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240章 拐角的吻!

    处理完圆滚滚的事情之后,赵大宝又与季恺聊了会儿。

    接着,他就与谢景升一起辞行了。

    季恺与蒋洁只将他们送到家门口,但季诗雨这小丫头还是一直跟着。

    谢景升也不是一个傻子,出了季家后就先行离开,不做赵大宝与季诗雨的电灯泡。

    当然,在离去之前,他再次重申了拜师之事是认真的,但他过两天就要带队回燕京了,所以拜师仪式必须要过段时间,还说如果赵大宝要去燕京的话,一定要提前与他联系一下,不然就是看不起他这徒弟。

    经过一段不长时间的相处,赵大宝对谢景升有些了解,这家伙虽然毛病也不少,但为人倒是挺真性情的,值得结交。

    因此,他没在拒绝谢景升,任由这家伙是叫他师父了。

    谢景升离开之后,赵大宝与季诗雨就一起并肩而走,走路的速度很慢很慢,慢的可以踩死蚂蚁了。

    两个人都没说话,各自在想着事儿。

    赵大宝想的是如何将季诗雨这缕情愫斩断,毕竟,自家人明白自家事儿,他现在的感情生活已经足够混乱的了,没必要再让这个单纯的小丫头卷进来。

    可是,他数度张嘴欲说,可每次对上季诗雨那双无比澄澈、毫无杂质的眸子,他满腔的话就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了。

    也许,当他说出来那种狠话后,小丫头这双眸子就不再清澈,会弥漫上一层感伤。

    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季诗雨自然不知道赵大宝心中的矛盾,她将赵大宝送到市政府家属大院门口,眼看着出了这道门后,赵大宝可能就离去了。

    一想到这,她心中就充满了不舍。

    羞赧了看了看身边的赵大宝,突然,她深吸了一大口气,壮着胆子伸出了白皙小手,主动握住男人粗粝的大手。

    “”

    赵大宝身心一颤,不由望向季诗雨,却见小丫头根本不敢看他,已经将小脑袋扭到了一边,假装在看那不远处的东西。

    却不知,她脸颊处泛起的那层红霞,暴露了她此刻内心的羞涩。

    “这个傻丫头”

    赵大宝暗暗苦笑,这下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于是,他只能牵着季诗雨的小手,什么也没说,一起走出市政府家属大院。

    而在他经过保安室时,之前那个曾阻拦过他的保安,正以极度震惊的目光看着他。

    “我去,这家伙还真是市长千金的男朋友啊,幸好我上次阻拦他时没有得罪的太狠不对,我上次似乎对他也不是很友好!”

    青年保安胡思乱想,心中满是惴惴不安,“惨了,他刚才过去看都没看我一眼,不会是将我记恨在心里了吧?”

    赵大宝自然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正在因为他而感到心惊胆颤,他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该如何妥当处理与季诗雨的这层关系。

    首先,肯定不能伤了季诗雨,且不说这个小丫头是市长千金,身份尊贵,就冲她那双黑白分明、澄澈明亮的魅力眸子,他也不应该让她遭受伤害。

    其次,又必须要将事说清楚,最好是快刀斩乱麻,否则这小丫头越陷越深,到时想不受伤都不行了。

    最后,还不能从此是陌路人,他挺喜欢小丫头这双美丽的眸子,有时看着它们就会感到内心平静,这种感觉很独特,让他有些痴迷了。

    诸般矛盾萦绕在心中,赵大宝有些心乱如麻。

    或许季诗雨也是如此,走路心不在焉,在一个拐角处,没注意到脚下,一不小心,就绊倒了。

    “啊!”

    听到小丫头的惊呼声,赵大宝及时回过神来,赶忙双手向前一伸,揽住小丫头的身体。

    不过,可能仓促之间,没控制好位置。

    他本意是想两手一上一下,揽住季诗雨的玉背与细腰,这样才能更好的稳住重心。

    然而,上面的左手没问题,很好的拖住了小丫头的背,可右手放的位置就不准了,太过向下,竟是撑在小丫头那挺翘的屁屁上了。

    “呀!”

    季诗雨又是惊呼一声,甚至比刚才的声音还略微大一点,只是这次的声音中没有惊吓,有的只是女儿家无限的娇羞。

    刹那间,她那张娇俏的小脸就布满红霞,一片酡红。

    也许是太紧张、太羞涩,她都忘了应该要站起来,就这样任由身体倾斜着,依靠着赵大宝的力量,才能维持重心不倒下去。

    赵大宝汗了一下,一脸尴尬,“诗雨,这个要不,你先起来?”

    小丫头这点重量他是不在乎,可问题是两个人现在的姿势太旖旎了!

    “噢!”

    被赵大宝这么一说,季诗雨才反应过。

    瞬间,她的俏脸更红了,心如小鹿般乱撞,只想着赶快站起来,可越紧张,越是出错,好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她才终于站直了身体。

    “大宝哥”

    不敢与赵大宝直接对视,季诗雨羞嗒嗒的低着头,欲言又止,小女儿家的娇羞,体现的淋漓尽致。

    赵大宝虽然挺享受这样子的感觉,但他还是定了定神,决定将情况说明白,当下,他神色一肃,望着小丫头,郑重的说道:“诗雨,其实我呃!”

    正说着,一张微凉的薄唇,竟是将他吻住了。

    剩下的话,想说也说不出来了。

    季诗雨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但她睁着一双明亮澄澈的眼睛,这次与赵大宝勇敢的四目对视。

    好一会儿,她才将唇轻轻移开,朱唇轻启,喃喃说道:“大宝哥,你想说的,我都知道,你这么优秀,肯定有不少女孩子喜欢你吧?就像上次在兰心容馆你替我做美容保养的时候,你跟胡亦可两个人”

    季诗雨没有将余下的话说下去,但那纤纤葱指却戳了戳赵大宝的心口,轻轻的吐了两个字,“花心!”

    赵大宝:“”

    我去!

    原来这小丫头上次就发现我跟胡亦可

    不对啊!

    她那时候明明不是已经闭上眼睛了吗?

    在小丫头那双毫无杂质的眼睛注视下,赵大宝从来没觉得像现在这么心虚过,仿佛自己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他搞不清楚季诗雨到底是怎么发现的,更不清楚为什么这小丫头都知道了这些,还这么的傻!

    静静的与季诗雨对视了很久,突然,赵大宝也不知哪来的冲动劲,头一低,寻着刚才那张微凉的薄唇,就是狠狠的吻了下去。

    “唔!!!”

    季诗雨身躯一僵,星眸不由的瞪大,随后,她便是赶紧羞赧的闭上了眼睛,呼吸在一瞬间变得粗重起来了。

    与刚才她的浅尝辄止不同,赵大宝这次的吻非常狂猛,那霸道的舌尖一撬,她的牙关就失守了。

    然后一溃千里!

    就在赵大宝与季诗雨两人热吻时,却不知,在不远处,正有一双怨毒的目光望着他们。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林东新!

    林东新今天很恼火!

    上午父母带着他再次登门拜访季家,恰好又碰上季国华这个老家伙发病,而更巧合的是父亲的医生朋友谢景升刚好在龙潭市。

    天时地利人和,他都已经占尽。

    按照理论来说,他经过这次之后,应该与季诗雨关系改善、甚至更进一步。

    这可不是他过分自信,之前那会儿他感觉到,季诗雨对他的态度确实好了一些,但这一切在赵大宝到来后就变了。

    赵大宝仿佛是他的克星一样,今天偏偏又是半路杀了出来,而且凭着一身不知道哪儿学来的本领,愣是将他大好的局势给破的七零八落。

    治好季国华的风湿性关节炎,收了谢景升这医学教授为徒,让季家对他印象大大的好了。

    而季诗雨更是夸张,直接当众献上香吻,这无疑是宣布了她的心中所属。

    也因此,父母才在吃完午饭之后,拉着他直接离开了季家。

    毕竟,季恺与蒋洁既然没指责季诗雨那番大胆的行为,也就说明在他们心中其实是已经认可了赵大宝。

    换句话说,他林东新想与季诗雨喜结连理根本没戏!

    回家之后,父母就对他一顿说教,让他别再对季诗雨抱有什么想法了,世界上好姑娘多得是,没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

    林东新自然知道这些道理,坦白说,他也不是真非季诗雨不可。

    他现在心里面更多的是一种挫败感!

    想他堂堂的公安局局长公子,努力追求的心仪对象,竟然被一个乡野小农民给抢走了,这要是给其他人知道了,那他还不成为笑柄了?

    林东新满腔的郁闷与恼火无处发泄,就想开车出去找些狐朋狗友浪一下,哪知道才刚刚出了市政府家属大院,就在拐角处看到了赵大宝与季诗雨在旁若无人的热吻。

    “靠,季诗雨,我还以为你很单纯,原来你竟如此下贱!”

    暗暗注视着赵大宝与季诗雨接吻,林东新心头的怒火不由烧的更旺,也不知是不是被赵大宝挑起兴致,季诗雨竟然主动的牵引着赵大宝的大手向她那两座峰峦攀去。

    “贱人!贱人!贱人”

    林东新愤愤的连骂数声,对季诗雨的行为很不耻,但对赵大宝的愤恨更浓,毕竟,倘若不是赵大宝插一脚,那现在享受季诗雨的人,肯定就是他林东新了啊。

    “赵大宝,你千万别以为这就算完事了,我一定让你知道惹我的下场。”

    恶狠狠的盯了赵大宝片刻,随后,林东新就一踩油门离去了。

    对此,赵大宝似有所觉,但心神很快就沉醉在手中的奇妙触觉上,“好大,好挺,好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