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90章 笑到最后!

    冰种翡翠?

    赵大宝也一愣,没想到郑开诃运气这么好,竟然开出了一块冰种翡翠。

    冰种翡翠质地非常透明,只是比起玻璃种来要稍微差一些,但市面上的价格也不低,做成手镯、玉佩或者一些小挂件,能卖上数万甚至数十万。

    郑开诃开出的这块冰种翡翠个头不小,差不多有成人拳头大小,卖个一百万绝对不成问题。

    再算上其他几块石料开出来的翡翠,郑开诃最后一共能获得两百二十万朝上的收益,等于是将本金翻了一倍,这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了。

    “大家都来估个价吧,如果有人想买,可以现在就买了。”郑开诃笑的很开心,对围观的众人说道。

    比赛的结果是以最后谁切出的翡翠价值高来论输赢的,所以需要一个估价,好在在场有不少做玉石生意的经销商,对于翡翠原石价格的把握还是很准的。

    不一会儿,郑开诃所有的翡翠原石总体估价出来了,三百五十万,这比想象中的还要高出一百多万,这主要是冰种翡翠的估价高。

    “三百五十万”

    邢佳颖轻轻的说了一句,望着赵大宝的目光略有担忧,毕竟这数字已经不小了,赵大宝仅仅凭着一块石料,想赢,太难了。

    赵大宝也听到了这最后的估价,但他的脸上却一点表情变化也没有,只是静静的看着自己购买的石料上了机器。

    滋滋

    滋滋

    机器的轰鸣声再度响起。

    他这块石料比较大,差不多有酒吧椅那么高,呈现的是一个不规则的圆柱体,外表的石皮有一面看上去颜色还行,像是能开出高品质翡翠的样子,但其他地方就一般了,看不出什么端倪。

    负责切割的工作人员都是有经验的老手,他们首先就在那看起来最像的地方边缘切割,这样一来,能很快看出是否有翡翠。

    然后,当他们慢慢的将那一片的石皮切开后,却发现里面并没有翡翠!

    “假的!”

    “坑了,赌石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表面上明明就很像有翡翠的样子,但其实这种石皮只是受到矿坑中其他翡翠的影响而成的,石皮之内却并没有翡翠。”

    “赵大宝肯定输了,孤注一掷,风险太大。”

    “幸好我刚才忍住没买这块石料啊,不然亏的就是我了,九十六万,啧啧!”

    “对啊,刚才我也想买的,外表太具有迷惑性了,只是价格太贵,我买不起,看来买不起也是一种幸运啊!”

    人群中爆发出阵阵议论,庆幸的人有,叹息的人有,幸灾乐祸的人也有。

    “大宝输了。”

    望着眼前这般情景,庄少游淡淡的说道:“赌石本来风险就很大,何况还将希望放在一个地方,更冒险!”

    邢佳颖皱了皱眉黛眉,也知道赵大宝输了。

    只是,当她望向赵大宝时,就不由有些疑惑了,为什么这家伙到现在还依旧一副淡定自若的样子。

    赵大宝确实很镇定,静静的看着工作人员将毛料越切割越小,但在毛料被切的差不多时,约莫只有拳头大小,他突然打断了工作人员,说道:“接下来按照我的指示来切割吧。”

    工作人员一听,望了望赵大宝,点了点头,没有迟疑,只是他们心想都到这个时候了,也不可能再切出什么翡翠了。

    “哈哈哈还不死心呢!”郑开诃两手交叉放在身前,一脸讥讽。

    都这个时候了,毛料就这么大,哪怕真开出翡翠了,甚至是玻璃种翡翠,因为体积小,那也值不了多少钱,拍马也追不上他的三百五十万。

    更何况,剩下这点毛料之中,难不成还真能开出翡翠?

    “这里切一点,到这个尺寸,然后从这里切一点,大概是这么个尺寸”

    赵大宝可不管其他人怎么说,更不会在意郑开诃的想法,他只是走到工作人员身边,安排他们从哪里下刀,切的位置又在哪里。

    工作人员都很专业,按照赵大宝的指示,认真切割。

    然而,当他们将拳头大小的毛料,切成只有乒乓球大小时,还是没看到任何的有翡翠迹象。

    至此,赵大宝也不再让工作人员继续切割了,只是将剩下的那块毛料拿到手上掂量掂量,接着就嘴角微扬,塞进了口袋里。

    “赵大宝,你就别故弄玄虚,拖延时间了。”

    郑开诃冷冷一笑,他认为赵大宝之所以让工作人员按照他的指挥切石料,其实只不过是看到他自己要输了,故意拖延时间,妄图逃过学狗叫的惩罚。

    但是,他会让赵大宝诡计得逞吗?

    “现在你可以学狗叫了!”

    郑开诃哼了一声,可不想放过这个让赵大宝丢脸的大好机会。

    听了他的话,赵大宝却不为所动,只是瞥了他一眼,哼道:“急什么?比赛又没结束!”

    “怎么没结束,你购买的那块石料中不是没有切出任何的翡翠”

    郑开诃话还没说完,就不由得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赵大宝已经无视他,又开始在石料区里溜达起来了,只不过是那片价格最低的石料区,品相、颜色、外形各方面都不行,摊主是将这些石料用来论斤卖的。

    “还不死心啊?”

    冷冷一哼,郑开诃很是不屑,眼下赵大宝看样子是准备在这片石料区用最后的四万块本金购买石料,企图来个惊天大逆袭。

    但这可能吗?

    矿坑边缘挖出来的石料,能开出什么翡翠,才怪嘞!

    赵大宝不理会郑开诃的冷嘲热讽,在低价区的石料区转了一圈,然后就手指乱点一样,很豪爽的说道:“老板,这块,这块,还有那块这些我全都要了,称一下多少斤!”

    见状,摊位老板没说什么,让人麻利的称了一下,“三十九斤半,刚刚好快四十斤。”

    “这倒是巧了啊!”

    赵大宝笑呵呵的付了钱,然后就拿着刚刚购买的低价石料,让工作人员开始切割。

    轰轰轰

    机器轰鸣声再度响起,一刀下去,惊呼声起。

    “我去,你们快看!”

    一个人失声惊呼,指着那被切开些许的石料,脸上写满了震惊之色。

    “玻璃种,玻璃种,尼玛,怎么会是玻璃种翡翠?”又一个人目瞪口呆。

    郑开诃也是瞪大双眼,满是不可置信,“怎么可能开出了玻璃种啊?”

    他的额头隐隐渗出一丝冷汗,自信突然就不那么充足了。

    不过,庆幸的是,这块石料开出的玻璃种不大,只能做两三个小挂件,估价也不会太高,三五十万顶天了。

    庄少游也有些诧异,居然在这时候切出了玻璃种,太不可思议了,但可惜太小了,不然赵大宝真的就凭这一块石料逆袭了郑开诃。

    “玻璃种?”

    邢佳颖眼睛微微一亮,随后有些狐疑,“这家伙先前表现的那么镇定,难道早就看中了这块石料?可问题是仅仅这一小块,也不够啊!”

    就在她感到困惑时,工作人员切割接下来的石料时,她就释然了,一块虽然不够,但如果数量多起来了呢?

    “卧槽!”

    “又是玻璃种翡翠,这是第三块了!”

    “不,第四块了!”

    “你妹啊,那块低价区的石料我也玩了几块,怎么就没一块开出玻璃种啊!”

    “靠,终于没有再开出玻璃种啊,不然我就真的要嫉妒的抓狂了。”

    “这运气简直没谁了!”

    看着一块又一块的石料切出了比冰种更高级的玻璃种翡翠,围观人们都羡慕嫉妒恨的要发疯了。

    但更想发疯的,还是自以为胜券在握的郑开诃,“这这这这怎么可能?”

    郑开诃死死的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眼前这一幕。

    几乎不可能切出翡翠的低价石料区,竟然有这么多块石料能切出最顶级的玻璃种翡翠,虽然每一块玻璃种翡翠都不太大,但架不住数量够多啊。

    “尼玛,开挂了吧?”

    半响,郑开诃终于忍不住骂了起来,如果不是开挂,他根本不信赵大宝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选中如此高命中率的石料,差不多他选的那些石料都切出了翡翠。

    除了玻璃种翡翠之外,还有一些其他如冰种、豆种等翡翠。

    当然,也有什么也没切出的石料,但数量就不是很多了。

    “看来运气好的不止你一个啊!”

    看着郑开诃的脸成了猪肝色,赵大宝嘿嘿一笑,便让刚才估价的人,也来帮他估了个价。

    玻璃种翡翠是最顶级的翡翠,价格比冰种翡翠价格还高,赵大宝挑选的这批石料中开出的玻璃种翡翠比较小,但数量多,再加上其他的一些翡翠,最终估值在三百八十万左右。

    “太好了!”

    听到那些人的估价,邢佳颖情不自禁的握了握粉拳,心中无比兴奋。

    比起郑开诃的三百五十万,要高三十万!

    毫无疑问,但凡有点数学知识的,也都知道是这场赌局是赵大宝赢了!

    见状,赵大宝轻轻一笑,抬眼望着郑开诃,说道:“谁能笑到最后,才笑得最好,郑少,学狗叫吧,三声啊!”

    “你”

    郑开诃有喜转悲,想不到最后输的还是自己,一时间根本无法接受。

    但是,众目睽睽之下,他想要反悔,似乎负面影响更大。

    沉吟再三,郑开诃才面色阴沉的盯着赵大宝,很不情愿的叫了三声狗叫。

    “汪!汪!汪!”

    之后,郑开诃就一言不发,灰溜溜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