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273章 杀意弥漫!

    “喂,程老三,我到你家门口了,被门卫拦住了,我报了你的名,貌似不好使啊!”

    门卫不让进,赵大宝无奈,只能拨通了程老三的电话。

    “啊,赵先生,哎呦,我都忙忘掉了!”

    程老三一拍脑袋,才想起这一茬儿,赶忙歉意的道%3A“赵先生,不好意思,我我家现在不住那儿了。”

    “不住这儿了?”

    赵大宝不由一愣,昨晚才留的地址,今天就不住这了,难不成还连夜搬家?

    “呃,这个我”

    程老三支支吾吾,说不出来了,好一会儿,才叹了口气,“赵先生,我家里出了点小事,那个要不就不劳烦您给我那侄儿治病了吧。”

    出了点小事?

    赵大宝若有所思,估计不是小事吧,否则怎么连自家的别墅都住不了了。

    不过,别人家的私事,他只是萍水相逢,似乎也没理由多管闲事。

    既然程老三说不用他治病,那他也就没必要多过问了,趁早去九曲村找那老农买太岁才是正事儿。

    这么一想,他便说道%3A“行啊,那我就去九曲村忙自己的事儿了!”

    “噢,赵先生,这个我已经安排好了,我这就让人给你带过去。”

    程老三虽然家里出了点意外,但答应赵大宝的事儿还是做了,这是他做人的信条,言必行,行必果!

    听了程老三的话之后,赵大宝倒不好意思了,他不是一个喜欢欠人情的人,既然没能够帮到程老三,现在让人家帮忙,那就有点难为情了。

    “程老三,这不用了吧?”

    “赵先生,您千万甭客气啊,这也算不了什么,要知道,您昨晚给我医治过后,我的身体真的好了很多啊,那啥嘿嘿,您懂得!”

    程老三笑的很开心,昨晚回到家之后,他就迫不及待找了自己的婆娘试了一下,那效果已经不能够用重振雄风来形容了。

    如果真要想一个词,那只能是征服!

    本来他婆娘还对他颇有微词的,但昨晚完事之后,那娘们彻底服了,对他是百依百顺,关系改善的不是一点点。

    这一切,显然是赵大宝的功劳!

    也因此,程老三才对赵大宝是真心感激,帮赵大宝一点小忙,他哪里会不愿意啊。

    赵大宝一听程老三的笑声,他就知道这家伙昨晚肯定是实战了,而且效果绝对非一般的好,否则这家伙也不会笑的这么得意了。

    不由的,他也是笑了笑,“适度适度,不宜过度,另外记住我的话,烟酒尽量少碰,有时间健健身。”

    “知道了,一定谨记赵先生叮嘱。”

    程老三哈哈一笑,随后便又道:“赵先生帮我这么大的忙,我程老三也没什么表示,那找人帮赵先生带个路,这事儿您就甭客气了吧。”

    话说到这份上,赵大宝再推辞,有点不给面子。

    当下,他便是点点头,“成,那就麻烦你了。”

    想他在卢安市人生地不熟的,有个人当个向导也确实不错。

    听到赵大宝答应了,程老三也非常开心,“客气啥,哈哈,我这就让那家伙去接您”

    说着,他就准备挂断电话,通知事先找到的人。

    “程老三,等等,别着急。”

    赵大宝说了句,沉吟片刻,这才问道:“你侄子的病是治好了,还是怎么着?”

    本来他是懒得多问的,但看程老三这人实诚,为人也还不错,挺热情好客的,他就问了一下,如果可以帮忙,他就出手帮了。

    人与人之间就是这样,你若待人以诚,别人也会如此。

    “没治好,那种病,哪那么容易治好啊!”

    “那为什么”

    赵大宝很疑惑,既然没治好,怎么又不让他治了呢?

    程老三张了张嘴,迟疑了一会儿,这才苦笑着道:“赵先生,其实我还是挺希望您来替我那侄子瞅瞅,只是”

    “好吧,我就实话实说了,我今早才知道家里出了状况,现在别说支付一千万的诊金,就是一百万的诊金,也拿不出来了。”

    “就如您现在看到的那一幢别墅,前几天也被卖出去折现还债了。”

    赵大宝:“”

    这程老三家里发生的还真不是小事儿啊!

    虽然惊诧于程老三家到底怎么了,但他也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深究,只是说道:“程老三,诊金的事儿好说啊,如果有,那不错,若没有,也行啊。”

    “医者,悬壶济世,仁心至上,总不能非得有钱,才肯治病救人吧?”

    “这样吧,你给我一个你现在的住址,我还是过去替你侄子瞅瞅,能帮忙就帮了,如果我医术不精,那就无能为力了。”

    程老三一听这话,感动的无以复加,“赵先生,您才是真正的医生啊,医德医品都是杠杠的。”

    他没想到会有这种意外之喜,当下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了,直接给了一个老程家的地址。

    “赵先生,这是我程家老宅地址,也是我哥他们现在住的地方,只不过离市区有点远啊”

    根据程老三给的地址,赵大宝再次寻了过去,发现确实有一点远,当他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是一个半小时后。

    “赵先生,您来了。”

    程老三早已候在这儿,一看到赵大宝下车了,便立刻迎了上去,“为了我那侄儿,真是麻烦您了。”

    “好了,你也别再客气了。”

    赵大宝笑了笑,抬头往前一看,只见这是一栋农家小院,面积虽然不小,有个六七百平,但与先前那幢别墅相比,毫无疑问要失色很多了。

    “这就是你的老家啊?”

    赵大宝望向程老三,笑道:“走吧,带我去看看你那侄儿。”

    “好嘞!”

    程老三应了一声,随后在前面带路。

    跟着程老三进了程家老宅,刚一进门,赵大宝就听到了一声怒斥。

    “汪以炳,你这是什么意思?之前不是说过可以帮我儿子看病的吗?为什么现在出尔反尔?”

    说话的是一个中年人,与程老三有几分相似,只见他怒目瞪着一个高高瘦瘦、头发稀少的老者。

    那汪教授约莫五十岁,在那中年人的怒视下,面不改色,淡淡的道:“程义,我是这样答应的,但是我没说不收诊金啊,只要你们拿得出诊金,我汪以炳保证药到病除。”

    “诊金我不是已经给你了吗?”

    “你说的是那十万?哈哈,程义,你不知道我汪以炳每次出手,诊金至少是五十万打底的吗?”

    “但你之前报价也就十万啊!”

    “你也说了是之前啊,现在报价至少百万,少一个子,我都不治。”

    汪以炳冷冷一笑,说道:“你程家注定是要完蛋了,根本就没有翻身的机会,要不是我先前已经承诺过你,你程家这点钱我压根不想挣。”

    “你知道不?在我来这之前,郑家出价百万,要求只是让我不给你儿子看病。”

    “我现在能拒绝郑家那一百万,还愿意来给你儿子看病,已经是对你程家仁至义尽了,你程义可千万别不识好歹啊!”

    汪以炳冷冷一哼,望向程义的目光,很是淡漠。

    自从程家老爷子逝去之后,程家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许多人都开始蚕食程家的产业,而其中尤以卢安市的郑家为最。

    “你”程义气的吐血,见过势利的,没见过这么势利的。

    当然,最可恨的还是郑家,不仅将他家的产业全部吞食,还想要将他一家人斩尽杀绝。

    “爸,我不治了。”

    说话的人面色很苍白,声音听上去有气无力。

    这人正是程义的儿子,也就是程老三的侄子,程昱华。

    “汪教授,请回吧。”

    程昱华厌恶的看了汪以炳一眼,以前程家雄厚势力犹在的时候,像汪以炳这样的人,一个个恨不得跪舔。

    但现在这些人却也非常现实,一个个在程家身处困境之际,远离而去。

    只不过自从程家这座大厦崩塌时,这样势利眼的人他们已经见多了,纵然非常愤怒,但也仅此而已。

    这世界,终究是同富贵的人多,而共患难的人少。

    “程少爷还是挺有骨气的啊!”

    汪以炳冷笑了笑,随后也没有迟疑,“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

    说罢,他直接就转身离去了。

    在与程老三擦肩而过时,竟是招呼都懒得打一声。

    这放在以前,根本不可能,记得上次汪以炳来程家时,还与程老三聊了很开心。

    现实!

    这些人太现实了!

    见状,程义不由愤愤的骂了一句,“这势利眼的家伙,别等我程家翻身,否则我一定要这条老狗好看!”

    “大哥,何必跟这种人怄气,犯不着!”

    程老三倒是面色平静,对于这汪以炳的为人,他早就一清二楚,也根本不甚在意。

    顿了顿,他便介绍身边的赵大宝,笑道:“大哥,我身边这位就是我之前跟你提过的赵大宝赵神医,不仅一身神奇医术,论医德与医品,可比那汪以炳强太多了,他肯定能治好昱华的病的。”

    “噢?”

    程义早就听自家老三说过赵大宝,赞他医术如何如何高明,只不过听说是要诊金千万,他不得不放弃了,怎么这会儿老三又把人家请来了?

    他家现在可是山穷水尽,压根儿拿不出一千万啊!

    虽然他心中疑惑重重,不过,人家赵大宝远来是客,还是替儿子来看病的。

    当下,他就热情的将赵大宝领进屋,“赵先生,来来来,进屋坐,进屋坐!”

    “嗯,客气了!”

    赵大宝进了屋,淡淡一笑,随后才眯着眼问道%3A“不知你们刚才谈到的郑家,是否就是那个郑大年的家?”

    郑大年,郑开诃,卢安市郑家他可是没有忘记过啊!

    想起之前的恩恩怨怨,他心中一股杀意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