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267章 血光之灾!

    驶往卢安市方向的高铁,宛如一条白色的巨龙般,极速而行。

    赵大宝一脸郁闷的寻找着自己的位置。

    秦兰让他陪着去卢安市,是因为得到确切的消息,卢安市辖下一个叫九曲村的农民无意中从地底挖到了一块她最最需要的千年太岁。

    这不,她才安排好兰心馆的事,之后便火急火燎的就出发了。

    本来说好是一起乘坐高铁去卢安市,哪知道就在准备上车的时候,秦兰又因为一些突发的事情要处理,只能让他先去卢安市购买那块太岁。

    至于秦兰,则是将事情处理完了之后,才能赶往卢安市与他汇合。

    “坑爹啊!”赵大宝暗叹了一声。

    随后,他只能对着高铁票,找到了自己的座位,接着他的心情就好了一些,似乎他的运气不错,旁边坐着的竟然是一个美女。

    女的看起来二十来岁,年纪应该比他小一点。

    只见她一头长发,脸蛋精致,身上一套淡黄色的丝质长裙,露出的肌肤散发晶莹光泽,仿佛凝脂雪膏一般柔滑。

    这不经意间,女人一低头,长发飘动,如水荡漾,很有一种江南女子的水灵清秀气质。

    而最让赵大宝印象最深刻的,是这个年轻女子的眼睛,朦朦胧胧,好似蒙了一层水雾一般,极有灵气,顾盼流转,宛如梨花带露,清新秀丽,又有几分娇弱。

    赵大宝自然不好意思一直盯着女人看,他也只是轻轻一扫,之后便坐了下来。

    也在这时,他听到年轻女子突然低呼一声,接着便见她眉头便是微微一簇,拧成了一个川字,似乎在忍受什么痛楚。

    赵大宝略懂一点相面之术,一看之下,便是一惊,这女人面向极好,本是大富大贵相,然而她刚刚这一个凝眉的动作,竟是隐隐透露着一种血光凶相。

    这意味着此女今日必有血光之灾啊!

    赵大宝是一个医者,仁慈心善,当然不愿看到这样一个娇俏佳人遭遇凶险,便道:“美女,我看你今天必有血光之灾,你要多多注意啊!”

    可谁知,此话一出,那美女的俏脸竟是‘唰’的一下变得通红无比。

    “臭流氓!”

    女人恶狠狠的瞪了赵大宝一眼,虽然是在骂人,但她声音轻柔,宛如微风细雨,听起来也很舒服。

    赵大宝:“”

    流氓?

    这是啥意思啊?

    我哪里流氓了?

    赵大宝一阵无语,自己好心提醒她,怎么还被骂了呢?

    一时间,他也有点不爽,当下便是说道:“好心当作驴肝肺!”

    说完,他眼睛一闭,直接睡觉了。

    不过,他才眯了一会儿,就听到旁边传来阵阵压低的痛吟声,一睁眼,就看到身边的美女跌跌撞撞的冲向了卫生间。

    隐隐之间,他似乎从女人的裙摆处看到了一点血迹。

    赵大宝:“”

    我靠!

    难怪叫我流氓啊!

    赵大宝这一下子恍然大悟,原来今天这女人亲戚来了!

    过了一会儿,女人回来了,满头的冷汗,脸色不太好。

    赵大宝望着女人,有心想解释一番,可话还没说出口,女人就又说了一句,“臭流氓,看什么看!”

    “”

    赵大宝默默的闭上眼睛,心想还是算了,越解释越尴尬,反正也不认识,就任她误会吧。

    “嗯啊噢”

    但过不片刻,身边的美女又开始低声痛吟了,声音婉转起伏不休,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女人这位亲戚,一个月来一次,每次来的时候,女人都不舒服。

    赵大宝也没多想,就继续闭目假寐,但这时,他的手臂被女人抓住了,“臭流氓,我我好难受啊,帮帮帮我,行不?”

    女人额头冷汗更多,脸色也更加的苍白。

    “帮帮你?”

    赵大宝很是无语,你说你求人帮忙,还叫人家臭流氓,有脑子不?

    再说了,不就是痛经嘛,至于弄出这样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吗?换一个不知情的人看到你这模样,搞不好还以为你被人刺了一刀呢!

    赵大宝心中腹诽不已!

    鉴于这女人说话的口吻,他本来是想出手帮忙的,但又没有立刻付诸行动,这主要是他觉得女人太夸张,有哪个女人痛经会痛成这样?

    一句话说,这个女人,有点假啊!

    “求求你,帮我叫一下我的朋友,我的肚子好痛,我快要不行了”

    美女可能也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求人办事,怎能再叫人家臭流氓,当下就改口不叫流氓,乞求般的望着赵大宝。

    但赵大宝并不领情,认为女人演的太假,可看女人脸色发白,冷汗直流,又确实像是很难受的样子。

    “算了,算了,咱可是大老爷们一个啊,就甭跟一个女人计较了。”

    暗暗对自己说了一句,随后他就淡淡的说道:“你不就是痛经吗?这点小事情,还叫什么人?把你的手给我吧。”

    不由分说,赵大宝就伸手抓住女人的一只白皙柔夷,只觉果然很柔滑,摸上去手感极佳。

    “你你你你要做什么啊?”

    女人被赵大宝这突兀的动作吓坏了,一脸惊恐,以为这个臭流氓想要乘人之危,对她图谋不轨。

    然而,眼下她说一句话都很困难,更别说挣开赵大宝的魔爪。

    再一想到可能的遭遇,她的眼泪就流了下来,楚楚可怜的哀求的道:“臭流氓,求求你,别这样”

    我去!

    哥难道看上去真的像流氓吗?

    赵大宝翻了翻白眼,哭笑不得的说道:“拜托,女人,有点脑子好么?大庭广众之下,我能对你做什么啊?”

    “刚刚是你让我帮帮你,这不,我就过来帮帮你了嘛!”

    说完,赵大宝嘴角一扬,嘿嘿一笑,露出自以为最帅气的笑容,可落在女人眼里却是猥琐,“完蛋了,谁来救救我啊”

    女人只觉周边一片黑暗,今天看来是难逃羞辱了。

    “求求你,不要这样,好不好”

    年轻女人再次哀求,身体也不停向后缩,可她是靠着窗户的位置,仅仅是挪了一点点,就没有剩余空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