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260章 主人您好!

    汤屿镇,玫瑰花园。

    杜若兮像往常一样回到住处,正准备开门时,却发现门是虚掩的。

    来贼了?

    杜若兮微微一愣,随即,便听到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是一个男人正在哼曲儿呢,那曲调早已跑的不知道哪国去了,但他却唱的很开心,显然兴致相当不错。

    果然来贼了啊!

    杜若兮唇角微扬,一个偷心的小贼!

    蹬蹬蹬

    杜若兮轻轻推开门,踩着高跟鞋就进去了。

    赵大宝正在厨房里淘米洗菜,听到传来的开门声与脚步声,立刻一回头,就见女人穿着一套白色的办公装走进来了。

    “呦,回来了?”

    赵大宝洗了洗手,又拿干布擦了擦,之后便迎向了杜若兮,笑道:“亲爱的,辛苦,辛苦!”

    说着,便是主动的接过女人手里的包包,屁颠儿屁颠儿的拿到一边儿放好。

    “小老公,你怎么来了?”

    杜若兮有一点意外,抬眼瞅了小男人一眼,随后便坐在沙发上,优雅的翘起二郎腿。

    “我这不想你了嘛!”

    赵大宝嘿嘿一笑,伸手在女人香肩上捏起来,随后又在玉背上敲了敲,或轻或重,技巧娴熟,“怎么样?亲爱的,舒服不?”

    “嗯舒服!”

    杜若兮本来有点疲累的,但经过赵大宝这么一捏,顿时身体就有点飘飘然。

    半响,她才示意小男人停下来,唇角扬起,淡笑道:“说吧,小老公,你今天来到底有什么事儿啊?”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赵大宝这又是淘米做饭,又是捏肩敲背的,再加上那毫不掩饰的嘿笑杜若兮现在太了解这厮了,肯定是在想什么坏事儿了!

    “啊这个嘛”

    赵大宝挠了挠头,嘿笑片刻,才道:“还记得之前我们打的赌不?”

    “什么赌?”

    “就是如果我成功将圆滚滚留在青山村,你就穿女仆装给我看啊。”

    “噢”

    经过小男人这么一提,杜若兮想起了这一茬,奇道:“贺齐洺那些人没有将圆滚滚接走?不可能啊!”

    “怎么就不可能了?”

    赵大宝一脸得意,不待女人询问,就噼里啪啦,将今天发生的事儿都说了一遍。

    杜若兮身为一镇之长,每天要忙的事情有很多,青山村那点儿事情她虽然关心,但也不会时时刻刻都了如指掌。

    静静的听完赵大宝的话后,她也是不禁睁了睁眼,上下打量了小男人一番,眸中满满都是吃惊、讶异、愕然

    她没想到这小子一天之内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儿。

    最重要的,竟然让市长季恺为了帮他而特意在市常委会上提了一个议题,并且还很不可思议的通过了。

    一个乡野小农民,能够做到这一步,那也真是没谁了!

    杜若兮暗暗为自己的慧眼独具而高兴,小男人未来的成就肯定不止于其出身,如今他所做的这一系列的事情就是证明。

    想来小男人有这般潜力,估计要过了老爷子那关,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不过,一想到小男人居然又与市长千金季诗雨扯上关系了,杜若兮也是气不打一处来,惊愕欣喜之余,便是小手一伸,揪住赵大宝的耳朵,瞬间化作了河东狮,“好你个臭小子,老实交代了吧,那个季诗雨又是怎么回事?”

    女人手上的力量其实并不大,以赵大宝现今的身体素质来说,这点力量只是毛毛雨而已。

    但他还是很配合的做出一副吃痛的样子,口中还大声求饶道:“哎呦,疼疼疼,轻点儿,亲爱的,我错了,我老实交代,我坦白从宽,我重新做人”

    杜若兮本来是挺嗔恼的,但听着赵大宝的油嘴滑舌,以及那乖张的表情,她又忍不住噗嗤一笑,拍了这小子一下,“小声点儿,要是被别人听到了,还以为我虐待你呢。”

    “你难道不是在虐待我么?”

    赵大宝得了便宜还卖乖,嘿嘿一笑,便是大胆的搂着女人的纤腰,将与季诗雨的事情说了出来。

    “还记得上次胡亦可打电话给我说女神之泪致人过敏的事儿不?当时,我就是奉命去治疗季诗雨,也是从那时与她认识的”

    听着小男人娓娓道来,杜若兮这才恍然大悟,敢情这小子桃花运依旧旺盛的一塌糊涂,随便出去处理个事儿就又与美女邂逅了。

    而且,这次更狠,人家季诗雨直接对他一见钟情!

    杜若兮不由无力的抚了抚额,发现先前她的判断是错误的,这个小男人未来可能真的会变成跟她小叔杜天琅一样的泡妞高手,人走到哪里,祸害到哪里。

    唯一的区别在于,她小叔杜天琅是玩过就走,潇洒自如,而赵大宝则是多情不滥情,有了新欢,不忘旧爱。

    “赵大宝,你啊你哼!”

    小手在赵大宝腰间软肉拧了一下,杜若兮嗔恼的哼了一声,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看到杜若兮不说话,赵大宝也有点紧张,“若兮,那啥我呃”

    一阵支支吾吾过后,他也说不出个什么。

    瞅着小男人忐忑的样子,杜若兮不由噗嗤一笑,问道:“这些你都跟孙玉香说过没?”

    赵大宝诚实的点了点头。

    见此,杜若兮顿时就有点不高兴了,“那你怎么都没跟我提起过?”

    赵大宝:“”

    这个女人也真奇怪,他在外面拈花惹草,她倒是不怎么生气,却对这种小事情耿耿于怀,是不是傻啊?

    当然,这话他肯定不敢说出来,否则一定被杜若兮揍死。

    不过,坦白说,他也挺想向对孙玉香一样,将除了长生造化诀之外的所有事情都与杜若兮说。

    可是,在面对杜若兮的时候,确实有种无形的压力,让他没有在孙玉香面前那么放的开。

    这或许是杜若兮的家庭背景导致的吧!

    毕竟,杜若兮的爷爷杜国峰在华夏的地位太高了,高的他目前而言必须要仰视才行。

    杜若兮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人,一两次或许察觉不出来,但相处的时间久了,她怎会发现不了,小男人在面对她时有压力。

    她知道,这让小男人在面对孙玉香与她时,产生了非常明显的差别,比如,很多事情小男人愿意与孙玉香分享,而对于她则是挑着一些事情分享。

    杜若兮不怀疑小男人对自己的感情有变化,但这种区别对待,她又确实不喜欢,或者说挺讨厌的。

    由于自小所处的家庭环境的缘故,她可以不介意小男人在外面有多少红粉知己,但她希望自己一定是小男人最最觉得贴心的人。

    任何时候,小男人有开心或者不开心的事情,第一个想要倾诉的人,必须是她!

    这是她的要求,也是她的追求!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她心中没有安全感,感觉无法把握住这个小男人!

    这也是为什么她一直很在意孙玉香,甚至将她当成主要威胁者的缘故,因为孙玉香做到了她想要做的事情。

    既然发现了问题所在,杜若兮是一个行动派,当下,她就采取了相应对策。

    只见她主动环住了小男人的脖颈,将凹凸有致的身躯紧紧靠了上去,在他的耳畔撒娇似的请求道:“以后你身边发生的所有事情,无论是好是坏,也都要告诉我,好不好,小老公?”

    声音很嗲,非常勾人。

    咕咚!

    赵大宝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呼吸都粗重了一些。

    我靠!

    这个小妖精也太折磨人了吧?

    你说你堂堂一个大镇长,想让咱这小老百姓做啥,直接发命令不就好了嘛,咱难不成还敢不照做么?

    可这女人的御夫之道就是强,仿佛是看出了他有压力一样,没有硬来,而是软攻,一个迷死人不偿命撒娇扔了过来。

    对这,赵大宝哪里能扛得住啊!

    “嗯嗯嗯,好的嘛!”赵大宝脑袋点的跟小鸡啄米一样。

    杜若兮一听,很是开心,笑吟吟道:“你说的噢,说到做到!”

    说完,她就又在赵大宝唇上‘吧唧’了一口。

    “”

    赵大宝还沉醉在女人这主动的一吻时,杜若兮的俏脸突然一红,羞涩中带着几许跃跃欲试,“小老公,你真的想看我穿女仆装啊?”

    一听这话,赵大宝顿时清醒,毫不犹豫的答道:“想,怎么不想!”

    “行,看在你这么听话的份上,今天我就穿一次给你看。”

    杜若兮唇角一扬,“正好网购了一件,我还没有试过呢,稍后我去洗个澡,然后再换上试试。”

    说完,又在赵大宝脸颊上吻了一口,丢下一句‘你先做饭吧’之后,就起身往浴室而去了。

    望着女人离去的身影,赵大宝精神瞬间亢奋,“女仆装啊,嘿嘿嘿嘿”

    当下,他就继续去厨房忙活起来,跑掉的小曲儿哼个不停,心情愉快的不要不要的。

    而就在他差不多将饭菜准备完毕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句弱弱的话,“主主人您好,请问您您有什么吩咐?”

    “嗯?”

    听着这个熟悉的声音,赵大宝不由的愣了愣,随后他就转过身来了,一看,顿时双眼睁得大大的,鼻子有鲜血流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