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88章 赌上尊严!

    听了邢佳颖护短的话,郑开诃差点气的吐血。

    你妹的!

    枉老子苦苦追了你这么久,你丫的连正眼也不瞧一下,却偏偏对赵大宝情有独钟凭什么?

    一瞬间,郑开诃心头的嫉妒之火熊熊燃烧!

    与之相比,赵大宝心里则是暖暖的。

    邢佳颖虽然对他挺冷的,甚至还拒绝两人再次梳理感情,但从这话中就可以看出,这女人其实已经否定了先前‘做回普通朋友’的决定,而是重新将关系回归于男女朋友上来了。

    否则,这女人也不会说出这种护短的话了。

    “佳颖,你一定被赵大宝这小子给骗了!”

    郑开诃怒火中烧,恨不得将赵大宝碎尸万段,也恨不得将邢佳颖压到身下狠狠折腾,方解他心头现在的愤怒。

    但是,他还必须保持表面上的礼仪,只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怒火,冷静的说道:“我调查清楚了,他就是龙潭市下辖一个小渔村的农民而已。”

    “这种身份,哪里能够配得上你?”

    一口气道出这个秘密,郑开诃便对赵大宝冷冷一笑,眼神中透着一句话你小子完蛋了!

    一开始,他还以为赵大宝出身了不得,毕竟能被邢佳颖看上的,身世背景肯定不简单,不是大富,就是大贵。

    但等他一番调查之后,才发现赵大宝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农民,根本上不了什么台面。

    要知道,越大的家族或者势力,子女的婚姻就越讲究门当户对,这是面子工程,也是利益捆绑。

    联姻,往往是一种家族或者势力之间的联盟方式。

    所以,清楚了赵大宝不值一提的身份,郑开诃这才有了底气,来找赵大宝麻烦,也有了重新博得美人青睐的信心,因为他相信邢佳颖一定还不了解赵大宝的真实身份。

    果不其然,听完这话之后,邢佳颖的脸色就微微一变,目光从郑开诃身上转移到赵大宝的身上,美丽的眸中充满了一丝丝的狐疑。

    “农民?”

    邢佳颖有点不知所措。

    正如郑开诃所想象的那样,她确实没有去调查过赵大宝的身世背景。

    因为先前她怀疑赵大宝是隐门中人,而隐门中人极端神秘,一般人哪里能够查的出来。

    而且,隐门中人向来很讨厌世俗的人查探他们的消息,一旦被隐门中人发现自己调查他们的人,估计会惹来相当大的麻烦。

    也因此,她还一直幻想着赵大宝是隐门中人。

    但是,直到昨天,她才知道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赵大宝并不是什么隐门中人,可他的具体身份,她还真不知道,来不及调查。

    可无论如何,她也想不到赵大宝竟然是一个小农民啊!

    “农民?”

    庄少游也是一愣,他还真没想到赵大宝的出身是这样的。

    先前看赵大宝与邢佳颖一起来,又是邢佳颖的男朋友,还以为这家伙也是一个富家子或者官二代。

    何况,昨天在拍卖会上,赵大宝在竞价时,几百万、上千万的加价,也是眼睛都不眨一下,脸不红,心不跳,淡定的很。

    试问,拥有这份淡定与沉稳的人,庄少游怎么可能想得到赵大宝竟是一个乡村小农民?

    太不可思议了!

    庄少游望向赵大宝的目光充满了惊讶于震撼,他没有瞧不起赵大宝,只是觉得无比的惊奇,一个小农民竟然能够征服邢佳颖这座冰山这简直逆天的不要不要的啊!

    赵大宝没想到郑开诃会在这种场合下,突然爆出他的出身,但经过初始的惊慌之后,他就很快的镇定下来。

    对于自己的出身,赵大宝从不避讳谈及,这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而且,他也早就预料到,自己的出身一定会被邢佳颖知道的。

    但他还以为事后是邢佳颖自己调查出来的,哪知道竟是在这种情况下被郑开诃说出来,这让他稍稍有点担忧,不知道邢佳颖对此会有怎样的想法。

    毕竟,太突然了!

    先前邢佳颖接近他,是误会他乃是隐门中人,期待的起点很高,但昨天梦幻才刚刚破灭,今天就被人告知,他其实是一个农民,这身份一下子就从想象中的天上,Dan的掉到了地下,任谁估计一下子都接受不了。

    “这家伙说的没错,我就是一个小农民。”

    直视着邢佳颖惊疑的目光,赵大宝淡淡一笑,坦然承认,“我家是龙潭市汤屿镇下辖的青山村,一个海边的小渔村。”

    “这样啊!”

    邢佳颖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黛眉轻轻凝蹙着,似乎在挣扎着什么事情。

    见状,赵大宝心中一紧。

    在他看来,邢佳颖这是真的在迟疑两人的关系了。

    而这也不难理解,人家是富家女,身价好几个亿,而他呢?或许以后会有钱,但现在真的还是一个穷光蛋

    至少,他身上那还不到一千万的存款,应该很难不,非常难入邢佳颖的法眼。

    不知为何,他的嘴角就露出了一丝苦笑,虽然有点淡淡的感伤,但如果邢佳颖真的做出什么他不太希望看到的选择的话,他还是尊重的。

    原因很简单,他如今这种情况,本来就不一定能够给邢佳颖幸福与快乐,之所以还想与邢佳颖剪不断、理还乱,那完全是出于一个男人无耻且贪婪的占有欲罢了。

    “看来你的秘密不少啊。”

    就在赵大宝嘴角暗自苦涩时,邢佳颖有开口了,脸上表情很平静,说道:“回去之后,我再好好的问你。”

    随后,她就目光严厉的盯着郑开诃,语气一下子变得冰冷无比,“什么人能配得上我,那是我邢佳颖说了算,而不是你郑开诃。”

    “别说是一个农民,就算是一个乞丐,只要我邢佳颖喜欢,那他就配得上我。”

    “哼!”

    郑开诃还以为邢佳颖得知真相之后,会立刻与赵大宝划清界限,哪知道他等来的竟是这样一个答案。

    “佳颖,你你你”

    郑开诃瞪大双眼,对邢佳颖‘你’了半天,也‘你’不出一句话。

    这时,赵大宝走上前来,将邢佳颖拉到身后,对着郑开诃哼道:“你什么你啊?”

    适才,邢佳颖的一番话,让赵大宝很感动,这个女人不仅没那么现实,相反还很体贴、很照顾他。

    他相信刚刚这话与其说是给郑开诃听的,还不如说是给他听的,只是这话如果对他直接说的话,有点肉麻,邢佳颖高冷惯了,肯定说不出口。

    但是她又想照顾一下赵大宝的心,这才借着训斥反驳郑开诃的机会,将她想说的话,说给赵大宝听了,免得这家伙胡思乱想。

    也幸亏是邢佳颖聪明,来了这么一招,否则,估计赵大宝还真的以为她瞧不起他的出身而心生退意了。

    赵大宝心理得到安慰之后,自然就有了精神来对付郑开诃,这家伙突然给他来了一招釜底抽薪,要不是邢佳颖确实是一个体贴人的好女人,他今天非得吃一个人财两空的大亏。

    正因此,他怒了!

    若是不给郑开诃一个深刻的教训,他还真咽不下这口气了。

    何况,他身为一个堂堂的七尺男儿,也不能再让邢佳颖一个柔弱女子来保护他。

    “说吧,你想赌什么?”

    赵大宝依然不惧的望着郑开诃,“不管赌什么,我都接了。”

    “赌上尊严,敢吗?”

    郑开诃也是恼火的不行,本来他是想要与赵大宝赌一个亿的,豪赌一把,但后来想想赌钱也没意思,赵大宝的身边有邢佳颖与庄少游,即便是真的输了一个亿,似乎也并不能让赵大宝难堪。

    所以,他才想到了赌上尊严。

    树活一张皮,人活一张脸,他就不信赵大宝丢了尊严,还敢像现在这样嚣张吧?

    “赌尊严?”

    赵大宝微微一愣,没想到郑开诃会赌这么个东西,但他既然放出了大话,这时候当然不能退却,“没问题,你说怎么赌吧?”

    “赌石,不过做一点变化。我与你每个人以一百万为本金,然后用这些钱去购买石料,之后就切开看看谁获得的翡翠价值更高,谁的估值更高,谁就胜利。”

    郑开诃冷冷一笑,将规则说了一遍,然后说道:“输的人对着在场所有的人学狗叫三声,如何?”

    像他们这种身份的人,当众学狗叫三声,那是非常丢脸的,影响很可能好几年都不能消除,会一直伴随身边众人口耳之中,成为他们茶前饭后的谈资。

    郑开诃对于古玩鉴宝赌石,肯定不如邢佳颖、庄少游两人专业,但他平常也没少接触赌石,所以他相信自己的眼光一定比赵大宝这个山旮旯里的小农民要好。

    如此,可谓胜券在握!

    赵大宝一阵无语,他没想到郑开诃会以赌石来进行赌局,这真是一场赌中之赌的博弈。

    而他对于赌石的经验还不多,如果仅仅是使用肉眼来观察,那他估计是必败无疑了。

    但问题是,他可不仅仅只有肉眼啊!

    “赌石,谁怕谁啊!”

    嘴角微微一扬,赵大宝静静的看了看郑开诃,随后才轻轻的点了点头,“好,赌上尊严,谁输了,谁学狗叫三声,现场所有人都是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