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278章 撒娇威胁!

    赵大宝没想到宣小雨反应会这么大!

    猝不及防之下,他被扑了个芬芳满怀,整个人顿时有点懵逼,我是不是又被撩了啊?

    “咳咳,宣小姐,你能不能先放开我?”

    赵大宝讪讪一笑,很是无辜的说道:“那啥你老是这么撩我,也不是个事儿啊,人家还是纯真的少年呢!”

    宣小雨:“”

    纯真少年?

    就你?

    宣小雨一翻白眼,被雷个外焦里嫩。

    “臭美,你说谁撩你呢?”

    狠狠的瞪了这男人一眼,宣小雨哼道:“别误会,我刚刚是太激动了!”

    说着,她就放开了赵大宝,镇定自若,云淡风轻。

    只不过,她的俏脸红彤彤的,显然心里并不平静,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朝男人身下瞄了一眼,既然这货说她撩他,难不成又有反应了?

    “喂喂喂,宣小姐,宣小雨,说你呢,能不能别那么”

    赵大宝赶忙侧过身体,挡住这女人的目光,不让她看的那么肆无忌惮,毫无阻拦。

    而且,他觉得应该收回先前对宣小雨的评价,这哪是什么小家碧玉啊,撩汉起来那也是杠杠的。

    “切,当我稀罕看啊!”宣小雨被赵大宝这一举动闹了个大红脸。

    不过,惊鸿一瞥间,她还是有点开心的,这家伙终于装不了了,一个不经意间的举动,就能将他给撩起来。

    这说明不是她宣小雨的魅力不行,而是赵大宝这家伙先前太能装了!

    “好了,快告诉我,你是怎么办到的?”

    宣小雨真的很好奇,明明是湿漉漉的衣服与头发,怎么就忽然之间全都干了呢?

    “不告诉你呢。”

    赵大宝嘿嘿一笑,嘴角微扬,“魔术之所以是魔术,就在于它的神秘性,你见过哪个魔术师表演完魔术后,还向你们解释魔术的原理吗?那不是将自己的饭碗给砸了嘛。”

    “咱以后如果穷的没有米下锅了,还准备靠这一手混口饭吃呢。”

    赵大宝摇了摇头,一脸神秘的样子,坚决不告诉宣小雨,他是怎么将衣服弄干的。

    其实,也不是他不告诉宣小雨,而是这涉及到了他的秘密,长生诀!

    他刚才只是运转长生诀,稍稍催动一下灵力,靠着它那玄妙作用,将水分给蒸发出来,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两人的衣服与头发烘干。

    原理很简单,但却不能说。

    也因此,他才找了魔术这一个借口,来让宣小雨闭上眼睛不看,而宣小雨这女人倒也配合,整个过程中,竟然是真的没有睁眼偷看。

    “不说拉倒!”

    宣小雨跺了跺脚,哼了一声,便是气呼呼的向着九曲村方向继续前进。

    赵大宝咧嘴一笑,也不哄她,不疾不徐的跟在女人身后走着,他已经有点摸清楚宣小雨的性格了,估计等不了一会儿这女人又会折回来缠着他刨根问底。

    果不其然,仅仅三四分钟,宣小雨就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再次放慢脚步,与赵大宝并肩同行。

    “赵先生,你就告诉我吧,我保证不跟别人说,行不?”

    “哎呀,赵先生,告诉我,求求你了,好不好啊?”

    “喂喂喂,你是不是纯爷们儿啊,我都这么央求你了,你怎么可以不说啊!”

    “赵大宝,你到底说不说?”

    “赵-大-宝,你别逼我祭出大杀招啊!”

    “呀呀呀,气死我了,你要是还不告诉我,我就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告诉你女朋友!”

    “我要告诉她,你偷吃我豆腐,你看我的身体,昨晚还跟我在宾馆开房了!”

    “赵大宝,你听到没有?你别以为我做不出来这事儿啊!”

    为了寻根问题,探究那魔术之秘,宣小雨真的是使出了各种招数,撒娇、威胁、软求硬泡

    只可惜,这些对赵大宝全无作用,这家伙就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油盐不进。

    到最后,宣小雨都奇了怪了,还从来没看到一个男人,能这么淡定的,难道这家伙没有女朋友?

    可想想也不可能,这家伙能力不俗,长的虽然不帅,但也还凑合的,身上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还是挺能吸引女人的。

    但他怎么就不怕她的威胁呢?

    宣小雨有点凌乱了!

    如果她知道赵大宝真实的感情生活状况,了解了孙玉香与杜若兮的态度,就会知道她的威胁是多么的苍白无力。

    一路上,两人就这么闹腾着。

    赵大宝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宣小雨,反正就是不告诉她具体怎么做到的,惹的宣小雨嗔恼不已。

    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两人的关系倒是增进了不少。

    一个多小时后。

    两人终于来到了目的地九曲村!

    这是一个比青山村还要贫穷的小山村,地理位置与孙玉香老家孙林田村有点像。

    但是,九曲村更糟糕!

    孙林田村四周至少还有竹林环绕,但九曲村四周却只是光秃秃的山。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但九曲村这般环境,想靠山吃山也不行。

    而且,由于极其不便利的交通,也很难有什么经济开发。

    所以,世世代代,九曲村一直都很穷,而且也找不到出路。

    村里人基本自给自足,难得有一点农产品了,或者有一些山上野味,也都是跋山涉水拿到镇上去贩卖,获得一点点微薄的收入。

    “这样看来,青山村倒也不错了!”赵大宝暗暗叹了口气。

    他个人能力有限,也帮不了太多忙,努力将自己的家乡建设好已经是最大心愿了。

    至于华夏更多的像九曲村这种荒远偏僻的小山村,只能依靠国家政府去想办法帮助他们脱贫致富了。

    “大爷,您知道崔三根崔大爷家在哪儿吗?”赵大宝就近找了一个老人家问了起来。

    根据秦兰给的消息,挖到太岁的老农民,乃是九曲村的崔三根。

    老人家望了望赵大宝,叽里咕噜的说了一通,但赵大宝是一个字没听懂。

    不由的,他将求助的目光望向了宣小雨。

    “还是该我出马吧。”

    宣小雨嘻嘻一笑,九曲村比较穷苦,大多数人一辈子都待在村里,靠着那一亩三分地讨生计,去过最远的地方可能也就是镇上。

    至于卢安市市区,估计也没多少人去过。

    所以,对于他们而言,交流的语言就是方言,普通话是完全听不懂的。

    而这,也是为什么宣小雨必须要跟着来的原因!

    “大爷,我们想找一下崔三根崔大爷,您方便告诉一下方位吗?”

    宣小雨用当地的方言说着,口音虽然有点变化,但基本理解没问题。

    “你们找三根啊?”

    老人家也才听懂这话,惊疑的打量了一下赵大宝与宣小雨两人,“你们也是为了那什么太岁来的?”

    “嗯?还有其他人来过吗?”宣小雨反应很快,立马听出了老人家话中的另外一层意思。

    “有啊,最近来了好几个外地人呢!”

    老人家说着,又叹了口气,喃喃低语,“太岁这东西多么晦气,三根这家伙就不该碰!”

    宣小雨听的云里雾里,但多少听出来一点,似乎那崔三根因为太岁而惹来什么麻烦了。

    “大爷,咋回事儿呢?跟我们说说!”

    宣小雨一边将听到的话翻译给赵大宝,一边想从这老人口里得到更多的信息。

    不过,老人家似乎有所忌讳,三缄其口,不想多谈,“你们去找三根吧,他家在村北边,门前有棵老槐树,你们可以”

    说了一下崔三根家详细的方位,随后,老人家就去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

    宣小雨无奈的望着赵大宝,摊了摊手。

    赵大宝若有所思,“走吧,先去崔三根家看看再说。”

    按照刚才那位老人的指点,两人随后又花了十多分钟,在村北找到了崔三根的家。

    “这也能住人啊?”

    宣小雨望着崔三根的家,愣愣的久久说不出话来。

    赵大宝也是一样的惊愕,这是一个相当破败的家,家徒四壁都不足以形容,与之相比,他家老房都堪称别墅了。

    就在两人打量崔三根的家时,一个充满警惕的声音响起来,“你们是谁?”

    说话的是一个小姑娘,十七八岁,个子不高,皮肤黝黑,身材消瘦,本该长大的地方却依旧平的像飞机场一样,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发育的时候营养没跟上。

    不过,这小姑娘的五官还是不错的,如果好好的捯饬一下,也是一个亭亭玉立的美人儿。

    “小姑娘,别紧张,我们是来找崔三根崔大爷的,听说他挖到了一块太岁,我们想”宣小雨微微一笑,向小姑娘说明来意。

    但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小姑娘打断了,“我爷爷没有太岁了,你们走吧,快走快走!”

    说着,小姑娘表现出了一副不耐烦的样子,恨不得立刻将赵大宝与宣小雨赶走。

    见状,宣小雨赶忙与小姑娘沟通起来,总不能真的被小姑娘给轰走吧?

    赵大宝:“”

    对于眼下的情况,他有点始料未及。

    宣小雨虽然还没来得及将小姑娘的话翻译过来,但他其实已经从小姑娘的言行举止猜到了一点,显然,人家并不欢迎他们的到来,想要购买太岁看来不容易。

    这该怎么办?

    就在他感觉有点不知所措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里面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