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219章 脸被打肿!

    乡巴佬?

    丢人现眼?

    赵大宝听了眼睛一眯,这话可不能当没听到!

    他虽然不想欺负人,可也不能任人欺负,尤其是林东新这种纨绔子弟更是休想欺负他!

    至于原因,非常简单。

    这辈子他有过一次被葛永峰那种纨绔子弟羞辱一次的经历足矣,其他人,哪怕是葛永峰,想要再次将他踩在脚下恣意的羞辱却是痴心妄想!

    不过,他还没说话,有人就已经率先受不了了。

    “林东新!!!”

    季诗雨瞪了林东新一眼,更加对这家伙不满了,“不许你这么说大宝哥!”

    她本来是想要说一些严厉一点的话,可惜素来天真无邪的她,小脑袋里表达愤怒的词语实在很少。

    “小新,怎么说话的呢?”

    许如卉也说了儿子一句,但她的本意却不是指责,而是维护,因为她明显看到在林东新的话说完之后,蒋洁的脸上出现了一丝不愉之色。

    这也不奇怪!

    这里可是季家,人家赵大宝登门拜访,不管是提了什么礼物,怎么评价都是季家的事,林东新怎么可以越俎代庖。

    所以,刚刚如果她不出声数落,那蒋洁肯开会出声指责,到时候,林东新在蒋洁心中的印象肯定更差了。

    “这小子怎么这么沉不住气”

    暗暗不满儿子的鲁莽举动,随后许如卉也盯着赵大宝,目光之中有一点点仇视了。

    她本来还指望林东新能追上季诗雨,这样就可以让两家的关系更近一些,却没想到平白无故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真是令人气恼无比。

    赵大宝如今的感知何其的敏锐,瞬间将其他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对于蒋洁与季诗雨母女好感顿生,至于许如卉与林东新母子俩则很厌恶。

    “华夏有句话,礼轻情意重。”

    面对林东新的嘲讽,赵大宝终于开口了,说道:“带的礼物贵重与否,并不影响我的情意。”

    “再说了,谁说带蔬果就很丢人现眼?”

    说着,赵大宝轻轻一笑,打开自己的手提袋,从中取出几个西红柿,又拿出了几根小黄瓜。

    “哇,好香啊!”季诗雨嗅了一下,不由的睁大了眼。

    她就坐在赵大宝旁边,当赵大宝取出蔬果时,她立刻就闻到了馨香味。

    “蔬菜也能这么香?”蒋洁也是有一点愣愕,她刚才也闻到香味了。

    许如卉、林东新都是如此,母子两个脸色立刻变化了,心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了。

    这时,赵大宝将西红柿与小黄瓜递给小丫头,“诗雨,麻烦你拿去洗一下。”

    “好的!”

    季诗雨眼睛一亮,毫不犹豫的起身,拿着西红柿与小黄瓜去厨房清洗了。

    没过一会儿,一阵惊呼声,从厨房传来,“哇哇哇黄瓜好好吃啊!”

    季诗雨用一个水果盘端着西红柿与小黄瓜,手里还拿着一根小黄瓜在津津有味的啃着,来到母亲蒋洁身边,惊喜的道:“妈妈,你快尝尝,好好吃啊!”

    “真的么?”

    蒋洁闻着香味,也是非常好奇,忍不住拿了一根,在嘴里轻轻一咬。

    顿时,一种无法名状的美味在嘴里弥漫开来,汁水香甜,瓜肉可口,从来没想过黄瓜也能这么好吃,简直堪比天宫之上的仙果了。

    “真不错!”

    蒋洁赞叹一声,脸上满是笑意,又吃了好几口。

    “真的这么好吃?”

    许如卉皱了皱眉,迟疑片刻,拿了一个个头小的西红柿咬了一口,随后,她的脸色就彻底变了,愣愕、惊讶、不信

    林东新也拿了根黄瓜咬下,一口吃下,他就傻了。

    尼玛!

    这特么的真是黄瓜?

    怎么可以这么好吃?

    就算是最贵最贵的水果,也没有这么可口美味吧?

    不信邪的他,又试了试西红柿,结果与许如卉一样,脸色一下子不断变化,就好像是变戏法似的。

    只是,无论怎么变,他在这一刻,都后悔的想要扇自己一个巴掌,如此美味的蔬果绝对有价无市,想买也买不到啊。

    赵大宝带的这么一大袋美味蔬果,若是换成金钱,说不得它的也是价值成千上万的。

    这样的礼物,显然不轻了。

    所以,恐怕刚刚丢人现眼的人是他自己吧!

    林东新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尴尬不已,但蒋洁与季诗雨这会儿都顾不上他,只是一个劲儿的享受别样的美味蔬果。

    过了片刻,蒋洁才让季诗雨将剩下的美味蔬果收起来,笑着对赵大宝说道:“大宝,这份礼物,你有心了。”

    停顿了顿,她才又想起赵大宝刚才说的话,惊道:“你刚才说这种美味蔬果是你自家种的?”

    “嗯,是啊,我自己家种的。”

    赵大宝嘿嘿一笑,说道:“如果阿姨感觉还喜欢的话,以后我可以定期送些过来。”

    蒋洁本来是想推辞的,但尝过了刚才的蔬果,她发现自己无法拒绝,“大宝,如果方便的话,那就多谢了啊。”

    “阿姨,瞧您这话说的,太过见外了吧?”赵大宝很开心,一点美味蔬果,就拉近了与季家的关系,这也太划算了。

    季诗雨也很高兴,拍着白皙小手道:“太好了,以后可以天天吃这种美味蔬果了。”

    当然,她还有一句话在心里没说,那就是这样的话,她以后可以有更多机会光明正大的与赵大宝见面了。

    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唯一气恼的,恐怕只有许如卉与林东新母子俩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大宝这个小农民与季家拉近关系却无能为力。

    实在受不了那种丢脸与尴尬,许如卉拉着不甘心的林东新,说道:“阿洁,诗雨,我们还有事儿,这就先走了啊!”

    之后,便有些灰溜溜的走了。

    对此,蒋洁与季诗雨也没阻拦,只客气的将人送到门口。

    送走了许如卉与林东新母子俩,蒋洁与季诗雨这才回到了厅堂,接着,便听蒋洁疑惑的问道:“大宝,你这次来是”

    她开始以为是女儿叫来的赵大宝,但后来才想起来女儿刚刚出门的,肯定没有那么快就叫来了赵大宝,所以,只有一个可能,赵大宝应该是想上门拜访的,结果正好遇到刚刚外出的季诗雨。

    “呃”

    赵大宝挠了挠头,眼见也没外人了,才道:“阿姨,其实我这次来主要是登门赔罪!”

    “登门赔罪?”

    蒋洁与季诗雨母女俩听了这话,都是一愣,不明白赵大宝什么意思。

    “咳咳,阿姨,诗雨,事情是这样的”

    本来就是秉着道歉的心来的,赵大宝这时也不怕激怒蒋洁,便将事情娓娓道来,“我其实不是兰心容馆的特约美容师顾问,昨天也不是给诗雨做美容与保健,而是在治病。”

    “治病?”

    蒋洁更是一惊,“诗雨怎么了啊?”

    季诗雨也是迷糊了,望着赵大宝问道:“大宝哥,怎么说给我治病?可是我没生病啊!”

    “有病,只是你不知道。”

    赵大宝讪讪一笑,对小丫头歉意道:“诗雨,你应该还记得昨天你在敷面膜的时候,脸部感觉有点痒的难受,很想挠一挠吧?”

    “嗯,还记得,怎么了?”季诗雨还是一脸迷茫。

    “那时候你的脸其实”

    赵大宝不知道该怎么说,迟疑了一会儿,才想起来手机上还有几张其他几位发病的顾客的照片。

    当下,他打开手机上的相册给母女俩看。

    蒋洁与季诗雨凑过去一看,顿时就吓了一跳,那几张都是女人脸部的照片,生满了一点一点的红疹,有的甚至有一些泛脓疱,看起来相当的恶心与反胃。

    “昨天兰心容馆出了点意外,有人蓄意制造了一场美容事故,很多位美容馆的老顾客中了毒,之后脸部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了。”

    指着那几张很恐怖的脸部照片,赵大宝声音中更是透露着歉意,“很不幸,诗雨当时也是无辜受害者之一。”

    “什么?”

    季诗雨听了,立刻站起来,一脸不可置信,她的脸什么时候变成那样子过?

    如果真是那样,岂不成毁容了?

    可是,她的脸现在明明非常光滑、紧致、白皙啊?

    蒋洁也是不相信,愣愕的望着赵大宝,“大宝,你在开玩笑吧?”

    赵大宝摊了摊手,无奈的道:“我也希望是开玩笑,可惜并不是这样的”

    说着,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致说了一遍。

    最后,他再一次致歉的道:“昨天并不是有意要欺骗诗雨的,只是真的事出有因,一时只能出此下策,还望海涵!”

    听了赵大宝的叙说,蒋洁真是又惊又怕,真不敢相信自己的宝贝女儿差一点就毁容了。

    如果说对兰心容馆不动怒,那也是不可能的,但好在女儿现在安然无恙,她的心情还稍稍好一些。

    再说了,这事儿也确实不怪兰心容馆,要怪也只能怪那暗中的阴谋之人。

    季诗雨其实也有些胆颤心惊,不敢预测毁容后该怎样生活,不过,这一切与赵大宝无关,她自然不会怪罪于赵大宝。

    “大宝哥,没事的,这又与你无关,不用特意道歉。”

    季诗雨嘻嘻一笑,眼睛就亮了起来,对赵大宝更加崇拜,“还有,大宝哥,你不仅治病救人,还会做美容保养,你也就比我大几岁,怎么会这么厉害啊?”

    说着,就摇晃着赵大宝的手臂,有点撒娇似的求问缘由。

    看着女儿这个样子,蒋洁更无法生气了,便对赵大宝笑了笑,“这事儿我知道了,我马上给老季打电话,让他来处理一下好了。”

    很快,收到消息后的季恺,就立刻赶回了家中。

    随后,赵大宝也是第一次真正见到了龙潭市市长季恺本人。

    【作者题外话】: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