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236章 一脸懵逼!

    这说话的人,正是赵大宝!

    赵大宝望着谢景升,脸上神色很平静,只是目光很锐利,仿佛看穿了一切。

    而他的这句话,犹如石破天惊,顷刻间就震住了所有人。

    听了这话之后,季恺剩下的话,完全的噎住了,他希望老父亲的顽疾得到治愈,可不是想要送老父亲去归西啊。

    蒋洁与季诗雨母女俩也被这话吓住了,都是瞪大双眼,眸中满是惊疑。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林远志神色一变,对赵大宝怒叱道:“你懂生物细胞疗法吗?就敢这么胡言乱语?”

    许如卉也紧随其后指责赵大宝,“就是,不懂别乱说。”

    林东新怎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立刻指着赵大宝冷笑的说道:“赵大宝,你别瞎捣乱,行不?”

    林家三口也不知道生物细胞疗法到底是个什么鬼,但是,谢景升既然敢将这事儿说出来,那就说明他肯定是有底气的。

    一个在医学界声名鹊起的年轻教授的诊断,怎么也要比赵大宝这个乡野小农民权威吧?

    所以,他们想也没想的就站在谢景升的一方,斥责起赵大宝,而至于赵大宝所说的话,他们觉得那完全是危言耸听,无理取闹。

    “这位朋友也是医生?”

    谢景升说话还算挺客气的,但任谁都看出他脸色不好。

    想他堂堂一个知名的医学教授,竟然被人当面说会将人给治死,他此时此刻的心情可想而知了。

    对于谢景升的问题,赵大宝还没说话,林东新就跳了出来,满脸鄙夷的冷笑道:“谢教授,他哪里是什么医生,不过是乡下的一个小农民,最多略微懂点三脚猫的医术罢了。”

    乡野小农民?

    谢景升微微一愣,普普通通的农民,怎可能有机会来到季家?

    而且,看季诗雨与赵大宝亲昵的样子,这个赵大宝怎么看也不简单吧,否则怎么可能会追上市长千金?

    虽然感觉赵大宝不像林东新说的那么简单,但至少乡野小农民这个贫寒出身肯定没错,如此,他也就知道赵大宝肯定没有什么后台背景。

    一个平凡的乡野小农民,竟敢质疑他这医学教授?

    谢景升只觉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顿时,他的脸色就变得更加的差了,声音一沉,充满威严,“赵大宝,是吧?我希望你解释一下刚才的话!”

    发现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自己的身上,赵大宝的脸色依旧是一点变化也没有,望着谢景升,十分平静道:“解释?呵,我需要向你解释什么?”

    “不过,你既然想自取其辱,我就跟你说一说吧,免得你以后又出去误人误己。”

    赵大宝嘴角一冷,却没有立刻解释,而是走到病床前,在季国华的心口几处穴道各点一下,他的动作很快,宛如闪电一般,其他人只看到他的手晃了晃,就已经收回来了。

    而在他手收回来的一刹那,刚刚还痛吟不止的老爷子,竟不可思议的不再痛吟了。

    这一幕,让所有人一惊!

    季恺、蒋洁、季诗雨、林远志、许如卉、林东新一个个望着赵大宝,像是看到鬼了一般,一脸懵逼!

    季国华现在的病状,已经到了连止痛片、止痛针都难以帮他消减痛感的地步,可赵大宝似乎就是在他的心口处随便点了几下,就能让他不痛了?

    季恺第一个回过神来,赶忙快步上前问起来,“爸,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痛么?”

    “咦?好像没那么难受了。”

    季国华的声音有一点虚弱,但确实感觉身体好受了些,没有刚才那么疼痛难耐了。

    得到了季老爷子的确认,其余人这一下真惊呆了。

    卧槽!

    赵大宝是怎么办到的?

    林东新的双眼睁大,凶狠的望着赵大宝,恨不得用眼光将这家伙杀死,心中的嫉妒之火燎原般燃烧,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家伙有这样的本领?

    林远志与许如卉也惊诧不小,都被赵大宝这随便一手震住。

    “季老爷子,你先休息一下,别说话。”

    赵大宝淡淡一笑,对老爷子柔声道,也是提醒季恺等人,别太打扰季国华了。

    随后,他才再次望向谢景升,说道:“你的生物细胞疗法,应该西医的那一套,我对这方面不是很懂,姑且相信你确实能用这个治好季老爷子的病。”

    “只不过,我刚才听你介绍疗法时,发现那套疗法需要数个疗程,每一个疗程都需要进行手术,即便每一个疗程之间有间隔时间,可季老爷子的年纪与身体状态摆在这里,真的能承受你那一套生物细胞疗法吗?”

    “再说了,风湿性关节炎确实是影响季老爷子身体健康的一个很重要的疾病,但是,你难道没发现刚才季老爷子时不时的用手捂住心口吗?”

    “风湿性关节炎在重症晚期时,常会引发心血管方面的疾病,季老爷子这次发病除了风湿性关节炎,还有心脏这方面也出现了不小的问题。”

    “这两种病叠加,加上身体虚弱,年纪又不小了,你冒然给季老爷子做生物细胞疗法,来来回回将季老爷子的身体折腾着,你确定最后他能吃得消?”

    “万一季老爷子吃不消了,发生了不测,你担当得起?”

    赵大宝平静的话语,就是一柄柄的利剑,将谢景升引以为傲的信心砍得七零八落。

    谢景升仔细回想了一下刚才与季老爷子交谈的场景,发现还真的忽略了季老爷子心脏方面的问题了。

    如果心脏真的也有问题的话,那季老爷子用生物细胞疗法,还真的要非常慎重的考虑了,必须考虑两种病的具体状况,分析生物细胞疗法会不会导致心脏的病情发生恶化。

    虽是因为事前考虑不周,被赵大宝说的哑口无言,但他还是很快反应过来,哼道:“你怎么知道季老爷子的身体吃不消?生物细胞疗法的每一个疗程之前,都会仔细评估患者的身体健康状况,肯定会在患者能够承受的前提下进行的。”

    谢景升的反驳也很有道理,但赵大宝一句话将他噎死,“假如在中间某个疗程时,季老爷子的身体吃不消了,你准备怎么办?”

    季国华在生物细胞疗法进行到中间时身体吃不消?

    那还能怎么办啊,当然只能终止了!

    可是,如果这样的话,那意味着之前的治疗全白费了,而且还让季国华白白折腾许久,这

    谢景升不由的望向了季恺,正好撞上季恺望来的目光,刹那间,他心头涌出了一种心虚感,假如真发生赵大宝设想的事情,那他肯定是无法向季恺交代的。

    季恺身为一市之长,阅人无数,一看谢景升的神色变化,就知道赵大宝说的情况是真有可能发生的。

    而对于自己这位老父亲的身体说实话,他也没多大的信心!

    “在医学上,任何疗法都不能保证万无一失。”

    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乡野小农民整的脸面丢尽,谢景升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至极,忍不住盯着赵大宝,继续辩解的说道:“我相信生物细胞疗法时目前治疗季老爷子最好的办法,难道你还有其他更好的办法?”

    谢景升本意是想激赵大宝的,毕竟对方是一个小小的农民,还能有什么高明的医术不成?

    但话音刚落,他就想起赵大宝刚刚露出的那一手,心中立刻就又没底了,难不成这小子真有更好的办法治疗季国华?

    他想要收回刚才说的话,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

    何况,他即便能拉下脸收回刚才的话,有人也不给他这个机会了,只见他刚刚说完,林东新就跳出来,跟着叫嚣道:“对啊,赵大宝,你既然说谢教授的办法不行,那你有能耐就想个更好的办法。”

    林东新看赵大宝不爽很久了,一有机会,他就想狠狠的踩这个小农民。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根本不信赵大宝有这样大的能耐,可以将季国华这种重症晚期的风湿性关节炎治好。

    如果赵大宝真有这个医术,那他早就可以以此发财了,为什么还是一个住在农村的小农民?

    季诗雨对林东新的不满也已经很久了,这家伙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赵大宝,只不过,她这时候没心情去管这个,只是一脸希冀与期待,楚楚可怜的问道:“大宝哥,你有办法治好我爷爷么?”

    听了这话,季恺与蒋洁也是一齐望了过来。

    刚开始时,他们一家三口确实不认为赵大宝有能力治疗患有重症晚期风湿性关节炎的季国华。

    可是,刚才赵大宝随便露出的那一手惊呆了他们,让他们相信赵大宝或许是有可能拥有高超的医术,来使得季老爷子从病患的痛苦中解脱。

    林远志与许如卉也是看着赵大宝,只是这两人的面色很不佳,他们没想到谢景升竟然被赵大宝这样一个小农民给打脸了。

    现在,他们只希望赵大宝也就只有口舌之能,除了刚才那一手之外,没什么太厉害的医术。

    可惜,他们的愿望注定落空了。

    在众人各自情感不一的目光注视下,赵大宝镇定自若,脸上很云淡风轻,伸手摸了摸季诗雨的脑袋,微笑道:“傻丫头,你爷爷就是我爷爷,我肯定治好老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