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199章 去卧室吧!

    青山村。

    刚刚从菜园除草回来,孙玉香出了一身大汗,于是洗了一个热水澡。

    当她换好衣服出来时,就被一人抱了个满怀。

    “呀”

    孙玉香心中一惊,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就挣扎起来。

    但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嘿笑声在耳畔响起,“玉香姐,是我。”

    孙玉香微微一愣,抬头一看,这人可不正是赵大宝嘛。

    赵大宝既是向杜若兮保证了,会让罗美霞放下心中的负担,重回工作岗位。

    所以,他离开镇政府之后,就决定去找罗美霞。

    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是先回了一趟青山村。

    毕竟,在龙潭市待了好几天,与家里虽有电话联系,但他还是想先回来看一看才安心。

    哪知道一回家就发现孙玉香在洗澡,他当即就起了捉弄之心,这才在女人刚出来的时候一把将她抱住。

    “嘿嘿,刚洗完澡啊?真香!”

    在女人发间吸了一口,赵大宝嘴角微微一扬,抱着女人丰腴的身躯,双手渐渐的不老实了。

    “你”

    感受到小男人的野望,孙玉香俏脸便是一红,“连续几天不回家,一回家就不老实”

    羞赧的扭动身躯,她有一点点挣扎。

    毕竟,大白天做这种羞人的事情,她还是有一点不太习惯的。

    但也仅仅一会儿,她就不再抗拒了。

    这家伙恼人的大手在她身上一折腾,她的身体就发软的像一团烂泥一样,心中那种渴望也是被吊了起来。

    “去去去卧室吧!”

    听着女人又急又喘的呼吸,赵大宝就知道她是情动了。

    当下,他就一把将女人拦腰抱起,嘿嘿一笑,进了卧室,开始大兴风雨,高唱骑士之歌。

    这几天与邢佳颖腻歪在一起,便宜确实占了一点点,可却没有进一步的发展。

    至于刚才在杜若兮的办公室,被那个小妖精逗弄了一番,又惊又吓,哪里能有什么发展。

    可与孙玉香就不一样了,这个女人与他没有顾忌,管它黑夜,还是白天,反正兴致起来了,只要别被人发现,哪里都可以兴风作浪的。

    这不,两人几天没在一起,都积攒了足够能量,战斗一打响就十分激烈,你方唱罢我登场,精疲力竭也不休。

    足足两个小时后,两个人才停下来。

    “玉香姐,你真是越来越会玩了”

    搂着娇靥绯红、无比满足的孙玉香,赵大宝的面庞之上也是挂满了笑意。

    一听这话,孙玉香顿时一阵嗔恼,嗔白了小男人一眼,哼道:“哪有,还不是你要求的”

    说着,忍不住捶了小男人胸膛两下才解气。

    “好好好,是我要求的,下次咱们再试试其他的!”赵大宝唇角微扬,笑的很贼。

    “谁跟你试其他的,哼!”

    孙玉香轻轻的皱了皱瑶鼻,看到小男人胸膛伤口疤痕,“大宝,这里真的没事了吗?”

    “没事了。”赵大宝淡淡一笑。

    他与孙玉香向来是没有秘密的,除了长生造化诀外,其他的任何事情,他都会与孙玉香说明。

    这次也不例外。

    这几天外出的所有经过,他在刚才与孙玉香说了。

    “下次别这么冒险了,不然你要是有个好歹,咱们这一家老小的,怎么办?”

    孙玉香紧紧的拥着小男人,确实被赵大宝的经历吓了。

    不过,她也知道小男人如今的交际圈子变得越来越广,有些事她可以提建议,但却也不能太过左右。

    否则,男人就不是男人了。

    真正的好女人,是应该给男人一片自由的天地去闯荡,而不是去约束。

    “嗯,我知道了,这次是意外,没有下次了。”

    轻吻了女人额头一下,赵大宝心里也是不轻松,说实话这次真的凶险,他也是硬着脑袋上的。

    倘若再来一次,他能提前预知,还真不一定有这个胆量了。

    吐了一口浊气,赵大宝摇摇头,说道:“好了,不聊这些了,说说村里的情况吧,最近这几天怎么样?”

    刚才回来的时候,他发现青山村比以前有了一些变化,最直观的,是村里多了一些个公共垃圾桶。

    除此之外,公共厕所也正在修建之中。

    显然,这些都是上次开会之后,村委会立刻执行了下去。

    但具体都执行了哪些,赵大宝还不是很清楚,这会儿正好找孙玉香了解一下。

    “村里的变化不小噢!”

    孙玉香嘻嘻一笑,将村里的变化说了起来。

    除了赵大宝所看到的那些,其他的主要变化是一些个村民家中开始装修了,以便于日后出租给游客居住,赚取租金。

    大体的装修风格,就跟赵大宝上次建议的那样,安装上抽水马桶,房间布置上绿植,或者简单的字画总而言之,符合城里人生活习惯,以轻松休闲舒适为主。

    当然,最重要的变化,还是村里继先前刘清、宗强等两拨游客之后,又有了一些个新的游客过来游玩。

    这些游客接二连三的到来,数量虽然也还不是非常多,但却让村民们彻底看到青山村往度假村发展的前景。

    如若不然,有些人还不一定能够狠下心花钱将那些闲置的房间装修的漂漂亮亮的。

    听了孙玉香的介绍,赵大宝笑着点点头,很是开心,青山村也算是慢慢走上往度假村转型的正轨了,以后只要能源源不断的引进游客来青山村游玩,那青山村村民的生活肯定会渐渐变的越来越好。

    不过,要想富,先修路。

    青山村与汤屿镇这条崎岖山路才是遏制青山村发展的咽喉。

    所以赵大宝很关心这条路何时修的事情,但听孙玉香的介绍中完全没有这方面的。

    他不由好奇的问道:“那修路的事情呢?这事情没进展吗?”

    “修路?”

    孙玉香笑了笑,表情有点古怪,“这个事情前天村支书、老村长等一众村干部还召集村里的各家代表开会呢,意思是村委会确实没什么钱,只能出一部分修路费,其他的需要大家捐款,平摊到每一家,谁也不会多,谁也不会少。”

    这基本与上次重建青山小学是一个模式,只不过这个办法并不是很容易推行下去。

    毕竟,村们民掏钱装修自己家可以,反正即使是没有游客来租,房间装修的漂漂亮亮的还可以自己住。

    从孙玉香的表情来看,赵大宝不用问也知道,前天的村民大会肯定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否则估计以老村长张向荣的急性子,这条山路这会儿早应该开始修理了。

    他问了问,果不其然,村民意见分歧很大,修路没有任何人反对,只要问题在于捐钱一事上。

    有的人认为应该让开车的人出钱,比如摩托车、电瓶车、小货车

    总而言之,有车的人出钱修路,没车的走路也可以。

    还有的人同意捐钱,但不应该平摊下去,毕竟村里大家的贫富不一样,有些家庭确实非常的困难,平摊下去有一些难以承受。

    还有一些人则认为这个钱应该由村委会来出,村委会如果没钱,那就从上面申请。

    问题很多,众说纷纭。

    村支书郑卫桦与老村长张向荣等村干部也一时间难以协调好所有人,于是,修路这件事情只能暂时搁浅下来。

    “呃,看来跟我预料的差不多!”赵大宝摇头轻笑。

    他上次开会时就有了这种预见,知道修路这件事情肯定不容易。

    原因很简单,青山村是为了向度假村转型,所以这条路肯定不是简单的修一修平就行了,而是要修的跟镇上大马路一样既宽且阔又好。

    不然,游客过来一看,道路如此之差,首先印象分就差了。

    更何况,青山村靠近海边,每年雨水很充足,如果仅仅修条水泥路,很容易就会被冲刷掉。

    到时候,难不成又重新来修路?

    因此,不修也就算了,要修就修好的。

    可要修一条好路,那成本可就高了,粗略估计也要好几十万呢!

    本来这些钱平摊下去,好好说一说也没问题,但不久前村民们刚刚为了重建青衫小学而募捐,每家每户多多少少都出了一些钱,这才过了多久,钱没挣到多少,又要出来募捐了,搁谁心里也有点不是滋味啊。

    “看来有时间要找老村长聊一聊了,修路的事一直拖着也不是办法啊。”

    赵大宝暗暗沉思一会儿,又与孙玉香温存了片刻,随后,两人就一起洗了个鸳鸯浴,期间自然少不了一番嬉闹。

    而当两个人从房间出来时,刘慧芳与赵镇海恰好回来。

    “臭小子,知道回来了?”

    刘慧芳一看赵大宝,就狠狠瞪了他一眼,也对,几天不着家,能不恼火吗?

    赵大宝嘿嘿的一笑,也不解释,只是嚷着肚子饿了。

    见状,刘慧芳又是笑骂了他几句,但之后还是很快去做饭了。

    吃着饭,聊着天。

    赵大宝没有再出门,好好的在家里呆着,陪伴了一下家里人。

    第二天。

    他才开着自家电动三轮车,哼哧哼哧的去找罗美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