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乡村小神医 牧梧

第279章 亲亲老婆!

    “莺莺,来者是客。”

    老迈的声音传过来,还伴着阵阵的咳嗽。

    小姑娘一听到这话,身躯顿时微微一震,应声说道:“是,爷爷。”

    随后,她就不再驱赶赵大宝与宣小雨,但依旧保持警惕的打量着两人。

    迟疑了片刻,崔莺莺才道:“你们跟我进来吧。”

    说完,便带头朝着自家堂屋而去。

    见此,宣小雨松了一口气,与赵大宝翻译了一下,“我们也进去吧。”

    “好!”赵大宝点点头。

    接着,就与宣小雨一起,跟着崔莺莺进屋。

    堂屋中。

    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坐在椅子上,他的脸上布满了沟壑一般的皱纹,他身形佝偻,颤颤巍巍的,宛如残烛灯火,行将就木。

    赵大宝一看到这位老者,就知道这是他要找的人,崔三根!

    华夏乃礼仪之邦!

    任何时候,礼仪都不该少,这是一种素质。

    虽然语言沟通有点障碍,但赵大宝还是微笑见礼,“崔大爷,您好!”

    宣小雨也是一样,上前见礼。

    崔三根听不懂赵大宝的话,但看言行举止能猜到一些,便也是露出了慈善的笑容,“家里比较简陋,你们随便坐吧。”

    “崔大爷,甭客气。”宣小雨浅浅一笑。

    旋即,她便想找个凳子坐下来聊。

    但是,很快她就愕然了。

    放眼望去,所有的家具,都是很陈旧。

    若仅如此,倒也无甚所谓,可关键是这些家具都是破损的,有的甚至已经破的不能再破了。

    就拿不远处的一条长凳来说,四条腿折了三条,都是靠几根小木条重新固定,这才勉勉强强还能继续使用。

    又比如那张八仙桌,桌面都已经花的不行了,还有一个烧出的大窟窿。

    这样的桌子,一般的家庭,早就将之丢到不知道哪个爪哇国去了,可崔家依旧在继续使用。

    仔细找找,她竟是没能找到一个完好的新家具!

    “真是太穷困潦倒了!”

    就在宣小雨暗暗感叹时,赵大宝却眉头轻轻挑起,他的观察比宣小雨更仔细,很快发现崔家的一些家具,有很多地方是新的折断口。

    也就是说,像是最近才被人暴力摧折的。

    赵大宝若有所思,就近找了条长凳,“坐吧!”

    说着,便邀宣小雨一起坐下。

    嘎吱嘎吱

    两人刚一坐下来,长凳就发出声音,颤颤巍巍的,仿佛要倒了。

    宣小雨心中一紧,真担心它倒下来,好在这长凳看着摇晃的很,但还是撑住了他俩的重量,屹立不倒。

    见此,宣小雨舒了口气,赶忙谈起正事儿,“崔大爷,是这样的”

    宣小雨噼里啪啦,将来由说了一遍。

    因为用的是方言,崔三根也听得懂,在一番交流之后,宣小雨获得了信息。

    随后,她又翻译给赵大宝听,“大宝,情况可能不是很好”

    赵大宝听完之后,才知道怎么回事,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福祸双依!

    崔三根在地里意外挖到一块太岁后,由于不认识太岁,但感觉是个宝贝,于是就拿到镇上去贩卖,想换取一点钱补贴家用。

    许多人都过来询问,但没有一个人想买。

    期间,一个老中医倒是识得此宝,好心的告诉崔三根是太岁,价值不菲,传闻能卖上数十上百万。

    一听这话,崔三根惊呆了,也是开心无比,一想既然如此值钱,就不能这样贱卖了。

    于是,他就将太岁拿回家,待价而沽。

    但由于他与老中医的交谈是在市集上,所以他有太岁的消息也是不胫而走,好处是有很多意向者前来洽谈,然而坏处是财帛动人心,引来了一些图谋不轨者。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他与孙女崔莺莺都入睡了,一群人就直接闯进了家中,将那太岁给暴力抢走了,黑灯瞎火的,他也没看清来人是谁。

    他试图反抗过这群暴徒,不过换来的是一顿暴打,以及家里的东西被乱砸一气。

    事后,这事儿虽然上报给了村支书郭宏利,郭宏利又帮他去镇上派出所报了案,但也仅此而已,什么时候破案,崔三根也不指望了。

    钱还没有挣到,却惹来了麻烦。

    正因此,崔莺莺才很恼火上门欲求购太岁的人,能轰走的就全都轰走了,不想再理会这些是非了。

    “大宝,现在怎么办啊?”

    宣小雨黛眉微蹙,“我们是现在就回去吗?”

    她也挺同情崔家的遭遇的,但她与赵大宝此行的目的是求购太岁的,现在太岁不知道被谁抢了,再待下去,似乎也没有什么必要了。

    这会儿时间已经是不早了,现在赶回去还能到镇上的。

    否则,再过一会儿,估计他俩只能在九曲村过夜了。

    赵大宝也知道这个理儿,也是准备辞行了。

    不过,看到崔三根身上还有伤,心想这老人家也不容易,不如替他治疗一番再走也不迟。

    反正,他只是举手之劳,花不了多少气力。

    让宣小雨将这番心愿说与了崔三根听,崔三根倒是还没表现什么,但一旁的崔莺莺已是瞪大双眼,望着赵大宝,用普通话说道:“你是医生?懂得医术?”

    一副惊喜的样子,那眼眸都泛光了。

    崔莺莺其实挺担心爷爷的身体,老人家年纪大了,又被人一顿暴揍,按理来说应该要去镇上卫生院看一看,但是因为家里实在穷,老人家舍不得那个钱,就一直不肯去医院看。

    当然,也还有一个原因,老人家现在腿上有了伤,也走不了几个小时的路。

    所以,这病就一直拖着。

    但崔莺莺发现爷爷这几天咳嗽越来越多,行动似乎也越来越不便,那腿以及他处肿的厉害,时不时的还能听到老人家隐忍不住的吸气声,想来是因为太痛了,却又怕她过于担心,这才压低了些声音。

    只是,这些听在她耳朵里,让她更加的难受了。

    从小,父母因为一场意外去世了,她就只能与爷爷相依为命,过的很清苦,这些年爷爷身体越来越差,她真的担心哪一天一觉醒来,这唯一的亲人也远离她而去了。

    为此,她愿意花更多的时间陪伴着爷爷,哪怕放弃一些她不想放弃的东西。

    “原来你会说普通话啊。”

    听着崔莺莺的话,赵大宝微微一笑,说道:“略懂一些吧,不介意的话,我替你爷爷治一治。”

    略懂一些?

    宣小雨在一旁听着这话,不由轻笑了笑,这家伙还真谦虚,就他那医术还只是略懂一些么?

    那程家大少程昱华是什么病?

    被人下了套,整成了不举,看了多少专家医生都没用!

    但赵大宝呢?

    三下五除二,一通推拿按摩,程昱华就感觉好了很多,玄妙医术,可见一斑。

    另外,赵大宝还给程昱华开了一个药方,保证几帖药喝下去之后,那家伙的病可以药到病除、轻松痊愈。

    仅仅这一点,就可以胜过多少专家医生!

    何况,在来九曲村的路上,宣小雨也稍稍体验过赵大宝的医术,那会儿有点中暑时,她真是难受的紧,但被这家伙随便按摩推拿几下,不一会儿就全身舒坦无比,不再头晕目眩。

    这等医术,堪称神奇,岂止是略懂而已?

    崔莺莺却不知这些,但难得来了个医生,她自然同意给爷爷看病,当下,她便是欣喜的点头说道:“好!”

    说完,便是让开了一点空间,很紧张的望着赵大宝。

    赵大宝来到崔三根身边,伸手替老人家把了一下脉,与此同时也开启小天眼术,检查了一下,发现老人家身体不是太好,可能是这些年过于辛劳了,以及年纪越来越大的缘故,一些脏器的功能不是太好。

    此外,老人家前不久被人暴揍了一顿,因为不及时治疗而留下的后患,也是不轻,手部、腰部、腿部等多处软组织挫伤,部分地方肿胀的厉害。

    最严重的是小腿处,都已经骨裂了,肯定非常的痛,也不知道这老人家是怎么硬撑下来不去看病的。

    伤筋动骨一百天!

    正常治疗情况下,这骨裂处没有两三个月修养,都很难好,更何况老人家还一点没有治疗,那就更难痊愈了。

    将这般情况说与崔莺莺听,小姑娘顿时就担忧的很,“大宝哥,你能帮忙治好我爷爷吗?需要什么药,我去镇上买!”

    也看出来赵大宝不像先前那些人态度恶劣,崔莺莺对赵大宝的印象一下子改观了不少,表情与称呼上也有了变化。

    买药?

    赵大宝望了望小姑娘。

    以崔三根的身体状况,最好能服些药物调理,但看崔家这家徒四壁的样子,估计也没多少钱支撑药费吧。

    “药先不急。”

    赵大宝微微一笑,示意小姑娘放心。

    随后,他便是替崔三根治疗起来,催动长生诀,施展那套传承自医术篇的无名推拿按摩手法,时不时的也辅助以小灵雨术,借它的玄奇效果加速崔三根身体机能的恢复。

    不一会儿,崔三根就感觉身体的病痛减轻了,苍白的脸色也渐渐多了一些红润。

    见状,崔莺莺喜不自禁,望向赵大宝的眼神中,多了一份感激。

    不过,就在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一个猥琐的嘿笑声,“崔莺莺,我的亲亲老婆啊,考虑好了没有?”

    一听到这个声音,瞬间,崔莺莺脸色一变。

    哪怕是那崔三根,脸上也是很焦急,“坏了,坏了啊,这家伙又来了,莺莺唉唉唉!”