神出鬼没的家伙的目标。

    左顾右盼的一会儿,周围的人是不少,可惜他也没能发现哪个人可能是血色蔷薇。

    杀手最讲究隐藏与伪装,除非他真正的使出那致命一击,否则,其他时候,你可能就觉得他是个路人甲。

    或者,你压根儿就不知道有这么一个极度危险的人在附近。

    “还是先回去吧。”

    有点杯弓蛇影的感觉,赵大宝心里毛毛的,不敢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当下,他就马上叫了一辆出租车过来,随后冲夏瑜与柳筱竹母女俩说道:“竹子,阿姨,走吧。”

    柳筱竹这时候特无助,也特别茫然,赵大宝说回家,她就想也不想的跟着回家了。

    夏瑜也差不多,还没完全从柳丰突然死亡的变故中回过神,完全听赵大宝的安排了。

    三人上了车,出租车很快启动,过了二十多分钟,便到了居住的小区。

    “大宝,筱竹,你们随意吧,我一个人先待会儿。”

    回到家中,夏瑜说了一句,便独自回了卧室,关上了门,但不时还是有些许压抑的哭泣声从中传来。

    听到母亲的哭声,柳筱竹本来止住泪水的,这会儿又是不由的落了下来,“宝宝,你今天能不能留在这里?”

    柳筱竹紧紧的抱着赵大宝,通红的双眼望着男人,满是期盼与渴求。

    “好,我留下来。”赵大宝心一软,就答应下来了。

    拥抱着女人软柔的身躯,他心中是一阵阵的怜惜,只希望柳筱竹,还有夏瑜,都快点从悲伤中走出来,不过,就在这时,他的身体猛然一震。

    只见在不远处的阳台上,一朵红艳胜血的蔷薇花,傲然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