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234章 怒火暗涌!

    龙潭市。

    市政府家属大院。

    赵大宝提着新鲜的美味蔬果再次拜访季家,不过,却在季家的门口与林东新再一次不期而遇。

    “怎么又是你?”

    林东新脸色阴沉,上次来季家之时,他与母亲就被赵大宝打脸,不料今天又碰上赵大宝了。

    赵大宝也挺意外的,不是冤家不聚头,他怎么又与林东新撞到一块了?

    “是我怎么了?”

    赵大宝冷冷的一笑,也没给什么好脸色。

    有了上一次的怨隙,他知道即使对林东新客气一点,这家伙也不会对他有丝毫礼遇。

    既是如此,还不如顺心如意的来,对林东新不爽,那就不给好脸。

    “你”

    听了赵大宝的话,林东新不禁大怒。

    继上次事情之后,他调查过赵大宝,这小子根本就是一个本地的乡野小农民。

    无论身份,还是地位,都远远比不上他。

    这样的乡野小子,竟敢给他甩脸色,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

    林东新正欲叱喝时,季诗雨的声音响起,“大宝哥,你怎么来了?”

    看着从屋中走出的季诗雨,赵大宝脸上立刻就浮现笑容,“上次不是答应你跟蒋阿姨,定期给你们送点美味蔬果嘛。”

    说着,他将手中装着美味蔬果的塑料袋提起来,在季诗雨的面前轻轻的晃了晃。

    本以为季诗雨会很开心的,哪知这丫头只是勉强笑了笑,“大宝哥,有劳了。”

    见小丫头神色不对,赵大宝关心的问道:“诗雨,我看你脸色不是太好,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但季诗雨还没回答,林东新就冷嘲热讽起来,“告诉你发生什么事情,你一个农民能处理吗?季爷爷病了,你能医治吗?”

    “嗯?”

    赵大宝微微一愣。

    季恺有一个老父亲,不过据说是在外地,难道他来龙潭市了?

    至于林东新的嘲讽口吻,赵大宝倒是并未太在意,毕竟,林东新看他横竖不顺眼,还指望说话时有好口气?

    “林东新”

    季诗雨不满的瞪了林东新一眼,以示警告,但却也没像上次那样严厉斥责,因为林东新的父亲认识一个高明医生,刚刚已经打电话叫过来帮她爷爷看病。

    林东新也怕引起季诗雨反感,当即就闭起了嘴,不再说话,只是看赵大宝的眼神依旧不善。

    “大宝哥,跟我进来吧。”

    季诗雨领着赵大宝进了屋,声音低沉的介绍起了情况,“我爷爷昨天大老远过来的,想与我们一起过一个周末,哪知道今天老毛病又犯了。”

    “噢!”

    赵大宝点点头,很快进了客厅,将提着的美味蔬果放下。

    也在这时,一阵痛吟声从里面传来,像是有人在强忍着什么痛苦,但又实在忍受不了而发出的。

    正是季诗雨的爷爷季国华发出来的!

    赵大宝皱了皱眉头,说道:“诗雨,带我去看看你爷爷吧!”

    “嗯。”

    季诗雨点了点头,带着赵大宝一起,走进了爷爷季国华的卧室。

    “叔叔好,阿姨好。”

    赵大宝一进卧室,就看到季恺与蒋洁都在,赶忙见礼问好。

    除此之外,林东新的母亲许如卉也在。

    这些都是赵大宝熟悉的面孔,卧室中还有两个陌生的面孔,其中一个是中年男子,身着警服,颇具威严,通过季诗雨的小声介绍,他才知道这是林东新的父亲,也就是龙潭市公安局局长,林远志。

    林远志显然知道赵大宝的存在,在赵大宝刚刚走进来时就望了过来,目光严厉,相当骇人,如果是一般人看到的话,恐怕瞬间心惊胆颤起来。

    可赵大宝是谁?

    是一个与暗刺生死搏杀中生存下来的角色,林远志的眼神虽然可怕,但是还不被他放在眼里。

    赵大宝坦然的与林远志对视了一眼,表情淡然,没有变化。

    身为龙潭市的公安局局长,林远志看过的人不在少数,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对视,他就看出来这个赵大宝,并不像妻子与儿子说的那样普通。

    恰恰相反,多年警察生涯中历练出来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青年可能很不简单。

    在赵大宝与林远志对视时,蒋洁也发现赵大宝的到来,当下便冲赵大宝微微点头,态度随和,平易近人。

    上次被赵大宝美容保养后,她简直像是年轻了十几岁。

    那时,蒋洁对赵大宝的印象就好到了极点。

    何况,赵大宝送来的美味蔬果也确实是很好吃。

    要知道,自从吃过了那些美味蔬果之后,她发现自己再吃其他的蔬果时,如同嚼蜡。

    若不是觉得不太好意思,她早就直接打电话过去,让赵大宝再送一些过来,哪怕付钱买也心甘情愿。

    如果换其他任何时间,蒋洁肯定会笑脸迎人,但现在她的公爹正处在痛苦之中,让她分不出更多的心思微笑见礼。

    “大宝来了啊!”

    季恺轻轻对赵大宝说了一句,随后,他就将心神放在老父亲身上。

    对此,赵大宝也没在意,目光望向了床上,只见一个老翁痛吟着,身体抽搐,面部表情十分的痛苦,他满头白发,肤若枯槁,身形佝偻,一派老态龙钟的样子。

    这正是季诗雨的爷爷,季恺的父亲,季国华!

    “远志,你说的那个谢景升,什么时候到啊?”

    看着老父亲痛苦的样子,季恺十分痛心,也非常的焦急,再一次问向了林远志。

    林远志一听,立马回答道:“市长,谢景升已经在赶来的路上,很快就到了。”

    “你再打个电话催一催。”

    “好!”

    林远志立刻拿起手机,又拨通了谢景升电话。

    看到季恺焦急的样子,又看到季国华痛苦状,赵大宝不由走上前去,说道:“叔叔,阿姨,我略懂一点点中医推拿之术,要不让我替老爷子治疗一下?”

    话音落下,季恺与蒋洁尚未开口,林东新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赵大宝,你想表现一下自己,也看一看时候好吗?”

    林东新哼了一声,瞪着赵大宝叱道:“季爷爷得的是很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去过很多大的医院,请过很多专家坐诊,都没有治疗好,你以为你一个乡下的野郎中,会点三脚猫的推拿术能治好?”

    “你怎么知道我治不好?”

    听着林东新的话,赵大宝不乐意了,这家伙说话越来越难听,让人听了感觉十分不爽。

    正准备有力反驳时,季诗雨却拉了拉他,“大宝哥,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但我爷爷的病不一般。”

    原来,林东新说话口气冲,但说的却也是实情。

    为了治好季国华的风湿性关节炎,季恺带着老父亲去过很多大医院,甚至连燕京一些非常有名的专家,他也都不惜重金去请来坐诊过了。

    可惜,找过很多专家,试过很多办法,但老父亲的病情始终不见好转。

    到如今,季国华的病情反而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哪怕是吃止痛片、打止痛针,也都缓解不了疼痛,去了医院也没用了。

    若非如此,看到老父亲这么痛苦,季恺早就送他医院了。

    “大宝,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蒋洁与季恺都是冲赵大宝点了点头,“不过,我爸的病情已经很严重了,一般人是没有什么办法的,还是等谢景升过来再说吧。”

    言外之意,赵大宝是不可能治好的。

    也不怪他们会这样认为。

    正所谓,术业有专攻!

    既然在美容保养这方面有着堪称鬼斧神工般的技艺,那赵大宝在其他方面基本就没有可能有很大的建树。

    毕竟,赵大宝还很年轻,才二十五岁而已,时间精力很有限,不可能面面精通。

    至于那个谢景升,是国外留学回来的知名医者,对于风湿性关节炎尤其在行,恰巧他的团队最近在龙潭市,而林远志又与他有过交情,这才请谢景升过来帮忙治病。

    相对而言,季恺与蒋洁夫妇还是更将希望寄托于谢景升身上。

    “呃好吧!”

    赵大宝尴尬的挠挠头,讪讪一笑,重新站回季诗雨身边。

    他倒是想再辩解几句,但转念一想,季家三口都这么说了,他身为一个局外之人,也确实不好再说什么。

    何况,他可能说得再怎么好,季恺也不一定会相信。

    倒不如等那个谢景升来之后,看看他是否能治好季老爷子,如果可以,那自然好。

    反之,如果谢景升解决不了问题,那时候他再出手也不算迟。

    看到自己终于占了一次上风,林东新一时间心中欣喜若狂,当下,便是凑到赵大宝身边,小声警告的道:“赵大宝,别想着太出风头了,不然有你好果子吃。”

    听了这话,赵大宝目光一眯,没有说话,但是,他的心中却涌出了一股怒火,好你个林东新,我三番两次不与你一般见识,丫的你倒是越来越嚣张了,敢来威胁我了?

    哼!

    就在他暗暗震怒时,又有一人来季家了,这不是别人,正是谢景升!

    “景升,来了啊,太好了!”

    看到谢景升到来,林远志脸上一喜,赶忙将谢景升请进卧室,“快快快,老爷子很痛苦啊,快给老爷子治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